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闹大了


  这到年关,谁家日子都不好过,催债的缠zhe不走,工人工资也不可能拖到年后,本来年关就是地方债务矛盾最激烈、最有可能暴发的时候。

  有款、有债在锻压厂没有拿到的供应商、厂商、建筑商,年尾都有专人盯zhe锻压厂这边讨债,这时候听到市锻压厂有钱还款了,还不打了鸡血围过来?

  苏恺闻想脱身也不可能了,他今天坐出来的黑色尼桑轿车,车身刷有“市委督查”的字样,是市委督查室的公务专用车。

  讨债的人也认出他的身份,缠过来要他协调解决市锻压厂拖欠工chéng款及货款的问题。

  闻讯赶来的讨债人,也是知道人单势微的坏处,都带zhe手下工人赶过来讨债,先赶过来的sān拔人就聚拢了五六十号工人,将市锻压厂的厂门堵得严严实实,也不放苏恺闻坐车离开。

  苏恺闻脸色铁青,退回到赵益成的厂长室,他当然可以通知警方过来给他开道让他离开,但想到他离开后真闹出工人爬楼的事件来,就不是他看别人好戏,而是别人看他好戏了……

  苏恺闻不知道背后有没有沈淮在捣鬼,但知道真闹出大动静,沈淮必然会围过来看他的好戏。

  “你们是胡闹、胡搞!不要以为你们这么闹下去、胡搞下去,政府就对付不了你们?”苏恺闻拍zhe桌子大声训斥。

  “不是我们要闹事,我们也是给逼得没有办法。市锻压厂拖欠我们货款、工chéng款,白纸黑字都在这里,搞得我们没钱发工资,工人们拿不到工资,天天吵zhe要到市委上访,我们实在也是没有办法。我们不过来找锻压厂讨款,工人们就要到市委去找谭书记解决问题,闹得我们不得安生。我们也理解锻压厂困难,但锻压厂也要理解我们的困难。拖欠的款,只要锻压厂现在还一半,让我们能发放工人工资,能把年关糊弄过去,我们立马走人;余下的钱,我们明年再算。”

  sān个领头讨债的,虽然不想得罪市委书记的秘书,但他们讨不到债,回去还是没有好日子可过,就拿zhe▲票据,围zhe赵益成要钱。

  赵益成年尾连家都不敢回,也不是说说而已,实际就连市锻压厂也组织了队伍专门在外面讨债,实在也不能怨别人闻zhe血腥赶过来的追债。

  本来一视同人,各家债款都◇拖zhe不还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多赔些笑脸,多挨些骂,再把从另地讨回来的钱给各家分一两万意思一下,也就糊弄过去了。

  坏就坏在市锻压厂刚拿二十万全还了朱有才的款,其他的债务人,不管怎么说,要是一分钱都不还或者还只是拿一两万糊弄一下,就没有道理说得过去。

  讨债人之间都有联系,甚至常常一起行动,赵益成也不能怪朱有才讨到钱之后还把消息泄漏出来。

  讨债的都是狗鼻子,朱有才从锻压厂拿钱的事迟早会传出去。

  赵益成也给逼得没办法,就吐露实情,就是市委办协调从城信社借了二十万,才有钱还朱有才的。

  刚开始闻讯赶来的还只有sān拔。

  东华有zhe年头不结帐还债的风俗,所以要讨债的都赶在年尾集群出动,欠债人也是年sān十之前的几天日子最难熬。

  再过几天就是春节,市锻压厂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不可能只是sān拨人听到消息。从下午sān点钟开始,其他债务人听到消息,都陆陆续续的都赶过来。

  除了随同过来壮声望的工人外,仅债务代表也就把赵益成的厂长室挤得滴水难进;包括几家之前放款给市锻压厂的银行以及一些有款给拖zhe没还的国营厂也坐不住,派人过来盯zhe。

  市锻压厂真要一下子顶不住垮掉,银行也想要抓住优先得到清偿的主动权。

  苏恺闻给逼在厂长室的角落里,进退不得。

  不过讨债人里,有些妇女同志,更是能豁得出去,也认准苏恺闻能帮忙解决问题,都贴身围过去,不放他走,情绪激动的跟他诉苦,口水喷得他一脸,口口声声说锻压厂不能还债,明天就要聚到市委去找谭启平解决问题。

  苏恺闻也没想到沈淮踢到他怀里来的是个大马蜂窝,笼统一算,市锻压厂除了拖欠银行的贷款外,这些个聚过来的大大小小债权人,手里竟然攥zhe市锻压厂一千多万的债要追讨。他揪住赵益成放火:“不是说就几百万的欠债,现在怎么这么多?锻压厂的资金到底跑哪里☆去了?你们厂长手脚要是干净,怎么会欠这么债?”

  赵益成也是有苦说不出,市锻压厂在外面也有近千万的款没有shōu回来,他找谁哭去?

  追债的人大规模聚集倒也罢了,到天黑后,市锻压厂的工◎人也聚集zhe不肯离厂。工人近半年时间工资都没能足额发放,都还指望过年能补足过个好年。这时候看讨债的架式,都在说市锻压厂要倒掉,锻压厂的工人也更不敢轻易离开,聚在办公楼外,要求补发工资。

  赵益成担任厂长后,为了恢复生产,补足周转资金,还从工人那里集了sān十余万的款;工人们这时候都要把集资款讨回去。

  工人跟讨债的人难免出现冲突,动口动手动脚的纠纷就起来,派出所及唐闸区分局出动六★部警车过来维持秩序,但工人跟讨债的人就是不肯散去……

  *******************

  熊文斌在办公室接到苏恺闻的求援电话,心里也叹气,现在正是债务矛盾最激烈的时候,哪家不急○zhe要钱?哪家都急zhe要钱追债,又从哪里去解决这些问题。

  熊文斌不想将事情揽过去,这些事情也不是他此时有能力解决,只得去谭启平的办公室里汇报。

  “市锻压厂的问题这么严重?”

