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分歧


  熊文斌能理解沈淮在产业布局上的思路,也知道沈淮本来就是一个xìng格强势的人,不会轻易将梅钢未来发展的主动权交到别人手里,受制于人,但知道这样的理由未必就能说服谭启平。

  熊文斌清楚■
  xióngwénbīnnénglǐjiěshěnhuáizàichǎnyèbùjúshàngdesīlù,yězhīdàoshěnhuáiběnláijiùshìyīgèxìnggéqiángshìderén,búhuìqīngyìjiāngméigāngwèiláifāzhǎndezhǔdòngquánjiāodàobiérénshǒulǐ,shòuzhìyúrén,dànzhīdàozhèyàngdelǐyóuwèibìjiùnéngshuōfútánqǐpíng。

  xióngwénbīnqīngchǔ□的知道,他作为shì委副秘书长、shì委办主任,有时候只是谭启平的传声筒,不能有自己的意志,故而对沈淮的话,也不能有什么表示,只是说道:“这个,你还是要跟谭书记多做沟通啊……”

  沈淮看着为新▲dezhīdào,tāzuòwéishìwěifùmìshūzhǎng、shìwěibànzhǔrèn,yǒushíhòuzhīshìtánqǐpíngdechuánshēngtǒng,búnéngyǒuzìjǐdeyìzhì,gùérduìshěnhuáidehuà,yěbúnéngyǒushímebiǎoshì,zhīshìshuōdào:“zhègè,nǐháishìyàogēntánshūjìduōzuògōutōngā……”

  shěnhuáikànzhewéixīn项目预先平zhěng出来的土地,由于土地上的草木已经清除掉,土壤暴露出来,风吹rì晒,沙尘化很严重,风吹沙飞,叫人感觉仿佛站在沙漠的边缘。

  梅钢要是同意放弃电厂、码头的控制权,跟富士制铁的这▲次合作项目谈成,这个合资项目差不多能一次为东华shì引进三千万美元的外资。

  要是梅钢刚刚起步,沈淮不会tài挑剔什么,毕竟这么大规模的外汇资金引进,对东华shì的经济发展有着直接的推动作用。◇

  不过,梅钢已经成功的走出崛起的第一步,已经完成产业布局的雏形,他接下来立志要把梅溪港工业园发展成淮海省甚至zhěng个东部沿海地区的电炉钢产业基地,这时候放弃电厂及码头的控制权,其实也相当◇于将梅钢未来发展的主动权交到富士制铁手里。

  就算没有引进西尤明斯二手生产线的可能,这是沈淮宁可放弃合资也不愿意受制于人的。

  当然,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观点,沈淮更关注梅钢未来的发展,☆要把主动权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里,但谭启平以及其他人就未必会关心梅钢将来的命运,而会更在意合资项目短时间内就能给带来巨大的利益。

  东华shì去年实际引进外资额都不到两千万美元,沈淮能理解一次外■资引进额度可能高达三四千万美元的项目,对努力想做出政绩的谭启平会有多大的吸引力。

  而且就算梅钢自力更生,能从西尤明斯引进二手的电炉钢生产线、继续扩大产能,但这样的项目,梅钢还要向国家申请使用◇■资引进额度可能高达三四千万美元的项目,对努力想做出政绩的谭启平会有多大的吸引力。

  而且就算梅钢自力更生,能从西尤明斯引进二手zīyǐnjìnédùkěnénggāodásānsìqiānwànměiyuándexiàngmù,duìnǔlìxiǎngzuòchūzhèngjìdetánqǐpínghuìyǒuduōdàdexīyǐnlì。

  érqiějiùsuànméigāngzìlìgèngshēng,néngcóngxīyóumíngsīyǐnjìnèrshǒudediànlúgāngshēngchǎnxiàn、jìxùkuòdàchǎnnéng,dànzhèyàngdexiàngmù,méigāngháiyàoxiàngguójiāshēnqǐngshǐyòng外汇,而不是大规模的引进外汇投资,对当前更注重直接招商引资成绩的地方zhèngfǔ来说,吸引力无疑要弱得多。

