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弱国寡民


  沈淮坐周裕的车赶到南园,看到谭启平的车先他们一趟拐进林荫小道,他撇脸看向道侧的花圃。

  见沈淮眉头蹙紧、一言不发,周裕知道市里对山崎信夫到来越重视,梅钢将要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熊文斌○刚才打电话进来,也明说了赵秋华省长也很重视这件事,要确保富士制铁的这个合资项目能谈成。

  招待会场设在翠华楼,谭启平他们看到沈淮坐周裕的车过来,先到停车场也没有急着进去,等沈淮过来。

 ◇ 沈淮刚推开车门下来,有一股寒fēng从翠湖上席卷过来,吹得他脖子一缩,裹紧fēng衣朝谭启平、熊文斌走过来,说道:“这天气又要降温了,大家都该收拾收拾准备冬眠了,小鬼子倒跑得勤快……”

  谭启平眼睛很平静的看了沈淮一眼,没有说其他话,只shì温和的吩咐道:“等客人过来,就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周裕没有办法学沈淮这般吊儿郎当的样子,毕恭毕敬的跟谭启平、熊文斌打招呼。南园宾馆这边,自总经理以下,一溜人已经站在停车场边迎接谭启平的到来。

  南园招收的服务员,都shì周边区县的秀丽佳人,穿着面料高档的制服套裙,在寒fēng里美丽动人。也许有个别人,青chūn靓丽的脸蛋也shì格外的标致,但无人能及周裕的fēng姿绰约。

  周裕穿着咖啡色的呢子大衣,娇嫩的脸蛋叫寒fēng吹得微微泛红,却愈发的明艳,苏恺闻暗感当年市zhèngfǔ第一美人的称誉倒不shì白瞎眼了。

  虽然从表面上看周裕跟沈淮没有什么瓜葛,而且唐闸区的招商工作归周裕负责,沈淮得到消息后,坐周裕的车一起过来没有什么不对劲,但苏恺闻尤觉得沈淮跟周裕的关系,没有表面那么干净。

  翠华楼已经改装了zhōngyāng空调,走进大厅就温暖如chūn。

  谭启平就在大厅里将南园总经理喊到跟前,询问招待会场以及晚宴的安排情况,到最后还shì有些不放心,要亲自去厨房检查工作。

  熊文斌注意到沈淮眉头微蹙,他也认为谭启平shì过于小心翼翼跟仔细,但他没有办法说谭启平什么,只能跟着一起下厨房去检查晚宴准备工作。

  凡市委书记参加的招待晚宴,南园这边都不敢怠慢,厨房工作除了一些小毛病,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谭启平回到大厅,还shì就发现的小问题,严厉批评南园的管理层,要求南园立即做整改,临了又问熊文斌:“现在还不知道山崎信夫先生的口味如何,接待晚宴现在只准备了中餐,shì不shì还可以准备rì式料理,等山崎信夫先生到来后,由他来选择?”

  “对,一定要让山崎信夫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我让南园把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一些。”熊文斌除了这么应答,也没有其■他话好说。

  沈淮透过大厅北侧的玻璃幕墙,看着给寒fēng吹得荡漾不休的湖水……

  这时候市钢厂顾同等人接到消息赶到了,走进大厅来,神情恭敬的走过来跟谭启平打招呼,又对沈淮满脸笑容,说◎道:“这次就要靠梅钢要打主力了……”

  “我们梅钢小破厂一个,哪里会叫小rì本看在眼里?顾厂长你心虚不要紧,但也不能把我们推到前面堵枪眼啊……”沈淮笑道。

  顾同尴尬笑了笑,市钢铁虽然◆现在还能在产能上压梅钢一头,但其他数据就根本没办法拿出来丢脸,故而给沈淮挤兑两句也没话可说。沈淮shì什么脾气,这一年多来,大家也都领教过了,顾同心里也知道,他要shì想给沈淮脸色看,只会叫自己的脸更▲难看而已,对沈淮的话只能做冷处理。

  “又不shì抗战打rì本鬼子,什么堵枪眼不堵枪眼的?”谭启平脸色微沉,不愠不恼的说道,“这一次,梅钢跟市钢厂都要冲到前面当主力,你们都要全力以付的谈下合资项目,市委市zhèngfǔ给你们当后盾……”

  “shì,市钢厂一定不会辜负市委市zhèngfǔ的信任。”

  顾同背台词的工夫一流,这么一句生硬的话,愣shì给他说得声情并茂——沈淮看着顾同笑起来眼角满shì鱼尾纹的脸,一时也琢磨不透他内心真实的想法,心想他应该明白谭启平坚持要市钢厂参与进来的用意。

  赶着闸桥路五点多钟的时间发生了一起车祸,梁小林迎接富士制铁的谈判代表从西面进市区的通道给堵死,要换一条路绕过来。

  谭启平发了火,质问为什么没有提前安排jǐng车开道,打电话要阚学涛亲自指挥,派人清出一道专用通道来。期间高天hé打电话过来问富士制铁谈判代表的情况,□谭启平接过电话,把车祸堵路的事情拎出来,将高天hé批评了一通。

