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渚江建设


  下午,沈淮与何清社、李锋,还有黄新良等人到织染厂看改造过渡房的进展。

  还有三十来户受灾群众暂时安置在镇小,为了bú影响学生开学,过渡房需要在正月半之前就改造出第一批来,镇上要求承包商年初五就必须拉来gōng人动gōng。

  走进织染厂,这边动gōng情况要比沈淮想象的早得多。

  在李锋、褚宜良的协调下,朱立从年初二就召集人手,将车间里的陈旧设备拆除出来,临近厂门的那个车间,已经开始在重新铺地坪、铺龙骨架子。

  褚宜良年前就考虑扩建毛毯厂的事情,备下一批建材,打算年后动手。这次镇上出面协调,褚宜良暂时把这批建材转借出来,先应付这边建过渡房所需,所以才能赶在年初二就动gōng。

  看着织染厂里拆设备、铺地坪、龙骨架子的施gōnggōng人有近百人,沈淮也暗感朱立在梅溪镇确实要算一号人物。换作别人,就算有市wěi书记撑腰,有几个人能在年初二就拉出一支近百人的施gōng队伍来?

  施gōng才刚刚铺开,还看bú出什么来,沈淮到织染厂的办公室询问改造gōng程后续的gōng作安排。

  沈淮问得很细,朱立回答也很全面专业。

  朱立早年曾在市建公司担任经理,本身对建筑安装极为精通,手下也有好几个他从市建公司拉出来的gōng程师,确实bú是一般野路子施gōng队能比的。

  要bú是这些年受困于债务,沈淮心想:朱立的成就bú会比褚宜良差。

  沈淮拉着何清社、李锋,正跟朱立以及他手下的几个gōng程师谈过渡房改造的事情,褚宜良、杨海鹏探头探脑进来。

  “你们俩个怎么混一块去了?”沈淮见杨海鹏跟褚宜良走在一起,觉得奇怪。

  “老褚拉我过来打牌,”杨海鹏说道,“老褚听说你在这里视察gōng作,把牌丢了就赶过来跟你汇报gōng作……”

  “你们在哪里赌博?我通知派出所去抓个赌,赶着镇上油水寡着呢,正好抓你们的赌小发一笔。”沈淮开着玩笑,要褚宜良、杨海鹏一起坐过来聊天,分烟给他们,说道,“我正好要找你们过来,讨论朱经理的事……”

  “朱胖子又怎么了?这个改造gōng程他没有尽心?”褚宜良奇怪的问了一句,又对朱立说道,“朱胖子,我跟李书记可是帮你在沈书记面前夸了海口的。这过渡房是用来安置受灾群众的,你要做砸了,梅溪镇以后可bú会再有人理睬你……”

  “目前gōng程情况,我很满意,”

  沈淮笑道,直接进入正题,

  “我们省率先进行分税制试点,gōng业增值税新增加部分,地方只能分享到四分之一,所以这两年来,地方做企业的动力就一下子歇了下来。bú过建筑业是个例外。建筑业bú征收增值税,只征收营业税,而营业税全部归入地方税源。大力发展建筑业,能最大程度的增加地方财政收入,这也将是地方上以后一个重点发展对象——我代表镇上,决定支持朱经理,除了镇上之前确实对朱经理有所亏欠外,这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目前东华市对建筑企业征税,营业税加城建、教育等税费,都并入地方财政收入。按照当前的减免以及梅溪镇跟县签订的财政包干,梅溪镇注册的建筑企业,○每做一百万gōng程款的gōng程,梅溪镇财政就能增加三到四万元的税款收入。

  要是梅溪镇有那么一家建筑公司,能够每年接一两个像天衡大厦那么大规模的gōng程,梅溪镇可支配财政收入就能立马翻番■

  “是吗?我以前还以为建筑公司跟开厂一样,要缴增值税呢。细想想也对,建筑公司缴哪门子增值税啊?我们想问题的确bú比沈书记你周全。”褚宜良说道。

  “术业有专攻,老褚你又bú用替镇上考虑财政收入问题,我跟何镇长、李书记就没那么轻松了。”沈淮笑道。

  “沈书记真的是非常专业,我自以为对建筑业还有些了解,给沈书记问了这么多细节,背上都快出汗了。”朱立还是讨好的说了一句,其他情□感bú说,沈淮所体现出来的博学广识是他所bú能否认的。

  “有些话,我要在这里先声明的,”沈淮正色跟朱立说道,“我支持朱经理你,是支持你做能给地方财政增收、给地方增加就业机会的正规建筑公司,而■bú是支持你搞偷税漏税的私人承包队……”

  沈淮也知道,跟朱立说得越正式,越能减轻私人情感上的负累。

  朱立点头答应下来,说道:“沈书记的指示,我一定尽力去做,也一定为梅溪镇发展做贡献……”

  抛开私人情感bú谈,朱立也知道做私人承包队,看上去能偷点税漏点税,实际私下的交易成本bú见得低,还限制自身的发展。反而沈淮如此坚决的要他做正规的建筑公司,也说明沈淮存在其他的私心可能性要少一些。

  沈淮对褚宜良说道:“朱经理的情况,你也清楚,即使镇上把拖欠gōng程款都还给他,大概也就勉强让他还掉旧债,但bú会有多少资金帮助他进一步发展。我提个建议,你们看这样好bú好?”

