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可告人的阴谋


  (红票呢?我要红票!!)

  虽说给市委书记踢出去,但沈淮也知道不能灰溜溜的真就离开了。哪怕死皮赖脸的留下来,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也要比拍拍屁股离开好。

  在市钢厂窝了几年,沈淮能深刻的知道,有shí候过强的自尊心并无益处,去寻找事情的转机,才是最重要的。

  那两个一起赶过来参加抢救的医生,与南园宾馆指定在六号楼值班的两个服务员,都还在一楼的楼厅里。

  那两个女孩子,都长得眉清目秀,只是给今天发生的事情吓住了,到这huì儿连坐都不敢坐,脸上吓得也没有血色。

  沈淮坐过去,kàn她们噤若寒蝉的样子,想要让她们开口说话,便先安慰她们:

  “陈市长错过了抢救shí机,很不幸。不过,也不能怪你们,陈市长休息的shí候,我便是打电话过来,保不定也huì给骂一顿,你们不要太难过了……”

  “对啊,是陈市长吩咐中午不打扰他的,我们中午就走开了片刻,哪里曾想huì发生这些事?就算gě秘书长也在南园,等到通知救护车过来,还不是都晚了?”

  扎马尾辫的女孩子说话脆生生的,她的话却叫沈淮心头一跳:陈铭德发病shí,gě永秋在南园?
■   沈淮握了握拳头,不动声色的出了楼厅。

  六号楼就挨着翠湖,隔着一片水杉;对面就是南园的主楼,此shí夕阳正落在这座深咖啡色的船帆形高楼顶上,照得湖水波光荡漾、金碧辉煌,唯有南园主楼倒映在★湖水里,仿佛一片阴云。

  谁能想象,就在这kàn似温馨而静谧的黄昏里,隐藏着那样凶险的暗流。

  沈淮暗自揣摩着,他起先不明白市招待处主任、南园宾馆经理彭勇为什么故意将水搅浑,但得知在陈■铭德发病,gě永秋也在南园,倒有些想明白了。

  ************

  沈淮没有去其他地方,转到小楼前的停车场,这shí还只能坐到车里想问题。

  到了九月下旬,日头就变短了★míngdéfābìng,gěyǒngqiūyězàinányuán,dǎoyǒuxiēxiǎngmíngbáile。

  ************

  shěnhuáiméiyǒuqùqítādìfāng,zhuǎndàoxiǎolóuqiándetíngchēchǎng,zhèshíháizhīnéngzuòdàochēlǐxiǎngwèntí。

  dàolejiǔyuèxiàxún,rìtóujiùbiànduǎnle,天色在不知不觉间就暗下来,很久都没见有人从六号楼里面走出来。

  沈淮四五天来也是心力憔悴,疲惫不堪,坐着都觉得累得慌,便抱头躺到车后座里想事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有脚步声走过来。

  沈淮刚想坐起身,就kàn见gě永秋的眼神扫进来,似乎在kàn车里有没有人。

  gě永秋只是匆忙扫一眼kàn车前座有没有人,却没想到沈淮躺在后排座椅里。

  gě永秋过分小心的神色叫沈淮多了一个心眼,便躺在那里没动,就kàn着gě永秋站在车外,拿出他那只有板砖大的“大哥大”,背抵着车门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就听见gě永秋跟电话那头的人汇报:

  “……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是彭勇,没有其他工作人员,而陈铭德又确实是光着身子死在卧室里,衣服也都脱在外面。两个小姑娘随后也上了楼,但都慌了神,没有注意房间里的细节。洗漱间我已经过收拾,冲凉的痕迹kàn上去不那么明显。省里派人下来,这边只要咬准陈铭德对南园中午不供应热水很有意见——这个也确实有记录可查——这就是一笔糊涂账。”

  “嗯,嗯……”gě永秋连“嗯”几声,又接着说,“南园还没有监控设备,六号楼中午shí虽有值班的工作人员,但中午恰巧开了小差,走开约有一个小shí。在中午shí有无人员进出的这个问题上,能确定没有人能说清楚。关键还是吴书记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他应该能kàn出什么来。他独自在小房间里向省里汇报此事,就怕他想大事化小……”

  “对对,您说的没错,吴书记想大事化小,应该huì先统一口风。他没有这么做,kàn来他对省里把陈铭德空投到东华来,意见也很大。现在是不是就放出风声去?”gě永秋又连说几声好,“好…好,我们这边暂shí按兵不动!”

  沈淮陡然间想到电话那头的人是谁来。

  gě永秋是在跟市委副书记、市长高天河通电话!

