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情况严重


  第一百二十章 情况严重

  ------------

  从后半夜,压塌事故接连不断的汇bào过来。

  不仅县里连续打电话来询问灾情,市级防灾体系也运作起来,要求大雪覆盖最严重的乡镇定时汇bào灾情——沈huái他们也隐隐约约的猜测,这次问题的严重程度,可能要远超乎想象。

  天濛濛亮,雪势才小下来,梅溪镇接到各村的bào告,连同牲口棚在内,已经给压塌房屋一百一十三间。

  菜市场的彩钢棚由于面积太大,没有办法派上去清雪,在凌晨两点钟时,吃不住重负,从中间垮了下来。

  从昨天下午开始,梅溪镇陆续转移群众达八百余人;包括最初摔骨折以及给压在房下的一家三口,镇卫生院到清晨已经接受十一名伤号,所幸没有chū现人死亡。

  跟县里联系,沈huái不如何清社熟悉;沈huái让何清社留在镇政fǔ坐镇,他与李锋等人分东西南北四片,无法开车,就骑着自■行车带队到各个村摸情况。

  到中午时,差不多整个人要累趴下来的沈huái,返回镇上,卫生院因灾受伤送来救治的受灾群众增加到十二人,还有一名重伤送往市人民医抢救。

  沈huái回到镇上,☆◇看到何清社等人神情凝重,问道:“其他乡镇情况怎么样?”

  “这次暴雪覆盖全省,受气流影响,暴雪的中心区恰好就覆盖唐闸、霞浦、新津两县一区,一天一夜的积雪厚度要超过历年以来的最高记录一大截。目前◆kàndàohéqīngshèděngrénshénqíngníngzhòng,wèndào:“qítāxiāngzhènqíngkuàngzěnmeyàng?”

  “zhècìbàoxuěfùgàiquánshěng,shòuqìliúyǐngxiǎng,bàoxuědezhōngxīnqūqiàhǎojiùfùgàitángzhá、xiápǔ、xīnjīnliǎngxiànyīqū,yītiānyīyèdejīxuěhòudùyàochāoguòlìniányǐláidezuìgāojìlùyīdàjié。mùqián汇总的灾情,唐闸区稍好一些,毕竟是市区,建筑质量要普遍好过郊县。整个东华市压塌房屋已经超过三千间,有七成集中在霞浦跟新津两县。人员伤亡数据不会通bào到乡镇,不过,据说鹤塘镇就压死了六个……”

  “这么严重……”沈huái吓一跳。

  “我们镇也是亏得沈书记你下午就开始部署防灾啊,”何清社想想也后怕,说道,“镇上排查的特危房,差不多有一半都塌了顶。要是这些人家不早一步搬chū来,情况怕是要比鹤塘镇更糟糕……”

  这也是梅溪镇这几年经济发展滞后的欠帐,危房、特危房数量众多,更经不住风刮雪压。

  沈huái根本顾不上去关心苏恺闻、周明以及熊家姐妹、谭晶晶他们上午是怎么离开梅溪镇的。

  小黎夜里还是着了凉,早上就发起烧来,卫生院的病床都挤满了伤病,陈丹只能让小黎住到酒店客房里挂上水,沈huái也没办法抽空去看一下。

  在办公室囫囵吃过盒餐,沈huái坐到沙发上,眼皮就打架睁不开,但感觉刚眯上眼睛,就又给黄新良推醒:“葛县长带队下来视察灾情……”

  沈huái跑到水龙头下拿刺骨的凉水搓了两把liǎn,就跟着黄新良往楼下走。

  县里的◆三部车在政fǔ大院里刚停下来,其中有一辆是县电视台的采访车。

  葛永秋大概也是一宵没睡,眼袋黑深的从车里钻chū来。有个穿米黄色大衣的漂亮女人,拿着话筒跟着葛永秋下车来,沈huái看她的面孔很▲熟,下走廊才想到她是县电视台的主持人,也许是见到真人了,感觉长得比电视上还生动、漂亮些。

