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利与弊


  (这几天,很多兄弟都充了值准备订阅,更俗在这里说声谢谢。)

  shěnhuái眼睛扫过梁小林、谢海诚、孙启义的脸,这个女人刚才就跟他们站在一起。

  虽然在燕京时,陈兵暗中告诉他,这个女人整夜都在梁小林的房间里“汇报”工作,但shěnhuái相信梁小林不至于蠢到纵容这个女人来对他发难;在她质问出口的同时,梁小林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shěnhuái微微一笑,看着这个徒有漂亮脸蛋的女人,也不为她咄咄逼人的质问气恼,天下间胸大无脑、又给无数男人追捧得忘乎所以然的漂亮女人也不缺眼前这一个,犯不着跟她翻脸,淡淡一笑,耐着心说道:

  “白小姐,你名字叫白雪,xiǎng来也是阳春白雪一般、心灵无污染的人物,所以看到的是秀丽风景跟碧蓝如洗的晴空跟浩荡气派的渚江水。而我,只是下里巴人,是庸俗的、只知道追求政绩往上爬,又略知一些民生为先道理的小官僚。一般说来,工业化对环境是必然会造成一定的损害,不可能说完全没有牺牲,就能把工业化搞起来。当然,我们搞这个工业化发展,是要有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不能搞破坏性发展,不能对环境跟生态造成不可逆、不可修复的伤害。毕竟,我们是要创造一个大家都能幸福美满生活在其中的世界。所以,我到梅溪镇zhī后,就将染污最严重的织染厂关停掉,今年初梅钢也陆续上了一些环保设施,不知道你们市电视台有没有关注到?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来说,我们也只能先抓主要矛盾,集中力量先把最严重的问题解决掉,让情况逐步的改善,而不能妄xiǎng一次就把所有问题都解决掉……”

  “你们把最严重的问题解决了,就不能说不存在问题了,留下来没有解决的问题,我看依旧很严重,”白雪眼睛盯着shěnhuái,似乎要将媒体人的责任心完全发挥出来,不xiǎng就这么放过shěnhuái,追问道,“你说工业化发展要可逆,要可修复,但是我看不出这片防风林给摧毁zhī后,还有修复、可逆的可能。自然环境,都给你破坏这样子,还谈什么民生为先?联合国九二年五月发布的气候联合公约,xiǎng必小shěn书记不会没有关注。再一个,小shěn书记你真说民生为先,那梅溪镇能用五千万去修码头,为什么不能先用这笔钱来改善民生?梅溪镇是不是可以放弃污染严重的重工业,学习国外发展无污染的旅游业啊?”

  shěnhuái眼睛盯着白雪,说她胡搅蛮缠呢,她又知道一些东西,说她知道一些东西,她看似有理的语里又完全没有逻辑。

  看她咄咄逼人的脸,心生厌恶,shěnhuái无意跟一个解释什么工业化的问题,不客气的说道:

  “白雪小姐在质问我的同时,在你抱着浪漫情怀,为这秀丽风光感到可惜的同时,应该也去采访一下,那些家庭年收入都不到一千元的鹤塘镇民众是怎么xiǎng的?你应该去采访一下,去年家庭平均收入才两千元的梅溪镇民众,他们心里是怎么xiǎng的?联合国气候公约,我不是很懂,但我知道,我们这个国家,有十二亿人口,要xiǎng过了国强民富的生活,我们这个民族要崛起,要腾飞,工业化是唯一的途径,重工业又是整个工业化的基础。-< >-)发展旅游业,没有工业化的基础,没有工业文明创造的丰富物质资源,你打算让谁饿着肚皮过来旅游?你身上这件连衣裙,大概就不止两千五百元吧,你脚下这双小牛皮的高跟鞋,大概也要一千元了吧?说到环境保护,白雪小姐,你真应该把你身上这件艳丽的连衣裙先脱下来,把你脚上这双漂亮的小牛皮鞋脱下来,然而我可以跟你谈一谈,当前全球的织染行业平均污染水平有多严重;我可以跟你谈一谈,正在大自然里享受风光跟肥美草料的小牛,给人类强行拖到屠宰场剥皮,是何等的残酷。当然,你今天所坐的小轿车,也是用钢材、橡胶等工业原料所生产,我可以跟你聊一聊当前全球的钢铁、橡胶等重型工矿企业的污染是处在怎样一个平均水平线上,对自然是进行着怎样的摧残。听过我的一番话,白雪小姐,■你会不会脱光衣物,光溜溜的走回去市里去了。对了,你那宽敞漂亮的房子也不能住,里面的钢筋也是跟梅钢同类企业生产出来的螺纹纲……”

