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还是车上


  两侧树荫如遮,路灯透过经冬稀疏的枝叶,洒下明亮的光芒。

  车里打着暖气,沈淮侧身而坐,虽然嘴里说着他这趟回京的种种事情,但看到周裕成熟娇媚的脸蛋、惹人瑕想的嫣红娇chún以及那慑人心☆魂在漆黑眼眸,仍禁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沈淮也说了他跟成怡相亲的经过,抱头靠着绒毛椅垫上,说道:“现在也只能说是应付一下差事,接触一段时间,彼此打个掩护,到时候再以‘性格不合’收场,各自对家里◎人也有一个交待——眼下倒是很有好处,扛着成文光准女婿的名头,还可以在外面招摇撞骗一阵子。”说到这里,沈淮又忍不住小人得志的洋洋而笑。

  周裕忍不住酸溜溜的说道:“听孙亚琳说,人家成大小姐是个娇滴滴的美人。现在嘴巴上撇得清,但指不定谁玩着玩着就假戏真做呢……”

  “吃醋了……”沈淮问道。

  “鬼才吃你的醋?”周裕当然不会承认,笑道,“要吃你的醋,有的是人,怎么也轮不到我头上来。我就想知道,成家大小姐知道你的风流艳史,会有什么好戏可看?”

  “你就乐得看自己的好戏?”沈淮在周裕结实透着柔软弹性的大腿上拍了一下。

  “我有什么好戏好给别人看了?”周裕呶着嘴,自欺欺人的说道。

  沈淮笑着轻轻的摸了一下周裕的脸蛋,过年后周裕也过三十,却是越长越年轻,就像个二十四五年的年轻shǎo妇,比巴掌大不了多shǎo的小脸白净无瑕,嫩如凝脂,精致的五官叫她的脸蛋看上去异样的娇美。

  她手握着方向盘,脸蛋贴着沈淮的手歪过来,转头又瞥了沈淮一眼,眼睛里透着羞涩,差涩之后则藏着明晰而动人的渴望。

  “我酒喝多了,要不要我们找个茶座坐下来醒醒酒,好不好?”沈淮伸手过来,搂过她的纤腰。

  “痒,”周裕扭了扭腰,甩开沈淮的手,说道,“深更半夜的,谁跟你去醒酒?要给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呢。”

  “去文山公园坐会儿?”沈淮问道。

  “不好,上回就在那里吃了亏;没想到给你欺负了够,都没有认识的人来救。”周裕嫣然而笑,想起上次在文山公园林荫深处给沈淮拿手指挑逗的激情,粉脸烫红了起来。

  有一阵子没见到沈淮,她心里也想着慌,想跟他温存一番,但想到偷情之事给人窥破后的严重后果,她又不得不谨shèn再谨shèn,文山公园也远远谈不上绝对安全;更不敢跟沈淮孤男寡女的公开去什么夜店逍遥。

  “那边那边,”沈淮看到路边有个小区进口,指着那里要周裕把车拐进去,“我想起来要去找个人,你送我进去……”

  见沈淮突然要她把车拐进去,周裕信以为真,打着方向盘拐进小区里,奇怪的问道:“这哪里啊,你要去找谁啊?”

  鬼才知道这是哪里,沈淮心想周裕既然pà车停在离文山苑太近的地方温存给人撞见,他又不想真就这么直接回家睡觉,只能骗周裕随便开车进一个小区停顿一下。

  “停那里。”沈淮指着小区一处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那里也是离开小区主道的拐角,这么冷的寒夜,应该不会有什么人经过。

  周裕瞬时明白沈淮的心思,直觉得脸发热,嗔骂道:“你们男人,怎么尽往黑灯瞎火的地方钻,真是做贼做惯了,知道贼路在哪里……”周裕嘴里话虽然这么说,心里却也躁热起来,很听话的让车缓缓的滑过去,缓缓的停在一株冬后还枝繁叶茂的小叶榕树下。

  沈淮还专门研究过周裕这款通用可赛的车款,知道前排座椅可以完全往后放倒,上回有些多此一举了。周裕就看着沈淮在车里七手八脚的将副驾驶座位往后放倒,看他急切又笨拙的模样,想笑又觉得羞涩。

  沈淮让周裕将外套脱下,搂住她的香肩,拉她坐进自己的怀里,轻盈的玉体,弹软的屁股贴在他的大腿上,非常的舒服。

  沈淮探进她的羊绒衫里,隔着绵毛衣握住温柔暖手的玉兔,轻拨了两下,就感觉那樱桃硬起来:“你里面怎么没有戴那个?”

  “里面的衣服穿得多,不戴也不pà别人看过痕迹来,”周裕给沈淮摸得脸红心跳,既敏感又羞涩,说道,“大冬天了,你知道女人早上起来,还要把温暖的棉毛衫脱掉,里面穿上冰冷的文胸,有多残酷吗?又要伺候我家里的那个小姑奶奶起床,有时候时间赶得★紧,就懒得穿了……”

  沈淮知道女人穿着这个,还是为了防止下垂,他隔着暖手柔软的内衣,轻轻的托起周裕胸前两只沉甸甸的玉兔,这么大,竟是挺拨得一点都没有下垂的痕象,也难怪她不乐意戴那玩艺儿。

  听着她撒娇似的话,沈淮心醉得更厉害,与周裕chún合舌接,在冷àn的夜里,温柔亲吻,吻得她细细的喘息,吻得她滚烫的身子贴过去,手才下滑,按到她柔软丰腰的大腿根上。

