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让步


  “zuó天小rì本鬼子de行径是叫人气愤,不过我应该能处理得更好,而不是当场做出这么激烈de反应。我zuó天回去后,有过认真de反思,认识到可能是我从小耳濡目染de一些东西,让我下意识里抵触▲跟rì本企业合作。我爷爷,还有谭书记您de父亲,都在抗rì战场上负过伤。我打小就听长辈说,我爷爷身上还有rì本鬼子留下来de三颗子弹没办法取出来——当然了,现在是和平时期,我们应该抓住国家建设这个主题●,所以我们要讲中rì友和,要去学习rì本企业先进de技术跟管理经验,要有发展de、往前看de眼光,而不能眼光不能停留在过去。zuó天de事情,暴露我很多认识上de不足跟错误,这是我要跟谭书记您检讨de……”

  熊文斌手放在膝盖上,眼观鼻、心止如水,听着沈淮给谭启平做检讨,偶尔抬头看他一眼,见他做检讨时脸色平静,一副古井无波de样子,这时候能肯定他zuó天就是在借题发作,就是要进一大步,把谭●启平直接逼入死角,然后再退两步叫谭启平心里稍稍好受一些,实际还是要达到让谭启平退让de目de。

  熊文斌又心想,以沈淮zuó天de处境,在谭启平剃头挑子一头热de情况下,不把杯中热水泼出去,不★○把谭启平de心先泼凉了,今天做任何程度de让步,都不会有太好de效果——当然,那一杯热水泼出去,更是要把rì方代表咄咄逼人de气焰泼灭掉。

  熊文斌看了看谭启平,绷了半天de脸似hū有些缓和d◇e迹象,心里也暗暗感慨:沈淮真是敢走险棋啊。

  站在一旁de周míng心里喜忧掺半,沈淮跟谭启平低头服软,他以后在梅溪镇derì子就会舒服得多,但同样de,沈淮跟谭启平de关系得到缓和,那他希望谭启平将沈淮调出梅溪镇de希望就有可能会落空——想想真是叫人纠结。

  谭启平端起茶杯,吹起杯沿de茶叶,透过氲氤de水汽,看着沈淮de脸,从他一脸诚恳上看不出什么破绽来,心想zuó天给宋炳生de那通电话,还是有效果de。

  谭启平说道:“你们年轻干部,年轻气盛,易冲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闯劲也大,所以说有好有坏。zuó天发生那样de事情,也不能完全说míng是你错了,rì方代表对我们de谈判人员不尊重、无礼,我们是要有一个基本de态度。不过rì方代表今天没有提出要离开东华,表示他们还有意就合资项目继续谈下去,你现在怎么看待这件事?”

  沈淮说道:

  “我今天一早就赶到公司,召集梅钢de管理层认真进行了讨论合资事宜以及富士制铁方面de要求。梅溪电厂是梅钢跟东电de合作项目,梅溪镇码头是梅钢跟鹏悦集团de共建项目,这两个项目,不是富士制铁提出要求,我们就一定要做出让步de。富士制铁要中国来投资,他们必然是希望我们能遵循商业规则——当然,这不仅是要我们以后对富士制铁要遵循商业规则,但倘若我们对其他合作伙们不遵循商业规则,想来也不会赢得富士制铁de信任。所以,对富士制铁,他们合理de、合hū商业规则de要求,我们应该积极de接受;无理de要求,我们要还是一味de退让,这反而不利于以后de合作。我zuó天夜里,思来想去,梅钢以及梅钢能说服东电及鹏悦集团答应de▲条件,也可以说是这次谈判de底限,就是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对合资项目将一视同人de提供工业配套服务,甚至就工业配套de价格跟供应数量,都可以事先签置协议进行约定。富士制铁在东华有一到两个项目投资之后○,在他们确有诚意,要共同把东华钢铁产业做大规模、做强时,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扩建二期工程,可以考虑让富士制铁参与进来。”

  苏恺闻听了沈淮这席话,心里暗骂:靠,前面检讨还算诚恳,这条底线画出来,哪里有半点让步de样子。

  谭启平眼睛盯着沈淮,又凌厉起来,问道:“你觉得这样有把握把合资项目谈下来?”

  “谈判谈判,主要还是一个谈字,不谈怎么可能知道富士制铁de底限在哪里?”沈淮说道,“要是富士制铁一点都没有让步de可能,我想在zuó天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今天早上就已经离开东华了……”

  谭启平不得不承认沈淮说de有道理,富士制铁de代表没有提出要离开东华,说míng他们有做出让步de准备,zuó天确实是他操之过急了——这么想着,谭启平de脸色倒是缓了下来,眼睛看着沈淮,问道:“那你zuó天在南园一杯水泼出去,也是要试试他们de底限在哪里喽?”

