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吃亏精神


  沈淮跟郭成峰说话de声音都不大,但总共就二十来个人围着胡志刚听讲连铸段de工艺,都转回头来看大家看沈淮跟他们年纪差不duō,但显然不是跟他们同一批进厂de大学生,只当是一个老资格de普通工人

  沈淮没想到给这个叫郭成峰de小青年这么生硬de给顶回来,看着他两眼,咂巴了一下嘴,没有跟他说什么,而是对前面回过来de所有人问道:“谁认识徐工,到二工段帮我喊一下?”

  郭成峰de话虽然刺耳,但九四年de大学生在普通工人面前,有着很强心理上de优势,很duō人非但不觉得郭成峰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你一个普通工人,凭什么随便使唤我们进厂de大学生?

  绝大duō数人都站在那里没有吭声,沈淮倒是很平静de看着这些刚刚走上社会de天之娇子们

  有些人流露出不屑de目光,觉得眼前这工人都给郭成峰顶回去,还要duō问一声,真是傻逼一个;有些人则移开目光,避开跟沈淮对视,毕竟有些心虚,但迫于qún体de压力,也没有给他积极de回应

  看着这一幕,胡志刚也都忍不住轻轻de摇头

  就连沈淮都想放弃de时候,一个青年站出来,说道:“我帮你二工段找徐总;不过要是徐总问起来,我怎么说?”

  沈淮见小青年脸色苍白,有些营养不良de样子,戴着一副啤酒瓶似de近视眼镜,使他整张脸、整个人都显得很瘦小,很其貌不扬,看着胸前挂着de工牌显示他de名字,叫田志国,朝他点点头,说道:“你就说连铸段有个问题只有他能解决,看他会不会拿架子不来……”

  叫田志国de小青年走路飞快出了操作间,沈淮问胡志刚:“前面de培训情况有什么书面记录……”

  “现在de大学生啊,理论水平是比我们要扎实,不过其他方面要加强”胡志忍不住摇头叹气,从桌上拿起一张小签字板,走过来递给沈淮

  沈淮也没有说什么,签字板夹着这批大学生进厂以来de培训情况以及个人简历◎,他挨着操作台de边缘就翻看起来

  九四年大学生就业主要还是依赖于国家分配,按说梅钢这种乡镇企业还没有资格排进省内重点院校de接收单位名单里去,还是徐溪亭通过他在教育厅de老同学duō方协调,◆,tāāizhecāozuòtáidebiānyuánjiùfānkànqǐlái

  jiǔsìniándàxuéshēngjiùyèzhǔyàoháishìyīlàiyúguójiāfènpèi,ànshuōméigāngzhèzhǒngxiāngzhènqǐyèháiméiyǒuzīgépáijìnshěngnèizhòngdiǎnyuànxiàodejiēshōudānwèimíngdānlǐqù,háishìxúxītíngtōngguòtāzàijiāoyùtīngdelǎotóngxuéduōfāngxiédiào,自身又对应届毕业生开出比一般企事业单位要优裕得duōde待遇,才招来二十来个人

  梅钢没有办法挑肥捡瘦de资格,这事也一直由老成持重de徐溪亭在负责,沈淮也没有参与最后de招聘面试,就让他们都进来了

  沈淮没想到郭成峰跟田志国会跟自己是校友,他们两人都是淮海工业大学de应届毕业生,郭成峰学de是财贸,计划培训完毕进市场部工作,田志国倒是跟梅钢专业对冶金专业

  就之前参与培训☆de情况来看,郭成峰表现不错,之前徐溪亭、徐闻刀对他de评价都很好;田志国参加培训de书面成绩很出色,但人表现不够活跃,这么看来倒是实实在在“肯吃亏”de人

  沈淮放下签字板,看向郭成峰,问道▲deqíngkuàngláikàn,guōchéngfēngbiǎoxiànbúcuò,zhīqiánxúxītíng、xúwéndāoduìtādepíngjiàdōuhěnhǎo;tiánzhìguócānjiāpéixùndeshūmiànchéngjìhěnchūsè,dànrénbiǎoxiànbúgòuhuóyuè,zhèmekànláidǎoshìshíshízàizài“kěnchīkuī”derén

  shěnhuáifàngxiàqiānzìbǎn,kànxiàngguōchéngfēng,wèndào:“如果我现在有事请你跑个腿、喊个人,你还会不会觉得受委屈了?”

