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接机


  更新时间:2012-10-12

  (没有存稿,尽可能每天两更,但是更新时间没法确定,说声对不起啊)

  往机场方向的大dào发生了一起车祸,午后堵了半条街。

  丰泽园大饭店的礼宾车有通行特权,在现场处理车祸的交警,还以为礼宾车是送什么重要人物赶去机场,特地派了辆警车引导他们过堵塞路段,以致沈淮比陈兵他们要早一些到机场。

  沈淮就坐在停车场外的树荫下抽了两根烟,陈兵他们才乘坐一辆豪华中巴车过来。离航班抵达还有一些时间,沈淮就与陈兵在接机大厅外聊天。

  “老爷子八十大寿今天dōu上午间新闻了,可别说,沈书记你跟宋老爷子长得还真像,”陈兵要两名助手去接机大厅里盯着,他与沈淮在大厅外说话,“沈书记你可真是低调,整个东华市怕没有几个人知dào你是宋老爷子的嫡亲孙子吧?”

  “长辈严格要求,在外面胡作非为,不可以坏了宋家的名声……”沈淮知dào前天魏岳到车站接他叫陈兵看见,就足以让陈兵猜到他跟宋家的关系,只是笑着胡扯一个理由,把这事给掩饰过去,他同时也不希望陈兵把他是宋家子弟这事在东华传得沸沸扬扬,这对他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好处,相信陈兵能明白他的意思。

  沈淮掏出烟来,分给陈兵;陈兵笑笑将烟接过去点上,两人蹲接机大厅前的台阶上聊着天。

  虽然才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见面的时间也很短暂,但中间有何清社、钱文惠、郭全等人,而梅溪钢铁厂也是陈兵早初在霞浦县就盯着的企业,倒不愁没有话题能聊。

  沈淮也是从何清社、钱文惠、郭全等人那里,陆陆续续的知dào陈兵一些事情。他知dào陈兵是老三届高中生,当了几年知青,恢复高考后进了大学,后分配到霞浦县担任计委干部,调任县供销社经理干出成绩,又调回到政府当分管经济工作的副县长,既而担任副书记、县长。

  陈兵几次dōu是跳跃着晋升,得益时当时干部年轻化、知识化的背景;与他同时期的,有一批年轻知识分子在党政系统dōu得到重用。

  虽然现在没有放下干部年轻化、知识化的口号,但远不如八十年代那么迫切。一旦缺乏强有力的推动,整个官僚体系固有弊端就变得显著起来;随之而来的,◆陈兵缺乏根基、在官场没有援应的弊端也就暴露出来。

  过去一年时间里,东华官场震荡,陈兵也给从霞浦县副书记、县长的重要岗位上,几经波折给踢到yàn京担任驻京办主任。

  在旁人眼里,驻京办▲主任或许是一个肥差,但对一个正值壮年、年富力强,想要施展政治抱负的官员,无疑是看不到尽头的煎熬。

  不过,对陈兵所处的困境,沈淮暂时还无以为援。

  陈兵已经是行政正处,他至少要回到区县,或者更进一步到地市,才有能叫他有施展抱负的空间。

  沈淮心想,谭启平应该不会压制他,但显然也不可能任他试图影响东华市的县处正职以上的人事任命。

  他父亲就要到淮海省担任副省长,沈淮也很怀疑他父亲会接受他推荐的人选,难dào要向田家庚直接推荐有能力的官员上位吗?

  沈淮想了想,心想这也不是什么好主意,田家庚待不待见他dōu还不一定,他只能对陈兵的遭遇表示同情。

  市驻京办的小吴跑过去说东华过来的航班刚降落,沈淮与陈兵走进接机大厅,到这时候才看到熊黛玲跟辛琪两个女孩子早在接机大厅里等着她姐姐下飞机。

  “你们这两天没有住东华宾guǎn?”沈淮疑惑的问dào。

  “住的啊,我跟辛琪两个人这两天dōu住在东华宾guǎn,”熊黛玲说dào,“我们上午出去玩了,没有回宾guǎn,中午就直接坐中巴到机场来等我姐她们了。”

  “哦。”沈淮应了一声,他还说熊黛玲怎么没有跟陈兵他们一起坐车过来呢,也没有想到熊黛玲在前天就跟郑峰他们分开了,只有辛琪跟她在一起。

  “梁市长他们出来了。”驻京办小吴说dào。

  沈淮看到有二三十人从出口走来,为首的正是副市长梁小林跟市计委主任,各区县负责招商的官员三三两两的落在后面。周裕跟唐闸区新任局的招商局局长以及两名随同人员走在左后侧,朝着沈淮敛眉而笑;不那么明显,却确切能感觉到她的微笑。

☆  周明跟熊黛妮二人落在后面说话,也不知dào他们说什么,但见他们很快的分快,周明小跑回到副市长梁小林的身边,而熊黛妮则提着一只小行旅背包,往她妹妹熊黛玲那边走去。

  看着熊黛妮也朝这边温婉微○笑,沈淮点头示意,与陈兵走过去跟副市长梁小林汇合。

  梁小林不知dào沈淮在yàn京,看到他还颇为意外:“沈淮你怎么也在yàn京?”

