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2-09-03

  (连续两个多月不断更,也很辛苦,昨天是实在没力气加更了,说声抱歉。)

  九三年全省钢铁产量还不到三百万吨,省属淮海钢铁集团九三年产量才一百万☆吨多点;市钢chǎng作为全省第三大钢企,钢铁产量才五十来万吨。

  以这个为参考,沈淮要把梅溪钢铁chǎng做到一百万吨规模,在别人眼里,或许真是有些野心勃勃了。

  不过,何清社亲眼看◎到梅溪钢铁chǎng在沈淮的整顿下,这半年时间来循着怎样的奇迹发展着,他相信,只要给沈淮足够的时间,把梅溪钢铁chǎng发展成年产百万吨钢的大型钢铁企业,并非不可能。

  当然,这也是沈淮把梅溪钢铁chǎng的远景目标放在一百万吨上,要是把他真正的意图说出口,就未必是何清社此时所能承受的了……

  沈淮跟袁宏军说道:“因为要争取市里的重视,我们要顶格报项目;实际上这六百亩地也不用鹤塘一次性拿出来。不管怎么说,鹤塘能拿出多少地给我们用,我们都照每年每亩地六百元支付占地费用给鹤塘镇,用于补偿征地农户的损失……”

  之前谈到再亲热,一谈到钱的话,袁宏军也是寸步不让,说道:“六百元一亩地,是不是有些少了?我们鹤塘穷啊,大多数农民都靠种田生存,一下zǐ把他们手里的地给征掉,补偿不多给一些,他们怎么生存?钢chǎng要是把这钱提高一倍,我们回去才好做工作……”

  袁宏军也没有想到沈淮就直接谈到钱的问题上来,虽然他有意把地价抬高一倍,还是不确定的看了身边的陈学祈一眼:他自己对这个不是很懂。

  陈学祈点了点头,说道:“一亩地少了一千二,村里工作也很难做;毕竟钢chǎng看中的那kuài地,是属于李社村的……”

  要是每亩地六百元都补偿给农户,应该是足够了。近年来粮棉油菜籽等农产品价格没有涨上来,化肥农药却一个劲的猛涨,农户纯粹种田,一亩地从年头忙到年尾,都未必有两三百元的收入。

  不过,钢chǎng补给鹤塘用于征地的钱,镇上村里要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他们何苦出这力?

  沈淮跟袁宏军、陈学祈说道:“现在开发区工业用地一亩也就三万,还是平整好的。鹤塘镇要是有能力做好三通之后再交地,我们也可以照这个价给……”

  看袁宏军露出为难的神色,沈淮也知道鹤塘镇没有能力做大规模地kuài的平整,接着说道,“当然,我还有一个方案,不知道袁书记、陈镇长能不能接受?”

  “什么方案?”袁宏军问道。

  “我们可以向区里申请,把李社、蔡家桥两个村可以从鹤塘划出来,并入梅溪镇来,”沈淮看着袁宏军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知道他听到这样的方案不会高兴,接着说,“我们可以适当的给鹤塘一些补偿……”

  听沈淮想将鹤塘镇位于梅溪河与渚江东汊口的两个村zǐ划过去,袁宏军自然不会高兴,谁愿意别人明目张胆的从自己碗里抢地盘?但坐在桌上聊这样的话题,袁宏军又不得不给沈淮牵着鼻zǐ走,忍不住问了一声:“有哪些补偿?”

  “从梅溪钢铁chǎng东侧往南到码头的便道,北接下梅公路,我打算以城市二级公路的标准修造。李社、蔡家桥两村的划并,以这条路为界,方便两个镇共用这条公路。这条公路以西,梅溪镇会规划发展钢铁工业园;以东的土地,鹤塘镇也可以规划来发展工业、建造工chǎng,”沈淮说道,“这个条件如何?”

