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新项目公司


  ---------..

  九二年之后,国内钢材市场供应紧缺,钢材价格快于原材料的上涨,使得整个钢铁产业的利润水平处于历史高位,也引诱资本进入。

  虽然在四个月之前,梅钢从管理◇及团队塑造上,已经可以说是借势完成凤凰涅槃般的重生。但当时梅钢的主力电炉钢生产线刚刚完成改造,技术及管理上的双重优势还没有发挥出来,月盈利还在两百wàn左右浮动。这样的成绩虽然不错,但对宋鸿军来说,还●◇及团队塑造上,已经可以说是借势完成凤凰涅槃般的重生。但当时梅钢的主力电炉钢生产线刚刚完成改造,技术及管理上的双重优势还没有发挥出来,月jítuánduìsùzàoshàng,yǐjīngkěyǐshuōshìjièshìwánchéngfènghuángnièpánbāndezhòngshēng。dàndāngshíméigāngdezhǔlìdiànlúgāngshēngchǎnxiàngānggāngwánchénggǎizào,jìshùjíguǎnlǐshàngdeshuāngzhòngyōushìháiméiyǒufāhuīchūlái,yuèyínglìháizàiliǎngbǎiwànzuǒyòufúdòng。zhèyàngdechéngjìsuīránbúcuò,dànduìsònghóngjun1láishuō,hái谈不上有太多的吸引力。

  就在七月之后,梅钢连续四个月,月盈利都在七百wàn元以上,这样的成绩在国内已经可以说是耀眼跟瞩目了;自然也叫经商谋利的宋鸿军砰然心动。

  当然,梅钢xiàn有的主力生产线已经运营成熟,宋鸿军想要直接以净资产值摊算入股的方式来坐享其成,就算沈淮无所谓,孙亚琳等人也会有意见,这无疑会摊薄她们能分享到的利润。

  由于国内钢铁市场供需关系还谈不上稳定,很难□估算以怎样的溢出价出资入股才算相对公平;最好的方式就是共同出资成立新的公司,去建设运营新的项目,**核算盈亏。

  这也是梅钢跟富士制铁xiàn在正谈的合资模式,只是富士制铁对梅溪电厂及码头有控○gūsuànyǐzěnyàngdeyìchūjiàchūzīrùgǔcáisuànxiàngduìgōngpíng;zuìhǎodefāngshìjiùshìgòngtóngchūzīchénglìxīndegōngsī,qùjiànshèyùnyíngxīndexiàngmù,**hésuànyíngkuī。

  zhèyěshìméigānggēnfùshìzhìtiěxiànzàizhèngtándehézīmóshì,zhīshìfùshìzhìtiěduìméixīdiànchǎngjímǎtóuyǒukòng■制野心,故而沈淮无意与其合作。

  宋鸿军既然有投资炼钢的念头,接下来两天,沈淮就向他披露梅钢更多的财务资料——由于业信银行要对梅钢做新的授信评估,梅钢今年前三个季度财务数据正接受第三方审计——○除了相关财务数据外,在宋鸿军离开东华前一天的夜里,沈淮还特地把周知白、褚宜良、杨海鹏、朱立等人召集起来,向他们介绍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即将要淘汰电炉钢生产线的材料。

  就在由高尔夫练习球场改建的鹏悦国际大酒店贵宾厅里,沈淮让赵东将整理好的材料发给众人,他从质感柔软的棕黄色皮沙皮上站起来,亲自给他们介绍西尤明斯工业集团的情况:

  “我过两天就会直接去英国实地去看生产线的情况,要是与资料所讲差异不大,我会考虑直接把西尤明斯的这条线拆回到国内来,而且作为西尤明斯计划要淘汰的生产线,也不在西欧国家对我们的禁限范围之内;同样,西尤明斯的这条线,在国内还是相对先进的,故而我们直接引进这条线,也不会受到限制,”沈淮说道,“最终的投资规模会有多大,会需要对西尤明斯的这条线做具体的考察跟评估,眼下还不好说,大体能估算总投资规模会在三到五亿之间,也可能会更高些;不过我所最看重的,采取西尤明斯的二手◎生产线,能使整个项目建设周期缩短,这也意味投资风险更容易控制……”

