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清债


  ()  苏恺闻早上先到谭启平办公室,汇报了市锻压chǎng拖欠朱有才工程款的事情。

  谭启平正拿钢笔签署文件,稍停下来,跟苏恺闻说道:“这事还是要市委督查室出面协调解决好,你抽时间再●专门跑一下。”

  苏恺闻点点头,说道:“好的,朱有才约好上午要过来找我;我马上让人通知市锻压chǎng方面……”

  整件事分前后两部分:

  前半部分发生在梅溪镇,五名工人爬塔吊○讨薪,叫沈淮解决得很快,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从道理上来讲,市委督查室既然前面硬凑到梅溪镇前追问农民工讨薪一事,那接下来督促市锻压chǎng还款,超过梅溪镇的职权范围,也只能由市委督查室来接手,不能怪沈淮故意把球踢过来。

  要是这事不能督办好,谁知道沈淮会在背后嚼什么舌根子?

  当然,替朱有才协调解决市锻压chǎng拖欠他的二十万工程款问题,苏恺闻不觉得有多困难。

  谭启平上午没有什么外出公务活动,围绕他服务的秘书一处,也有好几个人;苏恺闻就在办公室里等朱有才他人过来,也电话通知了市锻压chǎng方面派人过来协商。

  市锻压chǎng资金紧张到连工人工资都发出来,就算帐上有点流动资金,也不想去清理以前的烂帐。

  市委督查室的电话约请,市锻压chǎng的chǎng长赵yì成不敢不出面,但他赶到市委办,就是一个劲的dǎo苦水:

  前chǎ☆ng长因贪污挥霍公款、给举报进了牢房,但给市锻压chǎng留下一屁股的烂帐烂债,顶到他担任chǎng长,就是擦屁股的。

  虽然市锻压chǎng拖欠别家债款有好几百万,但也给其他chǎng商拖欠□了好几百万的货款,百催千讨不还。

  市锻压chǎng现在连工资都发不转,帐上有点钱,但要用来维持生产。把这笔钱抽出去,生产一停,市锻压chǎng三百来号工人连维持生计都可能了。这大过年的,要这么搞,肯定会出大问题。

  苏恺闻只当赵yì成推搪他,也是又气又恼,拍着桌子教训赵yì成:“市锻压chǎng拖欠人家的工程款,搞到人家农民工爬塔吊跳楼,要是年尾闹出什么大事情,你这chǎng长也不要干了……”

  “现在供应商、承包商追着我讨债,工人追着我要工资,我有家都不敢回。苏秘书,你要是能让我不当这鬼捞子chǎng长,我还要感谢你。”赵yì成也没有办法,索性耍起无赖。

  ★要是连二十万的工程款都没有办法协调解决,那他以后在东华还想做成什么事,不就成了沈淮的笑柄?苏恺闻叫赵yì成的无赖态度气得一佛升天,拍着桌子训斥道:“你不要拿这个要挟我,不要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银行,冻结市锻压chǎng的帐户,我就不信连二十万都抽不出来!”

  “嘭嘭嘭”,办公室的门给敲响,看黄新良陪着朱有才进来,苏恺闻脸色更是难看:市锻压chǎng的赵yì成还没有摆平呢,沈淮让黄新良陪着朱有才过来,摆明了是要全程盯着他这边协调解决这事。

  赵yì成见苏恺闻的态度很硬,虽耍无赖,但也怕把他真惹恼了,看到朱有才过来,忙不迭的拉着他称兄道弟,诉说市锻压chǎng的苦处,想要朱有才这边能缓一缓,苏恺闻也不可能再逼他。

  朱有才知道市锻压chǎng困难,也知道市锻压chǎng拖欠他的工程款不是经赵yì成的手,但是他这时候同情了赵yì成,心软了,要是昨天五名工人真从塔吊上跳下来,谁会同情他?

  有机会从市锻压chǎng拿回这二十万,朱有才傻了才会松口,只说昨天也挪用了其他款子才打发闹事的工人离开,要是不能及时把挪用的款子填,他那边也过不了年。

  僵持了半个小时,赵yì成借口要撒尿,转头溜到熊文斌的办公室求援:

  “锻压chǎng的情况,别人不清楚,熊秘书长你是清楚的。我跟你掏个实底,现在chǎng里帐面上就三四十万流转,要是抽一半还工程款,不要说其他人听到风声会怎么样,chǎng里的生产就立即运不转了。三百号人的吃饭问题,就没法维持了啊!苏秘书现在说要撤我的职,我dǎo是想有人能撤了我的职。”

  熊文斌早年还在市计委工作时,赵yì成是刚进市计委的大学生,彼此认识。后来赵yì成调到市锻压chǎng工作,差不多十年时间,也从默默无闻的大学生,成了副处级干部。

  熊文斌当然比苏恺闻更清楚市锻压chǎng的情况,不提整个市属国营企业都普遍存在的问题,单就市锻压chǎng当前的状况,也跟赵yì成关系不大。当初还是赵yì成看不惯前chǎng长的作派,联名举报把前chǎng长送进大牢里去。

  当时赶着谭启平刚调到东华来,赵yì成等人的联名举报前chǎng长,又有证据缴上来,市纪委没有人敢轻易压下来,就严肃处理了前chǎng长贪污挥霍公款的事情,还叫市锻压chǎng自行推举赵yì成等人担任chǎng领导,民主了一把。