  袁宏军与陈学祈对望了一眼,不得不承认,沈淮的这个条件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先致富先修路,这个道理很浅显,也很深刻。往小里说,是通行方便;往大里说,是工业配套能力要跟上发展xū求。

  袁宏军也试图拉一两笔投资,但不要说外面的人不愿意把工chǎng建到鹤塘来,鹤塘本地人也不愿意把钱投在鹤塘。说到底就是鹤塘的基础设施太差,要路没路、要电没电,走水路也没有一座像样的码头,谁愿意把企业建窝窝角里?

  如今定下三年的过渡期,两镇财政自理,所有的建设资金也都xū要各自筹措。

  袁宏军也知道梅溪镇今年就打算动手拓宽下梅公路——梅溪镇当然只会拓宽自己辖区的那段下梅公路,不可能帮鹤塘也把路修好——到时候鹤塘镇将会极为被动。

  鹤塘镇要跟着梅溪修一起动手下梅公路,几百万的修路资金从哪里去筹?

  要是不修,老百姓看着梅溪镇那边动手修路,而这边还是坑坑洼洼的砂石路,会不会指着他们的脊梁骨骂○无能?路不修,投资更会止于梅溪,鹤塘跟梅溪的差距将越拉越大。

  不仅仅是脸上无光的事情,他与陈学祈在唐闸区也没有什么根基,没有什么上层关系,将来区里借们经济发展没起色,直接将他们捋下去,他们能★有什么话为自己辩解?

  倘若梅溪镇在修下梅公路的同时,在两镇新的边界上往南再修一条高等级的公路,鹤塘镇能与之共享,那鹤塘镇就可以直接拿这条公路作为主干道使用,暂时不用去管下梅公路拓宽的事情。

  另外梅溪镇集中在这条路的西侧发展钢铁工业,道路有了,水电燃气等工业配套也会很快跟上去,将来梅溪钢铁chǎng还要在沿江地区建发电站,这就为鹤塘镇在路东侧拉投资建chǎng提供了最基本的工业配套能力。

  虽然沈淮张口就要把鹤塘的两个村划走,这件事换谁头都不会高兴,但袁宏军又不得不承认,沈淮这个条件太有诱惑力了。以鹤塘自身的能力,每年挤出四五十万的建设资金,十年都凑不出修一条高等级公路的钱来。

  再一个,沈淮看中的两个村,窝在梅溪河跟渚江的汊口上,没有直接外出的通道,很穷困。这两个村真要划出去,只会减轻鹤塘镇的财政压力。

  见袁宏军、陈学祈沉默了很久不吭声,沈淮说道:“袁书记、陈镇长,你们回去商量一个,到底愿意采取哪个方案,我们尽快定下来。我们下面谈妥了,区里的工作也好做……”

  袁宏军见何清社一直都沉默着没有说话,问道:“三个方案,梅溪镇都做好了准备?”

  “沈书记是我们梅溪镇的领头雁,他心里装着梅溪镇的发展大略,我们也都放心得很。再一个这件事以钢chǎng为主,镇上只是做配合工作……”何清社说道。

  虽说沈淮的计划叫他也很吃惊,事先也没有听沈淮提起过,但在袁宏军、陈学祈面前,他还是要跟沈淮维持一致。何清社细想,知道沈淮也许更想把李社、蔡家桥两个村直接并过来,这样梅溪镇就直接拥有出江的通道。这样在李社村沿岸建码头、堆场以及小型◎电站,能保证都在梅溪镇辖区内,肥水不流外人田……

  沈淮提的三个方案,无论哪一个,都不是袁宏军短时间能消化,他说道:“这事我们回来会尽快讨论,不过梅溪是不是先跟区里勾通一下?”

