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百十一章 你冷我热


  (感谢锡马奇莫兄弟热情的捧场!!)

  老yī辈人物多习字,崇尚书法,宋乔生的书房里也是纸笔墨砚皆全。

  沈淮铺纸提笔醮墨,看着窗外,他小姑站在院子里打diàn话,或许是在问刘◎雪梅跟成怡怎么还不过来。

  沈淮能背诵如流的诗赋也不是特别多,写的诗赋太短不成,要是字写完了,成怡还没有过来,岂不是大家脸上都难堪?他没有怎么练过草书,但是写行书的速度也快,还是只有写隶书能拖□延时间。

  沈淮先在心里默了yī遍曹操的《短歌行》,才落笔于纸;老爷子、成文光、宋乔生、宋建、宋鸿军、唐建民、宋鸿奇等人就站在旁边看他写字。

  沈淮落笔触纸从容不迫,似乎要把所有的意态■融入字中。

  旁人多少能欣赏得来书法其趣,看得津津有味,也不觉其慢: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萍;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沈淮写到“明明如月”时,感觉眼前光线稍暗,抬头就见成怡几乎是给她妈推着才肯走进书房来。

  沈淮朝着昨天在崔家遇到的刘雪梅微微yī笑,打招呼道:“刘阿姨,你们过来了?”

  但见成怡俏脸如霜,沈淮也只当是跟她第yī次见面,主动的问候道,“你就是成怡吧,我是沈淮……”他见成怡的眼睛里没有他所想象的震惊,心知小五应该已经跟她说过他的身份。

  谢芷也从刘雪梅身后走进书房来,瞥目看到沈淮手里提着笔,才知道他们yī群男人挤在书房里除了闲谈还兼着看沈淮做书法表演——她之前并不知道沈淮写有yī手好字,但看萱纸上的数行隶书古朴拙然,笔锋直透纸背,暗暗心惊: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什么时候能写这么好的yī手字?

  “你别看到美女就忘了正事,该是你的跑不了;我们都还饿着肚子,就等你写完字快吃饭呢。”宋鸿军催沈淮快把字写完◆。

  “啊,‘明明如月’接下来是什么?给你yī大打岔,笔在手里就忘了接下怎么写了?”沈淮拍着脑袋,yī时间提笔忘字,问宋鸿军接下去怎么写。

  “老爷子、成叔、我爸他们都盯着你看呢,你这◎个都能赖我头上来,那可真是冤枉死我了,”宋鸿军笑着去拍沈淮的头,看向成怡,说道,“成妹妹,你把沈淮弄忘词了,这个可也得你来负责!”

  成怡听宋鸿军说得这么直白,心里是愈发的不高兴,但见沈淮敛着眼móu子看着她,似乎有考较她的意思,她也不甘心示弱,说道:“下yī句是‘何明可辍’,再接下去,我也不会了……”

  沈淮接着“何月可辍”,很快的将整首《短歌行》写完。

  老爷子走到书桌,撑着桌子边缘,把整首《短歌行》仔细端详了yī会儿,评价道:“后面写急了,看来真要叫小成来负责……”

  老爷子都这么说,大家哈哈大笑,都笑成怡出现后,把沈淮的心思给钩了过去。

  成怡满脸通红,低着头不吭声——或许在别人眼里会以为她给大家说得不好意思,才羞红了脸;沈淮倒是能准确的知道成怡是给大家说急红了脸,偏偏这场合又容不得她解释。

  沈淮跟着大家傻笑,只当是他的心思真给老爷子yī言说破。

  吃饭时,大家也是硬把沈淮跟成怡凑到yī块儿坐——

  沈淮对成怡倒也没有什么感觉,但他心里知道,现实需要他为梅钢争取更多的发展时间跟空间,需要他向这种政治联姻低头,需要他向宋家表现顺从。

  故而即使这桩婚事最终谈不成,沈淮也希望是成怡主动提出拒绝,这样板子才不会落到他头上来,说不定还能从宋家捞到些安慰奖励,以补弥他给拒绝的“伤心”……

  他yī晚上都假痴不癫,对成怡表现得相当的热心,有话没话的找着成怡瞎扯,好像是完全给她的姿色迷倒,还搜肠刮肚的说了好几个笑话来逗她开心。

  成怡拧不过她爸妈,但对沈淮也是爱理不理,有时候实在不想回答沈淮的问题,就歪着头,盯着他的脸眨眨眼睛,“嗯”、“啊”就糊弄过去;对沈淮的笑话也不感冒,仿佛是沈淮永远都不可能挠中她的G/点。

  大概也是漂亮女孩子有的特权,成怡这副爱理不理的神态,偏偏也叫人觉得她憨然可爱,并不显得特别的冷淡,这yī顿饭倒也吃得融洽热闹。

  吃过饭,成怡就借口说昨天夜里看diàn视太晚,人现在很乏,想要先回去休息。

  沈淮看到小姑鼓励的眼神,很主动的约成怡:“我◇后天就要回东华了;明天中午你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成怡刚要找借口拒绝,就给她妈在背后掐住,只能勉为其难的说道:“那明天再说吧……”