  郭成峰他虽然不清楚眼前这个跟他们年纪差不duō大de人是谁,但在这个人随意de坐在桌角上,要胡志刚把他们de培训成绩拿过来翻▲看,而管理电炉钢线三个工段、给工人称为胡老虎de胡志刚真就停下工艺课不接着讲下去,而是恭敬de站在一边不说什么,他也知道眼前这个人身份绝对不是普通工人,也绝对不是工段上什么班组zhǎng或者工段zhǎ□ng

  郭成峰脸色有些变,想解释,但张口结舌,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这一刻都感受到沈淮身上透出来无形威压,都有些觉得喘不过气不过大duō数比直接顶沈淮de郭成峰要好一◎些,不敢跟沈淮对视,但躲在后面还能彼此de打量,都能看到彼此眼底de疑惑:这人到底是谁啊?

  也有几个人自恃这两天跟胡志刚关系混得很熟de人,看到胡志刚这两天跟他很随和de眼神变得严厉,也不禁□xiē,búgǎngēnshěnhuáiduìshì,dànduǒzàihòumiànháinéngbǐcǐdedǎliàng,dōunéngkàndàobǐcǐyǎndǐdeyíhuò:zhèréndàodǐshìshuíā?

  yěyǒujǐgèrénzìshìzhèliǎngtiāngēnhúzhìgāngguānxìhúndéhěnshúderén,kàndàohúzhìgāngzhèliǎngtiāngēntāhěnsuíhédeyǎnshénbiàndéyánlì,yěbújìn忐忑不安起来,知道今天触了大霉头,眼前这个人物绝对比他们所想象de要不简单得duō

  不过又奇怪,他看上去比他们大不了两三岁,也穿着跟所有员工一样de蓝色工作服,在梅钢到底能能牛逼到哪里去?

  沈淮眼神扫过这些人de脸,有刚走上社会、自视高人一等de傲气跟轻狂,提高声音,对他们说道:

  “你们大学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拼杀出来才有机会读名校,是天之娇子,可以说是这个时代de●宠儿不过,你们不要因此就觉得你们就高人一等了,不要觉得别人请你们做一点额外de小事,就觉得吃了很大de亏我今天本来没有计划给你们上课,现在我教你们一点,也是梅钢精神里最重要de一条,就是肯吃亏,就是要○愿意吃亏,不要有太duōde斤斤计究……”

  “沈总,你找我又有什么事?”徐溪亭还不知道连铸段到底有什么事非要他到现场,赶过来却看见沈淮在给进厂de学生崽讲话,他刚在二工段上跟沈淮说过话,不知道沈淮神秘兮兮de找他过来做什么

  “哦,我刚想跟他们谈谈梅钢肯吃亏de精神,不过我没有时间,还要赶工业园开会去,你接着我给他们具体叨叨两句,”沈淮招手让徐溪亭进来,说道,“另外,我觉得这批进厂de大学生,在前期培训过去后,很有必要都放到车间锻炼半年,再做工作岗位上de安排具体计划,你让总师办跟人事部都相应de做下调整就这事,没其他事……”

  沈淮看了看手表,放下签字板就走了出去,也不理会这些面面相觑de天之娇子们

  沈淮一走去,这些大学生就忍不住要哀嗷起来,都揪住徐溪亭问:“徐总,不会是我们真de都要下半年车间?”

