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让别人无路可走


  宴jiǔ酬功,一是庆祝工业园区挂牌成立,二是酬区招商区及梅溪镇招商引资之功,jiǔ宴是以梅溪镇跟区招商局的名义合办。

  jiǔ宴热闹而激烈,不只是乡镇干部,区招商局的官员逮到机会也多▲喜欢放肆的喝一场。熊文斌、杨玉权自恃身份,不会参与闹jiǔ,但也不扫大家的兴致,简单吃过一些东西,就先离桌退席。

  沈淮让其他人照旧吃喝,他与周裕到jiǔ店前的停车场,送熊文斌、杨玉权两人坐车▲离开。

  梅溪镇到这时还没有竖起路灯,今天的天气又有些阴,除了从jiǔ店大厅透出来的灯火外,更多的地方给漆黑一片的暗夜笼罩,远边的天际则有一圈城市边缘浮出来的光亮。

  “你是不是也要早些回去?”沈淮问周裕。

  “我没有开车,等知白他喝好jiǔ送我。”周裕说dào。

  “周知白今晚上给杨海鹏逮住了,等他喝好jiǔ叫司机过来接他,不知dào要到几点——我送你回去吧,”沈淮说dào,“我刚才陪熊跟杨,他们都没好意思凑过来灌我jiǔ,我这会儿得躲一躲……”

  “你不会恰好把车钥匙也带出来了吧?”周裕问dào。

  沈淮得意的扬了扬箍在手指头上的钥匙扣,要周裕一起上车。上车后,沈淮算了算时间,xiǎng着小姑这时候应该能到江宁家中了,拿出手机跟周裕说dào:“我先给我小姑打个电话……”

  沈淮直接拨到小姑江宁家中的电话,也是巧,小姑宋文慧刚刚进家门就听见电话铃。

  沈淮问候过辛苦,扯了几句家常就xiǎng挂了电话送周裕回去,小姑在电话那头说dào:“你爸后天就要到淮海赴任了,会省城安家住相当长的时间。天下没有永远结仇的父子,你得空也回去看看。”

  “嗯,他叫我回去,我就回去。”沈淮瓮着声音说dào。

  “你个小子,你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我也不做恶人一定要你怎么样。”宋文慧在电话里无奈笑dào。

  挂掉电话,沈淮将手机放在仪表盘上,发动汽车从学堂街拐上下梅公路往市里开。

  沿路没有街灯,车前灯打得前路一边雪白,车里的光线却有些幽暗,周裕看着沈淮的脸有些阴郁,削瘦而线条明俊的脸颊绷得有些紧,问dào:“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我爸后天就到淮海来正式赴任,这事是不能叫人怎么开心。”沈淮笑着说。

  家家有本难念的jīng,周裕知dào沈淮作为宋家子弟竟然“沦落”到乡镇工作,背后自然◎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曲折故事,看着沈淮专注而明亮的眼睛。她虽然很渴望知dào沈淮更多的事情,但她只能压制住这种不应该有的渴望。

  “梅溪电厂的项目谈下来,照常人的xiǎng法,梅溪镇的步伐应该是要■缓一缓了,但我xiǎng,你未必就愿意停下来啊,”周裕换了个话题,眼睛看着沈淮,问dào,“是不是?”

  沈淮侧过头看了周裕一眼,也许是忙碌了一天,周裕挽在脑后的发髻有些松散,头发蓬松开来,还有几缕垂在耳边,叫她的脸蛋在夜色下多添了几分娇媚。

  “好不容易轻松一下,你倒是不能不谈工作上的事情啊?”沈淮笑着问。

  “只是好奇你的打算,不问清楚,回家睡不着啊。”周裕说dào。

  “我倒是希望你因为我睡不着觉,”沈淮笑dào,“这事光xiǎng着就挺美的。”

  周裕横了沈淮一眼,嗔骂dào:“胡说八dào,占我便宜啊?”

  娇嗔之下,仿佛夜色下的湖水一波,眼波横流,沈淮看了心里轻轻一荡,也不好意思继续让邪路上引。

  他说dào:“我听说消息说市钢厂跟日本的富士制铁在谈合作的事情,似乎跟淮钢还有什么关系。现在顾同防我如防贼,跟富士具体在谈什么合作事宜,市钢厂都没有几个人知dào,你有没有打探消息的门路?”

  见沈淮没有打蛇随棍上,反而先心虚的转了话题,倒叫周裕兴致大增,手托着下巴盯着沈淮看,心里奇怪:这小子怎么跟着青涩小青年似的?

  周裕这些年洁身自好,但接触形形色色的男人也多,对男人所能玩的挑逗、暧昧手段也一清二楚,她见沈淮明明xiǎng跃跃欲试了却又转而退却,心里觉得好笑。不过周裕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她也不知dào沈淮真要打蛇随棍上,她能怎么办?

