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回马枪


  回dào镇上,何清社就追了过来,要谈下梅公路拓建的事情。

  “老朱请客,你把李锋也喊上,我们边吃边谈……”沈淮跑了一下午,也饿得前心贴后背,让何清社把李锋也拉出来,一起去渚溪酒店吃晚饭去。

  梅溪钢铁厂gǎi制完成,跟鹤塘镇的行政区域也重新进行划分。

  虽然货运码头以及钢厂生产线扩容要忙上一段时间,不过那是钢厂的事情,镇政府这边在六月初就正式把梅溪大桥重建及下梅公路拓建工程提上日程。

  筹集资金是一方面,同时还将涉及dào近百户沿街房屋的拆迁,此外项目的前期审批工作也是极为繁琐,遇dào专人盯着跑。

  沈淮是党委书记,要掌握全局,还要盯着钢厂的日常管理,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背身上来,那样有八只脚都不会够用。

  梅溪大桥及下梅公路的事情,具体还是何清社负责。

  不过遇dào重要、难决定的事情,何清社会过来找沈淮商议。沈淮通常会把李锋也喊上,三个人开个小会,能做决定的就赶紧掉,然后党政会议上再走个形式。

  dào渚溪酒店,没见dào陈丹,问过柜台后的钱云,沈淮才想起来陈丹上午跟他说了,说晚上要跟小黎回老宅整理东西,准备过两天就正式搬回去住。

  沈淮就直接dào二楼找了个包厢,李锋赶过来还要一会儿,就跟何清社先说起李社、蔡家桥村合并办学的事情。

  李社、蔡家桥是梅溪钢铁往渚江边发展的关键,拿四十万给两个村合并办学,对梅溪钢铁的货运码头以及梅鹤公路等项目有促进,何清社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镇资产办跟钢厂、跟紫萝家纺等镇属企业结算红利、承包费以及财务审计,都是每季度一次。

  赶着钢厂gǎi制,资产核算是截止dào四月底。九四年一月dào四月,不用上缴企业所得税,钢厂盈利高达九百三十余万,镇政府按照20%提取红利,将有一百九十万;其余作为发展资金,留在钢厂作为资产增数。

  正式gǎi制是五月底,整个五月份二百四十万的利润就由镇政府全部提出。

  九十年代,虽然国内还存在种种问题没得dào解决,但处于经济发展的黄金时间是毋庸置疑的。紫萝家纺成立之后,之前的发展桎梏不复●存在,二月底就完成生产设施的更新,员工也增加dào四百余人,今年上半年的盈利将超过六百万。

  家纺业在国内当前还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对资金有需求,但不如钢铁业那么饥渴。故而成立合资企业时,紫萝家★纺的股利分红比例定在五成。

  也就是说上半年紫萝家纺上半年可以拿三百万出来分红,镇占股40%,能分得一百二十万。仅这个数,就是褚宜良去给镇上承包费的三倍。

  这半年时间里,梅溪镇的工商业整体活跃,普通工商税收的增幅也hěn大,加上划并后基数税返,梅溪镇上半年的地方财政收入差不多能达dào九百万,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将增涨六百万。

  政府跟企业不同,企业需要把资金储备下来用于扩★大生产,政府新增加的收入,主要还是要花出去。

  不过,何清社年前做政府预算时,就是把九三年的财政预算gǎi了两笔,抄了一下,根本就没有考虑今年财政收入会翻三倍。

  这新增加出来的财政收☆▲入,而且数额这么巨大,怎么花,没有预算约束跟规范,还凿实叫人头痛。

  沈淮决定从新增加的财政收入里,拨四十万给李社村、蔡家桥村合并办学,实在算不了什么。

  “梅溪镇今年的收入破两千万没☆有问题,比跟唐闸区一般的街道还要好。不过梅溪镇之前的欠账hěn多,我们有hěn多课要补,”沈淮说道,“当然了,党员干部的工资要涨,也增加一些福利,不然大家干活没有干劲,不过这个比例最好不要超过10%,以免有人说闲话。其他新增加部分,主要还是要民生跟建设中去,等李锋书记过来,我们坐下来先讨论一下……”

  何清社见黄新良、邵征、朱立在场,沈淮就直接谈论这个话题,知道沈淮心里应该是有了明确的想法,不过是要告诉他跟李锋一声。

  不要看梅溪镇今年的财政收入狠狠的上了一个台阶,但这些年来的欠帐太多:农田水利、民政扶贫、村镇道路、义务教育等等,几乎没有哪个方面没有欠帐的。

  不过沈淮心里什么想法,何清社大体能揣摩得dào。

  这次决定给蔡家桥、李社两村一次就拨四十万重建校舍,那些原本就属于梅溪镇的村小、镇小、梅溪中学,哪个会坐得住,不跑过来讨钱?

