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回家


  更新时间:2012-10-18

  虽然离开才六天时间,但这六天时间里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给沈淮的感觉,倒像是离开了一个世纪,再见chén丹清媚的容颜以及小黎那翘首企盼的眼神,金子则是上窜下跳的缠着他裤脚管转,叫他能更清晰的感觉到心间那不断涌出的思念:回家真好。

  “怎么还没有休息啊,行旅包不是叫邵征、褚强他们先拿回来了吗?礼物都在背包里,你们等我回来,我空手yě变不出更多的○礼物来。”沈淮笑着揉了揉小黎的脑袋,将抬头过来不停舔着他手的金子推开。

  小黎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说道:“你又没回来,谁好意思拆你的包啊?”

  “有没有我的份?没有我就先回房间睡觉了★。”孙亚琳叉手抱胸斜靠着门槛而站,窥着沈淮跟chén丹恋奸情热的样子,yě倍感孤寂,心里yě是奇怪,沈淮怎么会对这么个小镇女人真动了情?

  虽然渚溪路桥图纸送上去还在报审,镇里却嫌动作不够快,◎钢chǎng路北侧的棚户区已经开始拆除工作。

  新梅新村二期十二栋楼才开工,等建成交房、装修到能入住,至少需要半年时间。对这批涉及到的住户,过渡房安置不下的,镇上统一补贴过渡费另行找房子租住。▲过渡房就是年初时安置受灾群众所建的那批简易房,条件虽然简陋,但对喜有安处、不折腾的民众来,还是供不应求。

  chén丹倒是在市里找到对门的两套房子租了下来,只是想到要过渡很长一段时间里,想在入住前收拾一下,就暂时搬回老宅来跟孙亚琳同住。

  沈淮把背包拆开来,将礼物给了诸女,又把一大堆书整理好,就放水洗澡去,想要将这几天来的身心疲惫尽数洗去。

  在孙亚琳、小黎同处一个屋檐下,chén丹绝计不肯跟沈淮亲热的,借口夜已深,拿到礼物就拉着小黎去休息了。

  沈淮在燕京时,就给周裕搞得不上不下,回家就想着跟chén丹好好的亲热一下,哪想到chén丹还这时候偏要做掩耳盗铃的表面文章?

  沈淮坐在浴缸旁,看着热水叮咚咚的从水龙头流下来,他试了试水温正适合,则故意隔着窗户,朝后面的院子大声喊:“怎么水滚烫的,没有凉水啊?”半天没见chén丹上钩跑过来,沈淮只能wú奈的宽衣解裤,这时候听着门给“吱呀”的推开,回头见孙亚琳探头进来。

  沈淮捂着小腹转过身去,说道:“你进来做什么?”

  “原来不是真的没有冷水?”孙亚琳看着沈淮光溜溜的站在浴缸里,才想到他◆是要骗chén丹过来,但她不急着离开,目光挑剔的在沈淮的身上扫来扫去,带着欣赏的口吻说道,“遮什么遮,老娘又不是没见过比你更大的?不过你的屁股在男人里还是算翘的。”

  沈淮忙坐下来,身子浸水里★

  孙亚琳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当年谁没事有根东西恨不得要甩人家女孩子脸上去,怎么回国还害起羞来了?”

  沈淮苦笑不得,这年头流氓不可怕,女流氓才可怕,他调戏别人可以,给别人调戏就不对头了,说道:“都说了入乡随俗。咱们既然在国内,是不是照顾一下国内的风俗习惯?我知道你见多识广,不过你站在这里,我心理有障碍。”

  孙亚琳轻蔑的扫了沈淮一眼,退回去yě故意给他把门敞开着。

  沈淮wú奈,只能拖条浴巾裹住身子,赤脚走过去把门反锁起来,才安心的回到浴缸里泡起来,不用担心孙亚琳随时闯进来对他耍流氓。

  第二天早上,chén丹进来喊他两回,沈淮yě赖在床上不肯起来,说是去了一趟燕京太辛苦,回来要好好的补一补觉,但听着孙亚琳的车发动起来,听着声音小黎yě坐孙亚琳的车顺路去学校,他穿条裤衩就将在客厅收拾的chén丹拖进屋来……

  chén丹一脸的娇羞,黑亮亮的眸子仿佛澄净的湖水,柔情万种的搂着沈淮的脖子,腻在他的怀里,温柔的说道:“不早了,你不能让镇上、chǎng里一群人等着你吧?”

  “你都把我魂都勾走了,我得先回回魂。”

  沈淮坏笑着将chén丹搂紧过来,顺着她柔软的腰下,在她丰翘的臀上贪婪的摸着,要从这具成熟的身体里寻找成年男人的至上快乐。

  chén丹任沈淮的舌头剃进来,吮吸她的绵舌,很快就陶醉在那他热烈的亲吻跟抚摸之中,有了反应。yě是怕沈淮在家里耽搁太长的时间,chén丹顺从的任他将自己紧绷绷的牛仔裤扒下来,气息迷乱的只觉得沈淮的手指隔着薄棉内裤,挠摸着她的两腿间极嫩之地,又酥又麻,又是说不出的舒服。

  chén丹想挺起臀享受他的挑逗,却感觉有一股津水控制不住的要溢出来,忍不住的夹、紧腿,夹住沈淮的手,睁开迷离的shuāng眼,见沈淮在盯着她的胯间看,嗔骂道:“小浑蛋!”翻转过身来,不让沈淮放肆的盯着她的羞人之处。

  chén丹趴卧在床上,上身还穿着衣衫,完美苹果形式的臀部高高隆起,给粉青色的薄棉内裤包裹着,腿心间有湿痕往边缘濡。

  修长的shuāng腿并直没有缝隙,白嫩似雪,没有一点的瑕疵,天下间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为这shuāng美腿按捺不住心脏狂跳。

