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回家看看


  [正文]第一百八十五章 回家看看

  ------------

  (今天就一更)

  沈淮即使无意跟杨丽丽发生什么,也不可能直接安排杨丽丽住进渚溪酒店,有些事情是有嘴sh◎uō不清楚的,就算陈丹没有意见,他也要注意在梅溪镇的影响。

  沈淮将杨丽丽送到唐闸区的一家酒店住下,才开车往梅溪镇走。

  陈丹在他宿舍lǐ伏案而睡,听着开门声,才睡眼朦胧的抬起头来,问道:“几点钟了?”

  “快三点了?”沈淮坐过来,将陈丹搂在怀lǐ,闻着她身上的淡雅馨香,怜惜的问道,“怎么不上床去睡?”

  “还以为你会很快回来,坐着坐着就睡过去了,”陈丹慵懒的侧过身来,问道,“寇萱她没有什么事吧?”她一直都惦记着寇萱的事情,一个家lǐ穷困的女孩子,突然阔绰的送出价值上千元的礼物,怎么都难叫人放心。

  明明一直都在等他回来,却克制着不打电话过来,陈丹内敛的心叫沈淮心痛,shuō道:“这丫头惹的麻烦还不小,差点把天都捅破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寇老爹过世了,前天是头七。这丫头收了人家四千元钱,却没有赶上给寇老爹治病,所以拿来买了两件连衣裙,她一件,又送了一件给小黎……”沈淮shuō道。

  “什么?”陈丹震惊的坐直身子,抬头看着沈淮的眼睛,疑惑的shuō道,“寇老爹真死了,没看出来啊,寇萱过来找小黎玩,shuō笑都挺正常的啊?再个,寇老爹治病真要钱,她怎么不跟我们shuō一声啊?你帮她把钱还人家没有?”

  “有些人的性子就是拧,”沈淮苦笑道,对寇萱这种性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才好,shuō道,“她一个小女孩子,有些人的钱哪那么好借?要是简单还钱就能解决,也不用扎腾这么晚才回来了。害得我差点跟谭启平翻脸……”

  “怎么回事?”陈丹问道。

  “她这段时间来一直都在英皇做服务员,借钱给她的客人大有来头,是省委组织部长戴乐生的儿子戴毅,你shuō这钱借出来想还容易吗?”沈淮笑问道。

  陈丹这才知道沈淮刚才所shuō的“捅破天”是什么意思,这些权贵人物zì然不会在乎万儿八千,他们贪的zì然是寇萱那稚嫩而迷人的身体,但看沈淮神色轻松,心知问题应该是解决,想再问什么,沈淮进屋来放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便先让沈淮接电话。....

  是熊文斌打来电话,沈淮没聊几句,就挂了电话,再接着跟陈丹shuō道:“市委做出决定了,决定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调查英皇及王子亮,并由市纪检委立即对城北区分局局长陈飞进行隔离审查;不过根据唐闸区分局初步提审的结果,对戴毅处以拘留十五天的行政处罚——你shuō这丫头是不是差点捅破天了?”

  沈淮简单洗漱过,与陈丹躺到床上,把今晚发生的事大体shuō给她听,听得陈丹娇呼连连,完全想不到沈淮送寇萱离开的五六个小时会发生这么多的波折。

  也是今天精神太紧绷了,虽然是凌晨三点,沈淮也没有睡意,就把陈丹的睡衣扒下来,做起事来……

  酣畅淋漓的欢爱过后,沈淮让陈丹将脑袋靠在他的胸口,看着她散开丰茂的长发,在从月外透进来的月光lǐ,仿佛黑暗的湖水,闪烁着诱人的光泽。陈丹光滑的双腿仿佛美人鱼似的缠裹着他的右腿,下体湿漉漉仿佛沾了晨露的绒毛贴在他的腹股沟上,痒痒的,又叫他心间春意在复苏。

  比起那坚实娇嫩的乳,沈淮更喜欢陈丹那受zì己滋润正一天天变得越发圆润的臀,伸过手在她嫩弹有如凝脂的臀上搓揉着,见她趴在胸口一动不动,似乎在静听zì己的心跳,问道:“在想什么?”

  “寇萱她那小姑姑,以后大概也不会怎么管她,你shuō她以后怎么办?”陈丹抬起头来,鸦色秀发如水从两边分开,她的眸子黑白分明,脸蛋有着**过后的余韵袖润,端是迷人得紧,“你shuō要不要索性就让她跟小黎住一起来?”

  原来陈丹走神在想这个,沈淮哑然失笑,他倒是不介意寇萱跟小黎,但又怕她整天在身边转,会是惹火的定时炸弹,他都不敢把寇萱今天在zì己跟前扒光的事情shuō给陈丹听。

  沈淮手伸得累,缩回来,放在陈丹坚实娇嫩的乳、房上,shuō道:“这丫头跟小黎性子大不一样,年纪轻轻,接触的社会却复杂得很,还不知道她能不能回学校安心的读书。未必要跟小黎同住,资助她读书也不算什么问题,关键要她zì己愿意。过两天找她问问看……”

  “那杨丽丽呢?”陈丹抬头问沈淮。

  “这种小人物,谁关心啊?”沈淮浑不在意的shuō道,“比起杨丽丽,王子亮给抓起来,树倒密猕狲散,英皇也将给查封,但英皇的资产还在那lǐ,又是东华经营娱乐业的最佳地段,那可是很多人眼lǐ一块大肥肉,你怎么不关心这个?”

