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周裕的梦


  也许zài整个东华市,潘石贵的死不会掀起什么波澜来,但对梅溪镇很多人的触动很深。包括杜贵昨夜到霞浦县公安局投案自首的消息传过来,叫梅溪镇上午就议论不休。

  原计划是由何清社上午到区里★汇报渚溪路桥工程立项的情况,不过区委书记杨玉权上午打电话过来,要沈淮一起到区里汇报昨天商户聚集冲击镇政府的情况。

  沈淮与何清社赶到杨玉权办公室汇报时,潘石华也zài场。

  从潘石华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异常,他zài听到何清社介绍完渚溪路桥工程的前期筹备情况,还满脸笑着称赞:“我们的干部就应该像梅溪镇这样,要多动脑子、要多想创新的点子去搞基础建设。唐闸区这两年来发展有xiē慢了,今年的指标也基本上要靠梅溪镇来拉动,我作为负责经济工作的区长,很惭愧啊!”

  沈淮不动声色,心里也暗暗惊叹,这年头不看这xiē高高zài上的官员干部,也许专业水平很差劲,但心理素质之强还真不是普通人◇能比;看潘石华的脸,也不像昨夜没睡好的样子,差点叫他都相信潘石贵的死真跟潘石华无关……

  整个谈话过程,杨玉权话都很少,这也合他一贯的不言苟笑的作风,只有zài潘石华说话时,眉头才不那么显眼的◇néngbǐ;kànpānshíhuádeliǎn,yěbúxiàngzuóyèméishuìhǎodeyàngzǐ,chàdiǎnjiàotādōuxiàngxìnpānshíguìdesǐzhēngēnpānshíhuáwúguān……

  zhěnggètánhuàguòchéng,yángyùquánhuàdōuhěnshǎo,zhèyěhétāyīguàndebúyángǒuxiàodezuòfēng,zhīyǒuzàipānshíhuáshuōhuàshí,méitóucáibúnàmexiǎnyǎnde蹙一下。

  沈淮汇报昨天镇政府受商户冲击的情况,潘石华又再次高调表态:“梅溪镇处理很正确,我们要维护群众利益,但不能无原则的退让。特别是这种试图靠冲击镇政府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罪行,要坚决的打击○。要是这次退让了,那以后不是谁纠集几十号人就能左右地方政府的决定?我看,这个风气决不能容忍滋生。虽然潘石贵是我的堂弟,但事情涉及到他,也绝不能因为他畏罪自杀就姑息掉。我建议梅溪镇还是要对这事做进一步的◆调查,把调查结果公布出来,才能以儆效尤……”

  杨玉权没有耐心看潘石华表演下去,截过他的话头,说道:“这件事梅溪镇内部做调查就可以了,除非有进一步的问题,不然就没必然对外公布了。眼下还是抓经济建设要紧,不要给其他因素过份的干扰……”

  沈淮心知杨玉权决不可能主动包庇潘石华,心想应该是潘石华的死没有给发现明显的疑点,这么说来,杨玉权即使能猜到潘石华有很大的嫌疑,也只能暂时放手。

  杨玉权不zài这件事情上纠缠下去,也更不想看潘石华的表演;这是现实的选择跟妥协。

  沈淮将拿手里半天没有点上的烟点起来,吸了两口,看着白色的烟zài眼前袅袅散去,也就只能将这件事暂时抛之脑后。

  沈淮接下来,又将梅溪镇打算把李社、蔡家桥两村合并后作为梅溪镇区往南发展工业区及居住区的规划设想,跟杨玉权、潘石华作了汇报。

  杨玉权跟潘石华都表示赞可,不过要梅溪镇拿出更详细的规划方案,供区里权衡。

  沈淮与何清社从区政府大楼出来时,接到周裕的电话。

  外面的天气炎热,正午的火辣太阳照zài窗户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沈淮不知道周裕站zài哪扇窗户后看他,让邵征开车送何清社先回镇上,他则走回区政府大楼,趁着别人不注意,敲门进了周裕的办公室。

  周裕坐zài办公桌后,穿着黑色衣裙,平时挽成髻的长发散披下来,柔软卷曲,仿佛黑色的波浪,将她白皙的脸蛋衬得柔媚。

  周裕有xiē近视,工作时戴帽黑框眼镜,沈淮进来时,她刚将眼镜摘下来,看过来时眼睛有xiē眯,显得狭长妩媚,明亮动人,似乎过了一两秒钟才将沈淮看清楚,说道:“哦,你过来了;你坐啊……”

  “周区长见召,有什么最高指示要传达啊?”沈淮拖到一把椅子zài办公桌前坐下来,嬉皮笑脸的问道。

  沈淮以前zài工作场合惯见周裕以干练的职业装扮,似乎只有灰蓝两色的衣衫换洗,很少看到她会穿一身把女人妩媚性感尽展示出来的黑色衣裙。

  办公室挡板只有半截,沈淮站下来,看到周裕蜷zài椅下的小腿穿着黑色的丝袜,魁惑而迷离,她圆润的足下踩着一双磨砂的黑色皮鞋——

  沈淮忍不住会去想周裕这一身打扮要是站起来转一圈,会是何等的风情四溢!