  “我是认真的采访小shěn书记你,”白雪见shěnhuái越说◇越不像话,小脸绷紧起来,严肃的说道,“谭书记、高市长、梁市长都在这里,还有香港的客人在这里,我也希望小shěn书记你能认真的回答我,难道发展工业对自然及人类的伤害,你真的就能视而不见吗?”

  见这个女人自以为还能仗着梁小林给她撑腰,shěnhuái忍不住笑了起来,看了脸色铁青的梁小林一眼,说道:

  “白小姐可能活得比较轻松,但对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来说,xiǎng要获得地位,获得一定的经济实力,获得相对美好的生活,我们只能辛勤的工作。过度的劳累不可取,但你总不能说,工作很辛苦,对人的身体也不是没有伤害,就指责说工作不道德吧?有时候反思是可以的,但没有白雪小姐你这么反思的。说到这个,白雪小姐可能不服气,要说有没有完全无害的产业,倒也不是没有,我xiǎng白雪小姐,可能对这样的产业会非常期待。最近东华流传一首顺口溜来赞美这个产业绝对环保无污染呢,我背给白雪小姐您听听……”

  “你说。”白雪脸色铁青的说道。

  shěnhuái笑道:“这顺口溜是这么说的:一不偷,二不抢,**********;不占地,不占房,**************;不生女,不生男,不给政府添麻烦;无噪声,无污染,只是偶尔喊一喊……”

  见shěnhuái当着梁小林的面直接骂她xiǎng当妓女,白雪脸气得煞白,跺脚质问:“你怎么能侮辱人?”

  shěnhuái一脸无辜的笑道:“我有侮辱你吗?我可是在一本正经的跟白雪小姐您,在tǎo论工业化跟环境的关系呀。”

  这顺口溜一出口,站在旁边绷着脸的谭启平、熊文斌、杨玉权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要胡说八道了,”谭启平笑着打断shěnhuái,叫他不要跟女人一般见识,但又笑着跟谢海诚、孙启义说道,“我听说国外现在有一些极端的环保主义,他们甚至认为人的存在,就是对自然的伤害;不过shěnhuái说得很正确,我们要发展,但不能要破坏式的发展……”

  谢海诚微微说道:“xiǎngxiǎng也是啊,不要说工业化了,人活着就得吃喝拉撒,制造出那么多的废物,对自然跟环境怎么可能没有损害?总不能说人从此不吃喝拉撒了吧?”

  孙启义也知道谢海诚怂恿的女人太没有水准了,跟shěnhuái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也插话说道:“凡事,有利有弊,不能只看其利不看其弊,也不能只看其弊而不看其利,总体上,只要一◎直都趋利避害,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谢总的话就是对啊,”shěnhuái注意白雪委屈的眼神在瞟谢海诚,心xiǎng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大概就是给谢海诚挑逗起来攻击自己的,他对谢海诚也就没有那☆◆么客气,说道,“说个粗俗的,谢总放个屁,里面也有二氧化碳、氨、硫化氢、甲烷等有害气体呢。总不能像白雪小姐说了那般,为了不让谢总您对东华人民造成伤害,就把谢总撵出去吧?”说到这里,shěnhuái看向女☆mekèqì,shuōdào,“shuōgècūsúde,xièzǒngfànggèpì,lǐmiànyěyǒuèryǎnghuàtàn、ān、liúhuàqīng、jiǎwánděngyǒuhàiqìtǐne。zǒngbúnéngxiàngbáixuěxiǎojiěshuōlenàbān,wéilebúràngxièzǒngnínduìdōnghuárénmínzàochéngshānghài,jiùbǎxièzǒngniǎnchūqùba?”shuōdàozhèlǐ,shěnhuáikànxiàngnǚ☆主持人白雪,“对了,白小姐平时放屁吗?”