  成文光yī家告辞离去,沈淮也与孙亚琳y★ī起先回他小姑家。

  yī路上,宋文慧还不忘帮沈淮出约会的主意,说道:“现在女孩子都爱面子,讲究个情调,我等会儿打diàn话给鸿军,让他明天把他那辆凯迪拉克借给你用yī天。还有,你明天挑餐厅可不能随随便便,最好是去吃西餐,说饭也方便,也有情调……”

  “妈,你也真是瞎操心啊!说到谈恋爱,你跟爸两人加起来,都不够沈淮绑起yī只手对付的。沈淮还用得了你来教他?你那点水平,还不如大姨呢。大姨好歹也搓成了几对,你有什么成绩能摆出来啊?”宋彤取笑她妈。

  “沈淮跟成怡要是成了,那就是我的成绩。”宋文慧笑着将女儿推开……年初三大家都要去大姑妈宋英家吃饭,只有沈淮有约会重任,可以缺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姑夜里专门打过diàn话给宋鸿军,第二天yī大早,宋鸿军就把他在北京开的那辆凯迪拉克送过来。

  早晨起来,沈淮就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看书,等到十点半钟才给成怡打diàn话,说吃饭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她父母开导过,成怡在diàn话里倒没有拒绝,让沈淮开车过去接她。

  宋鸿军的车上备齐了各种通行证,沈淮毫无障碍的直接把车开进燕京市委大院里,将车停在三号楼前。

  初次上门,他也提着给成文光、刘雪梅夫妇拜年的礼物,按过门铃,听着蹦蹦跳跳的脚步声,心想成怡总不可能这么高兴的走出来欢迎自己,刘雪梅也不可能这么失态。

  待门打开,意外的看到小五清丽的脸蛋探出来,朝着他笑:“你真是好积极啊,打过diàn话还没有过yī刻钟……”

  “你怎么在这里?”沈淮疑惑的问。

  “怎么,是嫌我当diàn灯泡,”小五歪着头,笑盈盈的看着沈淮,说道,“那我可以回去好了……”

  沈淮心想应该是成怡无法拒绝,又不想跟他单独约会,才想着把小五拉过来垫背——看着小五天真清纯的脸蛋,沈淮心里倒也是松了yī口气:

  要不是情势使然,他又何苦硬凑到冷冰冰的成怡身上讨没趣?有小五陪着吃饭,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没有嫌你当diàn灯泡,我只是怕你胃口太大,把我钱皮给吃瘦了……”沈淮笑道,探头往里看了看,就见yī个保姆模样的中□年妇女探头看过来,没看到成怡,也没看到成文光跟刘雪梅夫妇在家。

  成怡好像是故意考较沈淮的耐心,在房间化妆化了有yī个小时,还是小五三拉四拖才姗姗出来。

  昨天长辈都在,成怡还不太敢太☆□年妇女探头看过来,没看到成怡,也没看到成文光跟刘雪梅夫妇在家。

  成怡好像是故意考较沈淮的耐心,在房间化妆化了有yī个小时,还niánfùnǚtàntóukànguòlái,méikàndàochéngyí,yěméikàndàochéngwénguānggēnliúxuěméifūfùzàijiā。

  chéngyíhǎoxiàngshìgùyìkǎojiàoshěnhuáidenàixīn,zàifángjiānhuàzhuānghuàleyǒuyīgèxiǎoshí,háishìxiǎowǔsānlāsìtuōcáishānshānchūlái。

  zuótiānzhǎngbèidōuzài,chéngyíháibútàigǎntài给沈淮脸色看,三五句话里多少也要给沈淮yī个笑脸。今天虽然被迫答应沈淮的约请,但没有其他人在,她就索性寒着脸,压根儿就不理会沈淮,出门上车后也只跟小五悄悄说话,纯粹把沈淮当成今天负责开车的司机跟吃饭付帐的跟班。

  沈淮知道成怡是想他主动的知难而退,他又怎么会如了她的意?

  就算是演戏,也不过再多演yī天而已,明天没有飞机,他就坐火车经徐城回东华去,之后就可以眼不见为净。

  在王府井附jìn挑了yī家西餐厅,入座点餐,看着成怡还是yī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让小五夹在当中颇为为难,沈淮也有意逗她。

  服务生把他点的西冷牛排端过来,沈淮有条不紊的拿着刀叉将牛排切成小块,堆在小盘子jiǎo上。

  小五看着沈淮将牛排切成小块,却是不吃,疑惑的问他:“你做什么啊?”

  沈淮招手喊来服务生:“同志,你能不能帮我盛碗米饭,再拿双筷子过来?”又yī本正经的跟小五抱怨,“都说这家西餐厅高档得很,yī整块肉煮好端上来,还要客人自己动手切好,我真没看出哪里高档来?”

  前脚刚要走的服务生听到沈淮这话,脚底yī打滑,“叭”的摔了yī个四脚朝天——成怡嘴里正嚼着yī口意粉,终是没有忍住,“扑哧”yī声都喷沈淮的脸上;看着沈淮脸上挂着的意粉,小五抱腹笑得差点要滚到桌子底下去。

  沈淮还yī本正经的跟成怡说道:“面条可以整根的吃,不用你特意帮我嚼碎了……”

  成怡这次是羞得满脸通红,又忍不住要笑,再也没有办法对沈淮绷着yī张脸,只能先强忍住笑,忙拿出纸巾来帮沈淮把脸上的意粉擦去……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