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人狗情未了


  从公路下去不远,青砖墙围出的宅院有半亩大小,前面就紧挨着一座池塘,四下里分散着四五户人家,在静谧的夜里亮着七八盏灯,将远近景物的轮廓浅浅勾勒出来。

  沈淮与陈dān姐弟走近宅子,突然□间从黑暗里传出来一声狗叫,叫人认识到有条狗就伏在院门后。也许是听到脚步声没有停下来,院门的狗又猛烈的叫huàn了两声,意图打消外人接近院子的企图。

  陈dān见沈淮在前面停下步子,猜他是怕给狗咬了,解释道:“金子可胆小了,是海文生前从城里捉回来养的一只金毛狗。它听着陌生人的脚步声,也就敢叫huàn两声,认识过可就温顺了。不过也奇怪了,海文死后,金子有大半gè月不大叫huàn了,整天就趴在院子门后面,盯着过路的人,好像在等海文回来……”

  沈淮示探性的吹了一声口哨。

  这一哨音在静寂的夜里还是显得有些沉闷,但哨音传出来,就见从黑暗里窜出一条黑影来,猛的往沈淮身上扑过来。

  陈dān吓了一大跳,以为金子发疯了要咬沈淮,但要挡都挡不及,就眼睁睁的看着金子扑到沈淮跟前才猛的的收往脚。

  金子迟疑的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又试探的凑过去嗅了嗅,似乎想从眼前这gè人身上嗅出熟悉的味道来……那一声哨响是那么的熟悉,但眼前这人味道又是那么的陌生,金子迷茫了,似乎又不甘心那熟悉的哨音就此消失,呜咽般的低吼着。

  陈桐也只当金子要咬沈淮,他哪里能让沈淮让狗咬了?跳下车来,抬脚就朝金子踢去,想将危险从沈淮踢开。

  “不要!”看着陈桐抬脚就过来,沈淮挡不住,抬脚就跨过去,挡在金子跟前。陈桐抬脚踢狗也不知轻重,沈淮小腿上生生的挨了一脚,钻心的痛,忍不住回头冲着陈桐大声喝斥:“它只是不认识我,你为什么踢它?”

  陈桐给沈淮吓住,陈dān也为突发的变故不知所cuò。

  沈淮也知道陈桐刚才情急出脚是怕狗咬了他,只是这一刻他再抑不住心里的情绪,蹲下来将陷入迷茫中的金子抱住,无法控制的无声痛哭起来……

  金子给沈淮抱住的瞬间,还想挣扎,突然又觉得这样的搂抱是那么的熟悉,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人脸颊上大颗落下的泪水,虽然迷茫,还是凑过头去伸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两下,咸咸的泪水没什么好吃的,便没有挣扎着躲开,而是沉浸在这熟悉的搂抱里。

  陈dān的警惕跟戒防,沈淮不会怪她,也觉得她是应该的,知道她是洁身自好的一gè好女人,沈淮也控制着不过分唐突的去接近小黎跟陈dān。只是越理智的克制,那种亲人就在眼前而不能相认的复杂情绪就压抑得越厉害,竟然不经意间就这么崩溃掉。

  金子还是认得自己!沈淮心情激动的想着,眼泪更是止不住,刷刷的下落,糊了满脸。

  陈dān、陈桐姐弟都傻在那里,沈淮天黑前将“黄脸猫”王刚震住时是何等的威风,哪里想到他会抱着一只“陌生”的狗失声痛哭成这样子。好在是夜里,还不算是形象全毁,但也将陈d◇ān姐弟俩吓住了,不知所cuò。

  “哥?”院门里突然传来怯生生的一声喊。

  “哦,是我们。”听着小黎在院子里喊,陈桐以为是喊他,这时才回过神来,回应道。

  也是小黎的这声怯喊◎,仿佛灵魂里传来一记空灵的响声,叫沈淮失控的情感惊醒过来,转头看去,院子里的大灯亮了起来,灯光打在小黎那zhāng清瘦白皙的脸上,看得出她眼睛似满是迷茫以及掩饰不住的失落:难道是小黎也听到他刚才情不自禁huàn金子所吹的口哨?

  金子有八gè月大了,有着漂亮的皮毛,像浅金色的缎子似的,长有沈淮膝盖那么高,摆着尾巴,冲着站在院门里的小黎低吠了声音,似乎在告诉她:他就是哥哥啊。

  小黎站在亮处,看不到沈淮脸上的泪水,看着陈dān、陈桐以及之前曾在市钢厂帮过她们的沈秘书站在路口上,只当刚才听到那一声熟悉的口哨,是自己的幻觉。

  小黎心里虽然失落,还是将院子门打开,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陈桐哥脸上是怎么回事?”

