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泳池相约


  看到很多兄弟,把充值正版阅读的宝贵第一次献给我,俗激动啊求订阅、求月票对,是求月票

  陈丹要忙她妈出院的事情,陈丹她妈又不喜欢看到他,沈淮自然不能凑过去,不过他孤零零搬到市里来zhù,倒合他喜欢独处的性子,也没有让孙亚琳、杨海鹏他们到他居来凑热闹**泡!书*

  到黄昏时,独自到小区门口的一家小面馆里吃了碗面,便回zhù处看书、看文件到九点钟受不到孙亚琳、杨海鹏他们连着几通电话催促,才答应去万紫千红陪他们喝酒

  东华早初的旧城是依翠湖东岸而建,也是今天唐闸区的核心地区

  孙家等早初的民族资本家,清末民初主要在翠湖以西填湖置地、兴办实业,组建轮船公司,建铸铁厂、轮机厂、造船厂、火柴厂、面粉厂、棉纺厂、火电厂,还筹资成立铁路公司,修造在跟省城连接的铁路,形成今天东华西埠区早期的雏形,也为东华市在解fàng前就打下一定的工业基础

  解fàng后,孙家等人避居海外,家族企业收归国有,地方政府就在这些基础上,在旧城区的北片大规模的发展国营企业,形成今天的北城区

  在传统上,东华人还是视唐闸区为老城区虽然环翠湖区域都给视为东华城区的核心区域,但商业娱乐以及市政办公驻地什么的,则多的集中于翠湖以东的唐闸区范围内

  唐闸区所属的老城区,狭窄、陈旧而热闹

  挨着解fàng前就有的文山公园,文山苑是闹中取静,往北则是市游泳馆等公共设施,往南则是市政府及各委局的办公驻地,出小区往东穿过与桂园村的夹巷走三五百步,就是桃坞路;万紫千红就在桃坞路的路口,走过去都不用十分钟

  孙亚琳她们就在大厅舞台前找了一张桌子喝酒,看着沈淮进来,招手让他过去,音乐有些闹,凑到他耳边shuō话:“还有一套房子的钥匙,你等会儿给我……”

  “为什么给你?”沈淮见孙亚琳突然跟他要另一套房子的钥匙,吓了一跳,看了她迷人的脸蛋,没有掺杂其他的神态,俄尔就大笑起来,盯着孙亚琳的大眼睛问,“你不会一个人zhù老宅觉得冷清了,你不会害怕一个人zhù?”

  “不给就不给,我不会找陈丹要啊?”孙亚琳当然不会承认她今天黄昏回到老宅,看着沈淮、陈丹、小黎还有金子他们搬出去后的空空落落,突然觉得有些冷清泡*书*(

  她怎么会承认她有时候也会孤寂难耐,她怎么会承认跟沈淮同居一个屋檐下,感觉很fàng松,很舒服,她只是冷艳高傲的逼视沈淮,

  “我就不能两套房子换着zhù啊?我爸要是能早死两年,你姐我身家也要上亿,为什么就不能随心情换房子zhù啊?你没发现你回国后变化真的很大吗?你不觉得这个真的很奇怪吗?我对你的观察可没有结束哦,你zhù得远远的,我可怎么观察下去?”

  沈淮还以为孙亚琳知道什么事呢,心虚的差点要流出汗来

  他现在跟周裕在外人面前保持着极正常的工作关系,但孙亚琳要是zhù进来,沈淮就保不定她那双dú眼会看出些什么来

  沈淮笑着shuō:“那你去找陈丹要钥匙,反正我也不知道钥匙丢哪里了”他晓得孙亚琳要是想找陈丹要钥匙,就绝对不会跟他开口,眼前他正好拿这个借口将她的嘴堵zhù

  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不再提钥匙的事情,却把他的钱包抢过来招呼寇萱拿酒过来,发誓要他这个月刚发的工资都花掉解恨

  沈淮牙痒痒的,抢下一百块钱,shuō让孙亚琳给他留下来每天用来吃早饭

  寇萱拿酒过来,凑到沈淮的耳边问:“听孙姐shuō你搬到文山苑了,杨总给我们员工准备的宿舍就在桂园村,跟文山苑挨着,我能到你那里做客吗?”

  想到寇萱那晚脱光如纯洁绵羊的身体,沈淮头大如麻,谁知道这妮子到他居做客,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

  看着小姑娘噘着嘴的期待模样,沈淮差点心软就答应下来;原以为搬到市里zhù能享受独处的快乐,没想到还是有那么多麻烦事——不过,再想想,这些麻烦好像只要是男人都不会太难以忍受

  热热闹闹的陪大家喝了两个小时的酒,沈淮就先回去休息

  *********

  这以往,特别是临时在老宅借zhù的这段时间,陈丹都避免跟他公开的同床共眠不过陈丹为了避免沈淮纠缠不休,通常都会在清晨、在小黎跟孙亚琳还在梦乡里,偷偷的跑到沈淮的房里跟他温存缠绵,沈淮正好借此抵消掉晨练;现在他就需要制订的锻炼计划

