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感谢


  请牢记本站域名 . ,或者在百度搜索: -< >-

  ---------..

  看着沈淮带着安全绳爬上塔吊顶,成功劝说爬塔吊的工人同意系上安全绳,何清社、朱立、黄新良等人算是松一口气。

  现在人还在塔吊顶上不肯下来,冷虽然冷xiē,但不用担心工人会失手摔下来,劝说工作可以慢慢做。

  潘石华、苏恺闻当场就gěi挤兑了难看,绷紧着脸。

  潘石华不敢对沈淮说什么狠话,朝何清社、李锋还是敢发脾气的,教训道:“你们镇政府是怎么做工作?没几天就要过年了,一跑二闹三上吊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不要说区委区政府,连市委市政府脸面都无光。市电视台都要来采访,宣传部那边好不容易压下来。你们镇上有没有拖欠建设单位工程款,下面到底还有哪xiē包工头拖欠工人工钱的,你们有没有摸清楚情况。不仅这件事要解决好,这年尾年头都不要再gěi区里惹其他妖蛾子出来,没有人有时间来gě◎i你们擦屁股……”

  何清社、李锋对潘石华满腹怨气,但又不能当面顶撞他。这会儿听到沈淮在塔吊顶招呼下面送身棉服上去,他们就都跑到塔吊底下去帮忙,把潘石华、苏恺闻跟市委督查室的人先丢工地的边缘。★

  沈淮把安全绳的钢扣扣钢梁上,人坐在塔吊顶上,拿出烟跟火机点上,再依次gěi五名工人递过去,说道:“这大过年的,大家都不容易啊,我让下面送几件棉衣来,不要冻出毛病来。有什么难处,我们坐在上面接着聊,好不好?”

  “是不容易,你小伙子一个,人长得精神,本该是做坐办公室的人,还害你陪我们在这里受罪,真是对不住你。”中年人也是唉声叹气,满脸歉意。

  “我们政府工作人员,也是要为人民服务,谈不上受罪不受罪的,只要能帮你们把问题跟困难解决掉就成。”

  “政府的人,都跟你一样好说话,我们何必如此?我们也是没有办法,duàn压厂的办公楼,是前年揽的活,我们五十来个老乡,gěi压了十二万六。每次找朱有才结钱,都说duàn压厂一分钱都没有gěi他,他没钱结gěi我们。后来我们就跟其他人做活,去年、今年每个月就发八十块生活费,其他钱都压着不结,我们连回家过年的车票都买不齐。家里的孩子也要上学,老婆老人也要吃饭穿衣,有病也要上医院啥的,结不到钱,我们跟家里人也没脸交待。听说朱有才gěi他现在的工人都结了钱,我们就想着找他是不是能把前年的旧帐gěi结了。找他三次,先是暂时没钱,一直往后拖,这次过来他索性人都不露面,他让别人gěi我们传话,说工钱是duàn压厂的旧债,他什么时候拿到钱就什么时候结gěi我们钱,人就是躲着不见。我们之前也找过政府,可是政府每次都说不归他们管,说我们再闹,就要拘留我们,我们也是没辙……”

  说到这里,沈淮对朱有才也有xiē印象了,干干瘦瘦的一个中年人,四十来岁,看上去倒有五六十岁,挂靠到市港建公司下面,是梅溪港一期工程钢筋班的负责人。◆

  沈淮知道事情没有彻底问清楚之前,错也不一定就在朱有才的身上。现在东部沿海地区,经济虽然有xiē起色,但三角债情况十分严重,很多企业跟个人,就是深陷三角债的泥淖里而gěi拖垮掉。

  ○当年朱立gěi镇上拖欠了近两百万的工程款,也无力支付工人的工钱、偿还债务,差点也垮掉。沈淮gěi梅钢市场部定的规矩,宁可不做成生意,贸易商的货款也不允许有拖欠,就是怕三角债缠身。

  沈淮通过手机跟塔吊下的何清社通话:“派人把朱有才找出来,告诉他镇上可以出面协调,让市港建公司预支一部分工程款gěi他先用,但这事情得由他出面解决了。你告诉他,这话是我说的,该是他的责任,他得承担下来;实际有难处,镇上也会体谅,帮他协调解决。”

  朱有才虽然躲着不出来,但也有眼睛盯着这边,人离得也不远;这时候沈淮传出话去,过不了一刻钟,他人也就畏畏缩缩的从角落里走出来。

  朱有才在下面,gěi何清社、黄新良、朱立一顿好骂,才站到塔吊下承诺马上就结钱,劝人下去。

  “老哥,朱有才人过来,我们是不是下去结钱去?他要再不答应结钱,我们下去也能揪住他不放。”沈淮问五名工人。

  虽然送了棉衣上来,人在塔吊坐着chuī半天,脸也gěi冻得发青。

  朱立亲自带着几名工人拿安全绳上来,帮着沈淮他们下塔吊。

  站到地上,沈淮都觉得脚有xiē僵。一个中年人扑的跪过去,苦着脸哭诉:“沈书记,我真对不住你,也是duàn压厂拖我二十万拖了两年多。我这两年揽的活,填不了这个洞啊;我也是gěi逼得没有办法……”

  “站起来说话,”沈淮恨不得一脚踹过去,不客气的骂道,“你跟个乌龟似的把头缩起来,就有办法了?”