  “家里人办寿酒,我早两天就请假回了yàn京。区里打的也是如意算盘,让我顺便过来参加这次的招商活动,”沈淮说dào,“梁市长要是不希望看到我的人,我马上就走……”

  梁小林哈哈一笑,说dào:“你们周区长在这里,只要她同意放你走,我无所谓。”在市政府时,梁小林就认得沈淮,但也就认得而已;在处置天衡大厦问题时,则进一步了解到沈淮跟法国的长青集团有着血缘关系,就算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梁小林也不会纯粹把沈淮当普通的乡镇党委书记。

  沈淮笑着跟后面走过来的周裕握手,只觉得她手的软滑如脂,问dào:“周区长同意放我走不?”又伸手过来将她的行旅箱接过去。

  “考虑到你在yàn京,区里就少派一个名额,你要走了,我逮谁当苦力去◆?”周裕轻轻的抽回手,感受沈淮手的余温,笑着反问。

  ***********

  这次招商活动是省里所组织,由省长赵秋华带队,下面十三个地市dōu派出相当隆重的队伍。

  梁小林他▲们下飞机较晚,一行人就直接到省驻京办淮海大酒店,参加省里组织的动员大会,晚上也在那里享用自助晚宴。

  动员会过后,梁小林副市长及市计委主任留下来开会,沈淮则与陈兵péi着东华的大部队返回东华宾guǎn先住下来。

  从淮海大酒店跟东华宾guǎn的建筑物,就能深刻感觉到省市两级驻京办之间的差距。

  淮海大酒店是位于在市中心的一栋二十来层高的现代化高楼;而东华市当初决定在yàn京●设驻京办搞宾guǎn时,经费紧张,只是近郊地区买了一座废旧的工厂办公楼进行改造。

  灰扑扑的四层小楼,顶着“东华宾guǎn”的霓虹灯,周边的建筑dōu是老旧。

  九四年国家及地方财政d◆▲ōu非常的紧张,通货膨胀这么厉害,军队dōu几年没有涨过一分钱的军费,即使作为首dōu,yàn京也不尽是繁华。

  副市长梁小林没有额外要求,大家到东华宾guǎn后就分散各自回了房间。

 ■ 有人老成持重,约三五人闲聊休息;有人按捺不住,带着随员就坐车赶往灯红酒绿之所。沈淮作为唐闸区的干部,就与周裕以及区招商局的三名官员,到大厅后面的咖啡guǎn坐着聊天。

  “你对这次招商活动怎么看?”周裕低声问沈淮。

  “只能说还行吧,不然能怎么说?”沈淮笑dào。

  他本来对省里这么仓促的在yàn京搞大型的招商会还有些奇怪,但知dào田家庚将要到淮海担任省委书记之后,就多少能明白省长赵秋华焦虑的情绪。

  招商会,哪怕是放在省城举办,也要比大家闹哄哄的赶到yàn京来好得多。

  到淮海大酒店,举办人员,才给大家发放了赶印出来的投资商资料,沈淮也是这时候才知dào会有六十多位港台澳等地的华商以及少数驻京日韩等外企的代表参加,另外还有一些国内较为有名的企业代表,也是应缴范围之内。

  沈淮心想招商会之所以放在yàn京,大概是省里没有把握把这些投资商或□投资商代表dōu拉到淮海去吧。

  没有进行实地考察,鬼个投资商才会做出投资建厂、建楼的决定?

  如此仓促、底气不足、准备不足的招商会,沈淮猜想就是省长赵秋华想在新省委书记到任之前,给自◎己增加一点底气吧。

  周裕的看法跟沈淮相似,微蹙秀眉,说dào:“我这次可是带任务下来的,杨书记、潘区长是要求我们保一争二……”

  “一两百万的投资算一笔?”沈淮问dào。

  ◆周裕看了沈淮一眼,说dào:“要是实在完不成任务,一百万的投资也只能算上一笔。”

  这时候周明与熊黛妮、熊黛玲以及辛琪三个女人走过来,笑着问:“沈书记跟周区长在聊什么呢,这么高兴?”

 ★zhōuyùkànleshěnhuáiyīyǎn,shuōdào:“yàoshìshízàiwánbúchéngrènwù,yībǎiwàndetóuzīyězhīnéngsuànshàngyībǐ。”

  zhèshíhòuzhōumíngyǔxióngdàinī、xióngdàilíngyǐjíxīnqísāngènǚrénzǒuguòlái,xiàozhewèn:“shěnshūjìgēnzhōuqūzhǎngzàiliáoshímene,zhèmegāoxìng?”

  “哪有你有三个大美女péi着去逛yàn京城高兴,要不,分一个给我?”沈淮开玩笑说dào,叫别人完全看不出他跟周明的芥蒂有多深。

  虽说这边角落dōu是唐闸区的官员,周明倒没有见外的拖了一把椅子坐下来,跟沈淮说dào:“对了,这次回去之后,我也要到唐闸区工作了,到时候要靠你跟周区长提携……”

  沈淮疑惑的看了周裕一眼,他离开东华才两三天的时间,总是有些消息叫他不能及时掌握。

  “市里从市直机关抽调一些年轻干部来加强区县干部队伍,名单前天才颁布,潘区长在昨天的常委会议上,推荐周处长到鹤塘镇担任镇长……”周裕略加解释。

  “呀,这可是大喜讯。咱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庆祝一下?”沈淮心里却暗dào好险:要不是他刚把潘石贵整得“畏罪自杀”,指不定潘石华就要把何清社调走,将周明硬塞到梅溪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