  “我才不贪那个,承包接待站就给你惹来那么多麻烦了;我要是一个贪心的女人,你不会喜欢我的。”陈丹shuō道。

  “过了今夜,那点小麻烦就会烟消云散,那几个要是还敢继续来咬我,我倒是会真佩服他们有胆量,”沈淮将陈丹搂紧了一些,shuō道,“英皇的事,你不沾手是对的,不过整个名利场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想清清白白做官,未必是好……”

  “你打算怎么做?”陈丹疑惑的问道,她见沈淮在这么简陋的宿舍lǐ也怡然zì得,知道他对有些东西看得很淡。

  “案子要查下去,时间还长着呢,”沈淮shuō道,“我也不贪什么,但王子亮、陈飞是我整下去,要是放任别人去争食英皇这块肥肉,别人非但不会念我的好,反而会以为我软弱好欺,这不是什么好事。再shuō了,我在别人的眼l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zì然就更没有必要装什么清高……”

  陈丹抿着袖唇,shuō道:“你的事,我一点都帮不上忙;有时候觉得zì己挺没用的。”

  “怎么会?”沈淮把陈丹光滑的身子搂在怀lǐ,shuō道,“我有些时候心会很累,唯有跟你在一起,才能放松下来,你对我是这么的重要,怎么会没有什么用?过段时间,陪我回燕京,怎么样?”

  “……”陈丹疑惑的看着沈淮,她虽然知道一些事情,但这么长时间来从没觉得沈淮对燕京有一丝的眷恋,问道,“怎么□会突然想回去了?”

  “过段时间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虽然没有人通知我,大概也不会有人欢迎我回去,”沈淮苦笑道,“但是,这人啊,总是要低头的。再shuō我以前也是确实有些乱搞,不管他们原不原谅,□我总归要回去认个错……”

  陈丹热情似火的搂住沈淮的身子,知道他强硬姿态的背后实际承受着很大的压力,知道他不是任着性子乱来的人,知道他想在东华干一番大事情,但到处都是束缚他的现实的网,以致他不得不直接回燕京寻求宋家的谅解跟支持。

  陈丹的肌肤嫩滑似脂,处处透着**蚀骨的弹软,沈淮没有倦意,摸着她双脚之间的湿滑,忍不住又有兴趣,身下物有如铁杵一般支起来。

  陈丹身体敏感娇弱,一般不堪承受两次鞭笞,但感觉到那硬物顶在湿唇上,心lǐ透出来酥骨的痒痕,叫那一大粒顶住嫣袖紧小的口子一点一点的挤进来,那异常充实的感觉,叫她动情的身心情不zì禁的颤抖起来,渴望再顶得更深处一些,垮着臀,也情不zì禁的往下滑坐。只是她一边主动的将那根铁杵吞下去,一边埋头伏在沈淮的耳边道:“对不起,我不想陪你回燕京去……”

  沈淮捧着陈丹那娇艳的脸蛋,见她黑暗有纯夜的眸子闭上去,见她在晨光下坐起身子蠕动起来,抚住她的乳吻上她,舔裹那尖立起的蓓蕾,听着她嘴lǐ流泄出来呓语呻吟,知道有些事情没法强迫她。

  沈淮在沉睡中给手机铃声惊醒,陈丹早已起床离去,手机叫她给充上电,就放在床边的桌上。

  沈淮撑起身来,拿过手机见是周裕的电话,斜靠着床沿接通电话,问道:“几点了,这么早打电话过来?”

  “都十一点了,你不会还躺在床上吧?”周裕在电话lǐ问道。

  “你知道我昨天折腾了多久才睡?”沈淮将手机夹在脖颈之间,看到陈丹帮他把衬衫都准备好在床边,心lǐ有暖流在流趟,虽然陈丹总觉得zì己不够好,沈淮却知道她在zì己心lǐ有多重要,笑着问周裕,“做渔翁的感觉如何?”

  “请你吃饭,我弟请的。”周裕长话短shuō,也无意在电话shuō得太细。

  “行,周区长见召,周公子也难得丢下身份接见我这样的小人物,我哪lǐ敢拒绝?哪lǐ?我马上就赶过去。”沈淮shuō道。

  “谁现在还敢不开眼把你当小人物啊?”周裕笑道,“我们在鹏悦等你。”

  沈淮起床洗漱过,正打算出门去跟周裕、周知白见面,孙亚琳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起床没有,我们正等着你讲述昨夜的光辉战jì,你也太没良心,这么精彩刺激的事,都不拉上我。”孙亚琳在电话lǐ直抱怨。

  “我这要去鹏悦呢,你们那儿都有谁啊?”沈淮问道,想想也知道是杨海鹏他们在那lǐ等着听热闹,不过这时候也没有时间去理会他们。

  “不行,你等着我,我跟你一起去鹏悦;姓周的那娘们,太妖媚的,我得替陈丹看着你。”孙亚琳在电话shuō道,接着又听见陈丹在旁边笑骂她的声音。

  沈淮只能等孙亚琳过来,到中途又将杨丽丽接上。虽然一开始shuō要杨丽丽当zì己的眼线,中间还发生那么多的波折,但事到这一步,还真不能将她丢下不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