第三百七十六章 安排


  得知苏恺闻到梅溪担任镇党委副书记、镇长的事yǐ成定局,周明就迫不及待的在梅园酒店摆宴,要替苏恺闻庆祝,还特意邀来潘石华。

  区政府办主任,也是将到梅溪镇跟苏恺闻搭班子的罗毕,要陪同周岐宝会见台湾过来的一名投资商,差不多等到周明、苏恺闻、潘石华等人酒喝得差不多才赶过来。

  罗毕走进包厢里来,差点跟何月莲撞上,见何月莲眼角免不了都有了鱼尾纹,但身姿丰腴、体姿袅娜,白皙的脸蛋,眉眼间有着说不出的女人味,暗道梅溪真是出美人的地方。要不是这骚娘们跟周明yǐ经有了一手,罗毕还真想尝尝她的骚味够不够劲道。

  “罗主任你怎me才过来,”何月莲挽过罗毕的胳膊,看似要把他往包厢里拖,说道,“你迟来这me久,只罚三杯酒是远远不够的;潘书记,你说呢?”

  何月莲挽过罗毕的胳膊,身子又有意无意的往潘石华的后背挨过来;叫何月莲柔若无骨的身子这me一挨,潘石华的尾脊骨都有了麻意,忍不住想叫她多贴过来些。

  潘石华也知道这时候跟周明争女人颇为不智,他也不是缺女人的人。

  周明作为合资厂的中方总经理,权力要比想象中大,可不仅仅说只是为梅园酒家多拉几笔生意。

  总投资达六亿的合资钢厂,即使主要设备都从日本进口,主要的建厂工程都交给冶金工业部旗下的四冶公司负责,但除这两项之wài的工程以及辅助设备采购,规模依旧庞大,这些项目的决定权则归中方总经理所有。

  合资钢厂建成之后,年产值将达到十亿。

  除废钢炉料由日方成立的贸易公司供应,电力等主要工业配套供应由梅溪电厂、梅钢主要负责,其他原辅材料的采购数目依旧巨大。这些以及部分宽厚板产品的销售,也都掌握在中方总经理手中。

  就些,就足以使周明成为东华市炙手可热的人物。

  顾同将市钢厂经营得这me烂,为何在市钢厂改制之后,还能稳居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宝座?说到底就是这六七年来东华市,并不止高小虎一人从他那里得到莫大的好处。

  故而顾同向谭启平抛橄榄枝,以示媚好,高天河只能睁着眼睛,当作不知道。

  周明看着罗毕走进来,哈哈而笑,招hū他坐下来,说道:“今天可不只是恺闻是主角,罗主任不多喝两杯可说不过去。”

  罗毕陪同周岐宝会见台湾客商喝了不少酒,但不想潘石华误以为他跟周岐宝有多亲近,坐下倒满酒,连着一干而尽,跟潘石华、苏恺闻、周明等人致歉。

  包厢里没有其他人,何月莲也坐在周明身边陪同。

  听着周明他们聊梅溪镇的人事调动,她心里对这事还是奇怪,仿佛昨天梅溪镇还给沈淮经营得滴水不漏,今天突然间就不见预告的分崩离析,沈淮好像变得好欺负起来。

  “梅溪要把竹社、黄桥都并过来搞新区,地盘兼并鹤塘之前,要扩大四倍,差不多半个唐闸区都划进来了,说不定过两年由市里直管都有可能,”何月莲见大家酒喝得差不多了,就大胆问出心里的疑惑,“我就不明白了,沈淮为什me这时候突然变得这me好说话了?”

  苏恺闻放下手里的酒杯,说道:“我可没觉得沈淮有什me时候是好说话的。”

  周明替苏恺闻解释道:“沈淮家里是厉害,谁都不想主动去惹他,但他凡事做得太过分,不留余地,也总不能说便宜都叫他一个人占尽吧?”

  潘石华昨天还为肢解梅溪镇的方案背黑锅,给训了一顿,即使一时间看不出有什me严重的后果,但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爽。

  真要是将来梅溪新区从唐闸区划出来,归市里直辖,他更是为苏恺闻作嫁衣。说不定他最后还要给调到其他地方,给周岐宝让位子,但这时候,他又不得不跟苏恺闻、周明他们保持和睦的关系。

  见何月莲不●明白里面的蹊跷,潘石华仗着点酒意,侧过头去跟她解释:

  “沈淮这人太贪,他怂恿陈兵在燕京成立京投公司,好像以为别人不知道这是他动的手脚——何清社、钱文慧、郭全他们,都是陈兵在霞浦县当县长时提拔□●明白里面的蹊跷,潘石华仗着点酒意,侧过头去跟她解释:

  “沈淮这人太贪,他怂恿陈兵在燕京成立míngbáilǐmiàndeqīqiāo,pānshíhuázhàngzhediǎnjiǔyì,cèguòtóuqùgēntājiěshì:

  “shěnhuáizhèréntàitān,tāsǒngyǒngchénbīngzàiyànjīngchénglìjīngtóugōngsī,hǎoxiàngyǐwéibiérénbúzhīdàozhèshìtādòngdeshǒujiǎo——héqīngshè、qiánwénhuì、guōquántāmen,dōushìchénbīngzàixiápǔxiàndāngxiànzhǎngshítíbá起来的人;而沈淮几次回燕京,甚至家里都不住,几次都住在驻京办,他跟陈兵那点事,还能瞒过有心人?他使高天河直接将市锻压厂划拔给京投公司,还在市政府里,将京投公司归由杨玉权分管,这手伸得就太长了。谭书记要没有一点反应,过两年岂不是所有的市属国营厂,都要给他跟高天河一起通过这种手段,划到京投公司去?谭书记要没有一点反应,过两年不是要给他骑到头上撒尿拉屎?谭书记本来的意思,也只是要将梅溪港申报省级工业园,跟梅溪镇拆开来。沈淮不愿意也就罢了,偏偏还把这事捅到省委书记那边——这事就是叫他家里人也看不过去,不然你以为沈淮好说话,能接受这样的安排?”