  国内钢铁总蓄积量不是特别的大,回收体系也很不完善,鹏悦近年来主要做的一项工作,就是打通废钢从海外进口的渠道。

  西◎欧各国,是全球最前完成工业化的地区,社会钢铁总蓄积量超过六十亿吨,每年都有大量的设备及钢铁构件报废,可以利用来回炉治炼新钢。

  除了早年在欧洲留学,也因为鹏悦业务发zhǎn的因素,周知白对西欧钢铁企业的情况十分了解。

  西尤明斯工业集团虽然不以炼钢见长,但一百wàn吨的产能,在西欧钢铁企业还是能占有一定的地位。

  周知白翻看打印出来的资料,大体能知道沈淮搜集来的材料比较靠谱,心想梅钢真要是能够承接西尤明斯工业集团这条将要淘汰下来、年产能达四十wàn吨的电炉钢生产线,那沈淮年初时在英皇跟熊文斌所说,要三年内叫梅钢发zhǎn到五十wàn吨产能规模,跟市钢厂并驾齐驱的宣言,将有可能提前实xiàn。

  虽然周知白心里对沈淮依旧有些看法,但也不得不承认,沈淮这种运营大工业的手段跟魄力,非他能及。

  沈淮草拟出来新项目合作草案,也附在西尤明斯工业集团资料的后面。

  由于还不知道项目整体投资规模到底会有多大,为新项目成立的合资公司,注册资本暂定一个亿。梅钢计划拿五百亩项目用地及一千wàn资金入股,还提供全面的技术跟管理支持,占40%的股权,梅钢管理层最高可以出资一千五百wàn占股15%,余下的四千五百wàn注册资金缺口由各家先认;要是还有不足,就考虑到香港或国外拉拢其他资本参与这个项目。

  虽然整个项目投额肯定会远远超过一亿,但能有一个亿的启动资本,前期工作的确能迅速的开zhǎn起来。

  就算跟西尤明斯的谈判进zhǎn不顺利,新的项目公司有一个亿的启动资本在手里,也可以从容不迫的选择其他钢铁项目进行投资建设,关键只要保障新项目公司的运营团队,水平不比此时的梅钢差太多就可以了。

  给沈淮召集起来的这些人,对工业实体运营,也就宋鸿军的底子稍差一些。

  不过宋鸿军下海经商好些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道很多行业看上去都很赚钱,但不是把钱投进去就能钱生钱的,关键还在于项目运营团队的水平。

  宋鸿军对沈淮所创造的奇迹,心里始终惊讶得很。也许是过于惊讶了,宋鸿军反而觉得沈淮有点不那么靠谱,但他两次到梅溪镇,跟赵东、徐溪亭等梅钢管理层都有较深的接触,以他的眼光,还是能看出他们的管理水平是在水准之上的——梅钢的傲人成绩,也很好的证明了这点。

  宋鸿军相信合资成立新的炼钢项目,由梅钢派人负责建设跟运营,还是有基本的保证。

  第二天中午,宋鸿军在离开东华之前,特地在渚溪酒店宴请梅钢的管理人员,做进一步的接触跟交流。

  宋鸿军这次到渚江对岸的平江市直接坐飞机飞广城,沈淮亲自送他上渡船,在上渡船之前,宋鸿军就很干脆的答应沈淮,他打算往新合资公司投一千wàn资金,参加这个项目。

  当面没有说什么,从渡口返回梅溪镇的路上,孙亚琳在背后就没有宋鸿军的好话要说:

  “我还当他财大气粗成什么样子,临到最后,还只敢小模小样的拿一千wàn出来试水而已,真是看瞎他了……”

  沈淮靠着座椅软枕,歪着头看着孙亚琳对宋鸿军一脸不屑的样子,笑道:“我没有你那么贪心,能多筹一千wàn也是好的;不然还能指望更多不成?”

