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没有借口


  陈丹她妈夜里经过黑咕隆咚的村口时,给一辆拐弯也没怎么减速的摩托车从后miàn撞倒,造成左髋骨多处开放性骨折,幸好脸上的血迹还只shì擦伤,倒不shì特别的严重。

  陈丹她妈人shì在上救护车之前昏过去,生命倒没有特别大的危xiǎn。医院这边在送出红包之后,动作就麻利起来,凌晨两点钟做完手术,人脱离危xiǎn,转到普通病房。

  普通病房六张病房只有两个病人,另一个病人只有一■个家属陪夜,空下三张病床,倒正好给沈淮他们分。沈淮担心陈丹她妈手术后会有什么bìng发症,陈丹跟她弟照应不过来,就留le下来,占le一张病床和衣躺下睡觉。

  他这些天也奔波劳碌,把陈丹她妈移到▲普通病房已经shì凌晨三点,沾床就着。也不知道睡le多久,感觉到床头震动,睁眼就见昨夜那个满脸青春痘的李护士正睁眼瞪着他,床头的震头shì她在不耐烦的踢床脚。

  那女人见沈淮醒过来,嗓门很大的说道:“谁让你们睡病人床的?你们懂不懂规矩?病床都叫你们家属睡过去le,我们医院还要不要收其他病人le?”

  沈淮搓着脸坐起来,见这女人没有因为收le红包对他们的态度就有好转,照旧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他也压不住心头的邪火,压着声音说:

  “病人夜里动手术,我们都不放心留下来陪夜,看到有病床空着,躺一躺,也shì常情。即使有什么不合医院的规定,你能不能和颜悦色的跟病人家属解释?你们医务人员要有素质跟修养!”

  在睡梦中给吵醒,本来就shì很不爽的事情,偏偏还要miàn对这张刻薄脸,沈淮也给搞得狼猾不堪,说到最后,忍不住厉声喝斥起来。

  “什么叫我们医务人员的素质跟修养?你们把医院当成自个的家le,就有素质有修养le?”女人此时的气势比沈淮倒shì丝毫不差,眼睛瞪得溜圆,像shì要把沈淮吃下去,“昨天跟你们解释le多少遍,我们医院不shì慈善机构,我们医生护士也要靠工资吃饭,你们看病不交费,我们喝西北风去——你们一大早满过道说我们医院见死不救,你们就有修养、就有素质le?”

  沈淮看着外miàn的太阳已经升le起来,陈丹、陈桐也早就起来照顾他们妈,只shì他这些天太累,睡得沉,没有给病房里早上的走动吵醒。

  沈淮心想陈丹跟陈桐姐弟俩心里对昨天的事还有怨气,许shì跟其他病人及家属交流时,叫哪个医生、护士听到耳朵里去le,又叫这个母老虎把怨气撒他头上来le。

  沈淮无意跟泼妇争吵,说道:“我们不要在病房里吵,影响病人休息,有什么事,我们到外miàn去沟通。”他示意陈丹留下来陪她妈,从公文包拿出手机,直接走到外miàn的过道,拔打电话;陈桐跟着走出来。

  “你打电话有什么,你跑到天边也shì这个道理。”姓李的护士满脸不屑的看着沈淮。

  沈淮没有理会她,待拔通电话后,直接一把将她胸口上的挂牌摘下来:

  “shì唐闸区卫生局吗?我现在向你们检举区人民医院李成萍等人医务人员,昨天夜里挟伤患危重不治,向家属索贿两千到六百元不等。病患张玉娥,昨天因骨折送入区人民医院救治,家属陈桐现在就在区人民医院住院部四楼415病房等你们过来处理此事。你们可以不派人过来处理,但我会接着向区纪检委、区人民政府、区委检举索贿一事以及区卫生局的不作为行为……”

  李成萍没想到沈淮会如此利索的反咬一口,直接举报她们收受红包,脸色有些变,但依旧不服软,嘴硬着说道:“你当我shì吓大的,你说我索贿就索贿le,谁看到le?我还检举你们栽赃陷害呢?”

  “请。”沈淮冷笑一声,挂掉电话,不再理会这张叫人生厌的脸,推门走■回病房。

  李成萍倒shì没敢过来纠缠,即使有底气不怕给查,但终shì没有起初的气焰,灰溜溜的走le。

  “你真向区卫生局检报le?”陈丹小声的问道。

  “我shì代你们检报,○■回病房。

  李成萍倒shì没敢过来纠缠,即使有底气不怕给查,但终shì没有起初的气焰,灰溜溜的走le。

  “你真向区卫生局检报le?”陈huíbìngfáng。

  lǐchéngpíngdǎoshìméigǎnguòláijiūchán,jíshǐyǒudǐqìbúpàgěichá,dànzhōngshìméiyǒuqǐchūdeqìyàn,huīliūliūdezǒule。

  “nǐzhēnxiàngqūwèishēngjújiǎnbàole?”chéndānxiǎoshēngdewèndào。

  “wǒshìdàinǐmenjiǎnbào,我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安排,也就看看普通老百姓举报到底有没有效果!”沈淮笑le笑。他对基层存在的种种弊端,看得比谁都清楚,心里对医院这种行为,即使痛恨,但也能平静视之,倒不单纯shì给那个刻薄的女人惹毛le。

  这会儿邵征提着东西走进来,看到沈淮坐在那里:“你醒le?”

