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人跟圈子


  (今天应该有加更,感谢一直来捧场跟支持更俗的兄弟们!)

  沈淮坐沙发上,也没有叫何月莲坐下来的意思,靠在椅背上,仰头看zhetā问:“你想从我这里bǎ供xiāo社整体承包过去,就不怕◎杜书记有什么想法?”

  也许是心灰意冷,何月莲也就收敛起往常会卖弄的风情,就站在沈淮的跟前,硬绑绑的说道:“我承包接待站,杜书记是帮了很大的忙,但我也不欠他什么;我在梅溪镇爱干什么,他也不能拘○dùshūjìyǒushímexiǎngfǎ?”

  yěxǔshìxīnhuīyìlěng,héyuèliányějiùshōuliǎnqǐwǎngchánghuìmàinòngdefēngqíng,jiùzhànzàishěnhuáidegēnqián,yìngbǎngbǎngdeshuōdào:“wǒchéngbāojiēdàizhàn,dùshūjìshìbānglehěndàdemáng,dànwǒyěbúqiàntāshíme;wǒzàiméixīzhènàigànshíme,tāyěbúnéngjū束我……”

  “对了,我刚到梅溪镇时,党政会议提名任命王刚担任钢厂治保处处长,但他一直都没有露脸,现在也是给钢厂除名了。听说镇上也没见他回来,他是去了哪里?”沈淮平静的看zhe何月莲,问王刚的下落。

  “沈书记到梅溪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以前烂到发霉的人生,大概也不用我再跟沈书记解释什么了吧?”说到自己的儿子,何月莲脸更冷起来了,说话声音也跟陀冰砸下来似的,“王刚去哪里,我怎么知道?或许杜书记都比我这个当妈的更清楚。”

  单看何月莲的相貌,难以想象tā有一个已经成年的儿子。

  沈淮笑了笑,他知道何月莲对第一个前夫生的儿子,没有太多的感情。何月莲的第一任前夫,也就是王刚的亲生父亲,就是给何月莲在文、革后举报进监狱,最终病死在监狱里的。而何月莲之所以在十六岁就生下儿子王刚,据说是给第一任前夫用了强迫的手段。

  何月莲的儿子王刚当年叫陈丹砍了一刀,tā也没有将陈丹赶出接待站去。

  沈淮倒不为何月莲突然冷下来的态度气恼,他只是先要确认何月莲对他不会有什么威胁,说道:“供xiāo社现在什么情况,我也看到了,是要比表面上严重一些;我有想过bǎ供xiāo社整体承包出去。你回去好好准备材料,要是确切可行,镇里会考虑将供xiāo社整体转给你承包……”

  “啊!”何月莲有些犯傻,陈丹坚持bǎ四千元礼金退给tā,tā还以为承包供xiāo社的事没戏了★,一时气恼对沈淮也没有再给好脸色,没想峰回路转,完全是tā自己想岔了。

  沈淮站起身来,丢下发愣的何月莲,看zhe陈丹正上楼来,咬耳朵问道:“是不是很辛苦?”

  “还好。”陈丹看zhe◆何月莲一个人站在棋牌室里发愣,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间也不早了,沈淮与陈丹先bǎ赵东、杨海鹏、周明、熊家姐妹他们都送走,也bǎ小黎先送回屋休息,酒店这边才算是结束一天的营业。

  陈丹还要清点一天的流水帐,沈淮就坐在柜台后椅子上等tā。陈丹也说过了,生意只要恢复到他来梅溪镇之前,哪怕承包费每年二十四万,也都有得赚,沈淮也不替陈丹担心什么。

  有个女孩子躲躲闪闪的进里面去,沈淮探过头去看,那女孩子也恰好回头来看沈淮有没有发现tā,两人视线对上,那女孩子吓了一跳,跟兔子似的跑开来,差点撞门框上……

  “是南园的那个女孩子啊,真给你请过来了?”沈淮那个女孩子面熟,是前些天在南园遇到的那个叫朱丽玲的女孩子,没想到陈丹bǎ人家聘过来了。

  “是啊,小朱在市旅游学校学的就是餐饮管理,又在南园工作了两年,比我懂多了,我就bǎtā请过来了,作餐饮部的副经理,”陈丹看zhe朱丽玲躲开沈淮的小心样,笑zhe告诫沈淮,“你没事不要bǎ人家小姑娘给吓zhe了;还有,不许你占酒店里女孩子的便宜。”

  “副经理呢,我能吓zhetā?再说,我能占谁的便宜,你眼睛都盯zhe……”沈淮笑道,又bǎ何月莲要承包供xiāo社的事告诉陈丹。

  “你当初坚决要bǎ何姐从接待站踢出去,这时候怎么又想让tā去承包供xiāo社了?”陈丹疑惑不解的问。

  沈淮在陈丹面前没有什么好掩饰的,让陈丹坐他腿上说话。

  陈丹转头见前厅没有别人,姑娘都回宿舍去休息了,也乐意跟沈淮亲密一些,坐上去,却抓住他的手不叫他乱摸。

  客房部平时根本就住不满,陈丹就用了几间临时当成酒店的宿舍使用;朱丽玲等女孩子,可以夜里不用赶夜路回家去。

  “说到底,我还是想bǎ事情做好,”沈淮感慨的说道,“要bǎ事情做好,关键还是要靠人啊。梅溪钢铁厂,能这么快做起来,靠钢厂自身的人力资源,是远远不可能的。赵东、徐闻刀、潘成他们几个,在市钢厂不受重视,但真正放出去,哪一个不能独挡一面?钢厂那边,我可以不断的从市钢厂挖人补充不足,但镇上这边,我能怎么办?”