  国内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漂亮女人,沈huái一时想不起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李锋在什么地方跟葛永秋遇上,也一起下车来。

  沈huái这才意识葛永秋来之前没有跟梅溪镇这边谁打招呼,而是直接突袭梅溪镇,李锋应该是在救灾现场跟葛永秋遇上。

  沈huái不动声色的走过去跟葛永秋握手,说道:“梅溪镇受灾情况很严重,葛县长能亲自来主持救灾工作,真是太好了……”

  葛永秋知道沈huái这么说是想多讨点救灾款,他当然希望梅溪镇的情况能真正严重一些,这样不仅可以训骂沈huái一顿,还可以指责某些人让这么年轻的干部当乡镇一把手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很可惜,梅溪镇的防灾工作以及灾后救治工作,比其他乡镇都要chū色得多。

  房屋大量坍塌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是历史遗留问题,需要花时间去消化,不能赖到刚接党委书记位子没几天的沈huái头上。县里接到梅溪镇汇bào受灾前后只有十四人受伤,其中重伤两人,无一例死亡,葛永秋不相信。

  鹤塘镇是夜里接到县里防灾通知后,才慢腾腾的召集人手展开防灾工作。那时已经过了八点半钟,大雪封路,再一个动员劝导村民从危旧房子里疏散chū来的工作也很难,再加乡镇干部对雪灾没有足够的警惕,一夜就有一百三十多人受伤、六人死亡,是这次雪灾伤害最惨重的重灾区。

  梅溪镇跟鹤塘镇挨着,无一人死亡,受伤人数也只有鹤塘镇的十分之一。这个数据bào到县里,叫陶继兴、葛永秋等县领导打心底就存了疑:下面乡镇隐瞒造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县里领导分片下去摸情况、组织救灾工作,葛永秋负责西南片,本来计划是先赶去重灾区鹤塘镇,没有通知就临时改变行程,插到梅溪镇来,就想打个突袭,叫梅溪镇来不及弄虚作假。

  在到镇政fǔ大院之前,葛永秋先chū去卫生院跟灾民临时安置点镇小看过,也看过几处压塌的房屋以及镇上干部组织群众清理废墟的现场,不得不承认,梅溪镇的情况,要比他上午走过的两个镇好得多,组织救灾也非常的得力……

  “梅溪镇的情况要比想象中要好一些,说明新党委书记上任后,整个班子运转没有停顿下来,我回去会向陶书记汇bào梅溪镇的工作,要其他乡镇向梅溪镇学习,”葛永秋等电视台的人把摄像机扛过来,才开始讲话,“不过灾后救治工作,你们镇领导一定要重视起来,一把手要亲自抓全局……”

  摄像机朝沈huái的liǎn部晃了两下,但没有给沈huái说话的机会,摄像机就关了。

  沈huái眨了眨眼睛,又不能朝那个扛摄像机的家伙踹两脚,那县台漂亮的女主持人似乎更在意脚上的红色高跟鞋给雪地毁得厉害,也完全没有过来采访沈huái的意思。

  请葛永秋到会议室部署救灾情况,看到何清社跟县民政局局长从后面赶回来,沈huái落在后面问:“救灾款什么时候能下来,到年尾没想到会遇上这情况,镇上可没有余粮了……”

  “压塌房屋,一栋先补五百;伤亡一人,补一千——先放款后核实,下午就应该到各乡镇的帐上。”民政局长说道。

  沈huái跟何清社对望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到会议室里,沈huái又把最新的灾后排查情况,跟葛永秋汇bào了一下,葛永秋看着会议室就沈huái、李锋、何清社三人,沈huái又没有把干部都呦回听他指示的意思,就不痛不痒的说了几句话,就起身下楼,直接驱车赶往鹤塘镇。

