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势利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2-09-02

  (求红票)

  年前寇老头说要带孙女寇萱去亲戚家养伤,之后沈淮jiù一直都méi有再见到这个眼神有些凌厉的清秀女孩,也不知道怎的,之后也méi□有听小黎怎么提起过她的同学。

  沈淮也不会关心这些事,只是méi想到再见到她时,会在英皇国际这种场所,更méi有想到寇萱穿着五楼俱乐部侍应生所特制的低胸公主裙。

  寇萱下楼梯时,先看到▲沈淮他们,转身折回去已经来不及,只会更加引人注目,只有别着脸下楼梯,又忍不住好奇心抬头看一眼,méi想到跟沈淮的眼神撞上。

  寇萱méi有胆量跟沈淮说话,只是惊慌失色的逃走。

  沈淮撮◆着嘴,看着下面的楼梯口人影已失,不知道是不是该追上去。

  那个女公关经理见沈淮站在那lǐ不动,还以为他看上刚才那个女孩子,凑过来说道:“人家小女孩子现在还méi有下水呢,哪天她的思想工作做通了○,我第一个通知你……”

  说话时,她半个身子挨过来,有淡淡的香水气扑来,沈淮还是méi能想起眼前这女人叫什么名字来。

  见袁宏军、何清社他们在前面都疑惑的回过头来,沈淮只能先将寇萱的事抛之脑后,先进包厢用餐。

  包厢lǐ,水晶吊灯散发柔和的灯光,照在猩红的地毯上。

  英皇国际内部装修得富丽堂皇,虽然俗气,倒是能让人花钱花出感觉来。

  包厢lǐ已经有两名服务员在等候,她们容貌青春靓丽,荷青色的旗袍开衩很高,露出给肉色裤袜裹得修长、紧致的大腿来。

  众人照着“主客陪”的次序入座,服务员拿来两本印制精美的菜单,丝毫无误的递给沈淮、姓杨的砂石场老板跟前。

  姓杨的砂石场老板虽然坐在买单的座位上,但他还是殷勤的将菜单递给袁宏军。

  女公关经理则借这个机会转着桌子发名片,最后才走到沈淮的身边,小声问道:“沈秘书这段时间到哪lǐ高jiù去了,都不来关照我的生意,真是好久méi有见到你了。”

  沈淮将她的名片接过来,瞥了一眼,才记起来这女人叫杨丽丽,随意的将名片放桌边,敷衍的笑道:“我不在市政府工作了,到下面的乡镇当乡镇干部。”

  “沈秘书开我的玩笑呢,你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跟那些个乡镇土包子混到一起去……”杨丽丽巧笑嫣然,只当沈淮跟她开玩笑。她的职业使她跟权贵打交道颇多,知道官场规则,也知道沈淮之前是市政府正科▲jí秘书,即使要下去锻炼,也应该是到区县挂职,哪lǐ有下乡镇的可能?

  沈淮哈哈大笑,指着身边袁宏道等人,对杨丽丽说道:“诺、诺,你刚刚一句话,可是把这一桌人都得罪干净了……”

  袁宏■军放下菜单,看向沈淮身后这个长相可人的漂亮女人,问道:“难道说我们这些乡镇土包子jiù不配在英皇消费了?”

  杨丽丽见一桌人都盯着她看,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有些尴尬,但也méi有冷场,跟袁宏军笑道:“沈秘书常跟我胡说八道的,我都不知道他对我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不过说真的,我接触过乡镇过来的人,你们可比他们气派多了。沈秘书要不说,我还以为你是哪个区委书记或者县委书记呢,说是市委书记也像。”

  袁宏军也不会介意,一是看这个漂亮女人跟沈淮认识,还有一个jiù是英皇的确不是他们乡镇干部摆威风的地方,只是笑着将菜单递回来,说道:“你跟沈书记熟悉,知道沈书记喜欢吃什么,酒菜jiù你来替我们安排……”

  杨丽丽看沈淮的眼神略带疑惑。

  以往,因为沈淮是市政府的高jí秘书,杨丽丽即使给他占些手脚便宜,心lǐ再厌恶,也不得不敷衍他。毕竟英皇的后台再硬,也不敢轻易的去得罪在市领导身边工作的人。

  陈铭德因病猝逝背后的蹊跷,自然不是她所能知道的,只是见沈淮坐在那lǐ也不像是说笑,而其他人越看越像是从乡镇过来的,特别那个所谓的杨老板,刚才接菜单时还借机拿胳膊肘蹭服务员的奶、子,标准一个乡镇暴发户。

  杨丽丽猜想沈淮或许是得罪了哪个市领导,才沦落到如此的下场。

  心lǐ这么想着,杨丽丽脸上的笑容,jiù下意识的冷了一些。

  英皇国际整天都是权贵权贵去的,别看这一溜人对着沈淮满嘴“沈书记”、“沈书记”的喊得亲热,只要是个乡镇,在英皇国际真还不算什么菜。

  杨丽丽心lǐ都后悔刚才发那一圈名片,欠着身子过来将袁宏军递过来的菜单接过去,笑道:“我都不知道沈秘书有méi有换口味,jiù像他刚才盯着人家小姑娘看,我记得他以前不好这一口的!”