  听着谭启平笑里藏刀de问话,沈淮哪里会承认,说道:“这是我小姑zuó天打电话分析给我听de……”

  谭启平听沈淮这么说,不由de想,看来zuó天打那通电话,还是起作用de,倒是能压一压他de臭脾气。

  “你zuó天已经把态度摔出去了,那接下来还怎么谈?”谭启平问道。

  “谈判,就是要一个唱白脸,一个人唱红脸,”沈淮说道,“谭书记,你是我de长辈、领导,我做错什么,你批评我,我跟你检○讨,我觉得这是应该de,但是就凭小rì本zuó天那操性,我还觉得一杯热水泼得不够痛快呢。我白脸已经摆出去了,再收回来也不合适。我就想着,是不是该换人上场唱红脸了?这也是我把周míng一起叫过来de原因○。周míng在市钢厂有丰富de工作经验,在市计委工作多年,对招商引资政策也很熟悉,但到梅溪镇一直没能发挥他de所长,我就想让周míng跟我一起代表梅钢,负责跟富士制铁de合资项目谈判。要是合资项目能谈◎成,周míng也是代表梅钢到合资项目担任管理方de合适人员……”

  听到沈淮这么说,周míng又惊又喜,他还以为沈淮今天跟谭启平低头做检讨,只是做表面工夫,缓和彼此de矛盾,没想到他会推荐自己▲参与谈判,要是谈判能成,还推荐他到合资项目担管理人员。

  周míng一直都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没想峰回路转会来得这么快。

  听沈淮这么说,谭启平de脸色才真正缓和下来,且不管沈淮这一步让de有多大,但表míng沈淮de确有退一步de心思。

  唯有熊文斌又惊又疑,满脸不解de看向沈淮,一时不míng白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过了许久,谭启平才缓缓开口道:“接下来de谈判,我就不参加了,我是好心给你们当驴肝肺,不会再叫你们认为我是在添乱——谈判要讲究策略,这话一点都不假,具体要执行怎么de策略,才能把敌人de堡垒攻下来,你、周míng去找梁小林、顾同商量去,”想了想,又对熊文斌说道,“老熊,你也帮他们拿拿主意。”

  见谭启平不再参与谈判,沈淮是松了一口气,说道:“好de,我一定会虚心向梁市长、熊主任请教……”

  熊文斌看着沈淮de脸,暗◆道:除了谭启平,东华谁能压得住你?他心里想归这么想,但还疑惑沈淮为什么要把周míng推出来,但见周míng满脸喜色,心里de忧虑更深。

  谭启平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去找梁副市长吧,这事不要耽■搁了;我也不陪你们吃中饭了……”

  回到自己de办公室,熊文斌支开周míng,说道:“你去梁市长办公室,看看梁市长在不在?要在,我们马上就去南园。”

  有电话不联系,而他亲自走一趟,周míng也知道岳父有话要单独跟沈淮说,他只能走过去敲梁市长办公室de门。

  周míng走到,熊文斌将办公室de门关上,又坐到办公桌后,从抽屉里拿出烟跟火柴来,先点上一根烟抽上,又把烟跟火柴丢给离他远远坐着de沈淮,说道:“周míng参与谈判,我不反对,这对他也是一个锻炼机会,但我不赞同周míng到合资项目担当管理层……”

  “老熊啊,这话你跟我没用啊,”沈淮将烟点上,看着熊文斌,平静de说道,“你也看到了,谭书记还是很希望周míng能代表梅钢领导合资项目,而周míng自身也有做一番事业de意愿;我zuó天往小鬼子脸上泼了开水,今天可不敢再往谭书记、周míng身上泼凉水了。”

  看着沈淮de眼睛,熊文斌只觉得头痛万分:

  谭启平让周míng去梅溪镇,就是为了掺沙子;沈淮把合资项目让出来给周míng负责,就是要让谭启平好掺沙子、以示让步——他能说什么?他能说沈淮不是?他能劝说谭启平放弃掺沙子,劝说周míng放弃到合资项目担当管理角色?

  周míng要是能把合资项目做好,他无疑是梅溪镇站稳脚跟,也代表谭启平往梅溪镇掺沙子成功;而在合资项目这个平台之上,★周míng即使将来不能替代沈淮,也会有一个好de发展前景——倘若干不好呢?

  熊文斌知道,在苏恺闻、周míng眼里,甚至在谭启平de眼里,都有一个共同de弱点,就是他们认为,沈淮能干de事情,□★周míng即使将来不能替代沈淮,也会有一个好de发展前景——倘若干不好呢?

  熊文斌知道,在苏恺闻、周míng眼里,甚至在谭启平de眼里,都有一zhōumíngjíshǐjiāngláibúnéngtìdàishěnhuái,yěhuìyǒuyīgèhǎodefāzhǎnqiánjǐng——tǎngruògànbúhǎone?

  xióngwénbīnzhīdào,zàisūkǎiwén、zhōumíngyǎnlǐ,shènzhìzàitánqǐpíngdeyǎnlǐ,dōuyǒuyīgègòngtóngderuòdiǎn,jiùshìtāmenrènwéi,shěnhuáinénggàndeshìqíng,换谁上去一样能干好,没有什么大不了;他们都认为,沈淮不过是扯着谭启平及宋家de老虎布当大旗,周míng在市钢厂工作好几年,在市计委也工作过好几年,只要能一样得到谭启平de强力支持,又凭什么干不好?

  看着沈淮平静似潭de眼睛,熊文斌心里透出一股子寒气:沈淮哪里是要让步,他míng着挖一个坑让周míng跳进去,等合资项目在周míng手里做砸了,好叫谭启平对梅溪镇及梅钢de事情闭嘴——那等待周míngde会是什么下场?

  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