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卧虎藏龙


  已经快五点钟了,夕阳斜挂在天空,但气温依旧炎热,叫人难以忍受。

  沈淮不想小姑为难,但又不能这时候灰溜溜的赶到市驻京办叫陈兵等人看出端倪来,走到巷子里,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

  之前的沈淮虽然给接到燕京生活了几年,但也shì给丢在寄宿学校里,很少跟宋家人接触,也很少进燕京市里。而过去七八年间,燕京城市建设的力度也很大,面貌改变了很多,沈淮对这一片区域的记忆就更模糊□了。

  沈淮站在巷子口,一时间的感觉非常陌生,不清楚到底站在什么地方。

  沈淮知道小姑宋文慧当年回城就分得一间小四合院,应该就shì这里。不过九零年之前,不管身份都高,小四合院居住环境◇普遍都差,所以小姑、小姑父又搬到电力部分配下来的房子里,也就shì上午的那套公寓房。

  小姑调到东南电力建设集团任职之后,那套公寓房就空在那里。差不多同时期,燕京市有重点的改造四合院区域,也shì部委及军委家属集中居住的区域最先受益。四合院胡同这边的居住条件得到很大的改善,治安条件也绝非普通居民区能比,小姑她们偶尔回燕京,就都会住在这边。

  这边看上去寻常得很,但偶尔路过的轿车,不shì奥迪就shì凯迪拉克,就知道这边住的人shì真正意义上的非富即贵。也因此,平时在其他地方炫武扬威的奥迪、凯迪拉克等豪车,在这里就特别的守规矩。巷子里虽然没有明显的禁鸣标志,但沈淮在这里站了有三五分钟,经过这边的几辆轿车,都shì静悄悄的,那些个司机望过来的眼神也特别的“和善”,毕竟这路边就怕哪个骑自行车或走路提着菜篮子的老头老太,也有可能shì惹不起的大老虎。

  巷子两侧都shì整饬☆的四合院,夹着狭窄而平整的柏油路,在夏季的huáng昏,置于闹市之中也有一分独特的静谧。

  沈淮走到巷子口,看到外侧就shì西单的主街,才在巷子侧墙不起眼的地方看到一枚写有“西寺东巷”不大起眼☆的金属标牌,才意识到对面西巷口子上就shì老爷子居住的大宅了。

  沈淮怕小姑、小姑父等会儿可能会从这里经过去大宅,看到巷子口有一家书店,就折身走了进去。

  书店门脸很小,但里面的纵深很大,光线有些昏沉,吊扇在头顶呼呼的转着,角落里摆着一张桌子,一个六十来岁的清癯老头坐在那里喝茶,看着像shì店主。

  店里没有其他客人,店主也悠然自得,看到沈淮走进来,只shì点头而笑,算shì招呼。

  这边藏龙卧虎,谁也不知道眼前这老头shì不shì哪个中央大佬的亲属或者其他什么人,沈淮也不敢怠慢,还以微笑,点点头走到后排的书架那里找书。

  走到后排,沈淮才发现这边出售的◆书,质量非常高,显然shì店主进货之前经过精挑细选,也有很多相当专业的外文经济书籍,叫人怀疑店主的文化水平极高,很可能shì退休之后才开的这家书店。

  无论shì东华还shì省城的书店、图书馆●,专业书籍特别shì一些外文专著还shì太缺乏了。沈淮这次到燕京,本打算到国内最大的西单书城走一趟,找一些有关工业及经济方面的书籍,没有想到这家看上去不起眼的书店里会另有乾坤。

  沈淮shì如获至宝,先蜻蜓点水的把挑出一大堆书,然后找了一个角落再精挑细选。西方专著很多都晦涩艰深,想要短时间里理出脉络来极难,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沈淮开始还站在阅读,既而又蹲下来,时间一长就觉得脚麻手软。

  “你坐着慢慢看……”店主递了一把折叠椅过来,和蔼的说道。

  沈淮道了声,接过椅子坐下来。店主不干扰沈淮挑书,悄悄的退回原处,坐在那里一个人悠然自得的喝着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着店主在外面跟人打招呼:“崔老,刚回来就四处跑着溜达啊?”来人说话的声音不大,沈淮也没有在意听,以为shì店主yù到了熟人,他埋头继续挑书。

  直到感觉有个人影停在眼前,沈淮才疑惑的抬起头,■赫然看到火车上的那个脾气古怪的老者正盯着他看。

  沈淮没想到他也住这附近,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在车站shì辆黑色奥迪将他接走。沈淮站起来笑着打招呼:“老爷子,你刚回燕京,怎么有空过来逛书店啊?◇■赫然看到火车上的那个脾气古怪的老者正盯着他看。

  沈淮没想到他也住这附近,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在车站shì辆黑色奥迪将他接走。hèránkàndàohuǒchēshàngdenàgèpíqìgǔguàidelǎozhězhèngdīngzhetākàn。

  shěnhuáiméixiǎngdàotāyězhùzhèfùjìn,búguòxiǎngxiǎngyězhèngcháng,bìjìngzàichēzhànshìliànghēisèàodíjiāngtājiēzǒu。shěnhuáizhànqǐláixiàozhedǎzhāohū:“lǎoyézǐ,nǐgānghuíyànjīng,zěnmeyǒukōngguòláiguàngshūdiànā?