  “他***,赶情梅溪镇防灾工作做得最好,临到头倒是最吃亏!发不到十万救灾款,够个屁用!”送葛永秋坐车离开,何清社回到会议室,就忍不住大发牢骚。

  “沈书记,你看着,我们工作做得最好,等到电视台播放时,一定是其他乡镇救灾的镜头。鹤塘的书记,夜里救灾摔了重伤,县里派专车接他去大医院救治,他还坚持留在鹤塘主持工作,上午的县台有一个小时都在bào道他‘英雄’事迹……”李锋抽烟闷声说道,对县电视台没有打开摄像机给他两个镜头,十分不满,“前些年梅溪河发大水也是这情况,有些乡镇防汛工作做得好,没有chū什么事,有些乡镇防汛工作做得不好,垮了堤,冲了房子,还淹死了人。结果在表彰大会上,防汛工作做得好的乡镇liǎn都没露,反而是chū了问题、因为救灾有表现,得到县里的表彰——这纯粹是欺负老实人啊!” ▲
  沈huái知道政fǔ里这种不务实、重表现的风气,但也不想跟着何清社、李锋发牢骚,笑道:“比起摔成重伤去接受采访,我觉我们这样挺好……”

  何清社以为沈huái心里的怨气会比他们更重,□▲
  沈huái知道政fǔ里这种不务实、重表现的风气,但也不想跟着何清社、李锋发牢骚,笑道:“比起摔成重伤去接受采访,我觉我们这样挺好……”


  shěnhuáizhīdàozhèngfǔlǐzhèzhǒngbúwùshí、zhòngbiǎoxiàndefēngqì,dànyěbúxiǎnggēnzhehéqīngshè、lǐfēngfāláosāo,xiàodào:“bǐqǐshuāichéngzhòngshāngqùjiēshòucǎifǎng,wǒjiàowǒmenzhèyàngtǐnghǎo……”

  héqīngshèyǐwéishěnhuáixīnlǐdeyuànqìhuìbǐtāmengèngzhòng,没想到他的心态会这么好,也暗暗佩服他沉得住气。

  回想这一天一夜的事情,何清社也满心后怕,说实话沈huái昨天下午回到镇上,在没有什么上级通知的情况下,就着手部署防灾工作,何清社当时就觉得沈huái有些大提小作了,这年头下场雪能chū什么问题,都说瑞雪兆丰雪,春节前下一场大雪,那是老天在帮着梅溪镇来年农业大丰收。

  只不过何清社尊重他是书记,又是刚上任正建立权威的时候,就没有反对,不折不扣的把防灾工作部署下去。

  何清社也知道不是他一人麻痹大意,镇上很多干部都有牢骚,大过年的,大雪天下村里去折腾,谁愿意啊?

  到夜里八点半钟,接到县里防灾救灾通知,知道其他镇已经chū现压塌事故,何清社那时才知道沈huái是多么有警惕性。夜里八点半钟过后,又是大雪封路,想部署防灾工作,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梅溪镇恰恰是下午就把防灾工作做好,到夜里只需要确保镇区,分散的各村即★使顾及不上,也不用担心会chū大问题。

  当然,到今天清晨,灾损汇总上来,雪灾之严重,还是远远超过何清社他们的想象,才知道梅溪镇是何等的幸运。

  梅溪镇的房屋坍塌,比鹤塘镇还要严重,要◎没有沈huái昨天下午就当机立断的做chū防灾部署,梅溪镇的伤亡情况怕是难以想象。

  少些救济款,虽然叫人心里不满,总比上百人死伤的结果要好得多。

  说起来,梅溪镇的防灾救灾工作能这么chū色,都是沈huái及时判断灾情、果断部署有功——县里真要忽视掉梅溪镇的成绩,也应该是沈huái最受委屈。

  看沈huái浑不当回事,何清社才发现自以为在基层修炼了二十年,火候还真是有些比不上眼前过年后才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党委书记的位子合该是人家来坐,这也是这时才真正打心眼底服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