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不会下蛋的鸡


  陈丹伤心垂泪,xiǎo黎也抹眼泪不止,沈淮内心又如何不为摊上这样的亲戚怨恨、愤怒。

  他虽然恨不得叫陈桐、邵征冲上去,将他大伯一家抓起lái痛揍一顿,但也知道,这样只会叫陈丹、xiǎo黎她们的心更难受。

  “陈桐,你姐没有吃亏,你不要冲动。”沈淮喊住陈桐,似乎忘了sūn勇刚才脸上那一脚是他蹬出去的。

  陈桐收住脚,退到沈淮身边lái。

  sūn勇见陈桐退回去,胆子又壮了一点,对着陈丹又嘀咕起lái:“把房子拿出去贴人,还有理了?你整天不进家门,还吃里扒外,有脸哭啊,你丢得起这人,我还丢不起这人……”

  陈桐虽然能看出沈淮对他姐有意思,也不知道他姐到底跟沈淮有没有勾搭上,但也不愿叫sūn勇这么说他姐,啐一口唾沫,差点隔三五步远啐sūn勇脸上:

  “沈厂长是我介绍lái租房子,每个月两百块租金,也是经我手给xiǎo黎的。你sūn勇有什么■看不过眼的,就冲我lái!什么下作事都做得出lái,你再瞪鼻子上脸,老子不打死你!”

  陈桐知道他姐跟sūn勇的婚姻名存实亡,也打心眼里就痛恨这个就知道吃喝嫖赌,连一点骨气都没有的混帐东西,捋◇着袖子,忍不住就要上去揪住sūn勇打一顿解气。

  沈淮冷眼看着这一切,他婶娘大概是怕陈桐动粗,走过lái挡在前面,撒泼的一屁股坐地上,披头散发的就哭嚷开了:“我家真是命苦啊,沾上了一个吃里扒外的烂婊子,连个崽都不会下。当初要知道两万块都去买母猪,也下好几十头猪崽了啊……”

  “你个烂婆娘,抱不上sūn子,怎么不问问你儿子有没有本事!”邵征忍不住插了一句。

  “我儿子能把别人的肚子弄大,就弄不大她的肚子,你说是哪个烂婊子没本事?”sūn勇他娘撒起泼lái,就肆无忌惮的嚷开lái。

  沈淮没想到堂哥sūn勇在外面还乱搞,还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这一摊子烂事,跟烂泥巴搅在一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叫陈丹不那么伤心……

  邵征、陈桐没有应付农村撒泼婆娘的经验,一时间也束手无策。

  沈淮冷眼看向站在一旁要往外缩的村支书sūn广武,指着他的脸说道:“你就是sūn家埭村的村支书sūn广武吧?何镇长跟我提起过你,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沈淮虽然还没有机会跟下面的村干部见面,但他的事迹都已经在各个村传开lái。村支书sūn广武又不是糊涂人,tīng☆到邵征跟陈桐的话,顿时就想到眼前这人是谁?

  sūn广武本lái就是要过lái拉偏架的,但叫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sūn远贵家这漂亮得过分的媳妇儿竟然找到这头混江龙作姘头。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轧车等场面,但那些镇干部跟他这事时,都禁不住细声细气。sūn广武站在旁边,就想关挖个坑把自己埋下去,当自己没lái过。

  十一月天,sūn广武夹克衫里还穿着秋衣、毛线衣,这眨眼间,后背就给冷汗浸透,这时候给沈淮认出lái,指着脸质问,他的老脸由黑变紫、由紫变清,打着结巴说道:“沈,沈,沈……书记,我,我,我……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沈淮强压住心底的怒火,恨不得一巴掌抽上去。

  这种事村干部不能主持公道,要不是他实际上没有死,只是占了别人的身体,还不知道xiǎo黎都给这群畜生合伙欺负成什么样子。

  “我,我,我也是过lái才了解情况……”sūn广武眼泪也都快下lái了,他知道沈淮掌握钢厂后,才半个月,就给他捋下好几个人。他一个村支书,可不敢去扭这个大腿。

  “sūn支书,你这是什么话?”sūn远贵可不知道沈淮是什么人,tīng着sūn广武翻脸就想把事情推脱干净,也lái气,“老宅当初分家就对我不公平,再一个xiǎo黎也是我侄女,她才十五周岁,都没有成年,什么事都做不了主。可不是你说租房子的事,除了我,谁签字都不管用吗?”

  sūn广武已经哪里顾得上sūn远贵请几顿酒的交情,恨不得上去掐住他的脖子,不叫他再乱说,喷着唾沫就骂:

  “我过lái了解过情况,我就问你,你怎么不嫌脸臊?海文过世,你当大伯的,不想着帮衬一下,还尽想把老宅子占过去。你犯浑,我能跟你一起犯浑?这凭着这一点,房子怎么办,都轮不到你做主。再说房子是陈桐介绍出去的,钱也是经陈桐手的,你们嘴里一个个都放不干净,跟个泼妇似●的,有没有一点素质?”

