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宠辱不惊


  杨成明家就住镇区的东北角,从一条煤渣铺的便道进去,跨过桥、沿路两边一溜的平瓦房。

  沈淮不知道谭启平zài办公室里跟熊文斌说的那番话,他看着水泥桥很陡、很窄,就让小褚将车停zài桥这边,他与何清社、黄新良、小褚一起,手提着慰问的nián货,走过桥去。

  “沈书记,杨成明家就zài里面第三埭。”黄新良跟杨成明zài梅溪中学共事过六nián,认得杨成明家,走上陡桥,先把杨成明家的方位指给沈淮看。

  桥下的通塘河水浑浊不堪,黑里泛着白沫,有淡淡的腥臭味漂上来,不过颜色比以前好像是淡了一些,沈淮问褚强:“织染厂那边,这几天还排不排污染了?”

  “白天老胡跟我时不时的会去看一眼,倒没有见排污。”褚强说道。

  沈淮点点头,关键还是要监督织染厂上环保设备并用起来。

  走出来,叫冷空气一吹,沈淮的心情就痛快了许多。

  虽然谭启平跟他“父亲”接触后,很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对他的感观,也很可能对他以后的仕途发展冷漠下来,不会再给予强力的支持,但沈淮冷静下来想,他已经是梅溪镇党委书记了,他已经拥有去经营、改善这片土地的决策权,他接下来踏踏shís●hí的为这片土地去工作、去奋斗就是了,又有什么不满意的?

  即使谭启平从此之后会对他冷漠,但显然也不可能踏他两脚,就算不再把他视为心腹,也不可能会直接把他踢出圈子去,那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hídewéizhèpiàntǔdìqùgōngzuò、qùfèndòujiùshìle,yòuyǒushímebúmǎnyìde?

  jíshǐtánqǐpíngcóngcǐzhīhòuhuìduìtālěngmò,dànxiǎnrányěbúkěnéngtàtāliǎngjiǎo,jiùsuànbúzàibǎtāshìwéixīnfù,yěbúkěnénghuìzhíjiēbǎtātīchūquānzǐqù,nàyòuyǒushímehǎodānxīnde?
  站zài桥头,沈淮吁了一口气,与何清社、黄新良、小褚往里走。

  过了桥,才看到沿河堤往两侧也是煤渣子铺的便道,两边人家养了不少土狗。这些土狗可不认党委书记、镇长或者党政办主任什么的,看到陌生人过来,就前堵后追的吠叫起来,黄新良zài前面领路,小褚zài后面提防着这些土狗扑上来,拐了两个小弄堂,才到杨成明家。

  杨成明家是三间平砖房,跟前面人家的后墙围出一个小院子,临巷子的院墙◎石灰剥落,檐头还有枯草垂折下来。

  推开院门,杨成明正zài院子里监督他读小学的女儿写作业。

  虽然zài太阳心下,外面的气温可不高,沈淮穿着羽绒服小跑步过来,都觉得手脚有些僵。
  小女孩子端了一把椅子zài院子里,人坐zài小板凳上写作业,身上穿着旧棉袄,圆滚滚的,小脸冻得白生生的,是羞涩的小女孩子,写作业时正走神,转脸看到沈淮从院门外探头进来,眼神碰上,脸就都羞红了。

  杨成明转到镇卫生院,沈淮去看望时,见过这小姑娘,笑道:“小璞zài写作业呢?”小姑娘羞红着脸不吭声,只是点点头。

  杨成明转过身来看到黄新良领着沈书记、何镇长进来,吓了一跳,不过他脸上的纱布没有全拆,张嘴说话不方便,指了指嘴,抱谦的笑了笑。

  杨成明的妻子听着动静跑出来,手里拿着一双筷子,满脸惊讶,嘴里还塞着饭菜,呜咽了说道:“沈书记、何镇长怎么过来了?”

  “本来打来今天再去卫生院看望杨老师的,不过听说杨老师坚持要今天出院,就随便过来走走,”沈淮笑着说。

  何清社看着杨成明的妻子还zài吃饭,疑惑的问道:“都三点钟了,怎么才吃饭?”

  “中午把成明接回家,倒是把中午饭给忙忘了,这时候才觉得肚子饿。”杨成明妻子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不好意思的说话,与杨成明一起请沈淮、何清社、黄新良还有褚强进屋坐。

  杨成明的家很简陋,三间平房外搭了一☆个厨房间,杨成明夫妇加女儿跟杨成明的父亲住zài一起。堂屋里的泥地给脚磨鞋踏的蹭得发亮,冷嗖嗖的,除了方桌、米缸外,堂屋里就放着两辆旧自行车。

  杨成明的妻子正zài吃饭,饭菜都摆zài桌上:◇一碗黑青菜煮粉丝,一小瓶乳腐,一碗茶水泡饭——这差不多是梅溪镇典型的清寒生活。

  杨成明的妻子把碗筷收拾掉,因为杨成明不方便大声说话,又赶回来陪同聊天,当杨成明的翻译。

  沈淮还是zài路上听何清社说,才知道杨成明的妻子也是梅溪镇小的职工,叫张秀云,以前是大城市的姑娘,嫁到梅溪镇来,人长得清秀白净。

  杨成明的女儿一直zài外面写作业,一会儿就有同学来找,听着外面说话,是约她一起到镇上去买衣服。

  杨成明的女儿zài外面回同学说:“我爸今天刚出院呢,我不去逛街了。你们去吧,下回再陪你们去。”杨成明妻子张秀云听着话,就走了出去,一会儿又听见杨成明的女儿zài外面小声的说:“爸爸跟爷爷都还要买药吃呢,我就穿这身衣服过nián没关系……”

  杨成明难过的转过脸去,沈淮听了心里直泛酸。

  杨成明夫妇收入加起来每月也有七八百元,zài梅溪镇不能算好,也○不算太差,应该有能力过nián给女儿添一身新衣服。不过杨成明的父亲身体一直不好,是个药罐子,又没有单位报销,所以杨成明的家境zài教师都算是穷困的。

  沈淮与何清社坐了一会儿就走,除了慰问的n★◎ián货外,还让黄新良留下四百元慰问金,这差不多是镇上能给的最高标准了。

  有些话题自然不会当着杨成明夫妇的面说,出了院子,沈淮就站zài那里,跟何清社商量:“业信银行盘下中药房,打了九十万款□过来;这九十万nián前我看要突击花掉!”

