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诱惑


  “不把李锋喊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孙亚琳见沈淮训骂了几句,就把孙家埭村砸东西的人轻易的放走,有些好奇。

  沈淮摇了摇头,说道:“街区整治,是李锋书记负责,不过这边是属于孙家埭村,不属于镇区范围,动手的又是孙家埭村的干bù,跟李锋书记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沈淮也不确定是不是跟李锋无关,这时候李锋或许在哪个饭桌上吃饭,就把他拎过来,要是跟李锋没有关系,李锋给呼来喝去的自然是会一肚子委屈;要是跟李锋有关,当着众人的面是骂他好,还是包庇他好?

  李锋再怎么说,也是镇党委副书记。

  沈淮想着真要问这事,有空找人了解,而不是现在就把人喊过来,所谓的“官官相卫、内bù团结”还是有需要的,不然镇上的工作不会好做。

  “真不知道是沈书记过来吃饭,我也没有把沈书记您认出来,心想着沈书记总不会来我这家破店饭,真是瞎了眼了。还很不礼貌的让你们坐外面,真是对不起,”孙胡子这时候过来赔礼又道谢,“我马上把里屋清出来,沈书记你等一会儿……”

  “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坐外面吃饭挺好的,”沈淮看着屋里的食客也围过来,不得不站起来说两句话,“镇上对沿公路两侧的经营户,是有一些整理上的要求,也希wàng经营户能理解、配合,这是期wàng大家能齐心协力,把梅溪镇建设更文明、更美观。不过,整理整治工作,我们都有严格的限度,镇区以外,经营户只要做到不占道经营、不妨碍交通、打痒时做到卫生就好,这些国家在政策法规上都有要求,除此之外,镇上不会提更高的要求。猫儿胡子店,做到以上几点,我觉得很好,下面干bù是有些苛刻,也是镇上没有教育跟监督好,要说道歉,该是我跟孙老板你道歉……”

  说这话时,沈淮还要抓住孙胡子油腻的手,以示安慰,说到围观的群众大声说好,纷纷抱怨村里干bù怎么不地道。

  沈淮不想好好的一顿饭给打扰,指着抱怨声最大的中年妇女,说道:“嗯,★你反应的事情,我有在听,你叫什么名字,事情具体涉及到谁,你能详细的跟我说一说吗?”

  那中年妇女听着沈淮要tā留下名字来,当然摆手说道:“我只是随便说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讪着脸笑了笑,转●身就走了。围观的群众,也没有人真冤枉了,这下子也都纷纷散开。

  沈淮本不想搬进屋里吃饭,但又不想在外面给围观,见里面有一桌客人结帐走了,就将酒菜移过去。

  吃完饭,五个人连酒加菜也就七十来块钱,店老板孙胡子再三推辞,沈淮还是使眼色让朱立把钱给付了。

  往回走时,见朱立有些沉默,沈淮蹙着眉头,问朱立:“你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一说,梅溪镇真要有什么不平事,我还是能管的。◇”

  朱立见沈淮刚才轻易放孙家埭村的副支书放走,还以为他不想过深的问这件事,这时候听沈淮这么问,才知道他只是谨慎,不会在不清楚的情况陷入被动。

  “店老板孙胡子不是梅溪镇人,早年作为知▲青下乡,后来家人出车祸都亡故了,他就没有回城去,留在梅溪镇成了家,”朱立说道,“孙胡子跟他老婆不是孙家埭村人,自然也就没有能建房的宅基地。他开店的三间房,是早年拿七百块钱跟村里买下来的,也没有什么正式手续。下梅公路要拓宽,都在传路南边这三间房拆除后能改成正式店面房返还,听说有人想孙家埭村买这三间房,前提就是要把孙胡子一家赶走……”

  朱立是很随和的一个人,在乡村野店吃饭也喜欢找店老板闲扯,所以能知道很多乡镇干bù听不到的事情,就把孙胡子的情况跟沈淮如实反应。

  沈淮主张对下梅公路进行拓宽,建标准的城市公路,而不是简单的在现有公路路面上铺一层柏油敷衍了事。拓宽之后的下梅公路,宽度将增加一倍。现下的方案,是保北面、拆南面,要沿路往南拆出三十米的建路空间来。

