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宴终人散


  (看到很多兄弟已经在为准备订阅zhè书而充值,更俗很感动,谢谢了)

  田家庚倒没有刻意走到长台后去端详沈淮的字,但心里也为zhè满纸雄浑苍奇的隶书而心惊。田家庚实在想象不出,宋炳生的儿子zhè么年轻,竟然能写出内敛风骨、形神皆备的好字来。

  听老爷子宋华说“其他人都不要写了”,田家庚心想他大概是知道其他宋家xiǎo辈,不可能有谁能写出与此比肩的好字来,与其叫其他xiǎo辈献丑,打击他们的信心,不如叫他们藏拙。

  田家庚同时又觉得奇怪,zhè个沈淮未免是锋芒太盛,但看其他宋家xiǎo辈,脸上或惊或愧或疏或怨,显然也是对学销售的锋芒毕露而心生不满,而看宋炳生今天的表现,对zhè个才华横溢的儿子显然也是特别的亲近,宋家老爷子对zhè个孙子似乎也颇为陌生,也为沈淮能写出zhè样的好字则惊讶,宋家背后藏着怎样的故事?

  沈淮露了zhè一手,其他人也知道宋家其他xiǎo辈能在书法上超过沈淮的可能性极微,自然也不会叫主人难堪,除了夸赞沈淮zhè副纸实在漂亮,倒没有人挤兑其他人上去露一手,很快就散开各自回家。

  田家庚也是带着满心的疑问,坐到座位,看宋乔生眼里闪过一丝不快,心想他大概不喜欢两个儿子给沈淮衬得黯然无光吧,侄子跟亲儿子终究是有区别的。

  沈淮写字时,手掌下缘沾了墨,他到卫生间洗过手再回座,也能感到席间其他人对他的敌意,他只是坦然处之,照常与宋鸿军yǐ及田家庚的秘书谈笑风声,更不会在意宋鸿奇难看的脸色yǐ及宋鸿义怨恨的眼神。

  不管怎么说,老爷子八十岁大寿,对宋家人,特别是刚刚走上工作岗位或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宋家xiǎo辈来,是积lèi人脉的难得机会,不会因为沈淮一时的锋芒毕露而打断。

  桌间的人纷纷离间,跟着父母出去敬酒。不管或近或疏,zhè一声叔伯姑姨喊出口,yǐ后有事找上门,就是香火情。

  宋鸿奇、宋鸿义兄弟俩也给宋乔生喊过去,单独给戴、贺、田等人敬酒说话,沈淮坐在席间岿然不动。

  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二伯宋乔生作为宋系二代最杰出的人物,官至正省部的中组部副部长,是党内最有可能走进◇中央领导集体的少壮当权派之一,宋鸿奇、宋鸿义兄弟俩就自然就有着比其他宋家xiǎo辈更耀眼的光环,有着更优势的上升资源。

  不过,沈淮刚才的表现,给宋鸿奇、宋鸿义兄弟俩打击不xiǎo,虽然给他们▲的父亲拉过去,但心情低沉,在叔伯长辈面前也没有发挥出应有水淮。

  宋鸿军作为xiǎo辈里的老大,又下海经商十载,虽然他的父母,也就是沈淮大姑姑、大姑父没有什么大作为,他在xiǎo辈里的表现也是●相当活跃,端着酒杯主动出击,说话也肆意风趣。

  大家都走了出去,席间就剩下田家庚的秘书跟沈淮而坐,他也能看着宋炳生对zhè个儿子的冷漠,不然不会在宋家zhè么重要的场合放沈淮在zhè边坐冷板凳★,笑着问他:“你的字是学宋石如吧?”

  对田家庚的秘书李谷,沈淮也是刚知其名,见他大约有三十六七岁,但没有人跟他介绍李谷更多的背景。不过作为正部级的秘书,行政级别至少也是正处,沈淮也不可能漠视。

  李谷刚才由宋鸿奇陪同,沈淮也没能跟李谷说上几句话,zhè时候席间就剩他们两个人,笑着问:“李秘书也知道宋石如?”

  “知道一些,”李谷笑道,“我曾yǐ为人未至中年,不能轻易去学宋石如的隶书,倒没有想到你zhè手字形神兼备,叫人叹为观止。你的几篇文章,田部长看过,也是说好,甚至想过要派我去东华调研,只是后面有事给耽搁了,真是没有想到你是宋局长的儿子……”

  沈淮暗想,zhè一耽搁大概就会从此耽搁下来吧?他猜李谷应该会随田家庚到淮海任职,省委书记的秘书在淮海省政治版图里自然也会拥有一席之地,不管yǐ后是不是因为阵营不同而生隙,沈淮zhè时候还是有意跟李谷多聊几句,只是☆宋鸿奇没有忘记他陪同李谷的事,很快就回座。

  在宋鸿奇面前,李谷就变得很沉默。

  沈淮对中央派系的了解很有限,但也知道宋家跟田家庚绝对不属于一个派系,特别是双方zhè次为争淮海省委书记◆,应该关系已经到恶劣的程度,他作为宋家子弟,实在没有立场跟田家庚、李谷走得太近。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或许之前田家庚是真关注梅钢的发展,但知道他是宋家子弟之后,态度会不会转变,沈淮z●hè时候还真不想太细的去琢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席间热闹终究是跟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看时间差不多,沈淮走到xiǎo姑身边,说道:“xiǎo姑,东华负责招商的人应该要下飞机了,我就不陪你们了■?”

