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矛盾


  >(好,月票好像比较难获得,大家力所能及就可以了;另外,每天都有兄弟充值,加入正版阅读的行列,支持新的上架,谢谢,也谢谢浴火之狼等兄弟的热情捧场)

  谭启平终是在熊文斌等人面前,对沈淮在梅溪镇捂盖子的行为,流lù出不满的情绪,熊文斌默不作声。书mí群4∴⑧0㈥5bsp;苏恺闻站在桌前,帮着大家沏茶,有意无意的接过谭启平的话头,说道:“沈淮除了喜欢跟大家打哑谜、常常做出一番成绩拿出来吓人一跳之外,整个梅溪镇倒好像没有哪个干部说他的不好。不过sī下里除了去年年底去过一趟梅溪外,还一直没有机会去过。每次陪谭记你过去,都是浮光掠影的看些东西还真不知道梅溪镇发展得这么快。周明约几次,也都没有chōu出时间来;现在看来也应该要往梅溪多走走,能学习的东西应该也多……”

  对苏恺闻的话,熊文斌还是一样沉默,一声不吭。

  谭启平心情好的时候,苏恺闻的这些话不会叫人听出什么异◇味来,但谭启平此时都已经难以掩饰对沈淮的不满了,苏恺闻的这些话就有些火上浇油,有意无意的暗示沈淮在梅溪只手遮天。

  熊文斌见周明这时候竟然脸上lù出喜sè,这一瞬间他从前心窝贴到背脊骨皆是冰凉★○。

  天下有的是不服管教的儿子,但还可以板着脸教训几句,偏偏自以为是的女婿教训不得:话说轻了,听不进去;话说重了,就是仇!

  熊文斌既是透心凉,又是说不出的乏力。

  “老熊,你□是不是不舒服?”注意到熊文斌的脸sè有些难看,苏恺闻关心的问了一句。

  “……”熊文斌见谭启平也看过来,瓮着声音说道,“这几天降温厉害,昨天夜里盖毯子没有注意,可能是有些着凉了……”

  “那你要注意休息,”谭启平也关心的吩咐了一句,说道,“你明天打电话或者亲自走一趟,问一下梅钢跟富士制铁的洽谈为什么拖到现在还没有实质xìng的进展。梅钢方面到底有什么困难是需要市里出面协调的,你让他们提出来。有问题就要提出去,提出来才能去解决问题,才能推动事情往前走,不然大家都不吭声,冷着冷着,事情就黄掉了……”

  心知谭启平也渐渐没有耐心,才会让他直接去盯着沈淮追问梅钢跟富士制铁合资项目的进展。*1*1*

  谭启平吩咐下来的事,熊文斌自然不能拒绝,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明天到梅溪走一趟,”又问道,“宋总难得过来一趟,明天是不是代表谭记您再招待他一番。”

  “行,鸿军也不是特别讲究的人明天有公务安排,恺闻身边就可以了,你出面招待一下鸿军,也显们东华待客有道。”谭启平点点头,同意熊文斌明面以他的名义在梅溪镇宴请宋鸿军。

  又说了一些事,熊文斌就告辞离开,周明◎也没有借口留下来。

  虽说市政fǔ机关宿舍离得不远,但谭启平为了表示对熊文斌身体的关切,坚持让黄羲开车送熊文斌、周明离开。

  熊文斌要跟周明在一起,没人照顾的熊黛妮也会在娘家等周明过来○接她回去。听到敲mén声,熊黛妮腆着差不多有五个月身孕的大肚子过来开mén,看到她爸脸sè有些难看,关心的问道:“爸,你怎么了,脸sè这么难看?”

  “哦,没什么?”熊文斌说道。

  “爸可能昨天夜sè着凉了,身体有些不舒服?”周明没有觉察到岳父的异常,把他对谭启平说的托辞当真了。

  “不会,早上出去还好好的,”白素梅听到女婿说丈夫身体不适,走过来伸手在熊文斌的额头上贴了贴,说道,“体温蛮正常的啊……”

  熊文斌撑着桌子坐下来,沉声跟周明说道:“你现在要记住两点:第一,不要再去惹沈淮,你惹不起;第二,你在梅溪镇千万不要有什么把柄给沈淮捉住—对你要说的话,就这两句,不管你能不能想明白,你都要记心里去。你跟苏恺闻没有办fǎ比,他有一个当省常委的爹,你没有……”

  熊文斌从来都没有对周明说过这么重的话,就是上回在英皇跟沈淮差点翻脸,话也没有说得这么重——熊黛妮听她爸用这么重的语气教训周明,也huā容失sè,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周明到底又怎么去招惹沈淮了?”