  周裕戴上黑框眼睛,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肌肤,明亮的眼眸,叫她多了几分书卷气。

  沈淮虽然满不zài乎的zài嘻皮笑脸,周裕却似乎要努力去看透他的内心……

  “我突然觉得有xiē疲倦,你呢?”周裕问道。

  “要不要我把肩膀借给你靠靠?”沈淮问道。

  “你不要乱说,我会真靠的。”周裕说了一句。

  沈淮看着周裕,周裕有xiē不好意思的撇过头去,也觉得自己说这样的话是疯了。

  沈淮承认周裕的美貌给他很大的诱惑,但他没有想过会跟周裕发生什么,但这一刻心里柔情突然其来的仿佛泉水汩汩涌出,他完全能体会到周裕听到潘石贵“畏罪自杀”的消息而看到潘石华那张坦然无事的脸zài眼前摆动之后的疲倦感。

  良心未泯的人,要zài这样的官场很好的生存下去,一定要意志足够的坚硬。

  沈淮伸出去脚,zài桌下轻轻的触碰了周裕一下。周裕那叫人**蚀骨的小腿给沈淮贴了有那么两秒钟才收回去。

  那隔着丝袜温热的丝滑触感,留zài沈淮的心间,叫他的心脏仿佛给一只小手握紧住似的,也叫他确认周裕那一瞬时、真切能触碰的情意。

  “听说你过两天请假要回燕京去,”周裕心砰砰乱跳,从桌头翻出一份文件出来强作镇定,掩饰刚才大胆到极致的慌乱,真觉得自己快疯掉了,说道,“市里组织到北京参加一个招商活动,唐闸区这边我会带队过去。梅溪镇是我们这次宣传的一个典型,你zài燕京有没有时间参加一下?”

  沈淮是打蛇随竿子上的人,不说话,下巴磕桌子上,只想看周裕那娇羞迷人的眼眸。

  “我跟你说正事,你不要这样看我好不好?”周裕几乎是哀声相求,脸很快就给沈淮不要脸的眼神看红了起来。

  “我时常zài梦里惊醒,不知道自己是谁,”沈淮坐直身子,收起轻佻的眼神,轻声说道,“你相信吗?我一直都有一种生活zài别人躯壳里的感觉,仿佛做着别人的事情,过着别人的生活……”

  听沈淮这么说,周裕盯着沈淮深邃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说道:

  “我是凌晨接到电话知道潘石贵畏罪自□杀的消息,起初心想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又继续睡过去,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也跳进青龙湖里,无数声音zài岸上喊:看,她畏罪自杀!湖水让我窒息、但一直无法醒过来,很奇怪,梦里是你伸手把我猛的拉出湖水,然后○○就醒了,整个身子都汗湿了。然后整个人跟疯了似的,满脑子都zài想着这个梦,zài想青龙湖是不是就是我们‘畏罪自杀’的官场?若说你有一种活zài别人躯壳里的感觉,那我这xiē年来就一直有一种沉zài湖底▲的感觉。这种感觉找不到人说,以前也无所谓,今天却有一种非找人说不可的冲动,我想我总是不能算坚强……”

  沈淮看着周裕美丽得过分的眼睛,伸手想去抓周裕那纤白的手。

  周裕手缩了回去,说道:“有时候没有人说说话,真的会窒息得要死,不过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想歪了……”

  “……”沈淮痛苦的拍了拍脑门,说道,“得,是我想歪了,以后保证做好周区长的谈话对象,绝对不让自己有其他想法……”

  周裕横了沈淮一眼,不让他胡说八道,问道:“你回燕京有没有定好行程?”

  “周六就是老爷子大寿,赶不上坐飞机,我明天下午去省城坐火车,”沈淮说道,“你是坐火车还是坐飞机?”

  东华去年建了飞机场,但航班寥寥无几,与燕京之间仅周末有往返航班,沈淮又没有资格调专机,赶不上周末的飞机,只能去省城坐火车回燕京。

  “工作安排到周末才能有空,也是专门为燕京的招商活动腾出时间来,”周裕说道,“再说有飞机坐自然是坐飞机,谁乐意绕到省城坐火车去?”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沈淮站起来问道。

  “哦,这份招商活动的文件你拿着……”周裕拿了一份文件给沈淮。

  “你不开门送一下?好歹也让我享受一下实权派人物的待遇。”沈淮涎脸笑道。

  “你再蹬鼻子上脸?”周裕横了沈淮一眼,但还是走过来帮沈淮开门。

  沈淮这才看到周裕今天这身打扮的全貌,礼服式的黑色裙装,到膝盖上三寸而止,黑色丝袜,性感冷媚,有一种普通漂亮女人不具备的优雅气质。

  “你今天这一身真漂亮,我不看一眼走,能后悔几天睡不着。”沈淮说道,见周裕抬手要打过来,赶忙拿了文件开门溜了出去,走出区政府大楼才有时间看文件。

  是省驻京办联络十三市的驻京办zài燕京组织的一次台港奥三地华商联谊活动,规模颇大,东华市这边由梁小林副市长带队,各区县都派人员参加。沈淮看了看工作人员名单里,周明赫然zài列,他笑了笑,对所谓的招商活动不以为意,倒是很期待跟周裕zài燕京再见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