  沈淮心lǐ暗笑:女人真是现实啊,刚才“沈秘书”、“沈秘书”的喊得亲热,这会儿说话jiù暗藏讥讽了。

  沈淮也不跟这个女人计较,他懒得点菜,jiù说道:“你开个菜单过来,让袁书记、陈镇长他们看看合不合口味……”

  “沈书记决定jiù好,”袁宏军、陈学祈说道。

  “好咧,我一定安排让沈秘书你们满意。”

  杨丽丽哪lǐ记得沈淮喜欢什么口味,知道把最贵的菜跟酒给他们端上jiù是。她知道乡镇干部死要面子,也不怕他们敢吃霸王餐,她正好能狠狠的拿一笔提成,jiù当以往给这浑蛋摸那几下收的小费。

  杨丽丽出包厢片刻,jiù拿了开好的菜单、酒水单回来,递到沈淮面前,说道:“沈秘书,你看看,我méi有把你忘掉吧!”好像真是照沈淮的喜爱开出的酒菜单。

  菜肴再贵也有价,但看到酒水单上列有两瓶尊荣,沈淮皱着眉头,看了杨丽丽一眼,但见她不动声色,脸上还堆着笑,心想:给她时日,说不定是个比何月莲还要厉害的角色。

  虽说是姓杨的砂石场老板请客,但吃饭总要算人情,沈淮可不想欠人家这么大的人情.再说他也担心人家兜lǐ有méi有带这么多的现金,国内还méi有银行卡可以刷付,直接jiù将酒菜单推回去,说道:“你帮我改一下,菜加酒水控制在一千元以内……”

  “沈秘书以前你最喜欢品威士忌了,这两瓶酒你这回要是不喝,下回再来怕jiùméi有机会了;再说一千元都不够这个包厢的最低消费……”杨丽丽为难的说道,眼睛又瞅向桌上其他人。

  “什么酒这么抢手?”袁宏军接过酒水单,见上面列的是英语,他不认得。褚强坐袁宏军边上,看到尊荣极品,咂了咂嘴,méi有说什么。

  褚强跟着他老子,比普通乡镇的干部世面见得多,见酒名旁边还标有年份,心想把这两瓶不知真假的酒喝掉,桌上八个人皮夹子lǐ的现金凑起来,都未必够。

  褚强见这个女人有挤兑沈淮的意思,但也知道要维护沈淮的面子,问道:“沈书记,要不我跟我爸说一声?”

  沈淮摇了摇头,说道:“吃个饭,搞这么大动静干什么?”他才méi有无聊到一定要去争这个面子,跟杨丽丽说道,“这个包厢的最低消费标准是多少?”

  “一千两百八,要是还觉得贵,小一些包厢,最低消费还能再低一些。”杨丽丽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她知道这顿饭不用沈淮掏钱请客,但见沈淮也只敢掐着最低的标准叫别人请客,也认定沈淮在乡镇混得不如意,再méi有以前一掷千金的豪气。

  袁宏军在旁边也算是看明白过来,méi想到这么漂亮的女人,会这么势利,当真以为沈淮从市政府调到乡镇jiù失势了。

  不管怎么说,这顿饭名义是他代表鹤塘镇请沈淮的,总不能眼睁睁看一个臭娘们跌沈淮的架子,将酒水单拍桌上,跟沈淮说道:“我看jiù照这个单子上,咱们乡下这些土包子,也不能叫城lǐ人瞧扁了……”

  沈淮心lǐ还想着寇萱的事,méi有心情拿几万块钱跟杨丽丽赌气,跟袁宏军笑道:“这餐我来请吧。再闹下去,好好一顿饭怕是要把大家都搞得不开心了,”跟杨丽丽说道,“你jiù照最低标准重开一份单子过来……”

  jiù算一顿饭最低消费标淮只要一千两百八,在九三年人均月收入还不足三百的东华市,也◎是绝对的奢侈消费。

  “我来,我来,哪有让沈书记破费的道理?”这时候坐在对面的砂石场老板忙接话过来,坚持他来买单,他虽然méi有看到那份酒水单,但看桌上的气氛,也知道会极咬人。

  说实◆话,他心lǐ也担心袁宏军死要面子。

  袁宏军死要面子的话,哪怕这顿饭的钱要两万、三万,他都不得不放血,不然以后不要想在鹤塘镇继续混下去。

  沈淮jiù算给这个女人如此挤兑,也坚持要改单子,他心l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沈淮也多一分感激,心想这个沈淮在梅溪镇名声不错,看来真不是虚的。

  杨丽丽见沈淮竟然méi有死撑面子,心lǐ奇怪,当然也不会说更过分的话,而是将单子递给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说道:“你拿去前台照着最低标淮重开个单子,”又换了一副笑脸跟沈淮说道,“我楼上还有事,jiù不招呼沈书记你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