  “沈书记,你吩咐就是。”褚宜良说道。

  “老朱欠你五十万,你就把这五十万拿出来,另外杨老总也拿五十万出来,跟老朱合股成立建筑公司。这样,老朱把其他旧债还清之后,建筑公司还能有百十万的资金发展业务。建筑公司的股权怎么安排,你们自己商量……”沈淮说道。

  “行啊,我没有意见!”杨海鹏当机立断表态,脑子犯傻才会jù绝。

  他年前刚从鹏海贸易分得五十万的红利,继续投入鹏海贸易也bú能立马把贸易量做大。

  沈淮接下来要在梅溪镇搞大规模集资建房、路桥建设,钢厂以及紫萝家纱都会有大规模的gōng厂扩建,沈淮把这道财富大门帮他打开,他怎么会jù绝走进去?

  “我很乐意啊,老朱你觉得呢?”褚宜良笑着问朱立。

  “老褚,你帮我过大忙;而沈书记这么安排,也是想替我解除债务上的后顾之忧,能够专心做gōng程、发展公司,我怎么会bú明白?”朱立说道。

  “那贷到款之后,其他债务你先清掉,就拿我的五十万元跟杨总投入的五十万,成立一家建筑安装公司,你拿技术跟你的队伍入股。股份呢,我跟杨总两人占六,你占四。公司具体还是由你来负责经营,你bú会觉得我跟杨总占你便宜吧?”褚宜良问道,

  “老褚,你这是什么话?”朱立也是满口就答应下来,没有丝毫的犹豫。

  沈淮也是担心朱立知道他跟朱仪的往事之后会反目成仇,这么安排实际是限制住朱立对将新成立的建筑公司的控制权,但也bú会损坏朱立的利益。

  当然了,朱立没有bú好的想法,因为他知道bú能吃独食的道理,而且跟褚宜良、杨海鹏联合起来,好处是非常明显的。

  首先他能在债务清掉之后,新的公司能有一百万的资金用来聚拢队伍、发展业务。

  公司有褚宜良跟杨海鹏同为大股东,信用就能迅速恢复过来,bú然给债务缠身的朱立甚至连接大gōng程的资格都没有。

  同时还也能借褚◎宜良、杨海鹏的人脉关系,去接更多的gōng程。

  而且即使公司将来要有什么经营上的风险,拉褚宜良、杨海鹏一起来扛,要比之前他把整个家都陷进去强得多。

  即使朱立在情感上很想jù绝沈淮的□▲帮助,但真正有事情摊到他面前,才发现是他根本jù绝bú了的。

  朱立之前拉出来的建筑队,名字就叫渚江建筑安装队,何清社、李锋、褚宜良、杨海鹏坐在一起跟朱立商议着,索性把新公司叫渚江建筑安装公司★▲帮助,但真正有事情摊到他面前,才发现是他根本jù绝bú了的。

  朱立之前拉出来的建筑队,名字就叫渚江建筑安装队,何清社、李锋、褚宜良、杨海鹏坐在bāngzhù,dànzhēnzhèngyǒushìqíngtāndàotāmiànqián,cáifāxiànshìtāgēnběnjùjuébúlede。

  zhūlìzhīqiánlāchūláidejiànzhùduì,míngzìjiùjiàozhǔjiāngjiànzhùānzhuāngduì,héqīngshè、lǐfēng、chǔyíliáng、yánghǎipéngzuòzàiyīqǐgēnzhūlìshāngyìzhe,suǒxìngbǎxīngōngsījiàozhǔjiāngjiànzhùānzhuānggōngsī得了。

  “bú够大气,”沈淮坐在旁边,直接否定掉到他们的提议,“你们目光要放得远大一些,野心也要更大一些,我看就叫渚江建设。现在叫渚江建设有限公司,将来规模壮大了,就叫渚江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过渡房改造好之后,集资房项目就要启动起来,建设公司要尽快把队伍拉起来……”

  “这么快?”褚宜良年前刚听到镇上说要搞集资建房,没想到沈淮年后就要启动集资房项目,感觉动作好快。

  “快吗?”沈淮反问道,“在这里坐小半天了,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建设梅溪镇,bú单是我们党员干部的责任,你们是梅溪镇的企业家,自然也要承担起来责任来……”

  沈淮站起来,要何清社他们跟他出去走一走,分乘两部车,离开织染厂,从学堂街拐上钢厂路,在将到梅溪河的地方停下来。

  在钢厂路的南侧荒着一块地,往西过梅溪河能看到对岸的城区,东面则钢铁厂生产一部的炼铁高炉。

  这块地早年就是钢厂扩建时预留下来建钢厂职gōng住宅区的。只是钢厂这几年年年亏损,职gōng收入又很低,根本就拿bú出钱来参与集资建房,整块地就荒在那里,长满经冬枯败的蒿草……

  “梅溪之前发展滞后了,bú加快速度发展bú行啊,”沈淮带着何清社、褚宜良他们沿梅溪河边的砂石便道往北走,说道,“我每次坐车经过梅溪大桥,看着桥两边的城乡之别,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催促自己,动作要更快一些。其他bú说,就说这次雪灾吧,要是梅溪、鹤塘两镇能够在此之前完成危困房的改造gōng作,雪灾造成的伤害也就bú会有这么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