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人的分类


  陈兵的话,叫沈huái颇感意外,想想又觉得应shì如此。

  沈huái还记得在市钢厂里,跟熊文斌对当前的改革进行过一些讨论。

  现阶段关于改革的论述,五花八门,沈huái与熊文斌的意见比较一致,认为改革,就shì要“行”的人上去,“不行”的人下来,达到整体力量持续上升的目标。

  能力平庸的人,自然shì属于“不行”的人,但在国内当前政fu机关以及厂矿企业内,有很多人,要说他没有能力,但他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手段,比谁都精明,比谁都厉害,他们到底shì属于“行”的人与“不行”的人?

  标准到底shì什么?

  沈huái与熊文斌的观点也很简单,只要那种能促进整体力量持续上升的人,才能归入“行”的人之列。

  有一些人,虽然shì厉害角色,但他的存在不lì于整体的上升,反而因为专于内斗,使发展的力量跟动力消耗在内部,甚至起到削弱整体的作用,这些人再厉害,也shì只能归入“不行”的人之列。

  这些人实际上往往shì没有能力带领整体上升,没有自信据此赢得广泛的支持跟声望,那就只能靠内斗、靠压制有才能、“行”的人来上位或维持其在体系内的地位。

  改革要成功,实际要解决的,就shì让“行”的人能上来,让“不行”的人能下去。

  企业搞股权改制,首先shì从根本上,要求lì益相关人集中关注企业的整体lì益,从企业的整体力量shì上升还shì下降这个角度,去决定“行”的人上来,坚决的将“不行”的人踢出局。

  大到地方,“行”的人,shì那些能促进地方整体实力持续上升的人;大到国家,“行”的人,shì那些能促进整体国力持续上升的人。

  沈huái这些年已经习惯以此去评价别人、划分别人。

  观陈兵从政履历,他应该属于前者,也恰恰因为他属于前者,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唯有这类人才有大局化,才更注重大局lì益,而不shì局限个人lì益斤斤计较。

  沈huái掏出烟,分了一支给香烟,轻轻叹了一口气,跟陈兵说道:“名单上,不仅长青集团的孙启义shì我的表舅;海丰实业的谢海诚,还shì我继母的▲哥哥,也算shì舅舅……”

  周裕坐在旁边,没有怎么说话,心想周家跟沈huái接触这么深,甚至在整体lì益都跟梅溪镇的发展捆绑在一起,但沈huái也没有跟周家掏心窝的说他的底细,陈兵跟沈huá■▲哥哥,也算shì舅舅……”

  周裕坐在旁边,没有怎么说话,心想周家跟沈huái接触这么深,甚至在整体lì益都跟梅溪镇的发展捆绑在一起,但沈huágēgē,yěsuànshìjiùjiù……”

  zhōuyùzuòzàipángbiān,méiyǒuzěnmeshuōhuà,xīnxiǎngzhōujiāgēnshěnhuáijiēchùzhèmeshēn,shènzhìzàizhěngtǐlìyìdōugēnméixīzhèndefāzhǎnkǔnbǎngzàiyīqǐ,dànshěnhuáiyěméiyǒugēnzhōujiātāoxīnwōdeshuōtādedǐxì,chénbīnggēnshěnhuá■i应该接触不多,沈huái倒掏心窝的将一些家族私密说给陈兵听,想来两人shì看对眼了。

  看沈huái皱眉头的样子,周裕心想他大概shì不愿意提到继母的家庭关系。

  陈兵微微一怔,想想○也释然,这个世界看上去很大,但高层的圈子实际上又很小。

  沈huái继续说道:“……我家里的关系比较拧,我这两个所谓的‘舅舅’,与我的关系实际远谈不上亲密。要shì我家里的长辈,去找他们,他们□不会拒绝帮这个忙,但要shì我去找他们,他们大可以‘以不跟小孩子过家家’的姿态,站在岸上看好戏。而且这件事,又确实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庞大的政商家族,背后总有外人理不透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听沈huái这番话,陈兵也能知道宋家耀光的背后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隐晦跟曲折。

  不管怎么说,能听沈huái推心置腹的说这一番话,陈兵也无怨言,说道:“那就只能另找门路了……”

  “也不shì没有变通的途径,”沈huái又说道:“我不知道梁市长会不会跟谭书记汇报这件事。我想,谭书记要shì直接干涉的话,他们也不大可能会驳谭书记的面子,只shì达到投资意向而已,又不用拿真金白银出来。而且有这么一层关系在,也不会叫他们跟港企圈子的人闹矛盾。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去找我这两个所谓的‘舅舅’做工作,但不能表现跟我的关系很熟,最好把霞浦县的葛县长拉上,有他在,都不用演戏。这样,我都相信他们甚至有可能把意向变成实际的投资,这样才更方便到站到近处看我的好戏……”

  “会不会叫你太为难了?”陈兵犹豫的问道。

  “有什么为难不为难的,”沈huái笑道,“要shì让我这两个舅舅知道shì我跟你算计他们,只会叫他们心里不痛快——其实,我最爱干这事……”

  陈兵哈哈一笑。

  沈huái看了看腕表,指了指陈兵跟自己,笑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要‘恶劣’起来,明后天遇到千万◎不要给我笑脸;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留了。”

  周裕也跟着沈huái告辞离开,在过道里笑着问沈huái:“你对陈兵很信任啊?”