  “少喝点酒,晚上早点回来,”宋文慧说道,仿佛是吩咐自己的儿子。

  “嗯。”沈淮说道。

  “要不要我出面请东华的领导吃顿饭?”宋文慧又问道。

  “xiǎo姑你要是yǐ东电的领导身份,我可yǐ代东华市邀请你参加明天的招商活动,xiǎo姑你明天能抽出时间来?”沈淮问道。

  宋文慧行程是明天下午的飞机回江宁,也不知道电力部或老爷子在那之前有没有额外的事找她。

  宋文慧说道:“看情况吧。”也知道四哥不出面请东华的领导,她作为xiǎo姑出面,反而会让东华的官员对沈淮有不利的猜测。

  沈淮想悄悄的离开,却叫宋鸿军看见,他追过来问道:“沈淮,怎么zhè么早就离开?你不一起去老爷子那边?”

  “地方上今天有官员进京,我不能躲着不露面,zhè边也应该没有我什么事了。”沈淮说道。

  “那你开我的车去。”宋鸿军掏出车钥匙给沈淮。

  “酒喝得有些多,”宋鸿军那辆凯迪拉克太骚包,沈淮笑着拒绝,说道,“地方上喝酒更凶,晚上能不能站着回来还没有事呢!”

  “我现在也不能开车,等会儿要是控制不住在长安街飚车,能叫老爷子把我的车给砸了;我找个司机送你一下。”宋鸿军说道。

  丰泽园大饭店作为国事招待的高级饭店之一,本身就是司局级国营单位,有的是高级礼宾车。宋鸿军不容沈淮拒绝,就走去找到负责丰泽园zhè次负责老爷子寿宴的负责人,替沈淮要来一部车。

  沈淮无法拒绝宋鸿军的热情,跟市驻京办主任陈兵联系上,知道他刚从东华宾馆出发去机场,就直接坐车赶去机场跟他汇合……

  **********

  田家庚zhè时候也告辞离开,由宋炳生陪着送出来,刚出大堂的台阶,就看到沈淮坐车从前面经过。

  沈淮在想什么事情,没有注意到他们;田家庚看了宋炳生一脸,脸有些木,也没有什么反应,他也就没说什么,等司★机将车开过来,就直接钻进车离开丰泽园。

  “宋局长父子真有意思呢。”坐到车里,李谷就忍不住评说起来。

  “沈淮是宋炳生跟前妻生的儿子?”田家庚问道。

  “嗯,”李谷点点头,说道★○,“听说宋局长有个儿子一直在法国读书,我也从来都没有机会见过,平时也没听宋局长提起过,真是没想到都已经回国好些年,还是梅钢的董事长,真是想不到啊……”

  从农机部开始,李谷跟宋炳生共事有近十年◇,“tīngshuōsòngjúzhǎngyǒugèérzǐyīzhízàifǎguódúshū,wǒyěcóngláidōuméiyǒujīhuìjiànguò,píngshíyěméitīngsòngjúzhǎngtíqǐguò,zhēnshìméixiǎngdàodōuyǐjīnghuíguóhǎoxiēnián,háishìméigāngdedǒngshìzhǎng,zhēnshìxiǎngbúdàoā……”

  cóngnóngjībùkāishǐ,lǐgǔgēnsòngbǐngshēnggòngshìyǒujìnshínián○的时间。

  虽然宋炳生短短半年时间里连跨两步,拉开了彼此的差距,但李谷之前跟宋炳生差距不大,私人接触也就更多一些,对宋家的情况也要比田家庚了解得更多一些,了解得深。

  连李谷都不知道沈○淮的存在,可想而知宋炳生对zhè个前妻之子有多不在意了,zhè或许也是沈淮今天锋芒毕露的一个原因。

  “回去你,你把沈淮那几篇文章找出来,给我再看看,”田家庚说道,“他的很多学术观点,很有价值。我想他除了理论扎实之外,实际工作能力也不会弱。”

  “嗯,”李谷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沈淮毕竟是宋局长的儿子……”

  低级的秘书只会做些伺候人的工作,而水平高的秘书则还要充当智囊的角色。李谷倒不是想刻意的打压沈淮,但也不得不提醒田家庚有些现实规则是他都不能违背的。

  田家庚点点头,就算他把沈淮及梅钢立为标杆,宋家也不会领情,甚至会起反作用,说道:“他的文章很多观点,yǐ及梅钢的经验,淮海省当前经济发展颇为关键。要是zhè件事我们不直接去做,你觉得宋炳生、谭启平会不会做?”

  “难说,”李谷说道,“就算宋局长跟沈淮父子间没有芥蒂,就算宋家很重视沈淮,但沈淮太年轻了,我想宋家也未必想让他zhè时候就太露锋芒……”

  “锋芒太露、过犹不及,”田家庚轻叹一口气,说道,“是不能太拔苗助长了。”

  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

  点击进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