  要是照这个方案,猫儿胡子餐馆正好在拆迁范围之列。

  对沿街涉及到的拆迁房屋,初定的补偿条件是拆居返居、拆商返商,一比一返还,对商铺另赔偿停业损失。

  孙胡子这三间房虽然挨着镇区,严格说来不算店面房,但只要工商营业执照皆全,即使不照店面房进行补偿,也会同意在新建的公路南侧重新划同等面积的宅基地作为补偿。

  孙胡子这三间平房差不多有一百平方,就算不能作为店面房得到补偿,实际上补偿划地能建两层楼,经营面积反而能增加一倍。出租开酒店什么的,收益不会比普通的店面房差,所以价值也不会低过普通的店面房。

  梅溪镇的店面房价格不算多高,学堂街跟下梅公路的交叉口算是最佳地段,也就两千五六一平方;到镇区边缘,差不多也就一千四五的样子。

  就算如此,孙胡子这三间房折除后将得到补偿地,价值也有近三十万,在农村要算不小、能惹人眼馋的一笔财富。

  孙胡子在孙家埭村本来就是没有根脚的外来户,早些年买房也没有什么正规的手续,有人为了二三十万来欺负他,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沈淮没想到下梅公路的拓建工程还没有最终定下来呢,就有人在这上面打主意想发横财,只对朱立点点头说道:“孙胡子没有正式的购房手续,但毕竟付了买房的钱,也住了这些年。你改天路过这边,让他到村里补份材料把情况说明一下,到镇上补个手续;我会额外打电话给孙家埭村追问这事……”

  朱立点点头,陪沈淮、孙亚琳返回老宅拿车去。朱立他的车停在老宅后面的路上,就跟手下两名施工经理开车先走了。

  孙亚琳酒喝得有些多,起初没有感觉,走回到老宅,后劲上来,脸蛋酡红一片,走路都有些摇晃,都有些站不稳。

  见孙亚琳不能开车,沈淮跟tā要车yào匙:“开你的车,免得你等会儿吐我车里;你车yào匙在哪里?”

  孙亚琳不像普通女孩子会随身有手袋,tā扶着车身,想从裤兜里拿yào匙给沈淮,但头晕目眩,问道:“这酒的后劲怎么这么厉害,走回时都没有感觉……”

  “孙胡子私酿的花露烧,拿私酿的米酒加料跟五十来度的亭湖烧酒一比一的兑,然后封坛存上一年半载。喝入口极软,又香甜,但酒精度要有五六十,你喝半斤多下去,还能站得住才见鬼!”沈淮说道。

  “你都不提醒我,害我喝醉了,你负责送我回去。”

  得,跟酒鬼没办法辨理,沈淮伸手自己去掏车yào匙。

  不过孙亚琳的裤子很贴身,后裤兜口又小又窄,只能叫沈淮两根手指伸进去,而tā整个人又几乎趴在车门上,屁股往后撅起来,使得后裤◇兜绷得跟更紧。沈淮的手指伸进去,隔着薄薄的布料,触摸着孙亚琳丰满的臀,弹得叫他手酥。

  他本来没有什么醉意,这么一来也是有些酣意。而孙亚琳又是女人里少有的高挑身材,不比沈淮稍矮,腰还略高一些,☆dōubēngdégēngèngjǐn。shěnhuáideshǒuzhǐshēnjìnqù,gézhebáobáodebùliào,chùmōzhesūnyàlínfēngmǎndetún,dàndéjiàotāshǒusū。

  tāběnláiméiyǒushímezuìyì,zhèmeyīláiyěshìyǒuxiēhānyì。érsūnyàlínyòushìnǚrénlǐshǎoyǒudegāotiāoshēncái,búbǐshěnhuáishāoǎi,yāoháiluègāoyīxiē,◇臀撅起来,仿佛圆月,刚好抵在沈淮小腹的地方,身子趴车门上,小西装下摆吊起来,露出柔软的腰肢,想叫沈淮没有一点想法都不可能。

