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问题贷款


  “长青集团是什么投资项目吗?”沈淮知道有些发窘,但想要插手这件事,总得把来龙去脉问清楚。

  “业信银行计划在东华开设分行,sūn小姐实际上是业信银行派来东华考察的代表。不过长青集团是业信银行的外资股东,sūn小姐也是来自长青集团,说她是长青集团的代表也不错,”

  熊文斌说道,

  “仅仅是业信银行开设分行,也算不了多大的事。不过你也知道,你曾外祖父创建的长青集团,跟东华的渊源很深。谭书记是希望通过这次能加深联系,促进长青集团在东华做更大的投资……”

  沈淮心里悲鸣:

  之qián的那个浑蛋,真是十足的不学无术。至少在他的继承权给剥夺之qián,长青集团涉及他的根本利益,不要说对长青集团的业务有多了解,就连长青集团是业信银行的外资股东,这么一个重要信息都不知道,也真是够“不关事”了。

  还亏得他回国之后的三万美金生活费,都是在业信银行转帐换汇的。

  沈淮对业信银行有所了解,应该说业信银行早在去nián就想把业务开展到东华来,因为梅溪钢铁厂就有一笔一千六百万的生产周转资金,就是业信银行放出的贷款。

  由于业信银行在东华市还没有分支机构,这笔贷款是通过农业银行转帐。

  这笔贷款的来源有些蹊跷,是qián市委书记吴海峰与市长高天河在省城参加会议时,共同为梅溪钢铁厂拉来的,是借市政府的名义撮合成的。

  表面上看去,是市委市政府支持东华乡镇企业发展的典范事例,但把光鲜的外表剥去,他们无非是希望梅溪钢铁厂能支撑得更久一些,好给他们的关联企业再多吸一阵子的血。

  业信银行对东华地方也不熟悉,不过有东华市政府出面撮合,这笔贷款也就很轻易的放了出来。

  沈淮还说“表姐”sūn亚琳为什么会对他在东华的事迹了如指掌呢,原来还是从“贷款”这条线上顺藤摸瓜——沈淮担任梅溪钢铁厂的厂长,法人代表也换成是他,钢厂向业信银行提交的备案材料,也会有相应的biàn更。

  sūn亚琳既然是业信银行派到东华来考察建设分行的业务代表,没理由不关心很可能是业信银行目qián在东华唯一放出的一笔贷款业务。

  沈淮对业信银行的了解,就浮于表面了。

  之qián的沈淮对家族业务根本不关心,沈淮此时接受梅溪钢铁厂之后,虽然知道拖欠业信银行一款贷款,财务科还每个月定时把利息款转过去,但也没有想到要去了解业信银行的股权结构。

  沈淮大体知道业信银行是国内成立的第一家股份制银行,以国有股为主,占据控股地位,但为了学习国外先进的金融管理jīng验,首次引入外资股,银行的管理层也基本上接受外资股东的推荐。

  至于业信银行详细的股权结构以及外资股东名单,显然就不是普通人或者说乡镇干部所能接触到的信息。

  业信银行是国内金融产业对外开放打开的第一条缝隙。

  虽然初衷是成立一家全国性的商业银行,但中央在金融放开上相当谨慎,所以每nián业信银行能开设的分支机构,数量是受限制的。

  东华jīng济发展要滞后多,银行的存贷量规模小。

  正常说来,业信银行不会优先考虑在东华设立分支机构——要是长青集团是业信银行的外资股东之一,对业信银行在国内的发展有足够影响,这个就容易理解。

  “这些nián东华在招商引资上,要落后南面的平江等市太多,”熊文斌◎感慨道,“谭书记也说了,东华的jīng济要能够快速发展起来,就要狠狠的抓一抓招商引资的工作……”

  东华市这几nián外商投资,每nián实际利用外资,甚至连两千万美元规模都达不到,真是落后太□●多了。

  到地市层面,党政分工要比底下的乡镇明确得多,市政府的常委成员,常常有两到三人。

  这种逐渐往集体领导、集体决策发展的政治局面,市委书记想要完全压制住市长是很困难的。省里再支持○○谭启平,也不可能支持谭启平在东华一手遮天;更何况谭启平还是一个外来户,短时间里没有办法驾驭整个常委班子。

  市长负责jīng济发展,不过招商引资是大局,市委书记亲自过问也是常态。

  谭◆●启平要能在东华之qián极薄弱的环节,在招商引资上,做一些成绩来,既能打高天河的脸,也能叫目qián常委班子的平衡发生更多有利于他的biàn化。

  见熊文斌对sūn亚琳颇为重视,沈淮一笑,说道○:“我跟这个远房表姐,关系实在一般得很,”又捂着裤裆说道,“你们先进去,我去撒泡尿再回来,就当我们在外面没遇上……”

  沈淮撒泡尿回来,阚学涛在骂值班警员,那四个小混混直接拘留;熊文斌则在隔壁☆办公室代表市委给sūn亚琳赔礼道歉……

  也怪不得外商在国内横行霸道、高人一等,各地方的官员为争引入外资,“卑躬屈膝”的程度,比熊文斌过火多得去了;“一等洋人二等官”这个现象在国内还很普遍。 ◆
  沈淮进去后,跟熊文斌配合演了一番“熊秘书长你怎么过来、我都跟高秘书长通过电话说事情不严重,我表姐对市局的处理很满意”的戏,才转到正题上。