  当然,不管谭启平能不能理解,不管谭启平对他的桀骜不驯心存多少不满,沈淮这时候都要◎尽可能排除外界对梅钢未来发展的干扰。

  由于西尤明斯的二手生产线只有初步的资料,沈淮还没有亲自去看一眼,也谈不上有多大的把握,他现在也不想拿这个项目拿出来作为理由跟筹码去影响谭启平的决定。

  总之,富士制铁方面现在对项目谈判也不是很上心,沈淮暂时还是想借口双方分歧tài大继续拖延下去。

  熊文斌也只是代表谭启平跟沈淮沟通一下意见,听沈淮谈了他的看法,也就不再说什么,看着天差○不多要黑下来,就返回渚溪酒店吃饭。

  赶到渚溪酒店,熊文斌看到何清社、袁宏军、李锋、黄新良、郭全等梅溪镇主要官员都先赶了过来等他们,唯独没看到周明的身影。

  熊文斌看他人脸上的神色,也○○不多要黑下来,就返回渚溪酒店吃饭。

  赶到渚溪酒店,熊文斌看到何清社、袁宏军、李锋、黄新良、郭全等梅溪镇主要官员都先赶了过来等búduōyàohēixiàlái,jiùfǎnhuízhǔxījiǔdiànchīfàn。

  gǎndàozhǔxījiǔdiàn,xióngwénbīnkàndàohéqīngshè、yuánhóngjun1、lǐfēng、huángxīnliáng、guōquánděngméixīzhènzhǔyàoguānyuándōuxiāngǎnleguòláiděngtāmen,wéidúméikàndàozhōumíngdeshēnyǐng。

  xióngwénbīnkàntārénliǎnshàngdeshénsè,yě知道周明昨天在谭启平家出格的表现,是真正把沈淮惹恼了,故而沈淮不但下午不安排周明陪同他们视察工业园区,晚上也直接不让周明参加酒宴。

  熊文斌心知这也是沈淮表露他不会在跟富士制铁合资项目谈判上让步、不会任梅钢给shì里牵着鼻子走的决心,但想到谭启平已然对沈淮有所不满,沈淮再如此强硬,彼此的关系只怕会更加僵化下去……

  熊文斌也看不清未来会怎样,一顿酒吃得没滋没味,也顾不上对宋鸿军照应周全,很快就提出告辞,要先返回shì区去。

  “我送一送老熊,你们先接着喝酒……”沈淮站起来,送老熊下楼去。

  熊文斌下午让shì委派车送他过去,小车随后就返回shì里了,沈淮让邵征开车送熊文斌回去。

  到酒店大厅外,邵征先去开车过来,沈淮陪熊文斌在大堂里等候,沈淮跟熊文斌说道:“梅溪镇要想保持政务工作的高效率,要想使高速发展的趋势能够保持下去,内部需要凝聚力量,而不是分散★力量——对周明的分管工作,我接下来还会做进一步的调zhěng,这就虎事先跟老熊你打声招呼了。”

  见沈淮打定主意彻底要让周明将冷板凳坐穿,熊文斌除了心里一叹,表示自己知道这事,还能说什么?

  看着邵征把车开到大堂外,沈淮帮熊文斌打开车门,送他上车。

  看着小车消失在夜色里,陈丹走过来,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两天陈丹都没有跟沈淮怎么说得上话,但熊文斌今天到梅溪镇来,熊文斌女婿周明却给沈淮排除在陪同人员之外,而沈淮送熊文斌下楼,两人脸色都有些凝重,陈丹自然知道问题很严重。

  今天又降温了,吃了酒,身体还是没有暖和过来,沈淮反手握住陈丹温暖、软嫩的小手,说道:“能有什么事呢?有人觉得下面人听不听话不要紧,只要能干事就好;有人则认为下面人不听话,很伤他的面子,”见陈丹眼睛里有不解,又说道,“我不是说老熊,我是说谭启平。”

  陈丹轻声说道●,“你的xìng子tài硬了……”

  “我没有办法啊,东华在很多方面发展都滞后了,要是事事都妥协,而不能竖立一个更高的标杆,还谈什么追赶?”沈淮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现在就想先把眼前这关熬过去☆,能叫别人没有办法在梅钢上做tài大的手脚,我就算离开梅溪镇,也没有什么关系……”

  见沈淮都有这样的心理准备,陈丹才知道情况比她想象的要恶劣。

  “哦,对了,文山苑另一套房的钥匙,昨天给孙亚琳死皮赖脸的抢过去了,”沈淮把孙亚琳今后也可能住文山苑的事情说给陈丹听,“你记着跟她要租金……”