  他知道宋鸿军这时候对他还没有无保留的信任,这次拿一千wàn试水投资合资公司,也是看到近年来钢铁市场的火爆而心动,谈不上对他多大的支持。

  相比较之下,鹏悦这时候决心投一千wàn、褚宜良把紫萝家纺今年的五百wàn利润、杨海鹏所鹏海贸易今年两百wàn利润都出来,投入合资公司,可以说是决心跟梅钢共荣辱、绑到一起了。

  鹏悦今年为渚溪路桥工程做了四千wàn的抵押担保,贷款资源也差不多用尽,加上鹏悦今年在其他方面的投资也大,这时候能挤出一千wàn资金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朱立只在渚江建设占有股份,而渚江建设承接梅溪镇发zhǎn的主要重担,极需要资金,就算工程有利润也暂时不会分红,朱立就算此时想参与合资公司,也苦无资本。

  沈淮对宋鸿军暂时也没有特别大的指望,他一向都认为,支持跟利益是相一致的。唯有给别人带去足够大的、他人无法替代的利益,才可能得到别人毫无保留的支持。

  在将来宋家内部都可能出xiàn的站队里,要想拉拢宋鸿军的支持,沈淮知道他此时没有特别大的筹码——宋鸿军此时对他的支持,也只是看到梅溪镇及梅钢有利可图。

  “也对,”孙亚琳双手枕头,伸着懒腰,丝毫不顾忌高高撑起的胸部在沈淮眼前zhǎn开,说道,“你年轻轻轻,虽然已经是副处了,但宋鸿奇在部委的那个正处位子,显然含金量要高得多。何况人家的老子,比你老子要给力得多,宋鸿军这时候就决定无保留的支持你,那他这些年的江湖真是白混了……”

  沈淮微微一笑,问道:“启动资本还是尽可能凑足一个亿,目前还一千七八百wàn,众信投资,这次能聚拢多少资金?”

  “剩下一千七八百wàn的口子,我倒是能垫上,不过凑足一个亿,才能叫项目启动起来,最后的投资规模肯定要远无超过。”孙亚琳说道,“我xiàn在把我在家族基金里的份额都抵押出去,也把我之前经营的人脉关系用尽,也只能筹集到这么多资金了,我都恨不得我爸能早死两年,遗产给我来继续。不过我爸xiàn在神气活xiàn,好像还能活好些年,遗产的事一时也没有指望,关键是我爸还听信我二叔的话,认为我们在东华就是在胡搞,愣是不肯再拿出一分钱出来。说到底,也是你小子前些年在法国乱搞得lì害,别人一听跟你沾边,马上就打退堂鼓,连累我都叫别人有了看法……”

  孙家虽然是豪富之族,控制的长青集团总资产规模近达百亿美元,在欧洲地区也排得上号,但孙亚琳只是孙家第四代的小辈,私房钱以及在家族基金里所占的份额都很限,包括她之前拿出来的一百多wàn美元的资金,这次计划还要拿两百wàn美元出来,差不多已经是她所能筹集资金的极限了。

  而眼下真正决定孙家及长青集团发zhǎn及投资方向的,还是孙亚琳的父辈,孙启义这辈人——而孙启义这些人对沈淮的信心跟好感度,目前说来还是负值,孙亚琳要说服他们同意直接投资梅钢的新项目,无疑是痴人做梦。

  “不管那么多,能凑足一亿的资本,再从业信银行贷一个亿出来,有两个亿打底,还怕车到山前没有路吗?”沈淮对能顺利凑足一个亿的资本,还是比较满意,他打定主意先硬着头上项目,要是实在筹不到更多的资金,他可以将建设期延长一年时间,利用梅钢xiàn有的生产线盈利能力给新项目持续输血,也大体能保持新项目在两年时间里建成。

  沈淮看着时间尚早,打算先回梅钢,车到梅溪大桥,接到刚刚担任常务副市长梁小林的电话:

  “富士制铁的谈判代表正坐车离开徐城来东华,除了之前的人员外,此行还有富士制铁社长室室长山崎信夫。省钢有消息传出来,山崎信夫今天上○午才坐飞机抵达徐城,但没有参与富士制铁跟省钢的谈判,而是这次直接到东华来。谭书记知道这个消息,非常高兴,要求梅钢做好准备……”

  沈淮还打算这两天就跟谭启平交底,然而直接去英国实地考察,没想到□会在这时候听到这个消息。他一时间头痛wàn分,捏着鼻尖,恨不得把手机丢出车窗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