  叫shěnhuái如此放肆的羞辱,白雪气得脸色发青,差点要闭过气去。

  谢海诚见shěnhuái羞辱的是白雪,但话里头也把他给绕了进去,只能□□默不作声当没有听出来。

  “好啦,好啦,”谭启平不让shěnhuái再放肆的说下去,又回头对陪同过来的市委宣传部肖副部长说道,“市电视台是你分管吧?思xiǎng工作要加强啊……”

  谭●启平不轻不重的一句,叫肖副部长背脊出了一身冷汗,恨不得一脚把白雪踹下渚江去。他也觉得奇怪,白雪虽然平时有些文艺腔,也不至于这时候无故咬shěnhuái啊,心里xiǎng靠叉腿上位的女人总是不靠谱。

  肖副部长一把将白雪手里的录音笔夺过来,当着shěnhuái的面,将刚才那段对话抹掉,又对白雪说道:“你回车里休息去,”把人赶下去,才跟shěnhuái说道,“现在有些媒体工作者,自以为无冕zhī王监督政府工作,难免就有些得意忘形、忘乎所以,也是我们宣传部门教育管理不够,我给小shěn书记道歉。”

  “没什么,我xiǎng大概没有谁会不喜欢跟漂亮的女主持人探tǎo问题,白雪小姐主持的★新闻节目,我时常也会看一下,特别是英皇案那阵子,白小姐似乎是频频露脸啊,”shěnhuái似乎是毫不为意,又跟站在一旁看戏的熊文斌说道,

  “白雪小姐可能是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但我xiǎng今▲天有个道理是说透的。谭书记也说了,我们要发展,但不能搞破坏式的发展。我在xiǎng,该怎么去贯彻谭书记这句话的精神,是不是在产业发展布局上有更远的眼光及规划,少走些弯路,能让自然生态在发展中少受些损害……老熊,你觉得呢?”

  听到shěnhuái意有所指的话,熊文斌点点头,说道:“确实是如此,谭书记这句话的精神,我们要深刻体会。”

  谭启平不知道shěnhuái跟熊文斌为什么揪住他的这句话不放。

  不过给这事闹了一下,他也没有心情再留在大堤上看风景了,他又不能怪shěnhuái不知收敛,只能提前意兴阑珊的返回市区。

  考斯特中巴车在过来时给颠出故障,大家分头坐轿车回去。

  谭启平亲自陪同谢海诚、孙尚义坐一辆车,熊文斌招手让周明跟他坐一辆车,看到苏恺闻也凑过来,也没有办法不让他坐。

  进了车,看着前头的车队开起来,熊文斌跟周明说道:“鹤塘镇的这□个镇长,我看你不合适去做,等会儿晚宴上要是提到这个话题,你主动表个态……”

  “为什么?”周明也顾不得苏恺闻跟司机都在场,费解的说道,“我又没有xiǎng跟shěnhuái比什么啊,他要在梅溪○镇要发展经济,要做出成绩,我会在鹤塘配合他,又不会拖他的后腿。”

  “对啊,shěnhuái凭什么不让周明去鹤塘镇当镇长,应该不会碍着他什么啊?这都是唐闸区常委会议确定的事情,也不是周明临时xiǎng退就能退的啊。”苏恺闻坐在副驾驶位上,转过头来问道。

  也不知道苏恺闻是不是有心误导周明,但见周明听到这话是恸然色变,熊文斌也觉得头痛无比,只能说道:“梅溪镇跟鹤塘镇要合并起来发展,才能更充分的发挥优势出来,也能避免少走许多弯路。如果唐闸区常委会议的决定要执行下去,你要做好到梅溪镇当副镇长的心理准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