  熊文斌讶异的问sūn亚琳:“sūn小姐跟小沈真是表姐弟?哦,对了,以qián听人说过,小沈是海外留学人员,我们市那么党员干部,像小沈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真是不多见呢。”

  sūn亚琳瞅着沈淮,倒是一点都不掩饰她眼睛里的鄙夷,打心眼里认定他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只是假借着海外留学的烂名头糊涂国内这些愚蠢官员,连带着打心眼里把熊文斌等人也鄙夷起来。

  看到表姐这张欠抽的脸,沈淮恨不得上去抽她一巴掌,但也不得不考虑很多实际的问题:

  目qián看来,业信银行要不要在东华开设分行的决定权,还真有可能就掌握在sūn亚琳的手里。这事要是黄了,倒不说对谭启平跟高天河之间的斗争有多少不利,对东华的jīng济发展,肯定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眼下要发展jīng济,关键还是要有投资,无论是外资还是内资,更多的金融机构,更多的放贷量,都能有效促进地方jīng济发展。

  除了增加地方放贷量之外,业信银行的管理,要比国□内的银行、信用社正规得多。通过严格的放贷管理,就能大幅提高地方投资效率,这恰恰也是东华目qián所极需的。

  但是,sūn亚琳眼里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叫沈淮心里发寒:他怀疑sūn亚琳有可能会提q◎ián收回业信银行放给钢厂的那笔贷款。

  现在钢厂能周转的生产资金,也就两千万左右;要是一下子给抽掉一千六百万的周转资金,那真是要了老命。

  杨海鹏这时候打电话过来,他已jīng分别将熊黛妮、熊黛玲、周明以及小黎送回去,这时候正从梅溪镇返回市区,沈淮让他直接到市公安局来。

  沈淮对熊文斌说道:“杨海鹏开车过来接我,我直接送我小表姐她们去宾馆吧!”

  熊文斌见沈淮主动□把事揽过去,点头说好,这事他本来就是代表市委插个足,以便谭启平以后有借口直接过问此事。

  sūn亚琳虽然不喜欢沈淮,但也忍住没有要求市公安局或者市委直接派车送她们回南园宾馆。

  杨海鹏○开车过来,沈淮请满脸没有善意的sūn亚琳跟她的同伴上车,跟熊文斌、阚学涛他们告别后,就直接往南园宾馆开去。

  一路上,沈淮坐在副驾驶位,没怎么说话。

  倒是sūn亚琳坐在后排,忍不住挑衅道:“梅溪钢铁厂nián初从业信银行贷走一千六百万,用作生产周转资金。我这趟来东华,了解到一些情况,能说明梅溪钢铁厂之qián递交给省分行的申贷资料很有问题。东华市政府都有意帮梅溪钢铁厂骗贷,我说这■话没有错吧?”

  沈淮沉默的不吭声。

  如今各地银行放贷,有多少不带病的?这事捅出来,非必就能让吴海峰、高天河挨板子,梅溪钢铁厂却一定会给折腾够呛。现在梅溪钢铁厂总资产一亿两千万,其中★八千万是对各家银行的欠债,业信银行一家中止放贷,还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怎么不吭声了?”sūn亚琳见抓住沈淮的痛脚,得意起来,恨不得把脸贴到沈淮的眼睛上去,“你求求我啊,我或许能把这事压三个月再报上去……”

  杨海鹏不知道离开后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沈淮跟他这个法国表姐是什么关系,看他脸色有些难看,也只能先开好车,不多嘴问什么。

  “我接手梅溪钢铁厂才三个月不到,你以为这事能要挟我吗?”

  沈淮绷着脸,看后视镜里sūn亚琳眼睛里不带善意而且张扬的笑。他翻看之qián的记忆,知道sūn家子弟之间,关系多不怎么和睦,而之qián的沈淮又格外遭人厌,跟着这个“表姐”恩怨不少……

  “我又没有要挟你,我只是说一个事实。”sūn亚琳得意扬扬的说道。

  “这位苏菲娅小姐是表姐你的助手吧?对了,表姐你千方百计的把苏菲娅弄到中国当助手,以及这次这么重要的考察活动,表姐你就带着一个苏菲娅到东华来,还深更半夜的跟东华的地痞流氓打了一架,三表舅他们真的就不会多想什么?”

  沈淮从仪表盘上把烟盒拿起来,抽一根烟点上,也不管车里空间密闭,吞吸了两口,叫车厢里烟雾迷漫起来。

  sūn亚琳给烟呛得咳嗽,但她不关心这么,听着沈淮话里意有所指,汗毛都立了起来,声音尖锐的质问:“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忘了跟小表姐你说一声,我回国后,很下功夫去学了英语,”沈淮回过头来,露了一个笑,说道,“我想表姐你一定很希望我把刚才警车里听到的话都忘掉吧?”

  “你妈、的浑蛋!”sūn亚琳没想到沈淮竟然无耻的偷听她们谈话,这时更无耻的拿来要挟她们,咬牙切齿的直接伸手去揪他的衣领,“中止对梅溪钢铁厂的放贷,我是照章行事,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对这个从小学习暴好、又有余暇时间学习跆拳道、身材高大的“表姐”,沈淮很是无奈,◎打又打不过,只能姿态很丑的给她勒着脖子,身子欠过去,嘴巴却很强硬的说道:“梅溪钢铁厂是荣是蓑,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但事关九百个工人的饭碗,你要敢砸了,不要以为我就不会公事公办,先把你踢回法国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