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接站


  沈淮认出来人shì他以前在市政府办工作的同事,只记得他姓吴,shì秘书二处的秘书。

  市政府办里,秘书也分三六九等,资格老的享受正处待遇,资格嫩又没有背景的,在市政府办就shì一个文□抄工兼干杂活的,沈淮也不知道yǎn前这人shì为招商活动临时调到市驻京办帮忙,还shì已经调到市驻京办工作。

  “原来shì吴秘书,吓我一跳,我说谁会半道跳出来截道呢,”沈淮开玩笑的拍了拍吴秘☆chāogōngjiāngànzáhuóde,shěnhuáiyěbúzhīdàoyǎnqiánzhèrénshìwéizhāoshānghuódònglínshídiàodàoshìzhùjīngbànbāngmáng,háishìyǐjīngdiàodàoshìzhùjīngbàngōngzuò。

  “yuánláishìwúmìshū,xiàwǒyītiào,wǒshuōshuíhuìbàndàotiàochūláijiédàone,”shěnhuáikāiwánxiàodepāilepāiwúmì书的肩膀,以示亲密,也shì听吴秘书提醒,才认出跟吴秘书刚才站在出口护栏外的中年人就shì市驻京办主任陈兵,走过去,伸出手,说道,“真shì的,真shì的,怎么敢劳陈主任亲自过来……”

  “我在燕京,主要工作就shì要为东华来京干部群众服务,怎么能偷懒不出来?”陈兵也很随和的说了一句玩笑话,伸过手来握手,打量了yǎn前这个在东华炙手可热的人物一yǎn,在人群里确有鹤立鸡群的感觉,又略作解释,“昨天陪省驻京的同志喝酒,我们办的两名司机都光荣的喝挂了,还要养伤兼养精蓄锐要负责明天的接待活,小吴又没有驾证,反倒shì我没有事情。再者,邵征昨天打电话来说托了几条烟给我,我总不能坐在家里坐享其成……”

  沈淮就知道shì邵征他们泄漏了他的行程,开玩笑道:“原来陈主任shì怕我贪下你的烟……”

  陈兵哈哈一笑,又疑惑的看着沈淮身后一dà群青年男女,疑惑的问道:“这几位shì?”

  “说起来巧呢,我坐火车来京,赶着市委熊主任的女儿也从学校放假到燕京来玩,在火车上遇到了,”沈淮也不管陈兵信还不信,介绍身边的熊黛玲,“这位就shì市委熊主任的小女儿,也shì这次来燕的市计委周处长的小姨子;黛玲,这位shì市驻办的陈兵主任……”

  “哦,熊黛玲!”陈兵准确的重复叫出熊黛玲的名字,笑道,“你爸在市钢厂的时候,我还到你家里做过客,就感慨你爸养了两个好女儿,小时候就跟□仙女似的,长dà越发标致;想来你姐妹,已经记不得我这个陈伯伯了……”

  “陈伯伯好。”熊黛玲乖巧的打招hū,心里又有些迷惑,陈兵跟爸爸shì同级别的官员,怎么会亲自过来给沈淮接站?这不合理啊。★

  熊黛玲心里迷惑,陈兵心里还迷糊呢。

  他不相信哪有这么巧的事情,看沈淮跟熊文斌的女儿站在一起,也shì郎才女貌,但都传言沈淮跟熊文斌等人貌和心不和,而且这些传言他都从钱文惠、何清社▲那里得到证实,实在想不通沈淮为何会跟熊文斌的女儿一同出行……

  钱文惠、何清社以前都shì陈兵从基层提拔起来,跟陈兵的交情一直都不错。陈兵虽然级别还在,但在东华官场已经给边缘化。说起来正值年富■力强之时,就算市驻京办shì个肥差,但也不过shì干那些伺候人的脏活,说到权势跟威信,远不能跟区县党政正职相提并论,shì个失落人物。

  钱文惠、何清社等人也shì希望沈淮能跟陈兵有所接触,相互之间能有一个扶持;邵征托沈淮捎烟以及打电话给陈兵说沈淮的行程,也shì这个意思。

  不过,一个quān子,只可能有一个核心人物。

  要仅仅shì接触一下,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彼此间以后能有一个援应,那也没有太刻意做些什么。不过,陈兵要想借着沈淮背后隐隐露出峥嵘头角的背景重新获得重用的机会,那就应该shì他主动向沈淮表示诚意,而不能拿着他正处级的架子不放下来,也不能再视何清社、钱文惠等人为自己的旧部。

  东华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沈淮在东华已不能算shì崭露头角。作为一个能公开跟市委书记叫板的人物,陈兵怎么也不会真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镇党委书记而轻慢待之。

  这背后的规则,倒不shì熊黛玲这时候就能理清楚的。

  陈兵倒shì该糊涂时就糊涂,看到熊黛玲等同学这么多人,跟吴秘书说道:“小吴,你打电话再叫两部车过来……”

  “不用了,真shì赶巧跟沈淮在火车上遇到,我跟同学shì来北京玩的,”熊黛玲忙说道,“陈伯伯,你把沈淮接走就好了……”

  她们shì来北京游玩的,她私下里自然shì希望能跟沈淮在一起,但这么拉着一dà帮同学跟沈淮公开的厮混在一起,明天她姐跟她姐夫过来看到,她们心里会怎么想?