  谭启平也是很诧异。

  熊文斌苦笑,点点头,说道:“现在市属国营企业以及下面的乡镇企业,债务问题都很复杂……”

  市锻压厂的债务还是冰山一角,市钢厂现在除了拖欠银行贷款超过五亿之☆外,拖欠中小债务人的债款也有上亿之多。

  “你打电话给高天河,这是市政府的事情,他要出面解决。”谭启平说道。

  熊文斌打电话给高天河,接zhe又把高天河的意思回馈给谭启平:“高市长说他□☆外,拖欠中小债务人的债款也有上亿之多。

  “你打电话给高天河,这是市政府的事情,他要出面解决。”谭启平说道。

  熊文斌打电话给高天河,接wài,tuōqiànzhōngxiǎozhàiwùréndezhàikuǎnyěyǒushàngyìzhīduō。

  “nǐdǎdiànhuàgěigāotiānhé,zhèshìshìzhèngfǔdeshìqíng,tāyàochūmiànjiějué。”tánqǐpíngshuōdào。

  xióngwénbīndǎdiànhuàgěigāotiānhé,jiēzheyòubǎgāotiānhédeyìsīhuíkuìgěitánqǐpíng:“gāoshìzhǎngshuōtā■今天怕是回不了市里,他会打电话给梁市长,让梁市长代表市政府出面去解决了……”

  谭启平蹙zhe眉头,见高天河耍滑头不露面,事情tǒng给梁小林,跟踢回给他没什么区别,问熊文斌:“你觉得这事要怎●jīntiānpàshìhuíbúleshìlǐ,tāhuìdǎdiànhuàgěiliángshìzhǎng,ràngliángshìzhǎngdàibiǎoshìzhèngfǔchūmiànqùjiějuéle……”

  tánqǐpíngcùzheméitóu,jiàngāotiānhéshuǎhuátóubúlùmiàn,shìqíngtǒnggěiliángxiǎolín,gēntīhuígěitāméishímeqūbié,wènxióngwénbīn:“nǐjiàodézhèshìyàozěn么解决才好?是不是叫各家银行先凑两sān百万给市锻压厂,先让市锻压厂把年尾这关熬过去。”

  熊文斌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清楚其他国营厂的情况,市里要揽,也不能在年尾这关头把这事揽下来,现在情况,还只能叫梁市长先出面安抚债权人的情绪。市锻压厂也有款在外面没能shōu回来,把欠锻压厂款的企业,也抓一些人过来,大家坐下来商量zhe还款计划,或许能成……”

  他知道其他银行这时候不可能◇再放款给市锻压厂,市里能指挥得动的就是城市信用联社。要是其他国营厂都赶过来要市委解决年尾贷款的事情,城市信用联社还有多少潜力能挖?

  厚此薄彼,会直接影响谭启平的威信;万一其他国营厂闹出什么事☆来,高天河就能推得一干二净,把责任都推到谭启平的头上来。城信社明年还要挤sān千万放给市钢厂承担对合资工厂的入资,这笔钱很可能年后就要拿出来,这时候也不能将城信社的资金榨干。

  说到底,还是苏恺闻处理这种事没有经验:

  市锻压厂陷入sān角债这么深,苏恺闻本应该要帮市锻压厂顶住压力,跟朱有才约个还款计划,一笔笔的归还、逐步的去清理sān角债务,而不是一下子就把朱有才的这笔钱都还掉,在年尾这关头上去tǒng这个马蜂窝。

  现在唯一能行的办法,就是让梁小林代表市政府过去安抚人心,先把这事拖过去,而不是让事情越演越烈,叫市属国营厂的债务问题在年尾头上来个总爆发。

  谭▲启平知道苏恺闻应付不了这个局面,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直接给梁小林打电话,让他亲自赶到市锻压厂,给苏恺闻解围,又对熊文斌说道:“现在sān角债务问题既然很严重,完全交给市政府解决也不是办法,这事你代表市◇委也参与一下。让市政府将其他国营厂的债务问题摸个底,汇报给我知道。”

  “好的。”熊文斌点头道,这事由常务副市长梁小林牵头,他也没有好推脱的,答应过去一起看看问题要怎么解决。

  梁小林不在市里,熊文斌跟他联系过,分头赶过去。

  坐车到市锻压厂,熊文斌眼睛尖,看到沈淮的车停在市锻压厂大门的对面路边,而沈淮穿zhe大衣,跟邵征靠zhe车头在抽烟。

  熊文斌苦笑一下,让司机将车开过去,问沈淮:“你怎么正好经过这里?”

  “我让财务查了一下帐,市锻压厂两年前就拖欠梅钢的货款,差不多有六万块钱一直没有还上,”沈淮笑zhe说,“我想我这时候凑过去,显得不厚道,但要是不凑过去,六万块钱也是钱,我也不能代表梅钢就说这笔钱不要了。我就想啊,市锻压厂要是能还上,我就进去;要是不能还,我也不过去凑热闹了……”

  见沈淮丝毫不掩饰他就是过来看好戏的,熊文斌更是哭笑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