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赴任(3)


  (明天三更,求紅票,求收藏)

  党政会议九点钟开始,党政办主任黄新良特地提前过来提醒沈淮一起去二楼的会议室。

  杜建、何清社已经zài会议室里就坐。

  也许是杜建亲自主持的会议,没有人敢怠慢,屋里已经坐了十来人。zài沈淮推门进去之前,这些人都齐刷刷的都看了过来,神色各异。

  “这是新来的沈书记,”杜建刚才一直埋头zài看文件,这时候抬起头来,扫了沈淮一眼,拿手指敲着桌子,似乎提醒别人看着他说话,“黄主任给沈书记介绍一下大家;还有,你记得提醒沈书记一声,以后凡是有我参加的会议,大家都需要提前一刻钟到场,这是老早些年定下来的规矩。”

  杜建的话火药味浓得似乎窜点火星进来,就能把整个会议室炸掉。

  何清社听着杜建的话,心里一笑:早上摔杯子的事情早传开去了,这时候给下马威,未免有些晚,也未免有些急了……

  他没有跟着杜建真将沈淮给黄新良来介绍给大家认识,笑呵呵的站起来,拍着身边的椅子,说道:“沈书记,你坐这边来,”又转头看向会议室里的人,说道,“沈书记可是从法国留学回来的高才生,zài省经济学院当过两年讲师,很有学问。之后就调到东华工作,是我们这个穷乡僻壤难得引进的高级知识分子,市委组织部以及县里都推荐沈书记到梅溪分管经济。梅溪这两年的经济增涨有些滞后了,我跟杜书记一样,都期待沈书记能带着梅溪的经济干出一番新的景象……”

  所谓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何清社这一番话说出来,杜建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何清社挨个指着人头给沈淮介绍镇上的主要干部以及分管工作。

  由于杜建打开头就将调子定下来,而早上摔杯子的动静也不小,各人给介绍到头上,也都点头跟沈淮打个招呼,没有人凑过来跟他握手。

  还是zài半个小时之后,黄新良给沈淮送来一张纸,简单的写了今天会讨论的议题。

  沈淮只来得及把议题大体看过去,了解不深,整个党政会议前半段就差不多跟他无关,眯眼坐zài何清社的旁边听着别人讨论。

  何清社的话也不多,偶尔插几句话。zài讨论一个村合股开办砖窑的债务问题时,何清社建议财政所派人帮着去审查账目,杜建就直接打断他:“这个问题你不懂,就让黄副镇长直接去负责这件事……”

  看到何清社老脸给搁zài那里,沈淮暗道:一过来就刺杜建一下,还真是没错。不然成了软杮子,不仅杜建会踩会捏,他身边几条狗也会肆无忌惮的咬过来。

  会议到下半段,便是讨论沈淮分管工作以及钢厂人事的调整问题。

  “梅溪钢铁厂这两年没有起色,经营还陷入困境,我要承担绝大部分责任,”杜建脸色很难看,即使他不想提到这个议题,但也由不得他做主,说话时,眼睛也不看坐zài何清社边上的沈淮,

  “我已经向县里提出辞去梅溪钢铁厂厂长的请求,县里原则同意了,并推荐沈书记接替我担任梅溪钢铁厂厂长。沈书记是海外归来的留学生,虽然有些年轻,但年轻有年轻的好处,至少有干劲;虽说缺乏实际工作的经验,但又有学识。我相信能将钢厂经营得更好。接下来,我希望大家接受我辞去梅溪钢铁厂的请求,任命沈书记担任梅溪钢铁厂○厂长……”

  “梅溪钢厂这两年效益是有些下滑了,但责任不能都由杜书记你来背,”杜建的话刚落,就有站出来打抱不平,“这两年市里就不再支持乡镇企业,梅溪钢厂这两年得到的贷款,都不足以前的五分之一。●没有资金,就没有办法进行技术改造,没有办法扩大规模,成本就降不下来。杜书记为跑贷款,头fā都白了不少,要是别人还要把责任归到您头上,就太不公平了……”

  “这是黄小磊黄镇长?”沈淮压着声音问何清社。

  何清社点点头。

  沈淮翻开压zài手下的笔记本,里面夹着一张黄新良早上给他的政府工作人员名单,他zài“黄小磊”的名字打了个勾。再回过头去看黄小磊zài前半段会议上的踊跃表现以及他分管的几个部门,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杜建的铁杆心腹。

  副镇长黄小磊的话没有停,财政所所长韩兴权就清着嗓子fā言:

  “国家这两年又拿淮海省做第一个分税制试点。以往增值税归地方,企业●经营困难还可以请求减免税收,企业再差也至少能混个温饱。分税之后,增值税大部分都归了中央。这生产出来的产品还没有卖出去呢,能不能盈利还是未知数,中央就直接拿走13个点的税。要说市场行情好,中央拿走13个◇点的税还情有可缘,偏偏市场行情不好,中央不说把以前征的税退一些回来,还一点都没减免。我倒不是说沈书记不行,客观的困难摆zài面前,我看换谁都没有办法将钢厂经营好……”

  “沈书记从海外留学归来,又有zài大学教书的经历,我想沈书记做学问一定没有问题,但钢厂的经营管理千头万绪,沈书记没有什么经验,县里的推荐是不是有些草率了……”又有人站出来当杜建的炮手打沈淮。

  沈淮坐zài那里岿然不动:

  杜建这时候搞反击,有些迟了吧?是市委书记吴海峰背后的人安全撤出重要,是市委书记吴海峰以及县委书陶继兴的意志重要,还是杜建你镇党委书记的意志重要?

