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第 拜年


  看zhe吃年夜饭的时间还早,宋家长辈更不可能很早就回来,沈淮从背包里拿出两罐茶叶,跟宋鸿军说道:“我到cuī老爷子家去看一下,明后天也不一定有时间过去拜年……”

  宋鸿军点点头,说道:“快去快回,我们等你回来就开吃了……”

  国内官场即使是政敌,也很少撕破脸,宋家跟cuī家的情况要更特殊一些。

  宋老爷子跟cuī老爷子,都是经历战争岁月过来的元老级人物,还并肩作战过。

  像他们老一辈人,即使很多人最终担任的职务并不高,在国内的声望,也非和平时期提拔起来的高级党政官员能比。

  他们老一辈人即使政见不投,存有恩怨,但日常交往还是随意,毕竟有革命友谊在,罕有互相视为死仇的,也不禁子弟私下交往,故而宋鸿奇、谢芷跟纪成熙、小五他们结伙同行,沈淮提zhe两罐茶叶过去拜年,也都寻常得很。

  cuī向东早年受黄海舰队事件影响,军职、将衔给一把捋了,◆一直都没有恢复待遇,他平时住在黄海舰队设于徐城的干休所里,很少回京,沈淮也不确认他春节会回燕京,但过去走一趟,主要也是把心意表达到。

  cuī家地位最高的是海军装备部副部长cuī永平,西寺西巷▲◆一直都没有恢复待遇,他平时住在黄海舰队设于徐城的干休所里,很少回京,沈淮也不确认他春节会回燕京,但过yīzhídōuméiyǒuhuīfùdàiyù,tāpíngshízhùzàihuánghǎijiànduìshèyúxúchéngdegànxiūsuǒlǐ,hěnshǎohuíjīng,shěnhuáiyěbúquèrèntāchūnjiēhuìhuíyànjīng,dànguòqùzǒuyītàng,zhǔyàoyěshìbǎxīnyìbiǎodádào。

  cuījiādìwèizuìgāodeshìhǎijun1zhuāngbèibùfùbùzhǎngcuīyǒngpíng,xīsìxīxiàng9号院也是cuī永平的住宅——沈淮敲开门,警卫员打量了他两眼,问道:“你找哪位?”

  “cuī老爷子在不在家?”沈淮问道。

  门里有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探头看过来,打了沈淮两眼,问道:“你是宋家老几家的孩子?”

  中年妇女衣zhe朴素,但人干净漂亮,穿zhe一身紫呢子大衣,脖子里扎zhe红色围巾,风韵犹存,像是就要出门去。

  西寺巷里,就算是中央领导的保姆,也不是能随便得罪的,听zhe这女人询问,沈淮便自我介绍起来:“阿姨你好,我爸是老四宋炳生……”

  “哦,你就是沈淮啊,”沈淮话还没有说完,中年妇女便猜出他的身份,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他好几眼,才朝屋里招呼,“cuī老爷子,宋炳生家的小子来给你拜年了……”

  听中年妇女这招呼,原来也不是cuī家的家属,就看zhecuī老爷子从堂屋里走出来,哈哈一笑:“天都擦黑了,你还到处串门啊?”

  “都不知道老爷子在不在京,想zhe有两罐茶叶赶紧提出来,省得忘记了,”沈淮说道,“老爷子在嵛山打过游击,不知道还记得嵛山老茶的味道不?”

  又有个中年妇女从里屋走出来,打了沈淮两眼,问道:“你就是沈淮啊?”

  沈淮就算奇怪呢,他八月回京无人知闻,这趟回京倒成了中年妇女之友,逮谁都知道他,他看从暖烘烘屋里走出来的这个中年妇女,穿zhe短袖锻袄,走出来时正盘zhe头发,心想她许是cuī永平的妻子,或者是cuī向东的小女儿,点头说道:“嗯,阿姨好。”

  “嘴巴可真甜,”这女人哈哈一笑,手里还盘zhe头发,朝站在门口的那个女人笑道,“刘雪梅,别急zhe走啊,留下来多看两眼……”

  “不跟嚼你个舌头。”门口的中年妇女回瞪了一眼,又跟cuī老爷子道了个再见,又打量了沈淮两眼就推门走了出来。

  沈淮丈二金刚摸不zhe头脑,只是叫人看了心里起毛,将茶叶递给cuī老爷子。

  cuī向东把茶叶接过来,打开罐子,闻了闻茶叶香味,说道:“真是正宗的嵛山老叶,好久没有闻到这味了,龙井啥的,都喝腻味了。真是难得你有心,这两罐嵛山老茶,我就收下了。我平时就住徐城的海军干休所,你要是有空,经过徐城的时候,也可以过来看看我……”

  “爸,你也真是的,人家年轻人,要忙事业,又要忙zhe谈恋爱;换zhe我,才没工夫搭理你们这些老家伙呢,”那女人又在旁边插嘴道,“不过呢,你帮zhe说了好几句好话,吃他两罐茶叶也应该。”

  听她说话的口气,就知道是cuī向东的小女儿cuī文英。

  沈淮笑了笑,答应一定会经常到徐城干休所拜访老爷子,看zhe屋里又有人往外探头看,就先告辞离开。

  经过巷子口,西寺巷书店除夕夜闭门没有营业,沈淮想zhe等两天书店开门营业了,再过来给谭石伟拜年,就直接回了宋宅。

  这边年夜饭也上桌了,就等沈淮回来。

  沈淮坐到宋鸿军的身边,看zhe他给自己倒酒,拦zhe不让他倒太满,问道:“我去给cuī老爷子拜年,有个叫刘雪梅的也在cuī家拜看,看得我心里起毛,是谁啊?”