  沈淮▲点点头,说道:“我会找适当的机会,跟杨书记、潘区长汇报这件事……”要是照他的想法,更想直接将鹤塘镇并过来,但要实施这个方案,必须要得到谭启平直接的支持才有可能。此时沈淮很怀疑谭启平会支持他这么做,只能■退而求其次,把堵住梅溪钢铁chǎng出江口的两个村先并过来。

  酒菜陆续端上来,即使照着最低消费标准,满满一桌zǐ酒菜还是很丰盛。

  杨丽丽就再没有进过包厢,那两名穿旗袍的服务员也偷懒●不过来了,想来也是懒得敷衍这边。沈淮见分了三瓶剑南春,大家也都脸色泛红,便建议收了酒杯,不再继续喝下去。

  袁宏军也知道彼此接触不深,两个镇又是党、政一把手都在场,安排其他活动也不合适。包厢里◎半天也不见有个服务员上来,大家就一起下楼去结帐。

  刚走到楼梯拐角,赶巧杨丽丽领着另一拨客人进来。

  这一拨客人有**个人,站在电梯口等电梯下来。他们人比较多些,堵住跟电梯紧挨着的楼梯■◎半天也不见有个服务员上来,大家就一起下楼去结帐。

  刚走到楼梯拐角,赶巧杨丽丽领着另一拨客人进来。

  这一拨客人有**bàntiānyěbújiànyǒugèfúwùyuánshànglái,dàjiājiùyīqǐxiàlóuqùjiézhàng。

  gāngzǒudàolóutīguǎijiǎo,gǎnqiǎoyánglìlìlǐngzhelìngyībōkèrénjìnlái。

  zhèyībōkèrényǒu**gèrén,zhànzàidiàntīkǒuděngdiàntīxiàlái。tāmenrénbǐjiàoduōxiē,dǔzhùgēndiàntījǐnāizhedelóutī口,也完全没有说要让道的意思。

  陈学祈跟姓杨的砂石场老板走在最前面,连说两声“借道”,见这拨人没有让道的意思,也知道经常到英皇国际消费的客人,非富即贵,不是他们乡镇干部跟乡镇小老板能得罪的,☆只能无奈的回头看向走在最后的沈淮跟袁宏军。

  这年头肆无忌惮、横行霸道的人多了去,沈淮也不能遇到就跟人家动手打一架,便站在楼梯拐角,打算等他们先进电梯再说……

  这拨客人选择这个点进英★皇国际,不大可能是来用餐的,应该是奔五楼或六楼娱乐去的,其中倒有三个人是沈淮认得的:

  一个是葛永秋的舅zǐ,也是市钢chǎng的生产安全处处长周大嘴;另一个就是市钢chǎngchǎng长顾同■;一个是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宋三河。

  沈淮知道宋三河给双开后,就到高小虎控制的万虎集团担任副总经理。而万虎集团主要靠垄断市钢chǎng的钢材销售而大发其财,宋三河跟顾同、周大嘴走到一起,沈淮没有◎;yīgèshìyuánshìgōngānjúfùjúzhǎngsòngsānhé。

  shěnhuáizhīdàosòngsānhégěishuāngkāihòu,jiùdàogāoxiǎohǔkòngzhìdewànhǔjítuándānrènfùzǒngjīnglǐ。érwànhǔjítuánzhǔyàokàolǒngduànshìgāngchǎngdegāngcáixiāoshòuérdàfāqícái,sòngsānhégēngùtóng、zhōudàzuǐzǒudàoyīqǐ,shěnhuáiméiyǒu什么好奇怪的。

  奇怪的是,在等电梯的这拨客人里,宋三河、顾同、周大嘴三人还只能在稍靠后的位置,显然是给拉过来作陪的。

  杨丽丽领着、给众人围在当中领电梯下来的两名青年,正趾高气昂的交谈着,左边的那个大约三十岁左右,脸跟高天河有如从一个模zǐ里印出来的。

  沈淮虽然半年前在梅溪钢铁chǎng的北大门,连轧了高小虎两部豪车,但从头到尾都没有跟高小虎打过照面,倒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跟他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