  第一夜搬到市里独居,早早的就醒过来,拉开窗帘走上阳台,湖面还只有清濛濛的晨光跟淡淡的雾霭虽然很早,但公园以及小区外的道路上也有早起晨练的老人跟因工作或小孩上学不得不早起准备一天生活的忙碌人们

  沈淮洗漱过,拿上背包■,先到街上喝了一碗酸辣汤垫巴肚子,就小跑到游泳馆

  市游泳馆收费颇高,而且秋凉水冷,晨练的人几乎就没有选择到游泳馆来锻炼的售票的中年妇女在出票时,打量了沈淮好几眼,没有shuō什么

  □沈淮在衣室换了泳衣走进去,泳池里一个人都没有,自然也没有周裕的身影

  也没有肯定就认为周裕一定会起早来陪他游泳,沈淮摸着有些凉的水,先在浅水区适应了水温,就来回游起来连续不断的半个多小时,体力消耗得差不多,沈淮就打算上岸离开,这才看到不知道周裕什么时候披着浴巾,坐在对角的长椅上一直看他

  “你不是shuō怕流氓骚扰不过来的吗?你怎么又过来了?”沈淮扶着池岸而站,tái头看着周裕笑问

  “我当然怕流氓啊;不过外面卖票那女的,是我一个远房堂姐,工作还是我介绍的,她打流氓可厉害了”周裕咬着嘴唇而笑

  她虽然穿着保守的连体泳衣,但走过来时,还是拿大浴巾将身子包zhù,不知道是怕冷,还是怕给沈淮看她多

  “我shuō呢,她刚才看我的眼神好怪,害我以为自己的魅力又提高了一截”沈淮笑着问,“对了,上回你在这边摔倒,怎么不让她送你回去?”

  “上回她正好请假●回老家去,请人代的班;再个,上回摔那么惨,谁高兴给多一个人看见啊?”周裕shuō道,想到上回跟沈淮在泳池相遇的旖旎跟窘态,又忍不zhù粉脸发红

  “那你过来游泳啊,坐那里干什么?”沈淮招呼她走☆过来

  “看你游泳也挺好的,”周裕笑着,裹着浴衣走过来,也不急着下水,就着池壁坐下来,将纤匀的小腿伸下来,拿小巧白嫩的脚趾头试试点,给凉水激得直往后缩,shuō道,“好冷啊,因为怕流氓,都好久没游泳了,身上都是脂肪……”

  周裕坐下来,浴巾包裹得再好,白嫩的大腿还是露出一角来,在游泳馆顶棚的灯光照耀下,泛着健康磁白的光泽

  虽然周裕通体都是雪白,但认真去看,她大腿内侧的肌肤则白得格外的细腻,诱人触手去摸,

  周裕虽然嘴里shuō她这段时间没有锻炼,身上积了好多脂肪,却是少妇恰好的丰腴,没有哪个男人喜欢身上没肉的少妇

  沈淮站在泳池里,站直了头顶也跟周裕坐着的腰相齐,视角刚好能钻到浴巾包裹不zhù的腿间,浅蓝色的泳衣将那处迷人之丰裹显得格外的丰腴、肥美

  周裕上身给雪白的浴巾裹得严实,但她细长的秀眉、明澈深邃如泉眼的大眼睛,秀直的鼻梁,那粉红娇润得要滴出水来的樱唇,都叫她那张明艳如脂的脸蛋变得额外的生动迷人

  沈淮到泳池本来就心有期待,加上这些天陈丹为她妈的事情担心,没有跟他欢好的兴致,他也是憋熬了好几天虽然来回游了二十来圈,体力消耗得厉害,但看着周裕将她纤均合度的小腿探下来,沈淮犹觉腹下立刻就有热气腾涌,暗道:这简直就是在玩火烧身啊

  “你看什么?”周裕见沈淮眼睛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看,似怒还羞的瞪了沈淮一眼,“我就是过来游泳的,想有个人陪着,就不用怕别人骚扰,你不要多想啊”

  “我没多想啊,你坐那里看我那么久,我就不能找回个本来?”沈淮笑问道

  周裕笑了笑,shuō道:“没想到你体力真好,这么快度游这么多圈都不歇力,换我早就脚抽筋了……”

  “我腿肚子都在打颤,不信你来摸摸”沈淮撑着坐上来,将小腿伸去,让周裕摸

  周裕拿手指肚子在沈淮的小腿上摸了一下,摸了一下就很快的把手收了回去,就fàng浴巾下了泳池,好像要借冰凉的池水将心里跳出的情念来个强行降温,tái头恰好看到沈淮紧身泳裤下隆起的一团,因为浸温了,这么近看着,有些微的透,黑色丛林边缘,好大一条巨蟒将要昂头……

  没等周裕视野移开,沈淮倒不好意思的夹起双腿,倒叫周裕知道她盯着那里的小动作给沈淮发现,粉脸红得要滴出血来

  “我都游了半个小时了,你怎么才过来?”沈淮问道

  “时间不晚啊,”周裕掩饰的shuō道,她才不会跟沈淮shuō,她凌晨四点钟就醒来睡不着,为要不要来游泳心里反复挣扎了有一个多小时,才豁了出去;打定主意过来也只是游泳而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