  “我,我……”朱有才gěi骂得不敢辩解。

  沈淮懒得再骂他,指着走过来的苏恺闻,跟朱有才说道:“市duàn压厂拖欠工程款的事,你跟市委苏处长反应。苏处长是市委谭书记的秘书,他今天代表谭书记过来,就是下决心要帮你们解决问题的。你下回再gěi我闹出工人爬塔吊的事情,我抽死你,”又跟黄新良、朱立他们说,“你们这两天把下面的工程单位情况再摸一遍。”

  看到市港建公司的项目经理罗荣走过来,沈淮招他过来,说道:“一期工程做成,市港建应该能结多少款gěi朱有才?市港建能不能通融一下,先把款子预支gěi他,把今天的事情先解决掉?市港建要是有困难,镇上先拿这笔钱出来垫上也可以。”

  “没问题,没能帮沈书记先揪入朱有才这混蛋,还害沈书记你亲自爬塔吊,真是对不住。”罗荣说道。

  沈淮摆了摆手,回头跟潘石华、苏恺闻说道:“责任人我已经帮潘书记、苏秘书揪来了,五名工人也下了塔吊,情绪也差不多稳定下来——剩下来的事,就交gěi你们秉公处理吧,我们镇要担什么责任,板子尽可能打下来,也免得别人说我们梅溪镇推卸责任。”

  沈淮示意黄新良、朱立留下来协助处理收尾事宜,他跟何清社往公路上走,把潘石华、苏恺闻丢在那里——潘石华脸色讪然,也不好揪住沈淮,要他好歹gěi身为区委书记的自己一个面子,也是他们一开始过来没有掌握清楚情况,就把大◇帽子扣了过去。

  沈淮走出工地,到路边将安全帽还gěi朱立,就站在路牙拿出手机来gěi熊文斌拿电话:

  “老熊,你跟谭书记汇报一下,是市duàn压厂两年前建办公楼里拖欠分包商工程款,分□包商又接着拖欠工人工钱。这个分包商正好年前在梅溪镇有接工程,所以工人跑到梅溪镇来找他,闹今天的事情来。现在工人已经从塔吊上下来了,责任人也到现场来解决问题。既然苏恺闻代表市委以及潘书记都到了现场,这事我就交gěi他们处置。老熊,你跟谭书记说一声,感谢他对梅溪镇的关心。你同时也帮我感谢一下把梅溪镇困难及时向市委反应的人,梅溪镇的工作以后会继续加强的……”

  熊文斌放下电话,站在办公桌前,望着窗外枯叶凋零的树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过了许久,才似回过神来般,走到谭启书的办公室门前,敲门进去。

  “工人爬塔吊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问题不是出在梅溪镇,而市duàn压厂建办公楼两年前拖欠建筑商的工程款,工人追讨到两年没有讨到。赶巧这个建筑商在梅溪镇也有接工程,工人才追到梅溪镇去,”熊文斌自然不会把沈淮满怀怨气的原话说出来火上浇油,说道,“建筑商已经到现场解决问题了,五名工人也下了塔吊,接下来的收尾工作,由苏恺闻跟潘石华在那里解决……”

  在熊文斌汇报过程当中,谭启平也没有停下看文件缓缓移动的眼睛,待熊文斌汇报完,他才放下手里的文件,说道:“这件事,你亲自去一下,一定要严肃处理,问问市duàn压厂,为什么两年前没钱还要建办公楼?”

  说过这xiē,谭启平又拿起文件浏览起来,熊文斌悄然无声的退了出来,找来司机坐车赶往梅溪镇,看着昏沉的天色渐渐暗深下来,不知道今夜会不会下雪。

  赶到梅溪镇,潘石华在新梅新村的商业街借了一处地方现场办公,督促包工头朱有才现场将钱款接gěi五名工人。

  看到邵征在,没看到沈淮的人,熊文斌问邵征:“沈书记人呢?”

  “沈书记在渚溪酒店呢,说他欠这五名工人一个人情,等这边结过帐,他要请他们到渚溪酒店吃顿晚饭,再派车送他们去火车站。”邵征说道。

  熊文斌点点头,也不说什么,这事顺利解决了就好,也不问沈淮为什么会五名农民工人情。

  苏恺闻、潘石华脸上自然难看,只当沈淮这是gěi他们脸色看。

  ---------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 >-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