  之前de计划,是为期一个月de岗前培训过后◇,就分配到正式de工作岗位上去谁能想到给突然闯进来比他们大不了两三岁de年轻人,一句话就将他de岗前培训时间延zhǎng半年,而且是到最辛苦de工段上去

  徐溪亭是软脾气,技术强,所以沈淮用做□总工程师,不分管具体de生产管理,胡志刚板起脸就教训这些刚进社会de学生仔:

  “沈总说de话,怎么就不算数?你们今天一个个什么行为?就算不是沈总开口请你们帮个忙,工段上有个工人,请你们跑个腿,你们就真觉得受委屈了?公司现在没有专门de清洁工人,上到部zhǎng、老总、下到一线工人,每天上班之前,都要负责卫生工作按照你们de说法,你们大学生是来做技术,是来做技术,让你们参加打扫卫生,是不是也叫你们觉得受委屈了你们刚参加工作,这次只能说是得个教训要是工段zhǎng、部zhǎng甚至哪个老总,包括我在内,跟沈总争工作上de问题,争得面红耳赤,都没有问题,但要是觉得duō帮别人做了一点事吃了大亏,那只有一个结果,就是他妈de从梅钢滚蛋”

  胡志刚训话时,手按操作间de小桌子,声音严厉且掷地有声,吓得众人鸦雀无声徐溪亭暗暗感慨,谁能想象胡志刚在给沈淮提拔起来之前,只是工段上de刺头一个,谁能想他今天真正有做管理者de气度

  说起来,有些人成功是必然de;比如说胡志刚,在工段当刺头时,就有管理者de一些特质,技术强、威信高、性格强硬而且有韧性;不过,叫徐溪亭佩服de,是沈淮看人、用人de眼力

  胡志刚训过话,走到一边跟徐溪亭稍稍解释了一下刚才de情况

  徐溪亭听了也忍不住摇头,不过他总是好脾气,没有接着胡志刚de话训这些学生仔,倒安慰他们来:

  “刚刚沈总给大家说de话,要记住沈总不仅仅是公司de董事zhǎng、总经理,你们能看到梅钢今天de发展规模,能看到梅钢未来能有大de发展格局,是沈总一手促成de别人都我是梅钢de技术一把手,但实际上我de水平比沈总还差一截沈总de安排也是很合理de,你们也只有上工段,才能接触到真正de实际技术,了解公司de实际情况,不然理论水平再高,到具体工作时,一样抓瞎”

  董事zhǎng、总经理?

  大家这才傻了眼,他们狠命去猜刚才那人de身份,也没有想到这上面去,怎么可能,也太年轻了?

  也不能怪别人没有跟他们说过梅钢de董事zhǎng、总经理很年轻,在上到徐溪亭、钱文惠、下到一线工人,这一年时间来,只觉得梅钢de领导者就该是沈淮,也唯有沈淮才能指导梅钢未来de前程,没有人谁会为沈淮de年轻而惊讶,也就不怎么在意这件事,也就没有人跟刚进厂de大学生说梅钢de董事zhǎng比他们大不了几岁

  男生de面色如沮,这时候不敢非议什么,不过梅钢这次还招来五个女大学生,她们仗着女孩子de心理优势,忍不住拖带撒娇口气de说道:“我们学财务、学检验de,下车间能学什么?董事zhǎng这么年轻,一定会很心软,要不我们去求求他去,给我们女孩子网开一面?”

  “你们去啊沈总开除de女职工duō了去,也不差你们五个”胡志刚板着脸说道,把这些莺莺燕燕训得花容惨淡

  九四年大学生还是国家分配,分配到单位后,人事档案、户口什么de,也都迁了过来,要是给单位开除,将是档案上没法消掉、很可能会影响其一生de负面记录

  下车间锻炼半年,总比给开除要好,大duō数人☆也只能接受这样de安排,同时也埋怨起郭成峰来,要不是他这么不开眼,也不会连累大家一起受罚

  唯有郭成峰心里不平静,听徐溪亭说及沈淮de身份,手脚都吓得发软,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下子完了,这下子■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