  沈huái将何清社、郭全、钱文惠等人跟陈兵的关系,跟周裕▲解释了一下,说道:“要比葛永秋、顾同之流,陈兵还shì值得信任的。”

  “哦!”周裕恍然说道。

  周家虽然在东华根深蒂固,但也做不到对东华市下面的区县情况都了如指掌,她事先还真不知道何清社、郭全、钱文惠等人shì陈兵提拔起来的人。

  如此看来,沈huái也shì想将陈兵绑上梅溪镇的战车,才会对他如此推心置腹。

  走到周裕房间时,看过道里左右没有旁人,沈huái问道:“请不请我进去坐一下?”

  周裕堵在门口不让沈huái进去。

  沈huái看她笑靥如春,眉眼如月,有着说不出来的风情,心魂一荡,说道:“开了半天会,我嘴都干死了,我进去喝口水就走。”

  “鬼才信你,”周裕横了他一眼,说道,“你早些回去休息,明天早点过来……”

  这时候过道那头有人在说话,周裕就先闪进门里去。

  总不能叫别人看见他进周裕的房间,沈huái只能无★奈的走开,就看见周明他们从电梯厅走过来。

  明后天还有正事,周明他们也不敢在外面玩太晚,差不多到十二点就往回赶,看到沈huái从客房区走出来,问道:“你还没有走啊?”

  “刚开完会。”★沈huái说道。

  “梁市长这么晚找大家开会,发生了什么事情?”周明问道。

  这时候裤兜里的手机,沈huái掏出手机见shì小姑打电话过来,就直接忽视掉周明的问题,指了指手机示意有电话要接就告辞离开,一边接电话一边大趟向电梯厅走去。

  ************

  回到西寺巷,看到他父亲的那辆黑色奥迪停在小姑家外的巷道边,沈huái才知道为何小姑会打电话催他回来。

  沈huái推门进院子,看到魏岳蹲在廊檐下看院子里的三色堇,点头示意,透过传统的中式格子木门,看到他父亲跟小姑、小姑父坐在客厅的灯下说话,吸了两口气,推门进去,说道:“我回来了,”对他父亲宋炳生,也shì很平静的问道,“爸,你怎么在这里?”

  宋炳生抬头看了沈huái一眼,他不得不承认,他现在一点都看不透活生生站在眼前的儿子,一点都看不透,真shì洗心革面、浪子回头?

  “哦,”宋炳生淡淡的应了一声,指着旁边的沙发,说道,“你坐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沈huái坐下来,将裤兜里的烟跟手机掏出来,放在茶几。

  “刚刚谭启平打电话来,说shì东华的这次招商遇到一些阻力,shì不shì这样?”宋文慧问道。

  “嗯,”沈huái点点头,“就shì这事,所以才给拉在那里开会到现在……”

  梁小林束手无策,与其等给剃了光头背黑锅,还不如这时候主动将问题捅给市里,所以沈huái对他主动向高天河、谭启平救援不难理解。

  沈huái知道谭启平不可能直接打电话联系他,找他父亲才shì正途。既然如此,他父亲跟谢海诚言语一声,那为东华市谈定两笔投资意向,就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当然,沈huái相信他父亲不会shì因为这个来找他。

  “老爷子下午特意问起梅溪镇及梅钢的事情,”宋炳生说道,“听过之后,希望你能安心的在梅溪镇扎扎实实的工作……”

  “嗯……”沈huái知道这才shì他父亲过来的真正意图。

  老爷子眼睛又不瞎,在一个大家族里,品德低下永远都不shì最主要的问题,问题在于你的存在,对整个家族shì有lì还shì有害的。虽然没能跟老爷子有当面说话的机会,有些遗憾,但有老爷子这一句话,他这次回京的目标就算shì圆满达成了。

  沈huái也不指望他这么年轻,就能让宋家的资源立即都堆到他身上来,但只要获得一定的认同,哪怕shì给当成宋家最普通的小辈看待,那他在东华的阻力就会降低不少。

  沈huái心里想:也大概shì老爷子的这句话,才叫他父亲实际并不想见他,又不得不来见他的吧?

  “孙总跟你舅那边,我已经打过电话了,你明天早上到海丰在京分公司亲自走一趟,要有一个晚辈见长辈的样子,签两份投资意向书shì没有问题的。这也算shì你为东华市招商工作做出的成绩,”宋炳生说道,“我把海丰在京的地址抄给你……”

  “我在乡镇,市里的这次招商成绩如何,跟我关系实在不大,”沈huái说道,“晚上的会议,我已经把这些事推了一干二净,我再出面,怕shì不合适。而且,爷爷要我在梅溪镇扎实的工作,大概也不希望我把宋家的牌子扛得人所皆知……”

  宋炳生眉头微微蹙起来,只shì沈huái把话说得滴水不漏,叫他想生气也无从生,看向七妹宋文慧,想她说两句话。

  宋文慧转过头,当没有看见四哥的眼神:谢海诚今天三番数次的挑逗宋鸿义等小辈挤兑沈huái,沈huái难道就缺这点虚头政绩,一定要装孙子求到谢海诚门上去?和解也没有这种和解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