  听大家都把话题转到沈淮的头上,罗毕将下午沈淮在三里街小学视察工作时遇到的事,说了出来。

  “罗主任说这事,不怕倒了大家的胃口啊。”周明听罗毕描述沈淮跳下厕坑救人的事直犯恶心,但看潘石华脸色有些凝重,才没有起哄罚罗毕的酒。

  何月莲低头看着杯中的酒,有些发愣。

  她此时yǐ经从周明口中知道沈淮的身份,也知道苏恺闻的父亲是省委秘书长,即使她此时跟潘石华、苏恺闻、周明他们坐在一边,甚至在吃饭前,还骑在周明的身上缠绵,她也不得不承认就凭着沈淮能跳下厕坑救人这事,这一桌人加起来,跟沈淮相比都只是酒囊饭袋。

  何月莲不由得担忧,就算沈淮这时候好说话,看样子是要对梅溪镇放手,但他以后会不会杀回来?待沈淮再杀回来时,潘石华、苏恺闻、周明他们依仗着市委书记谭启平,能不能扛得住沈淮的反扑?

  下午到镇政府,沈淮跟何清社、李锋他们说了筹备新区跟人事变动的事情,晚上又邀到褚宜良、杨海鹏到朱立家喝酒。

  朱立他家六月中旬,也跟褚宜良他们,都相继搬进渚园来住。

  渚园建成之后,就一分为二,东半片邻近学堂街南段的二十八栋小楼,统一划入渚江建设、梅溪电厂以及梅钢合资经营的渚园大酒店,委托鹏悦大酒店代管。渚园大■酒店作为高规格的公寓式酒店,主要是将高档居家型的客房,长租给在梅溪镇担任高级职务、甚至携家带口过来任职的企业高层。

  渚园大酒店作为鹏悦国际大酒店的补充,实际能提供的客房都相当有限,正式营运之▲后,yǐ经全部租空。

  产业密集发展,对餐饮、宾馆以及休闲娱乐产业的促进,是最直接的。

  渚溪酒店停止运营之后,鹏悦国际大酒店、渚园大酒店以及梅溪老街新办的两家旅馆,客房到周末时就会告缺。

  学堂街改造工程全面启动,除了业信银行、文化站大楼、梅溪中学、镇政府大院、供销社商场等为数不多的沿街建筑保留进行改造之wài,其他低矮建设一律拆除。

  在裤衩子河桥东北,在老街石碑楼的对面,一块五亩左右的地块,以五百万的高价,给香港一家投资商买去,将为梅溪镇再添一座三星级商务酒店。

  合资钢厂目前处于建设期,日方遣华员工有十五人;就是这十五人支撑起老街上两家日式料理店经得有滋有味。

  渚园西片是住宅区,共有四十栋小楼。最初朱立都发愁,四十栋高品质带私家花园的小洋楼,仅靠梅溪镇的土老板,怎me能消化得了?而此时的他,则想着再挑一处好地段,开发几十套别墅出来,也不愁卖不出去。

  此时才是九五年的夏天,东华的商品房市场才刚刚有点规模,但远不成气候,只是梅溪镇的招商引资规模日益扩大,wài企及合资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日益增加,才因此形成对高档住宅的一定需求。

  “苏恺闻、罗毕到梅溪镇之后,我就打算对镇上的一些具体事务放手,不会再管,”沈淮喝着酒,跟朱立、褚宜良、杨海鹏说道,“紫萝家纺以及鹏海贸易不会受什me影响,照着既有步伐继续做大做强就可以了,但很显然,苏恺闻会拉其他建筑商进梅溪接工程。我也不想让黄新良、郭全太难做,渚江建设以后还是要主要考虑跳出梅溪镇去发展。”

  “把学堂街改造项目做好,渚江建设也有出去拼搏的底气,”朱立倒是爽快,说道,“苏恺闻、罗毕他们到梅溪镇,建梅溪新区,大活咱接不到,只要是为建设梅溪出力,小工程咱也不会嫌弃。”

  “我知道你担心什me,”沈淮笑道,“你怕镇上拖欠渚江建设的五千万工程款,到了苏恺★闻手里可能会有拖延,你怕夜长梦多?”

  “只要沈书记你人还在东华,眼睛还盯着梅溪镇,我也不怕他们会不照规矩胡来……”朱立说道。

  “我等苏恺闻到任后,我会跟他直接商量,”沈淮说道,“看■镇上是不是从沿河路那边划一块地给渚江建设,冲销掉这笔债务——你们觉得这样安排如何?”

  “这样安排可以啊,说实话,对苏恺闻、罗毕这些人的人口,我们心里真是有点打鼓,”禇宜良说道,“工业园的合资厂、wài资厂越来越多,对镇上服务业、商业的刺激很大。成立新区,促进作用也将更明显。镇上yǐ经规划将下梅公路与老街之间的地块,建一个小规模的商业区,沿河路那边的地块,价值不低。在学堂街改造工程结束之后,渚江建设在梅溪镇就好好经营这一块项目,其他的也不能太贪……”

  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