  初看到这边的接站动静,郑峰他们也有些傻yǎn,没想到东华市驻京办的主任会过来给沈淮接站,心里琢磨着yǎn前这个所谓乡▲镇干部到底shì什么牛叉人物。

  辛琪歪着头看了沈淮一yǎn,笑道:“嗨,想不到你shì个dà人物呢,还瞒了我们一夜,想骗我们小女孩子啊?”

  “我真在乡镇工作。”沈淮无辜的摊摊手。 ◆
  辛琪横了他一yǎn,自然shì不信他的鬼话,凑过头来搂住熊黛玲的脖子,她也不想东华市驻京办搞得声势浩dà,跟熊黛玲诡笑说道:“你跟沈淮先走吧,我们玩我们的,反正你明天也要跟你姐、你姐夫见面的,我们回学校再联系……”

  熊黛玲也不shì什么事都不懂,市驻京办shì市委市政府的外派机关,她要shì这么跟着沈淮一起坐车去驻京办,过两天怕shì整个东华市都会传遍她跟沈淮私下出行的消息。要shìdà家关系还像以前那么和睦倒也罢了,而yǎn下的情况,她也知道有些嫌shì必须要避的。

  熊黛玲心情复杂的看了沈淮一yǎn,yǎn下只能坚决的拒绝掉陈兵的好意,跟辛琪说道:“你们可不能把我丢下来,”又跟陈兵说道,“我这次真shì跟同学来燕京玩的,这次就不去打扰陈伯伯您了……”

  郑峰本来心已经shì死了彻底,他也又不傻,看沈淮这架式当然不可能shì普通的乡镇小办事员。京城百姓shì看人低三分,郑峰也不会把地方上的小官员看在yǎn里,但昨天的种种,也叫他看得出熊黛玲对沈淮心有好感,而完全不把他看在yǎn底,这种情况下他shì完全没戏的。

  郑峰这时候见熊黛玲很坚决的不跟沈淮他们一起走掉,他的心又死灰复燃起来,窃喜道:难道她昨天跟这小子看上去亲近,shì故意做给自己看的?

  郑峰讨巧的凑到前面来,帮腔道:“不用你们这么麻烦了,我爸派他单位的司机也过来接我们了,我们自己走就行了……”

  陈兵看了郑峰一yǎn,燕京水深王八多,实在不知道yǎn前这小子又shì哪家的衙内,随便遇到谁,他都不敢得罪,笑脸问道:“shì吗?要shì你们车坐不下,你们去哪里,我帮你们送一下……”

  “魏叔叔……”郑峰跳起来朝外面一个dà高个男子挥手招hū,想引起他的注意。

  郑峰他爸单位的那个司机,个子真高,怕shì一米九几,站在人群里,满脸横肉的脑袋突兀的竖起来,仿佛挡千潮汹涌冲击的一dà块礁石。

  彼此间隔着四五十米,给汹涌嘈杂的人流挡着,郑峰跳了好一会儿,才引起dà高个司机的注意。

  那司机也shì奇怪,过来接站就接站吧,手里也拿着一个牌子。看到郑峰,他就将牌子举到头顶,也朝这边走过来,只shì更叫人费解的,牌子赫然写着“沈淮”二字。

  陈兵倒shì误会了,跟郑峰说道:“原来你也叫沈淮啊,”笑着跟沈淮说道,“我原以为沈书记的名字很有个性呢,倒没想到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情,黛玲的同学竟然跟你同名同姓……”

  看着那dà高个举着写有自己名字的牌子,沈淮也很疑惑,问既惊疑又难堪的郑峰:“你父亲在什么单位工作?”

  郑峰给蒙了,他更希望shì人流里还有另外一个叫“沈淮”的同名同姓者,只shì他爸单位的司机并不shì来接他们,而shì给别人接站的,已经叫他足够丢脸了。

  郑峰表错情的脸烫得跟猴屁股一样,没有回沈淮的话。

  那个dà高个逆着人流挤过来,瓮着声音跟郑峰说道:“小郑你今天放假回来啊?真shì巧呢,你等我一会儿,我接个人,等会儿带你一起走……”

  郑峰欲哭无泪的看着身后的同学,恨不得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进去。

  “唉,你接的人也叫沈淮,”沈淮不确定的拍了拍dà高个的肩膀,打招hū道,“很不凑巧,我也叫沈淮,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shì接我的……”

  dà高个定睛的看了沈淮两yǎn,盯得瞳孔放dà,“啪”的一个敬礼,说道:“沈淮你好,我叫魏岳,宋局长派我过去接你回家……”

  沈淮吓一跳,他都不知道他爸怎么知道他坐这趟车回燕京,更没有想到他爸会派司机来接他,只shì农业部的司机,为什么见面会行军礼。

  dà高个也意识到突然一个军礼有些突兀,憨笑道:“前几年我一直给老爷子当警卫员,去年退伍才到农业部当司机,不过在警卫团养成的老习惯一直都改不了,”又拉郑峰拉过来,请示道,“这位shì我们部老郑的儿子小郑,赶巧也shì坐这趟车回京,我可不可以接他一起走?”

  郑峰想挣扎着溜走,只shì警卫团出身的魏岳力气dà得很,轻轻的一拉就叫他挣扎不开,给拉到沈淮的跟前来。

  ********************

  纵横-< >-四岁了!“有奖dà轮盘”活动以及每天订阅捧场消费(300纵横币)还可以玩游戏(切水果)赢取dà奖哦,还不快来参加!./zhuanti/4z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