  也没说什么啊,就是趁着谭记今天高兴,把梅溪镇的一些成绩摆出来说了说,这也是给沈淮他长脸的事情怎么就得罪他了?”周明不服气的说道。

  见周明在自己跟前还狡辩起来,熊文斌只是轻轻的闭上眼睛,挥了挥手:“你跟黛妮回去,你翅膀也长硬了,冷板凳坐了还没有三个月,就没有耐心了也不能说你什么。你现在只要记住一点,你一旦有什么把柄给沈淮抓住没有能力保你;只要你能清清白白做官,也的确不用太顾忌什么,沈淮也不会怎么样你……”

  给岳父这么训,周明脸sè也很难看,又不能反驳,只能闷声不再说话;熊黛妮也完全不知道周明今天吃饭时简单几句话,能叫她爸这么生气——见她爸闭着眼睛要赶她跟周明出去,只能扯扯周明的衣袖,让他不要再惹她爸生气了。

  周明与熊黛妮离开,白素梅替丈夫了一壶茶过来,小翼的问道:“真这么严重?”

  熊文斌跟妻子倒是无话不说,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沈淮的桀骜不逊,又不是今天才lù出峥嵘头角来。之前谭记冷落他,他就拉拢吴海峰跟周家搞他自己的一套;英皇案,谭记本想冷处理,他硬是bī着谭记下重手。这么根硬骨头,东华市稍知道底细的人,没有谁敢上去啃,偏偏周明不xìn邪,有事没事跑上去啃两口——他想干吗?诚然,谭记几次在沈淮面前暗示周明是他调派过去的鸡ng兵强将,但沈淮就是装糊涂,就是要让周明坐冷板凳。且不管谭记心里对沈淮有多少不满,周明他去凑什么热闹?”

  觉得谭记对沈淮不错啊,还特意把梅溪镇升格了。就算沈淮他家世深厚,二十五岁就升到副处,谭记也对得起他的;他怎么处处跟谭记不对付啊?”白素梅疑huò的问道,“是不是他xìng子有问题啊,谭记好歹也是市委记,沈淮一个镇记跟市委记顶什么牛?”

  “这个就是周明今天捅的祸,”熊文斌唉声叹★气道,“梅溪港工业园以梅钢为核心,正建及规划的发展规模直bī省级工业园区;就算梅溪镇这次不升格为副处级镇,在梅溪港工业园规划及建设相对成熟之后,也可以有资格直接申报成立省级工业园,到时候同样能升格到副□处级甚至正处级行政区域。所以,沈淮就没有打算领谭记的情。沈淮无意现在就把成绩摆出来,甚至还有意无意的在谭记面前加以掩饰。沈淮到底是什么想还猜不透,但周明到梅溪镇之后,接触到一些核心数据,他要背地里跟谭记汇报也没有什么,偏偏当着一桌人的面捅出来。沈淮跟谭记即使有什么矛盾,即使谭记对沈淮心有不满,但就是他能公开挑破的?他以为挑破谭记对沈淮的不满,沈淮就会pò于压力,把常务副镇长给他来当?就会把他从冷板凳挪到热板凳上去?他以为把沈淮跟谭记的矛盾公开化,就能pò使谭记把沈淮从梅溪镇调走,给他挪位子?他想得太美了!”

  “你说周明的心思,是想借谭记的手把沈淮从梅溪镇挤走?”白素梅听丈夫这么说,心里也是一惊。

  熊文斌点点头,说道:“要是一般的得罪或者说话没注意分寸不会这么紧张——他以为他的这点小心思藏得很深,别人就看不出来;他以为沈淮能在东华站稳脚,没脑子、没能力,纯粹靠是家里;他啊,太自以为是了……”

  熊文斌浑身乏力,骨子是给散了架似的,坐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力气站起来;白素梅也深深的担忧,她是看着丈夫在官场几经沉浮的,也知道官场最忌讳的就是拉人下马。要不是沈淮窥不破周明的心思,倒也不罢了;要不是沈淮认定周明居心不良,反击手段必然凌厉,她也觉得女婿这次是太冒险了,也太凶险了。

  谭启平请吃饭,周知白、杨海鹏没有受邀,就在万紫千红等着沈淮他们吃完晚饭过来一起喝酒,在万紫千红给宋鸿军接风洗尘。

  看到沈淮走进来,脸是绷着的,杨海鹏悄然问赵东:“怎么,在谭记家吃饭不愉快?”

  赵东摇头苦笑,说道:“周明不甘心在梅溪坐冷板凳。”

  见又是周◎明,杨海鹏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周明背后是熊文斌,他也不希望沈淮跟熊文斌闹翻脸。

  “不看僧面看佛面,有些事就当眼前风,不要往心里去,”宋鸿军笑着安慰沈淮,要他不要绷着脸,说道,“今天晚的酒照例▲的……”

  沈淮知道宋鸿军所说的“佛面”是指谭启平,心里暗暗一叹,知道宋鸿军在江湖厮hún久了,眼睛很毒,场面上有什么异样大体能猜个一二:周明能挑事、敢挑事,说到底还是看准谭启平心里对他不满——

  宋鸿军劝他,是不希望他鸡化跟谭启平的矛盾,毕竟他现在还没有资格跟谭启平翻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