  “怎么花?”何清社问道。

  “我记得老何你上回我说,全镇中小学教师有两nián没有涨工资,跟其他乡镇差一大截,教师们意见很大,都没有心思好好教学。开始我也没有怎么感觉,到杨成明家这一走,感触很深。他夫妻两人,zài学校也算是中层吧,普通教师的情况应该还要差一些,”沈淮说道,“我想过nián,就把全镇中小学教师的工资,涨到跟其他乡镇看齐,nián前这几天就把这两nián给教师少涨的工资补上……”

  “九十万垫进去,钱差不多也够了,是不是找李书记、唐书记合计一下?”何清社说道。

  “你要觉得行,我们俩就拍板把这事定下来。镇上马上把各个学校负责人召集起来,赶zài过nián前把事情办好,也算是做一件好事,”沈淮说道,“至于政府人员的nián终奖,就照去nián的标准,告诉大家,明nián我给大家都补上……”

  何清社zài梅溪镇工作时间长,现zài又兼着教育办主任的职,对镇上教师的情况很了解。

  全镇中小教师也有三四nián没涨工资了,而偏偏这三四nián物价涨得特别厉害,普通教师每个月就两百多的死工资过活,非常的窘困。

  黄新良虽然是党委委员,不过沈淮没有问他意见的意思,他也只能站zài一旁听着。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沈淮很能收买人心。沈淮这一拍板,就能把全镇四百多教职工的心收买过去。

  这次把全镇教职工的基本工资调到跟其他乡镇看齐,又一次把前两nián少涨的工资补足,像杨成明夫妇两人一次就能补发五千元的工资,这对窘困的家庭,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至于镇上的工作人员,只要nián终奖不比去nián少,就不会有多少怨气。

  “好,”何清社也爽快,给全镇教职工补发工资,又不是什么违反政策的事情,沈淮又是第一次正式以党委书记的身份拍板做决定,他自然乐于附从,说道,“杨成明的爱人就是镇小的财务,要赶zàinián前把工资计算出来发下去,工作量可不小……”

  “那就辛苦老何你了,”沈淮笑道,“nián尾镇上有空闲的人手,你就都抽过去用……”

  沈淮、何清社商议好事,黄新良手脚麻利,又重新推门进杨成明家。

  杨成明夫妇一脸诧异,还以为沈淮他们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何清社说道:“沈书记刚刚做出决定,决定把我们镇中小学教职工的基本工资立即上调,跟周边乡镇看齐,并把九二nián、九三nián欠涨的工资,zàinián前补发下去……”

  “真的,”杨成明、张秀云觉得难以置信,这个消息太突然了,又疑惑的问道,“教育jú不拨款,钱从哪里来?”

  张秀云是镇小的财务,知道教育jú拨下来的款,这几nián就没有增加过,但她不晓得地方财政的弯弯道道,不知道教育jú拨下来的款,shí际上都是乡镇缴上去的税,只不过县里会有◇各乡镇之间做一个贫富间的平衡。

  梅溪镇由于要划出去,所以shí行财政大包干。梅溪上缴的税收指标不增加,县里下拨的各项资金也不增加,教职工要涨工资,就全靠镇上自行调节。

  全镇教职工这◆两nián少涨了工资,说起来不是县教育jú没有增加拨款,而是镇上没能努力补上这一块。

  何清社自然不会把这些弯弯道道跟杨成明、张秀云说清楚,而是很豪爽的说道:“不用教育jú增加拨款,沈书记决定○,教职工少涨的工资,全部由镇上补发。”

  “……”杨成明、张秀云一时间激动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真要补发两nián少涨的工资,这紧巴巴的日子能大松一口气,盼涨工资盼星星盼月亮,没想到他们两ni■án多来的心愿,只是沈淮一个念头之间的事情。

  同时他又疑惑,沈淮不是党委副书记吗?何清社怎么说这事是“沈书记”临时拍板做的决定?这么大的事,全镇四百多教职工,一次要补发近百万的工资,他一个副书记能做决定?

  杨成明、张秀云虽有疑惑,但沈淮、何清社以及黄新良都zài场,想来也不会是开玩笑,也就没有多问什么。

  “要zàinián前把工资补发下去,今天就要跑起来,”何清社说道,“我记得张秀云你是镇小的财务,你能不能帮着到镇小的陈校长、肖校长家跑一趟,夜里到镇上教育办开会。要把工资都算出来,怕是要大家辛勤三四天,杨老师可有人照顾?”

  “我没事的。”杨成明指了指自己的脸,摆手努力说道。

  从杨成明家出来,沈淮就不再去想“他父亲”下午打来的那个电话,心想:哪怕从此给他们遗忘zài这个角落里,他也有能力做些事,同样能改变这么多人的生活;如果不能改变更多人的生活,那就把身边的事情做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