  入秋后,天气已经凉爽下来,但沈淮躺在车里,觉得车里的空气又闷又热,几乎叫他喘不过气来。

  他刚才就想到gě永秋身上有问题,但亲耳听见gě永秋与市长高天河在陈铭德的死因做文章,还是叫他心里震惊不已。

  虽说陈铭德的死跟高天河他们无关,但围绕陈铭德的死,所展开的肮脏阴谋,绝对不比他们直接谋杀陈铭德干净多少。

  彭勇的那番话,完全是出于gě永秋的安排,他们甚至还对洗漱间动过手脚,让场面kàn上去像陈铭德就是光着身子死在房间里,去引发别人无尽的联想……

  他们是想谋杀陈铭德的身后名誉,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

  gě永秋打过电话就又回六号楼了,沈淮也不敢再留在车里,怕叫gě永秋察觉到刚才那番话给他偷听了。

  沈淮弯着腰下了车,一直走到东面的主楼前,确认无人kàn到他刚才在停车场,才松了一口气,但转念间又想:就算自己能置身事外,处境又能好到哪里去?

  从翠湖上吹来一阵凉风,沈淮打个寒颤,才发觉后背都汗湿了,强使自己冷静下,去思考背后的前因后果:

  省里对东华这些年来的经济发展滞后相当不满,将陈铭德空投到东华来担任常委副市长,是希望东华这潭死水能有活络的可能。

  陈铭德学问好,脾气臭,为人注意效率,与东华市里的机关作风格格不入,又持省里的尚方宝剑,一过来就大刀阔斧的整顿东华的经济工作,自然与地方势力有极大的利害冲突,大半年来也得罪了不少人。

  陈铭德与以吴海峰、高天河为代表的地方派之间,矛盾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矛盾最深的,还是陈铭德与高天河之间的矛盾。

  东华市里稍有眼力的人,几乎都能kàn到陈铭德到东华来,瞄准的是高天河市长的位子。

  官场上,夺位之仇,大过杀父夺妻。

  面对陈铭德的咄咄逼人,高天河一系人马,大半年shí间都按兵不动。甚至沈淮今天在市钢厂大打出手,gě永秋还能忍气吞声,不把事情捅到陈铭德跟前。

  说到底,他们就是怕有省里支持的陈铭德,找到他们的痛脚。

  按说,陈铭德因病猝逝,对高天河市委副书记及市长地位的实际威胁已经消除了,他们本不应该再耍手段,冒险去毁掉陈铭德的身后名誉。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陈铭德因病猝逝,省里完全可以另派别的什么“张铭德”、“gě铭德”来东华,替代高天河全面掌握东华的经济工作。

  高天河所面临的危机,不huì因为陈铭德的死,就能安然渡过去。

  高天河、gě永秋他们,在陈铭德的死上大做文章,暗中针对的是省委省政府。

  ******************

  陈铭德的死,对外公开的定性,肯定是因公病逝,但真正掌握这个世界的,永远都是潜伏在阴影里的潜规则。

  对陈铭德之死的隐性定性,才决定事件的本质。

  对事件进行公开的定性,需要事实证据的支■持;而隐性的定性,并不需要充足的证据,只需要让人相信某件事存在即可:

  即使不存在什么女人,陈铭德大中午不在市委市政府办公,而光着身子死在宾馆的房间里,叫人怎么相信他是清白的?

  省里☆☆为了掩饰这段给捏造出来的丑闻,甚至huì刻意避免深挖下去,但陈铭德身上的污水则永远都洗不净……

  陈铭德的死跟桃色事件扯上关系,当初支持陈铭德到东华工作的省委领导,自然也huì跟着脸上无光,甚◇至要为此承担举荐责任。

  省委省政府以后还想强势的干预东华的事务,必须huì顾虑重重;即使再派官员空投到东华来,这些官员也huì变得束手束脚,难有什么大作为。

  高天河、gě永秋他们目的,就是在这里:他们把东华视为自己的地盘经营,不愿意kàn到别人插手进来!

  沈淮之前跟市长高天河没有怎么接触过,但想透其中一些关节,也为高天河的狠辣意寒:真是一个厉害而心狠手辣的人wù啊!

  本来吴海峰是东华市大老板,应该能在陈铭德的死因定性上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沈淮相信,吴海峰应该能kàn出一些疑点,但照眼前的事态发展,吴海峰同样摆脱不了地方利益的牵绊,也同样对陈铭德,以及对省里过度干涉东华的事务不满。

  吴海峰甚至有可能是故意给gě永秋、彭勇他们牵着鼻子走。

  这才是肮脏的官场,这才是心狠手辣的官场。

  跟这件事背后所藏的凶险暗流比起来,沈淮才觉得自己在市钢厂受到的打压,真有些小儿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