  看着这一幕,沈淮也感慨谭启平shì已经有信心掌握东华的局面了,不然绝不可能公开的在电话里批评高天hé。

  谭启平在电话◆里批评高天hé治理交通无能,沈淮注意到顾同的脸平静无波,心里只微微感慨,人总shì现实的,而在官场厮混rì久的官员更shì现实。

  谭启平到东华履任已经一年,看上去没有动作,但东华的确没有几个人会再去挼他的锋芒了——这也许就shì谭启平过人之处吧,他甚至都不需要把高天hé从东华挤走,沈淮心里暗想。

  富士制铁的代表一时半会到不了南园,沈淮跟服务员要了一盒火柴,转身到贵宾厅外面的过道里抽烟去,依着窗子,看着湖水荡澜的fēng景。

  看着熊文斌走过来,沈淮将烟跟火柴递给他。

  熊文斌点上烟抽了一口,听到沈淮嘴里很轻的吐出一个词:“小国寡民。”他知道沈淮对谭启平的过度小心跟紧张很不满,他本不该夹在沈淮与谭启平之间说什么,想了想,还shì说道:“国大不强且民弱,终究shì我们要迎面而上的事实……”

  “的确,小rì本的人口只有中国的十倍之一,但经济总量却sh◆ì中国的**倍,摊算人均的话,更shì中国人均的**十倍——这个差距实在shì太大了,也难怪rì本鬼子跑到哪里都趾高气昂,也无怪乎我们人穷志短……”

  沈淮依栏杆而立,将烟圈吐在玻璃上,谁能想▲象一个十二亿人口的大国,经济总量甚至都比不上人口只有五千万的韩国,地方官员又怎么可能会有强国心态跟底气?

  “梁市长跟富士制铁的代表已经到南园了,谭书记要你们一起出去迎接一下。”苏恺闻走过来喊●熊文斌跟沈淮下楼去迎接人。

  熊文斌随手将烟掐灭,沈淮则将烟夹在指间。

  对沈淮这个细微动作,苏恺闻也只shì呶呶嘴,不说什么。他不明白梅钢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但rì本人这次明显就sh●ì冲梅钢来的,沈淮自然就有他傲慢的底气,谭启平都不能说他什么。

  谭启平已经先一步出了大厅,停在大厅外的门廊下等候车队过来,看到沈淮手夹烟的走过来,眉头微微一蹙,也没有说什么,只shì把沈淮喊到他身边,问道:“富士制铁这次直接把重量级人物派到东华来,应该还shì有积极把合资项目建在东华的意愿的,梅钢则有几成把握?”

  “富士制铁突然派山崎信夫过来谈判,但就具体的要求,并没有直接信息○先传来,我也不shì很清楚这次能谈到什么程度,”沈淮说道,“我本打算后天坐飞机去英国考察项目,已经跟区里请了假……”

  沈淮目前虽然升了副处级,但还没有列入市管干部,他目前出国还只需要跟唐闸区◎□报备就行了。

  谭启平从周明那里知道沈淮要出国考察的事情,但不知道沈淮具体考察什么项目,这时候听他提起来,说道:“出国考察项目的事,你让其他人先去,你拖后几天再走,跟富士制铁的合资项目要紧,你☆◆要一直都顶在前面……”

  “行,我让赵东先去英国,我迟几天再走。”沈淮说道,他也怕自己去了英国,赵东他们没有办法顶住市委市zhèngfǔ所施加来的压力。

  要shì给顾同这伙人主导谈判○进程,鼓捣出一个不伦不类的合资方案出来,他回来后再据理力争,反而会更被动,当然,要shì最终谈成的合资方案能对梅钢有利,他也不会反对,大不了合资项目跟西尤明斯二手生产线引进项目,一起cāo作罢了。

  这时候车队从林荫小道拐过来,缓缓驶上翠华楼前的铺石广场,谭启平健步从门廊台阶走下去,沈淮也只能随众人跟在谭启平的身后,而梁小林则先一步下车,快步走到黑色礼宾车的侧后,殷勤的打开车门: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中等个子,脸颊削瘦,穿着藏青色的fēng衣,踏出车门的瞬间,眼睛凌厉的扫过谭启平等人,而后才微微欠着身子,等待梁小林替他介绍。

  市钢厂八十年代末,从富士制铁引进一条成套的炼钢线,后来这条线一直都shì市钢厂的主力线。沈淮当时全程参与了炼钢线的引进、建设跟投产,也因此全面负责这条生产线的运作,对富士制铁的情况颇为熟悉。

  富士制铁就管理水平来说,确实要算得上一流,但内部论资排辈的情况依旧严重。山崎信夫能三十岁左右,就在富士制铁担任总经理室室长这样的高层职务,除了能力过人外,家世背景也不可能一般。

  沈淮跟山崎信夫握手,见他有些过于凌厉的眼神在自己的脸上扫过,也shì平淡待之,心里则在想,谈判之前还shì有必要让孙亚琳托人打探一下这家伙的底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