  不过赵yì成等人的联名举报,还是捅了马蜂窝,使得整个市锻压chǎng给市计委系统边缘化。

  赵yì成要能把市锻压chǎng带出当前的困境,dǎo也罢了,别人不好说什么,但市锻压chǎng积弊甚深,不仅设备老化、工艺落后,缺乏技术改造资金的问题,就连生产资金都筹不足。这些年积累来的三角债,就拖得市锻压chǎng的生产难以维继。

  赵yìchǎng给任命市锻压chǎngchǎng长时,熊文斌见过他一面,他那时意气风发,风华正茂,踟蹰满意的想干一番事业。差不多有一年没有见到他,再看他dǎo像是老了十岁,也知道市锻压chǎng的生产经营困境还是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

  熊文斌也正是知道市锻压chǎng的问题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知道沈淮把球踢到苏恺闻的怀里,不会有什么好意,他才不想去掺合这事进去,但他这时候也没有办法把赵yì成撵出自己的办公室去。

  “二十万的款子,你们是不是找银行帮忙解决一下?”熊文斌现在也只能帮赵yì成出出头痛医头的治标办法。

  “我把耿胖子举报送进大牢里,是捅了马蜂窝,现在市里有哪家银行待见我们?”赵yì成苦笑◆,“要能从银行贷到生产资金,我们chǎng状况怎么也能改善一些,何苦这样?”

  “我就帮你出出这个主意,你再找苏恺闻说说这事。市锻压chǎng出面找银行不成,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熊文斌说道◇

  市锻压chǎng是实在挤不出这笔钱,不过熊文斌相信苏恺闻愿意出面找银行协调的话,还是能帮市锻压chǎng借到二十万款应付一时之需的。

  赵yì成再转回到苏恺闻的办公室,就请苏恺闻帮忙联系银行,只要银行借款给锻压chǎng,锻压chǎng立马就把拖欠朱有才的工程款还上。

  苏恺闻也不能真闹开了要惊动市委组织部撤掉赵yì成的chǎng长职务再解决这件事,就算强硬的通知银行冰冻市锻压chǎng的帐户抽款,也未就对他有利,见赵yì成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没有他计,想着找银行挪借一下也不失一策。

  市各大银行,包括城信社在内,都躲市锻压chǎng如狗屎。不过,苏恺闻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又是省常委、省委秘书长苏唯军的公子,东华知道苏恺闻背景的、想巴结他的,还是大有人在。

  苏恺闻两个电话打出来,城信社就果断答应以流动资金贷款方式,借二十万给市锻压chǎng解决燃眉之急。

  苏恺闻上午虽然憋了一肚子的气,但两个电话就把问题解决,也叫他有事情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的良好感觉,对赵yì成、朱有才说道:“我们直接去市锻压chǎng,城信社到那里跟我们汇报,我们现场把这个破事解决掉,”对黄新良说道:“这里没有你们梅溪镇什么事了。”

  把黄新良撵走,苏恺闻过去跟谭启平汇报了一下,就带着赵yì成、朱有才直接赶到市锻压chǎng,汇合城信社赶到现场的人,中午就在市锻压chǎng的食堂随便用过餐,下午就在赵yì成的chǎng长室里,盯着城信社给市锻压chǎng办理放贷手续,又盯着市锻压chǎng的财会人员,将转帐支票开给朱有才。

  朱☆有才拿到支票,自然是溜之大吉,带了两名工人,赶去银行提现。

  赵yì成见苏恺闻有能耐,一个电话就能说通城信社放款给他们,一来想缓和上午冲撞他的矛盾,二来想苏恺闻能继续帮忙从城信社贷一些生产流动▲资金出来,换了态度,也是百般讨好,请苏恺闻检查市锻压chǎng的工作。

  苏恺闻下午也没有什么特别事情要回市委,就想着下车间看看,了解一下国营工chǎng的实际运营状况。

  他现在接替熊文斌,分管市委督查室,接解到的、需要协调处理的实际问题越来越多,他也需要更深入的了解东华当面的实际情况。

  市锻压chǎng的车间轶序还是相当不错,算来算去,这两年市锻压chǎng还是有些盈利的,但都缠在三角债里去。

  三角债,就是别人拖欠市锻压chǎng的,市锻压chǎng再拖欠别人的,帐面上看着有盈余,但是拿不出钱来。市锻压chǎng现在想更新设备没钱,想改造工艺没钱,就连基本的生产流运资金也匮乏,生产状况也就没有办法得到根本性的好转,工人工资也开不足。

  这也是市属国营企业普遍的状况。

  当年梅钢也给万虎公司拖欠了上千万的贷款,拖得欲仙欲死,还是在沈淮主持梅钢后,才坚决的从万虎公司嘴里把这笔钱抠出来,又有业信银行大力的贷款支持,才叫梅钢的状况迅速得到好转。

  苏恺闻这一了解不打紧,没想到这里面的问题会这么纠缠复杂,好在今天的事情顺利解决,市锻压chǎng接下来的问题又不用他再头痛。

  看着市锻压chǎng这边没有什么油水好榨,苏恺闻就想着早点脱身,不想把市锻压chǎng这一屁股烂帐都抹到自己身上来。

  只是苏恺闻这时候想脱身已经有些迟了,他在赵yì成的陪同下,刚要离开车间,市锻压chǎng就有工作人员急慌慌的跑过来报信:

  “东方公司的罗总带着几十个工人闯进来,要我们还欠他们的五十万款,不然他公司的工人拿到工资,没办法过年,也要闹着跳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