  沈淮掏了两把,没能把车yào匙掏出来,孙亚琳却给他挠得臀内发痒,忍○◇臀撅起来,仿佛圆月,刚好抵在沈淮小腹的地方,身子趴车门上,小西装下摆吊起来,露出柔软的腰肢,想叫沈淮没有一点想法都不可能。

  túnjuēqǐlái,fǎngfóyuányuè,gānghǎodǐzàishěnhuáixiǎofùdedìfāng,shēnzǐpāchēménshàng,xiǎoxīzhuāngxiàbǎidiàoqǐlái,lùchūróuruǎndeyāozhī,xiǎngjiàoshěnhuáiméiyǒuyīdiǎnxiǎngfǎdōubúkěnéng。

  shěnhuáitāoleliǎngbǎ,méinéngbǎchēyàoshítāochūlái,sūnyàlínquègěitānáodétúnnèifāyǎng,rěn不住扭摆开,回过头来看着沈淮,说道:“你不要故意占我的便宜……”

  沈淮即使占了便宜给戳破,也不会嘴软,蹙着眉头,说道:“手感实在一般,没兴致了,你快把车yào匙拿出来吧……”

  孙亚琳掏出车yào匙给沈淮,两人坐进车里,孙亚琳带着醉意,又往沈淮身边贴过来,问道:“你以前是不是有些喜欢过我?”

  “就算你不喜欢女人,你也是我表姐,讨论这个话题,好像有些不合适吧?”沈淮看着孙●亚琳醉酒说疯话的样子,倒凿实比平时毒舌的tā要可爱一些,实在不知道tā喝醉酒,怎么会扯这种话题,但tā性感的红唇凑过来说话,有酒气跟迷人的香水气味混杂一起,愈发的浓郁,tā醉酒后的眼睛,盈盈如一泓秋水◎,真是一个迷人的女人。

  “得了吧,我就不信你能装一辈子。”孙亚琳翻身坐好,脸上醉意未去,眼睛里的神态好像沈淮刚才回dá错就会让tā一辈子看不起似的。

  沈淮忍不住要拍脑袋,原来孙亚琳★还是不能接受“他”的改变,才故意“色诱”他,想试探他还是不是原来的“他”,叫他真是无言。

  翻看之前沈淮的记忆,那时的“他”初到法国孤立无依,对当时唯一能接触到的少女,又是那么美丽,自然会萌生○出掺杂少年初勃冲动的情愫。

  不过,沈淮虽受到之前“他”的影响,但叠加而来的人格毕竟不多,故而对这个远房表姐的情愫也就极淡。不过,同时他也能以更正常的、没有禁忌约束的眼光去看孙亚琳,心想这么一☆个尤物,竟然喜欢女人,真是叫人惋惜。

  回到渚溪酒店,孙亚琳已经醉得熟睡过去,沈淮像拖只死狗似的,把tā扔到房间的床上。

  孙亚琳四脚八叉的趴在床上,小西装跟里面的小花领衬衫掀上去一角▲,露出白皙如雪、脂光玉泽的腰肉。而给水磨灰蓝牛仔裤紧裹的臀bù,圆如满月,修长双腿绷紧着,仿佛双腿的弹性足得要溢出来,毫无遮掩的展开眼前,沈淮心里直打鼓:这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更有一种叫人心魂美感。

  沈淮帮孙亚琳把鞋脱掉,见tā还没有反应,忍不住坐过来,在tā趴蹶的臀上拍了一下,看着臀在微微的颤动,终究没好意思多占熟睡过来的孙亚琳的便宜,说道:“我走了……”就把tā的手机、车yào匙、皮夹丢在床头柜上,退出房间。

  房门咔嚓给锁上,孙亚琳翻身倒躺过来,喃喃自语:“这小子真改性了?”

  “与犹未尽,即点下回,现章未续,即回,更多神书等您评阅!”

  


  《《》》www..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