  陈丹点点头,钢厂的管理人员,可以高薪外聘,但不能外聘政府人员。资产管理办公室都挂牌有十天了,沈淮自己兼了资产办主任不说,真正能用的人手,有能力有水平的,也就郭全一个。

  而镇上其他领导干部,何清社算有能力的一个,其他人都是德性,陈丹也是很清楚的,就算bǎ普通办事员都算上,大概也不会有几个人能符合沈淮的用人要求。

  “镇上的问题很多,也很严重,但最终还是需要有人能去处理,能去做事,”沈淮说道,“就拿供xiāo社来说,这时候不及时处理,拖两三年就是一个烂摊子,最后还是要镇政府出面解决。不管怎么说,何月莲还是一个能力的人,所谓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tā能bǎ问题解决掉,bǎ供xiāo社做起来,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何乐而不为?再说了,就算tā做砸了,那就做砸好了……”

  沈淮一脸幸灾乐祸、巴不得何月莲做砸的样子,叫陈丹无奈,又问他:

  “你不担心tā跟杜书记还有一腿?”

  “不担心,”沈淮摇了摇头,说道,“杜建都对我没威胁,我担心何月莲做什么?当初bǎ何月莲踢出去,是一个姿态;现在让何月莲再回来,也是一个姿态……”

  “只要是有能力的人,就算以前吃相难看些,你也要用?”陈丹问道。

  沈淮抬头看zhe陈丹,看zhetā清澈的眼睛,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很现实?”

  “没有,”陈丹很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这社会上没有那么多的是与非,我又不是小女孩子。”

  “是啊,这不是什么非黑即白的世界,我也不会想zhe做什么清廉如水的官,关键还是要做事,”沈淮说道,“在国内,想要做成事,不仅要上面有人,也还要下面有人。杜建终究会离开梅溪镇的,镇上以往跟杜建穿同一条裤子的党员干部,不可能都调走,大部分都还要留下来,难道就bǎ他们踢冷凳拿财政白白的养起来?除了吃相太难看,已经积了很深民怨的外,其他能用的人,还是要用的。就说黄新良,○我过来时bǎ他骂得狗血淋头,等杜建走后,我要是继续用他作党政办主任,你说他心里是恨我,还是感激我?”

  陈丹笑道:“我就喜欢看你自信时的样子;不过杜建走了,你真就能当书记?”

  “这个■谁知道呢?”沈淮搂zhe陈丹的腰站起来,说道,“我们回去吧,天都不早了……”

  路也不远,就两百多米,陈丹亲密的挽zhe沈淮的胳膊走回去。

  在路上,陈丹又忍不住说起杨海鹏所送的两万块★钱来:“杨海鹏出手真阔绰,他bǎ信封塞过来,我还真吓了一大跳,做钢材真的很赚钱吗?”

  “是很赚钱,他们公司这个月能赚三十来万吧,相比较以前,还很可观的,”沈淮笑道,“不过我不需要他送钱给我,◎倒不是说我很清廉什么的。说起来,他跟赵东,都是我看重的;要想他们在我这个圈子发挥核心作用,就要给他们足够的尊重。有些关系,是拿权钱交易维系不了的……”

  “圈子?”陈丹疑惑的问了一句。

■  “对,就是圈子,”沈淮说道,“官场的学问都在这个圈子上,我为何在梅溪镇能超然?不是我个人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魄力,只因为我是新市委书记的人。别人有别人的圈子,大圈子套zhe小圈子,我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我也需要有我的圈子。”

  “那除了赵东、杨海鹏、郭全外,你用何月莲,还说不打算bǎ黄新良踢开,难道也要bǎ他们拉进你的圈子里?”陈丹这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问道。

  “看情况吧。我都说了,我没有洁癖,我只需要能做事、会做事的人。”沈淮说道。

  “那我也是喽?”陈丹问道。

  “不,你才不是什么圈子不圈子的呢,”沈淮站住,将陈丹的身子搂入怀里,说道,“你是我的爱人……”

  “……”听zhe沈淮的话,陈丹心里有zhe说不出的甜蜜,但tā仍旧清醒的想到何月莲跟tā所说的那些话:眼前这个男人不是tā该得的,也不是tā能守得住的,tā没有离开沈淮的怀里,抬起头看zhe沈淮日益叫tā迷恋的眼睛,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不要得到那么多,让我在你的圈子里呆zhe,我就满足了……”

  “傻子。”沈淮笑了笑,捏了一下陈丹的鼻子,天气有些冷,继续往回走。

  陈铭德、谭启平先后到东华出居高位,都不可谓权势不重,但陈铭德差点身败名裂,谭启平赴任虽然是担任一bǎ,也是小心翼翼,下车伊始不敢有什么大动作——说到底,就是下面没有能干事、帮zhebǎ局面撑开来的人。沈淮在梅溪镇干得再出色,局面还是小了些。

  沈淮在考虑自身发展时,也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不仅要上面有人,下面更要有人。

  也许很多人,都为能挤进市委书记的圈子还兴奋不己;沈淮远远不会满足于此。他就算不bǎ宋家子弟的身份拿出来,作为市委书记圈子的一员同时,沈淮也想有自己的圈子。

  这样,就算谭启平从其他渠道,知道他之前的德性是什么样子,要bǎ他排挤出圈子之外,他就不用太狼狈。就算谭启平冷落他,但也不大可能打压他,他能有自己的圈子,事情就还能继续干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