  周裕在大衣下穿紧身的深咖啡色羊绒健美裤,直接勾勒出修长双腿的性感以及腿根部的迷人风情;沈淮手摸上去,隔着柔软的健美裤,就摸到那地方的异样丰腴。

  “你怎么这么下流,正经聊个天,你的手就摸到哪里去了?”周裕屁股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臀的沟刮在沈淮顶起来的铁顶,心头一阵哆嗦,忍不住娇嗔的捏起沈淮的脸蛋,叫他不要动不动就想到那事上去。

  适应了àn处,眼睛也变得格外明亮起来,沈淮将周裕轻轻的放倒在后排椅子上◇yìshídewǎnghòusuōlesuō,túndegōuguāzàishěnhuáidǐngqǐláidetiědǐng,xīntóuyīzhènduōsuō,rěnbúzhùjiāochēndeniēqǐshěnhuáideliǎndàn,jiàotābúyàodòngbúdòngjiùxiǎngdàonàshìshàngqù。

  shìyīngleànchù,yǎnjīngyěbiàndégéwàimíngliàngqǐlái,shěnhuáijiāngzhōuyùqīngqīngdefàngdǎozàihòupáiyǐzǐshàng,从车窗透过来的àn弱光芒,使她的美脸看上去异样的娇媚,叫他下边硬得痴狂。他知道周裕一直在看着时间,就pà她婆家过一会儿就会打电话过来催问什么时候回去。

  时间紧迫,沈淮回京也憋了好几天,对这么一朵娇艳的花朵,也早就想摘下,看着周裕温顺的躺下去,没有挣扎,就卷起她的裤腰往下褪,看着黑色丛林下,溪泽是那么的丰潦,已经潮湿到有些反光……

  车里打着暖气,但下身暴露出来还是一片冰冷,周裕只觉得浑身起了细密的鸡毛疙瘩,但双腿间到心脏是说不出的火热跟酥麻。

  裤子一直给扒到膝盖下,周裕想说不要脱太多,又不好意思;听着沈淮窝在车厢一角窸窸簌簌的动着,但想到沈淮上回手指弄她的温柔跟快感,她就感觉自己像是浮在温热的泉水之中。

  那一**涌过来的热浪,叫她既渴望给吞没,又渴望探出头来大口的呼吸。

  作为成熟的女性,周裕还是能意识她在偷情,仍不忘问沈淮一声:“你手干不干净?”她还以为沈淮会像上回那次,用手给她极致之乐,然而沈淮俯身上去,抵在她火热潮湿之chún上是一根叫她颠狂的肉质铁杵。

  蕊头给坚硬又柔软的杵头轻刮了一下,周裕心头触电式的颤抖起来,她再无力去阻止沈淮直接破chún进入她的身体,她都能感觉到那处的水丰潦得就像神秘的夏夜,久旷之chún给颇大的撑开,撑得发涨,撑得她心花怒放——她坐沈淮的大腿上,给那根东西顶得心慌,但没有想到会那么颇大,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以致她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物一分一厘挤进来给她的胀裂之感,一寸之长就仿佛能给她所有的满足,叫她头发发麻,怀疑就在口子上给沈淮磨两下就会给推上云端。

  “好紧,怎么这么紧?”

  听着沈淮讶异的轻呼,周裕才稍稍回神,伸手在他腰上狠狠的掐着不放,责怨道:“谁让你进来了?你都不说一声。”

  沈淮却是不管,他能感觉到周裕已经充分湿润,寸头进去,半尺之茎自然不会半途而废、临阵退缩。腰上吃痛,沈淮还是孤军犯险,打敌七寸,一鼓作气直捣进去,顶得周裕“呦呦”直叫:“轻点,轻点……”

  周裕的花房不浅,但奈何沈淮茎身更长,那深处的敏感叫沈淮一下子撞到,直撞得她心头颤抖大喊吃不消,掐沈淮腰的手终是放开,任他胡作非为。

  沈淮将周裕上身稍稍往上移,让自己挺动的空间更大,只是周裕上身抬起来,小腹以及大腿间的肌肉就收得更紧,叫沈淮愈发感觉到周裕花房的紧宿、窄小,柔软娇嫩的阴\壁,从头到根都勒紧他的茎身,给他极致的享受。

  周裕呼吸急促,手时不时的捂一下嘴,将那从内心深处激发出来的呻吟打断,媚眼如比,朦胧如月,脸颊也是烫得如烧,媚气十足,不多时就给兴奋得浑□身发出阵阵的颤抖,身子也不耐的扭动起来——很快就挺起身子来,在长长一声呻吟中给推上云端,用力的搂住沈淮,不让他再动:“我够了,我不行了,你别再动了……”

  沈淮搂着周裕缓了一会儿,待她缓过劲来●,还想再动,不料周裕已经蜷身坐起,不再给他机会,说道:“有两年没有去检查了,不知道环有没有歪掉,我现在正在危险期,万一怀孕了,你不会让我去跳梅溪河吧?”

  “那我怎么办?”沈淮下面硬得要胀开来,没想到周裕也是一个过河拆桥的家伙,叫他欲哭无泪。

  沈淮还想将那根硬物顶到周裕眼前抗议,却不到这时候有一辆车拐过来,车灯直打过来,照得车内一片光明,吓得沈淮也是直蹲下来,周裕也忙不迭的俯身趴在座椅上不敢动弹。沈淮转过头去,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离他不到二十米的远处,熊黛玲扶着她姐姐下车来,还疑惑的看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