  “赵东、杨海鹏他们都是从市钢厂出来,人脉深着呢,他们都打听不到具体的消息,你还能指望我?”周裕摇着头,不以为她能有什么对沈淮有帮助的信息源,“你把梅钢搞得这么出色,顾同简直是没有办法活了。虽然高天河眼下还能保住市钢厂等地盘不失,但谭启平逮到机会都会批评市钢厂。你xiǎngxiǎng看,就这一点,梅钢给市钢厂的压力有多大?其他市属企业还有借口,市钢厂是给梅钢挤兑得一点借口都找不到了,顾同要不xiǎng承认自己无能,要不xiǎng最后给从市钢厂踢走,他也该做点事了……”

  沈淮嘬嘴而笑,说dào:“要是能当条鲶鱼,我倒是愿意更凶猛一些,那些人即使霸着位子不放手,也多少有些羞耻心。”

  周裕见沈淮嘻皮笑脸说这句话时,眼睛微微眯着,心xiǎng他心里或许真是如此,而不是单纯的不怕别人忌恨,抬手支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他:“我们在说梅钢?”

  “梅钢啊,”沈淮说dào,“梅钢要怎么发展,是基于对国内jīng济未来形势发展的判断。国内钢铁总产量上升到怎样一个数字会接近饱和,国内有很大的争议。不过大家都一致的看法是,这个数字要远远超过去年的七万千吨总产量。梅钢年产能才刚刚突破十八万吨,努努力,能达到二十万吨的样子。不过,在我心里,这才是起步。梅溪电厂项目即将启起,10万千瓦的火电厂要是最后只为梅钢一家供电,就算以此时的吨钢能耗计划,梅钢的电炉钢也能做到两百万吨规模。”

  半年之前,沈淮说出三年内要把梅钢发展到年产能五十万吨规模,已jīng很叫人大跌眼镜,包括熊文斌等人在内,都将信将疑;周家也是犹豫了很久,在实在没有其他选择情况之下,才选择跟沈淮合作。

  半年时间不到,梅钢仅用三千多万资金就完成对电炉钢生产线的改造,在原有设计基础之上,将产能提高了一倍。产能的提高,在摊薄折旧及人力等成本的同时,使得梅钢的盈利水平大幅上升。梅钢上半年的月盈利一直都维持在两百二十万到两百五十万之间,到七月,就一举跃升到叫普通人难以xiǎng象的七百万,甚至还有进一步上升的潜力。

  梅钢成为吸金机器,而梅溪港码头的建○设以及电厂项目的启动,叫稍有工业发展眼光的人都能看到沈淮为梅钢未来发展的布局要比xiǎng象中宏大得多,也已jīng不会再有人跳出来置信梅钢三年做到五十万吨钢规模的可能。

  只要梅钢能保持这样★的盈利规模,只要再有一年时间,自身就能积累近一个亿的发展资金,到时候再向银行融资就会变得相对要简单得多。

  梅溪电厂项目建设资金暂时不用梅钢负责,极其关键的帮梅钢节约前期发展资金的消耗。只要筹■到三两亿资金,梅钢再上一条生产线,年产能将很轻松就突破五十万吨规模。

  “两百万吨啊,”周裕嘬起嫣红的嘴唇,笑dào,“真要是如此,怕不止市钢厂看你不顺眼,连省钢集团都会视你为眼中钉吧?你这是◎逼着大家除了一起拼命,就无路可走啊。”

  “改革、改制,不就是要达到这个效果才能算成功吗?”沈淮笑着反问。

  省钢集团即淮海钢铁,这两年都没有上大项目的迹象,钢铁年产量也就在一百二三十万吨左右,年销售额接近四十亿,每年上缴利税都能有两三亿的样子。

  省钢集团挤不进国内一流钢企行列,但在省内的地位则是相当的优越,至少在当前,省内还没有一家大型企业每年上缴的利税能超过他们。

  省钢集团倒是不能算差,毕竟每年还能上缴两三亿的利税,能算是在水准线之上的优质企业。

  不过淮海省最优质的国营企业要就是省钢集团,那就只能说淮海省的整体工业发展水平要落后其他东部省市一大截。

  燕都钢铁及中原钢铁的吨钢利税水平,都在省钢的两倍以上。

  要是整体市场环境不大变,梅钢明年的利润加上缴税收总数,将达到一亿三四千的样子,吨钢利税水平将超过省钢三倍。

  梅钢现在规模还小,在省钢铁行业的影响还不大,无法撼动省钢集团的龙头地位。一旦梅钢的产能达到五十万吨甚至一百万吨规模,还能保持这么高的利税水平,省钢集团的颜面就不会那么好看了,地位也将变得尴尬。

  “能叫别人颜面尽失,能叫别人无路可走,自然是件很爽的事情,”沈淮轻声说dào,“不过梅钢得以高速发展的时间还太短,要往年产五十万吨、一百万吨甚至更大的规模发展,每一步都是要拼着命才能跨过去的垮。明年要再上一条线,至少是三十万吨起步,现在就要计划起来。这两个年,物价涨得厉害,原材料上涨、机器设备也上涨,换在九零年之前,三十万吨的电炉钢线两个亿就能做起来,而到明年再做,怕是要投三四个亿进去。到项目真正启动时,梅钢靠利润积累,大概积累到六千万到八千万的资金,还剩下差不多三个亿资金的缺口,愁死人啊……”

  “有得愁总比没得愁要好,”周裕呵呵一笑,看着小区大门就在前面,说dào,“我就在这边☆下来……”H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