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七十三章 步步紧逼


  对市委shū记的嫡系秘shū来说,要是下地方,通常都要从县区副职开始干起来,过两三年对地方熟悉之后,就再转党政正职。-< >-网 .

  这才是他们这类人正常的仕途升迁之道。

  倘若嫌弃梅溪镇行政级别不高,而不愿意去“屈就”,那绝对是目光短浅的。

  从组织结构的角度去给政治权力分类,无非就是财权、事权跟人事权。

  梅溪镇行政级别不够,导致人事权力不足,受唐闸区牵制,但仅从梅溪镇财税水平及招商引资工作来说,就决定了梅溪镇党政体系,在通常的事权跟财权方面,都要远远超过普通区县。

  特别是对于那些千里奔波只为财忙的官员来说,那更是宁可要梅溪的草,也不要嵛山的宝。

  东华市最穷的嵛山县一年总的财政开销甚至都不到两千万,工厂企业半死不活的也就那么几个,就算是县委shū记独霸一方,想捞,又能捞多少钱?

  梅溪镇仅单造渚溪大桥,就投入三千万;学堂街改造单镇shàng就要投入近四千万;随便划一块地皮拿出来卖就要作价百万、千万……

  东华市九三、九四年,全市三区七县引进外资总数也不过两三千万美元,而梅溪镇单今年引进外资就有可能超过一亿美元。

  东华其他区县的招商引资工作,今年就给梅溪镇的光环彻底的遮盖住,成为一片黑暗。

  梅溪镇今年评选shàng淮海十强镇,几乎是板shàng钉钉的事情。

  苏恺闻才二十八岁,能到梅溪镇担任党政正职,给仕途履历增添的光彩,要远比到普通区县窝个三四年要漂亮得多。

  倘若真将竹社乡、黄桥镇跟梅溪镇合并,成立梅溪新区,新区虽然暂时会并入唐闸区管辖,但新区党工委shū记,直接兼任唐闸区委常委甚至副shū记、市委委员,都是正常的。

  倘若新区在三五年内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从唐闸区分出来,归市里直辖,党工委shū记直接兼任市委常委,也都是正常的。

  也就是□说,梅溪新区就是东华市当下最为甜美的一枚硕果。

  谭启平此时把苏恺闻送到梅溪镇,打算用苏恺闻接沈淮的位子,可以说是为苏恺闻拓开一条开阔的仕途通道。

  刘伟立看到谭启平的漂亮女儿看苏恺闻☆眼神里的甜蜜劲,再想到苏恺闻有担任省常委的老子,就知道有些事是他羡慕不来的。

  当然了,他此时已经是东华市的实权正处,也没有必要羡慕什么,将来的东华,总不会缺了他的位子。

  **************

  沈淮第二天就给叫到区里,讨论梅溪镇的人事diào整。

  虽然谭启平有些迫不及待,但沈淮既然做出示弱的决定,也就不在意他们步步紧逼的势态。

  何清社diào到区政府,担任副区长,接管沈淮当前负责招商、教育等工作;李锋diào到区纪委,担任副shū记兼监委主任。

  这样的安排对何李二人来说,也不能算有什么亏待。

  除了苏恺闻将接替何清社担任镇党委副shū记、镇长外,潘石华推荐多年来跟随的区政府办主任罗毕接替李锋担任负责党群工作的镇党委副shū记。

  他们此外就是希望将刘卫国diào到区公安分局担任副局长,梅溪镇派出所所长及指导员等职务,将直接从市局抽diào精兵强将补shàng。

  他们也是打算在沈淮跟地方党政体系脱离关系之后,由苏恺闻、罗毕接替镇党委shū记、镇长的职务,这样基本shàng就能压制住黄新良、郭全、袁宏军等沈淮留在梅溪镇的老人。

  坐在潘石华的办公室里,沈淮看着窗外的榆树枝叶,洒下片片的光斑。人坐在空diào间里,感觉不到户外的酷热。

  “现在市里决意要贯彻落实省委田shū记的批示,要将竹社、黄桥与梅溪镇合并,成立梅溪新区。筹备工作,市里由谭shū记亲自挂帅,区里的具体工作由周区长以及将来到梅溪镇工作的小苏同志负责,沈淮你是梅溪镇党委shū记、工业园党工委shū记,又是区里的副区长,梅溪新区的筹备工作,你也是责无旁贷啊……”潘石华说道。(-< >-网 .)

  沈淮不知道潘石华昨天给谭启平敲了一记闷棍,现在感觉如何,这时的huà里又有多少言不由衷,他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周岐宝,说道:

  “我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保证梅钢新厂建设外,将来也是要保证梅钢能正常运转,其他事务都顾及不暇。何清社到区里后,我想将区里的招商、教育工作丢给他分管;梅溪新区的筹备工作,你们一定☆要拉一个人,那就拉何清社吧。”沈淮说道。

  “梅溪镇是在你手里崛起的,”周岐宝笑道,“你的经验,对成立梅溪新区是宝贵的,对新区做规划时,我可是会把你拉过来把关的。”

  “真要我说,那我■就说一点,”沈淮说道,“那就不要管梅溪新区什么时候能通过省里的批准,唐闸区先紧要着在梅溪河口的再造一座大桥,将两边的沿江公路连接起来,新区的大格局就能基本成形,之后细处的工作可以慢慢的去琢磨。”

  周岐宝听了沈淮这huà,忍不住想反驳。

  梅溪河口造桥,桥跨要有四百多米。

  要造主跨度这么大的高等级公路桥,没有一个亿的资金砸进去,怎么造得起来?唐闸区从哪里抢这笔钱去?

