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再饮一口酒


  ()  这家面馆藏在电影院后的巷子里,看上去不显山露水,但汤水好、面劲道,价格也公道,熊黛妮跟她在商场里的同事,都喜欢到这里来吃饭。

  沈淮跑到柜台前帮熊黛妮点了一碗葱花汤面,就在出餐柜台那边等汤面做出来;熊黛妮看着沈淮一眼,小声问陈丹:“你跟沈淮怎么在这里吃饭,他怎么不在南园跟日本代表谈判?”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他这么闲,”陈丹浅浅一笑,说道,“突然发神经说要请我看电●影,电影到七点半才开场,我们就先过来吃晚饭。”

  王翠回头看一眼沈淮,看他正跟柜台里的服务员说话,看他年纪轻轻,穿着布料粗糙的工装服,衣服上还有些油污,除了长相不错、像个小白脸外,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大人物,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熊黛妮的丈夫到合资企业当总经理要经过他的同意,熊黛妮她爸不是市委副秘书长吗?这个小白脸比市委副秘书长还要牛逼?

  王翠心里忐忑不安,她倒是知道有关陈丹一些听上去不那么光彩的传闻,但始终无法把传闻里那个应该腹凸头秃、相貌丑陋的男人,跟眼前这个青年联系在一起,只是熊黛妮跟另外一个同事在场,她也不敢再贸然向陈丹求证。

  熊黛妮见王翠是陈丹的姨表姐☆,也不好怪她害自己在沈淮跟前丢了脸,但也不怎么想搭理她。

  沈淮拿了一只托盘,将几碗馄饨、汤面一齐端过来,王翠zhàn起来要帮忙,沈淮睚眦必报的让旁边让了让,说道:“别,我不能吃了软饭,手脚还▲不勤快点。”

  王翠缩回手来,脸讪在那里,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陈丹手在台下轻轻掐了沈淮一下,不让他胡说八道。

  熊黛妮在沈淮面前的难堪劲还没有过去,接过面碗就想快点吃完,却给烫得呼嘴连叫,更惹得脸红耳赤,在沈淮面前方寸尽失。

  离看电影时间还早得很,沈淮跟陈丹本来就打算随意逛逛街,吃完东西,就一起到商场转了转。

  东华市内现在就两家大型商场,跟电影院等场所,都挤在东华区域不大的南山街上,也是东华市目前的商业中心。虽说东华经济不发达,但市区有这么多的人口基数,商业购物等消费都集中到南山街这么小的区域里释放,也显得额外的繁荣。赶着周末,商场里人流颇密。

  熊黛妮从鹏海贸易退股后到国营的文山商场来工作,自然不会去zhàn什么柜台,而是在商品科当副科长,她前期时间因为早孕,在家歇了一段时间,现在胎儿稳定下来了,人也精神些,一直歇在家里也无趣,就又到商场来上班。

  赶着这些天跟周明闹别扭,熊黛妮堵气似的连着夜班也不休息,不过在商场里也不会有累,跟人处着心情倒也开朗些。

  沈淮陪陈丹到商场,也只是随意转转,没有让熊黛妮陪,也更不会让陈丹她表姐跟着,闲逛了一圈,还是要商场外买了爆米花跟棉花糖带进电影院牵手看电影去了。

  国内也是首次引进《亡命天涯》这般热闹非凡的好莱坞商业片,叫人看了也兴奋。出了电影院,陈丹兴奋劲没过,叫沈淮牵着手走出来,给室外的寒冷空气一吹,冷得直缩脖子,躲到沈淮的身后,从后面bào住他的腰,笑着让沈淮帮她挡冷风到停车场去。

  下台阶时,看到姨表姐王翠提着一只大塑料袋,z☆hàn在寒风整个人都给吹缩起来,陈丹走过去,疑惑的问道:“小翠姐,你怎么在这里?”

  “商场赶着羽绒服打折,我看着蛮好的,就想着给我大姨添一件,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看好电影,就等着你们给捎回去■……”王翠朝手哈着热气,入夜又开始降温,过了九点,外面冷得够呛,王翠不知道电影什么下场,在台阶下zhàn了有大半个小时,整个身子都冻僵了,可怜巴巴的将装羽绒服的塑料袋递过来。

  陈丹看了沈淮一☆眼。

  沈淮是不喜欢势利的人,但也知道这个社会“水至清而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他知道陈丹是宽容的人,不是睚眦必报的性子。这是他喜欢她的地方,也不想叫王翠太难堪,叫陈丹夹在当中难做人,说道:“找●个地方喝点东西,我也冻坏了。”

  陈丹就到旁边还营业的咖啡馆点了几杯热饮喝下去,叫王翠将身子暖和过来。她把衣服收下来,但坚持把钱给了王翠。

  虽然一件羽绒服才一百多块钱,但陈丹知道王翠◇以及王翠在市三元电视机厂工作的丈夫来说,这不是一笔小钱。现在无论是文山商场还是市三元电视机厂,效益都很差,连基本工资都发不周全,城市双职工家庭的生活不比前些年好过。