  沈淮这才知道邵征早就过来,刚才跑出去给他们买早饭去le,还帮他们买le牙膏、牙刷、毛巾等洗漱用品。

  沈◆淮倒shì不管医院里怎么想,他浑当没事的到卫生间洗漱,又在病房时就着豆腐脑吃油条。

  陈丹她妈麻药劲早过,这会儿已经醒过来。陈丹她妈虽然才五十岁出头,但长年辛勤劳作,脸黑且瘦,都shì皱纹,完□全看不到陈丹所说的年轻时的风韵,像个小老太。

  小老太对沈淮、邵征两个陌生男人也跟着在病房里陪护很shì疑惑,她开始倒没有怎么在意沈淮,眼睛只shì往邵征脸上的瞄,绷着脸也不说话。但小老太观察◇le一阵子,又觉得不对劲,眼睛重新回到沈淮的脸,还shì不说话。

  也不知道她shì术后刚醒来吃话艰难,还shì就看他不顺眼,沈淮给小老太盯得心里发毛,借口抽烟就拉着邵征躲到过道里。

 ▲◇ 沈淮跟邵征刚出病房门,就看见李成萍还有昨天的主刀医师陪着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往这边走来。

  “就shì他……”护士李成萍看到沈淮,就跟中年医生说话。

  “你好,你们shì病人张玉娥○的家属吧?”中年医生走过来,挡在沈淮miàn前,眼睛在他脸上扫le一下,又多看le邵征两眼,说道,“我shì人民院长的副院长李铁真,我过来跟你们说一下,我们区人民医院shì严禁医护人员向病患家属收受红包的,也绝不鼓励你们向我们的医护人员硬塞红包。昨天为le照顾你们家属的情绪,你们硬塞红包时,为le不影响治疗,我们的医护人员见没法拒绝,只能暂时收le下来。想来给你们造成le误会。他们一早,就把红包上缴到我的办公室里,我现在代表医院退还给你们,希望你们以后不要有这种行为……”

  沈淮看le副院长李铁真一眼,看着他把六只红包从白大褂的衣兜里掏出来,没有伸手去接,问道:“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病患既然向区卫生局举报le,区卫生局怎么没有派人过来处理?”

  “你想怎么样?”李成萍以为这样就能把自己洗清le,底气就足le起来,见沈淮不依不挠,忍不住冲上来针锋相对的质问,“你们这样的医闹我见多le,你们再闹也没有用,”又忍不住埋怨昨天主刀的医生,“我就说这家人难搞,让你把他们早点赶走好le,你看,救人救出害来le吧!赶紧找保安把他们赶走,惹不起,还躲不起!”

  “……”副院长李□铁真扯le一把李成萍的衣袖,叫她不要说话,他则板着脸跟沈淮说道,“你向卫生局举报我们医院有人索贿,卫生局把情况反应到我这里。当时他们确已经把红包上缴给我le,你也没有更多的证据,我也不好处理。不过你们☆病人家属,向我们医护人员行贿的证据,就在我手里——我也理解你们希望家人得到医院全力救治的心情,也不想追究你们行贿的责任。你们放心,你们的家人只要在人民医院一天,都会得到我们全力的治疗;你们shì不sh▲ì也退一步,治疗为先?”

  沈淮心想这个副院长倒shì一把好手,先来个黑白颠倒,再来个恩威bìng施,普通人还真挡不住他这两下子。

  沈淮心里轻轻一叹,往后退le一步,拿出手机拔通周裕■的电话,说道:“陈丹她妈昨天遭遇车祸,送到区人民医院,因未能及时交费,医院先shì不肯抢求,后shì拖延抢救,不得以向医护人员递交红包,才连夜动le手术。早上,我向区卫生局检举此事,卫生局不作为,直接将事情推回医院,现在区人民医院副院长反咬一口,说我们行贿。你上午要shì有空,帮我跟潘区长告之此事,看他如何处理?”

  沈淮合上手机,看着脸色变白的李铁真,说道:“等区政府跟区卫生局的人过来,▲我跟你好好讨论一下,昨夜的行为到底shì索贿还shì行贿。现在我跟你说一说见死不救的问题。国家现在还没有明文规定医院遇见危重病人一定要进行救治,但医疗卫生机构出现收支缺口,从来都没有要你们医生、护士去○喝西北风,从来都没有说要用你们医生、护士的工资去填补这个缺口。这个缺口,国家除le同意医院以药养医外,地方财政每年拿出数百数千万的资金出来直接进行弥补。去年,区财政,在那么紧张的情况下,还拿出四百万出来直接给你们人民医院弥补收支缺口,你们有什么借口,有什么脸来跟我嚷嚷着见死不救shì有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