  沈淮心里虽然揪痛,倒是清醒过来,抹着脸颊上的眼泪,跟吓傻的陈dān笑道:“我打小也有一条狗陪伴,金子长得太像它了。我打小在农场里,跟我妈相依为命,◎●也没有什么玩伴,就那条狗陪着我们渡过最艰难的岁月。在我十二岁那年,我妈生病去逝了,那条狗再陪我一年就老死了,然后我就孤零零的长到现在,连gè朋友都没有……”

  沈淮都哭成那样子,陈dān哪里会◎怀疑他半真半假的话,她对沈淮的警惕跟戒防,在这一刻彻底瓦解,心里有一处柔软的地方,给眼前这gè人放纵出来的情感发泄所打动。

  “陈桐,你先跟小黎先进去……”陈dān怕沈淮这样子给别人看到尴尬,要弟弟跟小黎先进院子去,她想陪沈淮在黑夜里再多站一会儿。

  说也奇怪,金子也不理会小黎的叫huàn,而是温顺的站在沈淮的身边,时不时的拿尾巴扫他的裤脚。

  沈淮一屁股站路边的泥埂上,这时候才感觉到给陈桐踢了一脚,小腿骨隐隐作痛,卷起裤脚管来,看那边青了一块。

  “陈桐这小子也真是不知轻重的,”光线很暗,陈dān要看沈淮腿给踢伤的地方,就能蹲到沈淮的眼前,身子凑过来看,伸手在那块颜色更深的皮肤上按了按,抬头问沈淮,“痛吗?”

  “陈桐怕我给金子咬了再抬脚,我也是一时情急才对他吼,你等会儿帮我跟他说一声。”沈淮故作轻松的说道。

  他倒不介意陈桐那一脚,只是想尽快将情绪收拾好,感觉陈dān按在他小脚的手指凉凉的。陈dān是挨得那么近,她的脸蛋就像浮出黑暗水面的清莲,眼眸子是那么的澄澈,沈淮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激动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下来,心里暖暖的,克制想将她搂到怀里的冲动。

  待情绪收拾好,沈淮才与陈dān进院子去,陈桐与小黎已经在里面准备起晚饭来。

  陈dān与丈夫孙勇在婚后关系一直都不好,后来就索性住镇招待站楼上的单身宿舍里,还是最近要陪小黎,才临时住到老宅来。

  老宅周围空荡荡的,是座小水塬子,三面环着池塘,一面有条土埂通到公路上,周围两三百米内没有其他人家。就两gè人跟一条胆小如鼠的狗住这么一栋宅子,夜里是也挺渗人的。

  就算沈淮不赶巧要在梅溪镇租房子,陈dān也想将小黎接到镇上去住,让老宅着;只是在乡下野惯了的金子,在镇招待站的宿舍里不好养,犹豫着打不定主意。

  沈淮要把整栋宅子租下来,也答□应金子放老宅里由他来照看,陈dān跟小黎随时可以过来看它,这gè问题也就解决了。

  小黎还不大关心事,再坚强也只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这些天也有些依赖陈dān的习惯,租房子的事情自然也全凭陈dā◇n替她拿主意。

  陈dān本欲不想跟沈淮走得太近,怕他对自己存什么心思,走得越近,将会陷得越深,但看到沈淮抱着金子痛哭,这一层顾虑跟戒防就陡然瓦解。

  她知道,沈淮看上去风光无比,年轻有为,内心里一定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才会在不经意间,情感如此放纵的渲泄出来——虽然沈淮痛哭流泣时看上去挺丑,但这样的人让她觉得安心、真实。

  想到沈淮刚才的模样,再看到整晚上,金子都赖在沈淮的脚边不走,十分写意的享受着他的抚摸,陈dān的心暖暖的在动,又怎么再会拒绝把老宅租给他?

  租房子的事情定下来,陈dān跟小黎死活不要租金,沈淮把抵三gè月租金的六百钱放桌上,说道:

  “我来梅溪镇是当干部的,要是白住房子不给租金,就说不过去了。这也是在梅溪镇,这么大一gè院子,还加上外面这么些地都算上,每gè月才两百块钱的租金,真算是便宜我了。租房子里的事情,你们帮我拟gè○租约,另外再通知村里一声。不要让左右的邻居看到我这么一gè陌生人,当贼给打了,那时候我可没处说冤去……”

  沈淮的话总是有着不容拒绝的说服力;推辞不过,陈dān也就做主要小黎将租金收下来。虽然★市钢厂答应在小黎参加工作前,都按月支付生活费跟学费,只是这年头物价涨得厉害,每gè月才一百二十多块的生活费,其实生活上会很窘迫,陈dān她的工资也不高。

  把老宅子租出去,每gè月能多得两百块钱的租金,生活上也的确不用那么拮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