  沈淮伸手轻轻去拨chén丹的内裤,chén丹yě顺从的半跪着蹶起臀,好让沈淮将她的内裤扒下来,露出嫣红的迷人的吞噬人心的那道缝。沈淮很快将自己扒干净,就这么趴在chén丹的背上,小腹覆盖着她的臀,将积累了数日没得发泄的**捅入她的体内……

  yě是知道沈淮跟chén丹是小别胜新婚,邵征差不多到九点钟才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开车来接。

  沈淮在老宅喝了粥,才与chén丹一起坐车回镇上。

  原以为宋鸿军已经习惯了灯红酒绿、昼睡昏起生活,不可能这么早起,沈淮刚到镇上,宋鸿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孙启义、谢海诚及随员,已经由市里派专车送往省里搭机返回香港,宋鸿军则是被迫起来送行,没有了睡意,又没有地方打发时间,只有赖到沈淮这边来,要求进chǎng参观梅钢运行的具体情况。

 ■ 昨天车队从破烂的镇区,陡然进入整饬的chǎng区,给宋鸿军的冲击力极大,他十分想知道梅钢到底蕴藏着怎样的光环能吸引田家庚的关注。

  电炉钢生产线改造已经完全,从燕京回来,沈淮第一件事yě是打算就进chǎng观察改造后电炉钢生产线的运行情况。

  沈淮先把何清社、李锋、黄新良、郭全等人召集起来开了一个小会,将他关于两镇合并发展的事情在小范围里做了一个通报,等邵征到南园把宋鸿军接过来之后,就直接上梅钢电炉钢生产线。

  这一次的技术改造,沈淮率领赵东、徐溪亭、潘成、徐闻刀等人,前后准备了半年多时间。改造完成,不仅电炉钢生产线的产能增加了一倍,从之前的年产八万吨钢增加到十六万吨,还大幅度摊薄的折旧及人力成本,降低了吨钢能耗,使梅钢的各项指标,上升到跟国内一流大型钢企同等的水平之上。

  宋鸿军下海经商十年,没吃过猪肉,yě见过猪跑,知道国内不乏比梅钢管理水平更高、利润◎要庞大得多的钢企。

  比起年产能达到八百万吨、九三年上缴国家利税逾三十亿的燕都钢铁,比起年产通达六百万吨、九三年上缴国有利税逾三十亿的中原钢铁,此时的梅钢还很微不足道。

  但是,这些钢★企的发展,wú一不是集中了国家或一个地区的优质资源,经历了数十年的发展,相比较之下,沈淮仅利用一年不到的时间,将梅钢从连年亏损的破产边缘拉出来,在员工增加不足25%的情况,产能增涨了近六倍,生产劳动率增涨了五倍,虽然规模远远比不上,但吨钢利润水平甚至超过燕都钢铁、中原钢铁等国内一流的钢企,这样的成绩确实则足以引起田家庚的注目。

  中午在食堂里简单用工作餐之间,宋鸿军坐在沈淮那间在他看来wú比简陋的办公室里抽烟,感慨的说道:“看来宋家对你的成见是太深了……”

  沈淮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并不介意宋家或孙家人对他的成见,毕竟之前那个沈淮的确是个浑蛋,唯有叫他想wú情反击的,是宋家或孙家以及宋家、孙家之外那些想阻止梅钢继续往前发展的人,包括昨天wú故跳出来挑衅的女主持人白雪。

  “我有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宋鸿军yě是在沈淮面前难得的严肃。

  “你说。”

  “你在接手梅钢时,应该就有将梅钢起死回生的自信,”宋鸿军盯着沈淮的眼睛,“你为什么不索性让梅钢破产后再接手?我想一座年利润达数千万的钢企归己所有,应该比镇党委书记这顶官帽子要诱人得多吧?”
◇   “这个问题我有过考虑跟权衡,”沈淮看着宋鸿军,“作为宋家子弟,即使再不受待见,我想我要是拥有一家用年利润数千万的钢chǎng,yě不至于引起别人的觊觎,但我时时都在问自己,财富到底是什么?对了,●◇   “这个问题我有过考虑跟权衡,”沈淮看着宋鸿军,“作为宋家子弟,即使再不受待见,我想我要是拥有一家用年利润数千万的钢chǎng,yě不至于引起别人的   “zhègèwèntíwǒyǒuguòkǎolǜgēnquánhéng,”shěnhuáikànzhesònghóngjun1,“zuòwéisòngjiāzǐdì,jíshǐzàibúshòudàijiàn,wǒxiǎngwǒyàoshìyōngyǒuyījiāyòngniánlìrùnshùqiānwàndegāngchǎng,yěbúzhìyúyǐnqǐbiéréndejìyú,dànwǒshíshídōuzàiwènzìjǐ,cáifùdàodǐshìshíme?duìle,你下海经商有十年了,在你眼里,财富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