  将王翠的自行车放到后备厢☆里,开车送她回去,由于王翠家住的巷子很狭窄,还是平房区,也由于沈淮在,陈丹就在巷子口放王翠下去,没有顺路进去看望她的家人。

  开车送沈淮回文山苑,陈丹说道:“还以为你会生气呢……”

  “我在你眼里,心眼就那么小啊?”沈淮笑道,“你要知道,我打小就想做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觉得啊,这倒是不错的谋生手段,只是叫你表姐一不小心说出来罢了。不过,你可不许嫌弃我啊。”

  陈丹咯咯的笑着,沈淮说道:“你打个电话跟家里说一声,你今天夜里要留在酒店里盘帐……”

  陈丹摇头说道:“不干。”

  只是由不得她做主,沈淮已经帮她将钥匙拔掉,将她从车里bào出来,扛在肩上就上楼去,陈丹假意挣扎着笑闹起来。

  进屋就见孙亚琳坐在客厅里,手里拿着一本书,一脸“嫌厌”的看着他们:“你们俩恋奸情热的,偷情也偷得收敛些好不好,笑得这么开心,这么热闹,不知道屋里还有一个孤苦零丁的人听了心里会很难受?”

  “你什么时候有我屋里钥匙了?”沈淮讶异的问道。

  “你不给我钥匙,我不会自己去配吗?”孙亚琳不屑于沈淮的诧异,合上书就要出去,不妨碍沈淮跟陈丹相聚。

  陈丹不好意思,拉住孙亚琳的胳膊,说道:“沈淮他欺负我,我跟你睡去。”却叫沈淮从后面一把bào住。

  沈淮将孙亚琳赶出门,像大灰狼逮住小红帽似的,将陈丹bào住往浴室里走,真要让陈丹跟孙亚琳睡一起,他这个绿帽子就戴得太无谓了,得把孙亚琳喜欢女人这事跟陈丹挑明了,不能让她无意间把自己送到虎口里去……

  熊黛妮离开商场,就直接走路回市政府机关宿舍。

  现在在商场要上晚班,她就理所当然的借口路近睡在她爸妈家。走路回到市政府机关宿舍,也就十分钟,熊黛妮推开门见她爸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桌上就放着一碟花生米,她爸已经喝得脸红耳赤,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她妈坐在一旁贴剪报。

  白素梅看见女儿已经自己走回来了,问道:“怎么提早下班了,我还打算走过去接你呢?”

  熊黛妮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总不能说看到沈淮后心烦意乱就没有心思在办公室里挨到下班吧?她说道:“上班无聊透顶,就提早半个小时离开,想着自己走一走,”又问道,“爸怎么在家一个人喝起酒来了,这都几点钟了?”

  “谁知道他突然得了什么神经病?”白素梅起身过来摸了摸大女儿的手,说道,“外面这么冷,你就算不让周明接你,你也少在外面吹冷风——你现在年轻,什么都不在意,那没有吃过苦,我怀你跟黛玲时,哪里敢这么吹冷风啊?一吹就怕落下病根子,以后脸上也容易长斑。再一个,你好好的,跟周明闹什么别扭?”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以后听你的话还不行?”熊黛妮说道,又问她爸,“爸,你不是要在南园跟日本人谈判吗?也奇怪得咧,我晚上看到沈淮也在街上闲逛,好像你们俩一下子都空闲起来似的。”

  熊文斌抬头看了大女儿一眼,有些话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作为父亲,他当然希望女儿能跟女婿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家庭能有一个比较好的前程,不能明看着沈淮给周明挖了一个坑,还叫周明跳进去。

  只是,熊文斌又不得悲哀的承认,有些事根本不是他能阻止的。

  谭启平下午就已经直接找杨玉权谈话,虽然熊文斌现在还不知道具体的谈话内容,但也能想明白谭启平下一步的动作就是要把沈淮在唐闸区孤立起来,这意味着谭启平很可能不会再容忍沈淮接下来的“胡作非为”跟“不听话”。

  同样的,沈淮虽然在合资项目做出一定的让步,但要是合资项目在周明手里做砸了,沈淮一样很可能借此对谭启平进行逼宫。

  而为了限制☆谭启平对梅钢、对梅溪镇掺沙子,沈淮也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的真就把资源都给周明让他能把合资项目做起来。

  只是看着眼前的一切,熊文斌也不知道他能说什么,没有谁会听他的话而收手。谭启平找杨玉权谈话,事■先都没有跟他说一声,说明谭启平现在对他都已经不再像以往那么信任;也可以说谭启平在有梁小林等人投附之后,对他也没有以前那么依重了——换作别人,也许应该要担心自己的前程了。

  熊文斌心里郁苦无比,然而一句话也吐不出口,只得再饮一口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