  何清社猜沈淮今年大概会先补义务教育的欠帐,而且沈淮前天已经跟他及李锋说了要推荐黄新良担任副镇长分管教育办。

  至于用黄新良,何清社见沈淮都没有意见,他自然就更没有意见了。

  乡镇干部的任命在九四年还是要相对简单得多,区里可以直接发文任命镇长、副镇长,黄新良过两天等走过组织程序就担任副镇长的事,差不多是十拿九稳的,何清社也就借着酒菜上来之前,把教育办的一些事情跟他作交待。

  “全镇中小学,危旧校舍要gǎi造,差不多要拿四百万出来才够,特别是年前的雪灾,对危旧校舍的考验十分严峻,下面教师对这个呼声最高……”何清社说道。

  “那今年就先拿四百万出来,补这个欠账,”沈淮见何清社都揣摩dào他的心思,也就不再等李锋过来假惺惺的讨论,直接把他的打算说出来,“补欠账,先把可能会出大篓子的加紧补上,其他的往后缓一缓,分个轻重缓急出来。总之,日子要比以前有盼头吧?”

  “说什么有盼头呢?”李锋推门进来,嗓门hěn大的问道。

  沈淮简略把李社、蔡家桥村小合并办学等事又简略的跟李锋说了一遍。

  “老何,把我喊过来是为这事啊?”李锋问道,“这没有什么好商量,就照沈书记说的来。‘再穷不能穷教育’,这话不是白说的。”

  “不是这事,”何清社看李锋过来了,就把话题转dào今天的正题上来,也没有叫黄新良、邵征、朱立回避,直接说道,“下梅公路拓宽的方案已经传出去,我今天听dào消息说,有人暗中收购路南的沿街店面房,可能会在拆迁补偿时,刁难镇上……”

  沈淮想dào前些天在猫儿hú子餐馆吃饭,孙家埭副支书兼治安委员带人过去打砸的事情来,问何清社:“知道具体是谁在里面捣鬼吗?”

  “不是hěn难确定,有可能是潘石贵。另外,杜贵跟杜书记去县里之后,hěn久都没有回来,昨天我看dào他骑辆摩托车停在路边,跟何月莲在说话,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参yǔ这事……”何清社说道。

  “肯定是这些人在里面捣鬼,”李锋气愤的说道,“修路修路,都提了好些年了,普通人怎么敢趟这浑水?就算想,又怎么有这种把握?一定是潘石贵、杜贵、何月莲他们知道沈书记做什么事,都是言出必行的,所以才想着收购路南面的店面房敲诈镇上一笔!”

  沈淮蹙着眉头,也觉得无奈,筑路建桥的资金还没有着落,这些人就抢着过来分一杯羹。

  “是不是找潘区长反映一下,”何清社问道,“修桥筑桥盼了好些年,总不能因为这些人黄掉……”

  沈淮笑了笑,潘石华通过潘石贵狮子大张口的事情,他没有跟其他人说,这事反映给潘石华知道,潘石华能秉公处理才叫遇dào鬼。

  潘石华的妻子当初在潘石贵承包的织染厂里占股,就知道潘石贵实际是潘石华顶在外头敛财的工具,整件事说不定就是潘石华在背后策划,他跟潘石华反映什么去?

  “他们只要是合法的私房交易,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沈淮跟何清社说道,“你们先摸清楚看他们的手已经伸dào多长,看看他们准备张多大的口,dào时候我们再商量对策……”

  何清社点点头,李锋也是气愤得hěn难言语。

  沈淮想着陈丹、小黎他们在老宅那里收拾,简单吃过饭,就没有陪朱立、何清社、李锋他们在包厢里继续喝,开车先离开。

  经过供销社商场时,看dào里面灯光辉煌,沈淮想dào何清社说何月莲有可能也跟这事有关,便把车停在路边走进去。

  供销社经何月莲承包后,整个格局都做了调整,不再是传统的柜台销售模式,左边是食品百货,中间有钟表、文具以及眼镜柜台,右边服饰鞋帽区。

  这时候已经有八点钟,还有些顾客在里面流离忘返,看得出何月莲还是有些经营头脑的。

  “沈书记,你怎么有空光顾我的小商场?”何月莲听人说沈淮进了商场,赶忙从二楼的办公室下来迎接。

  才六月上旬,天气还不是hěn炎热,沈淮早晚都穿长袖衬衫,有时候还要加件夹克外套。何月莲穿了一件玫红色的连衣裙,在灯光下,衬得她肌肤娇嫩,裙摆就dào膝上三寸,露出雪腻的双腿,叫人感慨这女人怎么就不会老。

  “杜贵昨天回梅溪了?”沈淮不想耽搁太长时间,开门见山的问何月莲。

  “嗯,”何月莲说道,“他昨天过来找我,说了hěn多不着边际的话……”

  沈淮盯着何月莲的眼睛,他知道这个女人hěn现实,但这时候他不能肯定她会站在哪一边。这段时间为上上下下他们都在为gǎi制的事情忙碌,有些事情就忽视过去了,何月莲应该比镇上干部更敏感的知道些什么事情,但也没见她有通风报信的意思。

  不过,沈淮想dào她昨天“hěn不谨慎”的让●何清社看dào她跟杜贵在路边说话,心想她多半还是有两边都不得罪的念头。

  沈淮不想给何月莲坐山观虎斗的机会,直接问她:“杜贵说了什么话。”

  “有些比较难听。”何月莲窥着沈淮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说吧,多难听的话,我也不是没有听过。”

  “他说谭书记好像不大信任沈书记您了,还说要向区里举报你……”

  沈淮蹙着眉头,问道:“举报我什么?”

  “他拿了一份材料找我也签字,要我一起联名举报沈书记您,我说要考虑两天,让他把材料留下来,就在我办公室里。”何月莲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