  “那能有多少钱?”陈丹温婉而笑,“她要住就给她住呗。”

  “给她占便宜,那得多不甘心啊。”沈淮笑道,牵着陈丹的手要上楼去。

  “我不上去了,”陈丹抽回手,站在楼梯前跟沈淮说道,“你记得少喝点酒……”

  沈淮也不强迫陈丹什么,走回包厢陪宋鸿军他们继续喝酒。

  宋鸿军对沈淮跟谭启平之间的矛盾,也只当看不见,看到沈淮送熊文斌回来,问道:“梅钢在码头北侧的那块地,三通工程都做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近期就打算上大项目?”

  沈淮笑了笑,他倒是想上大项目。

  电力配套依赖于一年后将建成的梅溪电厂,在码头北侧zhěng理出来的地块,可以直接上六十万到八十万吨产能规模的电炉钢线;但是,哪怕是生产投资相对较低的螺纹钢,zhěng条线做下来,总投资也要十个亿。

  梅钢现在从哪里筹这笔资金去?

  他之所以先以梅钢的名义把土地收过来储备进行平zhěng,主要还是想将梅钢近期的利润,以土地款的形式转移到镇上,以支持镇上更大、更快规模的发展工业园区。

  要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梅溪镇发展起来,就要把每一分钱都用出效率来。

  “怎么,鸿基也想做大工业项目?你不嫌回报慢吗?”沈淮笑问道。

  “就梅钢这捞钱速度,还能叫回报慢啊?”宋鸿军笑道,“我眼界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高?”

  这次宋鸿军过来,沈淮倒是让他知道了梅钢一些财务信息。

  梅钢今年利润超过四千万已经没有悬念了,就看十二月份的利润合并后能不能摸高到五千万了——梅钢在四月进行股权改制时,确定的资产净额只有八千万——这么高的资产回报率随便放什么地方,都会叫人眼馋到放光,宋鸿军也不例外。

  宋鸿军手里还有些剩余资本,不过他没有梅钢所需要的技术或shì场等资源,他知道除了梅钢上大项目、对资金特别渴求外,不然没道理让他参股梅钢,分享梅钢的超高利润。

  宋鸿军之前虽有心做实体,但一时间还没有去碰钢铁、石化等资本密集型的大工业项目,也没有想象到这些大工业规模的利润会如此的丰厚。给梅钢的实际成绩勾引下,他也是确实有些心动了,感觉得之前拿一千万出来做灯饰,是有些小打小闹了。

  沈淮想了想,知道能把宋鸿军拉进来,就算宋鸿军未必会完全支持他,但也应该能对谭启平有所平衡,说道:“我近期是考虑再上一个项目,盈利前景也不差,而且规模也不小。不过梅钢当前能有这么高的利润,是前期大家一起努力出来的结果,我要是让你直接入股梅钢分享现在的成果,对其他人不公平。你要是愿意,可以由梅钢跟鸿基联合投资、在梅钢集团下成立合资子公司,**运营新的项目……”

  建筑钢材shì场的紧缺情况三四年内都很难改观,也就意味着梅钢明后年的利润水平不会下降。梅钢现在主要运营的这条电炉钢生产线,明后年净利润都很可能在六七千万以上。

  宋鸿军知道他现在就要想直接分享梅钢现有这条线的利润,伸手摘果子的嫌疑tài大了一些。他要是对钢铁产业的发展前景有信心,联合成立合资子公司,投资建设新的生产线,才是相对公平的。

  宋鸿军对钢铁产业前景也没有特别深的研究,不过沈淮的能力跟眼光,都给梅钢的实际成绩所证明,也由不得他随便质疑,他更关心沈淮对新项目有没有具体的想法:“项目规模有多大?”

  “现在还难说得很,就启动资金的话,有一个亿差不多能勉强够前期使用。”沈淮说道。

  宋鸿军呲呲牙,也不能说沈淮狮子大张口,现在随便上一条三五十万吨产能的电炉钢生产,投资总要是六七亿打底,这些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清楚的——梅钢现在的主力生产线产能都摸高到十八万吨了,再上三十万吨产能以上的线,也实在正常得很,不能说沈淮好高骛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