  “家里人尽说些废话,我实在不愿意听;除了这里,还能有其他去处?”大概shì火车上发生的事情,叫老者存有好感,说话的语气要比火车上初yù时缓和得多,不过他打量人的眼神依旧犀利,看了沈淮两眼,又往沈淮手里以及放在旁边书架子单独摞起来的那叠书扫了两眼,说道,“小伙子,你呢?”

  “我跟老爷子的情形相反,大概shì家里人不愿意听我的那些废话,我也只好到过来打发时间,”沈淮笑着说,见老者又拿眼睛打量着他,觉得奇怪,“老爷子你认识我?”

  “在火车上就觉得像,不过现在看到你也住在西寺巷,那就shì越看越像了,”老者眼睛盯着沈淮,问道,“你shì不shì姓宋?”

  沈淮◆就知道这年头看上去衣着朴素,但出行软卧的老头不可能shì个普通人,心想他只要住在西寺街,多少会跟宋家认识,笑道:“我爷爷shì宋华,老爷子,你跟我爷爷认识?”

  老者似乎有根敏感的神经给挑了一◆下,绷起脸,说道:“鬼才认得宋华?我只知道宋家的老二shì个厉害角色……”

  沈淮一愣,没想yù到一个跟宋家有宿怨的人物,一时间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国内公开宣传老一辈革命家友谊情坚逾金石,但沈淮多少清楚老一辈人物实际上也shì恩怨纠缠,特别shì在解放后几次运动,内部的斗争不少,也shì改革以来形成不同派系的主要根源之一。

  看老者的年龄有七十多但不到八十的样子,应该经历过解放战争的老一辈人物。不过很多老一辈人物都在,沈淮也猜不出他shì谁,只能尴尬的笑着。

  店主这时候走过来,跟绷着脸的老者说道:“崔老,您可不要把宋老的孙子从我店里赶出去,您老牛气,我○可经不住宋老骂啊,”又问沈淮,“你shì宋乔生的儿子?”

  “宋乔生shì我的二伯,我爸shì老四……”

  店主疑惑的看了崔老头一眼,一时间没有想起宋家老四宋炳生有儿子。

  崔■老头倒shì“哦”的一声,想起什么来,跟店主说道:“宋家那个没出息的老四跟谢家的丫头没有生养,这个应该shì宋家老四丢在农场的儿子……”

  沈淮脸讪在那里,这段难堪的往事,没想到会给眼前这个老头这么直露露的给揭出来。他知道眼前这两个老头应该shì都大有来头,虽然这个姓崔的老头说话难听得很,他也没法子跟他有什么脾气。

  沈淮也不知道姓崔的这个老头跟宋家到底shì什么宿怨,以致左邻右巷都知道他跟老爷子不和,他只能像孙子似的站在旁边陪笑。

  崔老似乎很满意沈淮的态度,看了他一眼,说道:“听说你老子刚捞到去淮海省挂职的机会,想来还shì不死心,还想往上跳一跳。在火车上,看到你,我应该想到你shì宋华的孙子,你跟宋家老四简直shì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似乎也看到沈淮眼睛里的疑惑,崔老头倒shì一副明人不说暗话的样子,说道:“我叫崔向东……”

  沈淮没有为眼前这老头竟然■shìgòng和国海军早期的巨头之一而惊讶,而shì叫他前面透露的消息惊呆了,他“父亲”要去淮海省挂职!挂什么职务?

  崔向东见沈淮半天没有回应,以为还在思索他的身份,有些不耐性的直接说道:“◇我正好有些事要找你帮忙,你跟我走一趟……”

  崔向东常年身居高位,性格又极为强势,对沈淮这样的小辈说话,口吻自然shì不容拒绝。

  “老爷子,你等我一会儿,”沈淮不知道崔老头找他有什么事情,但想来拒绝也不好,只能无奈的给他牵着鼻子走,将挑选好的一摞书捧起来,跟店主说道,“这些书还麻烦老伯您先帮我打个包,等我把老爷子吩咐的事忙完了,再回来再跟你结帐……”

  店主把书接过来,说道:“没事,等我家小五下了班,我让她直接送到你家去……”

  “不用这么麻烦,”沈淮实在没法跟眼前两位老子解释他给拒之家门的实情,说道,“等会儿还shì我过来拿,要shì时间早,我还想再挑些书呢。您这边的书真shì不错,我都恨不得都搬回去。”

  “燕大教授帮你挑的书,你买齐一套搬回去,还真不亏你,”崔向东站在旁边插话道,“可惜这巷子里的那些个家伙,一个个自视贵种,进了宝山却跟进了粪坑一样……”

  沈淮就想着店主身份也不会寻常,没想到shì退休的燕大教授,不过这左右不shì燕大的家属住宅区,心想他或许又shì哪个中央大佬家的家属,才可能跟崔向东,跟他宋家老爷子都认得。

  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

  点击进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