  sūn广武背过身,直叫sūn远贵挤眼睛,暗中祈祷:可千万不要把这头混江龙真惹恼了,xiǎoxiǎo的sūn家埭,经不起这头混江龙折腾啊。

  沈淮跟陈桐说道:“□我的车就在外面,你跟你姐还有xiǎo黎先上车去……”他知道陈丹心里有种种不堪,留下lái只会叫她更伤心,让陈桐、邵征他们先离开。

  陈桐、邵征他们先走,沈淮走到院子当中的那堆给丢出lái的家俱里,把那枚老黄杨圆雕找出lái,背着手,冷冷的看着sūn广武:“我不管这户人家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租的房子,有租约,别人闯进我租的房子,把我的东西都丢出lái,搞得乱七八糟的,这事没那么容易就算了——现在这事我交给你sūn广武lái负责,你明天到镇上lái给我一个交待。你要不给我交待,我明天会好好给你一个交待……”

  沈淮丢下这句话,就走出去,sūn广武tīng了却是魂飞魄散:

  沈淮真给他一个交待,他哪里敢要?

  sūn广武想追出去解释,但又脚如灌铅,实在是没有勇气面对沈淮。

  sūn广武愣了片晌,才把看热闹的左邻右舍赶出去,指着sūn远贵:“你啊,你,我可给你害死了啊!”

  对sūn广武的突然变脸,sūn远贵还窝着一肚子火,恼着骂:“他还能把你吃下去?看你那点出息样!还他妈当村支书。”

  “他是镇上新lái的副书记,惹不起啊!”sūn广武想想也心悸,对着sūn远贵还坐在地上的婆娘说道,“起lái吧,撒泼当不了饭吃,你以为政府真收拾不了你们。不要再乱折腾了,想着怎么收拾吧,你们总不能逼着我真通知派出所,把你们一家四口都抓走吧?”

  “你他妈敢!”sūn远贵岔岔不平的说道。

  sūn广武也起了恼,甩袖抬脚就要出去:“老子就去通知派出所过lái抓人,你看我敢不敢?你、妈的sūn远贵,有了几个钱,敢指我脸骂‘你妈’,你个鸟货▲,睁开眼睛看看,不要忘了这是谁的天!”

  “一个副书记,能多大能量?我天王老子都不怕,你怕个鸟!你要怕给穿xiǎo鞋,大不了不干村支书。到窑厂lái,我给你开工资!”sūn远贵再恼,还是不敢将◆sūn广武得罪了。

  “你怎么就不到镇上去打tīng打tīng啊,你那几个臭屁钱,放个屁都不够臭,你承包的窑厂算个屁啊,”sūn广武急着直跺脚,恨不得打开sūn远贵的脑袋,把他知道的东西都灌进去,叫他看清形势,“你说杜书记多厉害的人,第一天就叫人打落掉牙、捋了毛,屁都没有放一个,你的骨气有几斤几两,还想跟人家斗,你就不怕半路上给轧死!”

  “他是钢厂新lái的厂长,前些天在钢厂门口轧奔驰车的那个?”sūn勇撕了一角报纸,塞住还在流鼻血的鼻子。

  他整日在镇上吃喝嫖赌的混,所以知道镇上前些天发生的大事情,这时候猜到沈淮的身份,也是异常的吃惊。

  “就是他。”

  sūn广武拖了一张板凳坐下,这些年他得了sūn远贵不少好处,也不想往死里压他,但是sūn远贵不低头,他可没有勇气等着新lái的副书记给他交待。

  “真是那个在钢厂门口轧奔驰的新厂长?杜老虎怎么就给他踩得抬不起头lái?”sūn远贵也有些吃惊,他倒不是一点都不知情,只是有些传闻他没有放心里去,只以为别人胡夸。

  在sūn广武之前,他是sūn家埭村的支书,后lái要承包村里的砖窑◎厂,才卸任叫给sūn广武当支书。他跟镇上的干部都熟悉,知道杜老虎在梅溪镇是个只手遮天的人物。要是杜老虎再给踩得一点脾气都没有,那这些天lái关于这个新书记的传闻,怕不是假的。

  “镇上已经反天●了,杜建党委书记虽然没有给拉下lái,但完全没了脾气,镇上好几次会议,都是何清社主持,钢厂现在就由这个新lái的副书记全权负责,”sūn广武耐着性子说道,“前几天我到镇上,跟黄耀明喝酒。黄耀明说,在镇☆上得罪何清社,挺多给骂一顿,穿一阵子xiǎo脚;得罪了新lái的副书记,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现在钢厂当权的那几个,差不多有一半给他直接捋了下lái。郭全你知道吧?就因为进厂区穿了皮鞋,当众差点给骂哭了◇shàngdézuìhéqīngshè,tǐngduōgěimàyīdùn,chuānyīzhènzǐxiǎojiǎo;dézuìlexīnláidefùshūjì,nǐsǐdōubúzhīdàozěnmesǐ。xiànzàigāngchǎngdāngquándenàjǐgè,chàbúduōyǒuyībàngěitāzhíjiēlǚlexiàlái。guōquánnǐzhīdàoba?jiùyīnwéijìnchǎngqūchuānlepíxié,dāngzhòngchàdiǎngěimàkūle,现在给打发回镇上当企业办副主任。连降了两级,连个村支书都不如。你说说看,你们把人家的东西,都丢院子里,这些冰箱、彩电,哪一件不要几千块,你说人家敢不敢直接叫派出所把你们抓进去判个三五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