  但想想,真要沈淮这个拼命三郎去搞,说不定还真能造起来,周岐宝咽了口唾沫,没有吭声。

  潘石华敲着桌子,想到造桥的事,心里就恨。

  要不是沈淮蛮横的关闭下梅公路改造项目,何苦惹来后面那么多事?不过,想想沈淮当初打算花四千万造渚溪路桥,又有谁能想象沈淮能凭借梅溪一镇之力做成此事?

  潘石华在唐闸区的工作时间很长,对地方具体情况了解得要比周岐宝深入,真要将竹社乡、黄桥镇跟梅溪镇并成一个新区,在梅溪河口位置造桥,确实有助于将三乡镇在地理shàng更紧密的联系起来。

  只是在梅溪河水面最开阔的河口位置造桥,成本太高了。有这笔钱,都能在shàng游方位造**座跨河大桥了。

  看潘石华、周岐宝的神态,沈淮也知道他们没有这个魄力,只是笑了笑,摊手道:“那就当我没说;我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

  要是能在地方多留两年,沈淮是决心要在梅溪河口造一座大桥。

  这座大桥不仅仅能把梅溪镇南片跟竹社乡衔接起来,使得竹社乡成为梅溪工业园产业往西拓展的外延,更加主要的,这座大桥将能打通沿江公路的断点,使得将要成立的梅溪新区能直接通过沿江公路,跟就将要动工建设的徐东高速直接连shàng去。

  到时候市里再花资金拓宽改造沿江公路,将在南片直接形成一条紧贴渚江北岸的快速公路通道。

  虽然整个工程要花费两亿甚至更高的资金,但这点投入的魄力都拿不出来,东华南片区域,又谈较快的拓展开发展环境?

  沈淮一时间也估不准,他这一次退让,会对梅溪镇的人心造成多大的打击,多少有些心灰意冷,不想今天跟何清社、李锋他们谈人事diào动的问题。
☆   孙亚琳说今天会有重要客人到梅溪来,要他亲自接待。

  不过,昨天通电huà时,孙亚琳还在香港。沈淮打孙亚琳的电huà,她在香港跟国内使用的手机都无法接通,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飞机shàng。○

  沈淮就在区政府食堂吃了中饭,中午躲到他在区政府大楼里的办公室打了个盹,下午两点钟给钱文惠打过来的电huà吵醒。

  “市建行刚刚派人传来告函,他们shàng半年放款太多,资金压力很大,今年给我们的授信额度没有办法完成,希望我们同意能把yú下来的授信额度,移到明年去。”钱文惠将突然的情况跟沈淮汇报。

  为建梅钢新厂,市建行共给梅钢开出两千五百万的授信额度——在此额度内,梅钢新厂建设需要资金,可以随时从市建行支取,不需要再办量繁琐的贷款手续。

  梅钢新厂目前已经从市建行贷出一千万资金,按照道理,今年可以再从市建行贷出一千五百万资金来——但是市建行此函发来,意味着梅钢新厂今年的建设资金顿时就少了一千五百万。

  沈淮拿手机抵着额头,真叫头痛。

  市建行违约,梅钢以后只能说是少跟市建行合作,现在还真没有什么手段制约市建行,他只有让钱文惠跟市建行再沟通一下,看没有挽回的可能。

  沈淮拿shàng车钥匙,想回梅溪去,人刚走出办公室,就给区教育局长yú杰堵shàng。

  “沈区长,市教委顾主任到我们区来视察工作,你是不是陪同一下?”yú杰问道。

  “市教委主任顾培英?”沈淮问道,心里又想,顾培英下来,区里也的确应该由他这个分管教育的副区长接待。

  顾培英是周裕丈夫顾心武的叔叔,目前也是顾家在东华官场职位最高的一个人。想到昨天才跟周裕在杮子林边偷情,沈淮多少有些想躲着顾家人。

  但想到要是叫顾培英以为自己看不起他才不出面,要闹出不愉快,反而会叫周裕难做人,沈淮问yú杰:“区局安排顾主任视察哪些地方?”

  “这两天中小学正组织期末考试,顾主任下来,就是看各个学校期末考试的组织情况,他们会随便抽几所学校走一走。”

  沈淮跟区政府办交待过行踪,等到顾培英从市里下来,就拉shàng邵征,跟yú杰等区教育局官员,就下去视察学校工作。

  先走了两个学校走马观花的看过,市教委那边最后选择在三里街小学,重点听取学校汇报期末考试及暑假安排工作。

  沈淮虽然是分管副区长,但也没有时间跟精力管太多的事情,对唐闸区中小学教育情况谈不shàng特别的了解,坐在学校陈旧的会议室里,心里还琢磨着市建行缩减授信额度的事。

  三里街小学的会议室是处平房,条件很艰苦没有空diào,临时从办公室拿风扇对着人吹,又把窗户打开,才没那么炎热。

  沈淮隐约听见“扑通”一声闷响,起初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接着就听见有人在会议室外的操场shàng奔喊:“厕所塌了,有人掉厕所里了……”他顾不shàng想太多,就喊着人一起往操场另一头的厕所跑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