  “你见到雪梅姨啦?”宋彤耳▲朵尖,听zhe沈淮问宋鸿军的话,说道,“雪梅姨是成怡她妈妈啊?你不知道?你表现怎么样,有没有失礼吧?我妈可是鼓足了劲帮你在雪梅姨面前吹嘘,我都没见她有这么用心的夸自家女儿呢……”

  沈淮心想开○国将帅还有好几百号人呢,他哪里理得清楚京城圈错综复杂的关系。

  宋鸿军还以为沈淮早就对相亲的事上心了呢,没想到他遇到相亲对象她妈也没有认出来,跟他说道:“成怡是成文光的女儿,你真事前没有打听过?”

  沈淮愣了愣,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看到对面的宋鸿义眼神不善,沈淮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见谢芷在旁边说道:“成怡的眼光可挑zhe呢,小姑以前还曾搓合过鸿义跟她,倒也没成……”

  沈淮想不到宋鸿义在成怡跟前栽过,面对谢芷暗含挑拨的话,也只微微一笑,说道:“得,我也不指望啥,就等zhe给挑剩下来。”

  作为燕京市委副书记,中央候补委员的成文光,在老爷子八十大寿时,也是跟戴相怀、贺成国、宋乔生、田家庚坐同一桌的人物,沈淮当时还给他敬过酒,倒没有想过小姑介绍的相亲对象,会是成文光的女儿。

  沈淮初时听到成怡这个名字时,也不是没有想过成文光,但又觉得可能性不大,就没有细想,这时候还是觉得有些意外。

  宋鸿义显然是不想多谈这个话题,沈淮也无意过多的去想这件事,他知道他在宋家的名声有多狼籍,多多少少传出去一点,给别人的印象就会比宋鸿义还要差,所以他对这桩婚事也不抱多大的期待。

  不过,小姑剃头挑子一头热,沈淮也不能寒小姑的心,就想双方见上一面、没有下文就再好不过……

  沈淮跟宋鸿军他们围桌吃年夜饭,喝酒聊天,也是十分的热闹,时间不知不觉间流逝——餐厅里的座钟刚敲过九点钟,就听zhe院子里一阵热闹,宋彤跳也似的站起来说道:“我妈他们从大内回来了,倒不知道我妈有没有给我偷偷拿两只包子过来?”

  沈淮放下筷子,随zhe宋鸿军一起走出去,看zhe老爷子、大姑、大姑父、二伯、二伯母、小姑、小姑父他们,还有警卫员、秘书等人,都下车进了院子——他们在屋里吃酒聊天,没想到外面的雪已经积了厚厚一层。

  老爷子进了院子,倒不急zhe进屋,而是在院子里赏起雪来,看到沈淮他们从屋里走过来,见他们脸红耳赤,想来是已经喝了不少酒,笑道:“你们在家里也很热闹啊?”

  “那赶情,国宴有啥吃头的,真不如在家里喝酒痛快,”宋鸿军是小辈里老大,从小也皮,在老爷子面前最随意,说道,“看你们脸色都没改,想必酒还没有喝透,要不我们照zhe老规矩,接zhe喝?二叔跟小姨夫,今天可不许拿长辈子的架子不喝酒……”

  “你有本事就把我灌趴下来。”宋乔生哈哈一笑,伸手敲了一下宋鸿军的头。

  屋里有供暖,宋鸿军就穿一件衬衫出来,在院子里给寒气吹得直发抖,赶忙zhe招呼长辈们进屋围桌而坐。

  餐厅里的餐桌也大,十来个人围zhe虽然有些挤,但也更热闹。

  孙亚琳作为孙家的晚辈,凑来过春节,先站起来给长辈问候,大家也不以为意。孙家、谢家跟宋家的渊源很深,现在又有更密切的合作,孙亚琳不能回巴黎跟家人团聚,到燕◎京跟宋家一起过春节,那也很正常。

  宋文慧就坐沈淮身边,问他:“怎么不提早两天回来?看zhe天气预报有雪,我都担心航班会不正常……”

  “赶zhe今天有飞机回来,提早回来只能挤火车,都○未必能挤得上。”沈淮也不说自己有多忙,在座没有谁是闲,也不能单显得他忙。

  “他们这些年轻人,都知道偷懒享福,能赶回来过年,就不错了,”大姑宋英笑zhe说,对沈淮早回来还是晚回来不以为意,“就说鸿军吧,我都没有指望他能回来,他就回来了,”说到这里,宋英看向大儿子宋鸿军,“对了,沈淮这次回来要跟成文光的女儿谈恋爱了,你啥时候能结个婚啊,把我的心事给了了啊?”

  “鸿军,你一定要撑住啊,只有你在前面撑住了,我们才不怕给爹妈\逼婚啊!”宋彤在边上起哄道。

  “小丫头!”宋英拿起筷子要敲宋彤的头,知道这事跟大儿子唠叨再多也没有用,注意力转移到沈淮的头上来,“你跟成文光的女儿见过面没?”

  “还没有。”沈淮说道。

  他大姑宋英在妇联工作,虽然是副部级的官员,但没有什么权力,也快到六十岁了,也没有什么发展前途,不过在宋家是老大姐,其他人都还是很尊重她,宋家里也就她最操心小辈的婚事。

  “雪梅阿姨见过沈淮了,好像对沈淮还很满意……”宋彤就嫌不够热闹,最先把沈淮在cuī家跟刘雪梅碰到的事给捅出来。Q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