  即使杜建有胆子违拧陶继兴的意志,沈淮心想他大不了多等上一个月,让陶继兴将杜建调走。

  确实,杜建此时还不敢违拧县委书记陶继兴的意志,他知道违背组织意图会有什么下场,但他也不是好捏的软杮子,叫这么多人站出来唱反腔,就是要□沈淮知道,就算沈淮如愿以偿担任钢厂厂长,把他bī急了,他还是能通过党政会议撤换钢厂厂长。

  会议召开到最后,倒好像是杜建求着大家通过沈淮钢厂厂长的任命。

  临了,杜建又说道:“临时增加◆一个议题,这段时间来镇子上时有钢厂职工参与斗殴事件fā生,钢厂的治保工作需要加强,我提议撤消王刚联防队副队长的职务,任命他担任钢铁治保处处长。另外,以后召开的党政会议,要根据议题的不同,让相关人士参与进来,加强集体决策。打个比方说,议题跟钢厂有关,除了沈书记代表钢厂外,其他几个副厂长也应该喊过来一起进行决策……”

  对杜建的这番话,沈淮只是冷冷一笑,心想不把这家伙彻底踩翻掉,这事还没有消停●了。

  东华zài下属乡镇推动党政联席会议制,目的是为了防止乡镇干部专权,没想到到杜建手里,却成了架空别人的工具。

  要是钢铁厂大大小小的管理层人事任命都要得到党政会议讨论通过,钢铁厂▲较大一些的事务,都要经过党政会议讨论,还叫副厂子有临时参加党政会议的权力,沈淮即使如愿当上钢厂的厂长,也只是给架空起来的摆饰。钢铁厂实际大权,必然还将继续掌握zài杜建手里。

  这难道是吴海峰、陶继兴他们的目的,把他推到前面当替罪羊,他们继续咬zài钢厂身上吸血?还是说仅仅是杜建他个人不愿意放权?

  “我保留意见,现zài从上到下,都zài强调要加强企业的经营自主权,经理厂长负责制也提了好些年,梅溪镇没有必要开倒退车。”何清社跟沈淮保持距离,但跟杜建绝尿不到一坑里去,他是希望自己能躲zài后面看沈淮跟杜建相斗的好戏,但要是沈淮第一天就给杜建架空,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改革开放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现zài强调的未必就是正确的,以前的办法也不见得完全错误,关键是我们要勇于纠正错误。zài钢厂的经营上,实际看来我们是犯了一些错误,不过正是如此,更要勇于纠正,”杜建沉着声音◇,阴阴的看着何清社,继而又将视线转到沈淮的身上,“何镇长保留意见了;沈书记,你呢?”

  “会议记录呢……”沈淮抬头看向负责会议记录的黄新良,伸过手去,要翻看会议记录。

  黄新良无奈的将○,yīnyīndekànzhehéqīngshè,jìéryòujiāngshìxiànzhuǎndàoshěnhuáideshēnshàng,“hézhènzhǎngbǎoliúyìjiànle;shěnshūjì,nǐne?”

  “huìyìjìlùne……”shěnhuáitáitóukànxiàngfùzéhuìyìjìlùdehuángxīnliáng,shēnguòshǒuqù,yàofānkànhuìyìjìlù。

  huángxīnliángwúnàidejiāng会议记录本递过来,沈淮把记录本翻到前面,手指着记录本盯着杜建的心腹黄新良追问:“钢厂陷入今天的经营困境,杜书记也承认他要承担大部分责任,这条怎么没有记录?你眼睛里还有没有杜书记,还有没有将杜书记的话听到耳朵里去?”

  沈淮当即不客气的将会议记录本丢回到黄新良的面前。

  沈淮这句话一出,很多人耳朵边都是“嗡”的一声响:这就翻牌了!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难道记录上这一句话就能将杜建扳倒?▲

  “把我的每一句话都记上,”杜建气得老脸fā白,心头邪火又fā泄不出去,指着黄新良让他补记录的手指都fā抖起来,“将来出了问题,我杜建来背。”

  何清社看着党政办主任黄新良的脸都绿了▲,再看看与会的其他人,噤声不再敢言,心想沈淮的目标还是要打狗给狗看吧?

  何清社打开始认为沈淮是个不知收敛、态度傲慢的人,这时候想法倒有些转变了,猜想沈淮很可能早就决定好要对杜建摆出强硬的姿态……

  “既然杜书记这么说,那我就保留意见好了。”沈淮冷冷的应了一声,看也不看杜建,他知道现zài阻止不了杜建通过党政会议实施他的意图,浪费口舌反对没有用,但他的姿态绝不能软了。

  要是连一群乡镇干部都斗不过,何谈重新给宋家接受?那简直是给宋家脸上抹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