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堂嫂陈丹的初见


  (红票不给力啊,今天的红票数到现在都没有满六千。我是满三千红票更新一张,看来这样不行啊。我决定,每天先更新一章,待红票满六千,再更新一章,满九千……兄弟们,红票给力一点,藏手里没用!另外,不要忘了收藏新书!)

  沈淮并不知道对视的那一瞬间,竟然很冤枉的给陈丹留下那样的印象。

  陈丹虽然是他的堂嫂,但nián龄比“他”要小很多;就是跟此时的沈淮相比,也要小一岁。

  陈丹与堂哥的结合,是颇为传统的托媒说亲。

  第一次相亲,沈淮他也陪着过去,迄今都对当时的初见留有深刻的印象,或许说是为当时陈丹清sè的美所感染,就跟此时的小黎一样,给人很纯净无暇的感觉。

  沈淮当时就觉得陈丹嫁给仗着有些家底,不求上进的堂哥,有些屈了她。

  别人也笑着说这么漂亮的姑娘,非要嫁给他才算郎才女貌。

  不过,世事就是如此,“好女嫁赖汉”才是现实,花好月圆、郎才女貌,那是电影里的故事。

  沈淮虽说在厂里很不受待见,但活好水平高。

  国企虽然说管理严重固化,有严重的官僚化倾向,但有一个好处,就明miàn上的规则,大家都不会轻易的去破坏。

  沈淮的技术工资要比普通工人高两三倍,比市钢厂许多管理层都高。顾同、周大嘴他们再不待见沈淮,也不能明着压他的级别工资。

  沈淮每个月,加上外miàn接点活,也有一千多、小两千的收入。而在◎九二nián、九三nián,东华市的地方财政收入陷入困境,连教师工资都发不齐,除了那些能贪能捞的官yuán外,普通政府工作人yuán,一个月也就三四百元的收入养家糊口。

  只是当时父亲刚去逝不◆久,母亲又病重,他的收入看上去挺高,但还不够给母亲治病,加上妹妹还没有成nián,他哪有心思成亲?

  临到死,二十九岁的老光棍,连正经恋爱都没有谈过一回。

  沈淮这时想过来,觉得自己真冤;俄而又哑然失笑:说起来,谁又能比他幸运,摔死了,还能寄生到别人的身体里再活一回?

  这一刻,沈淮就觉得以前的人生得失,真的没有那么重要。过去就过去,关键要珍惜、把握住眼前的一切。

  此时的自己,虽说是宋家的“弃子”,姥姥不疼,爹娘不爱,相对于其他豪门子弟来说的,境况真是很悲惨,连属于自己的一部小车都没有,但就放眼东华市三区六县,二十四岁的正科级,又能找出几个来?

  真是没有什么好不知足的。

  公交车很快从桃坞路另一头拐出去,沈淮也收回眼神,默默的期望妹妹能撑过眼前这段艰难的时期;同时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对堂嫂陈丹也多一丝挂念。

  没想到这两nián没怎么见miàn的陈丹,在脱去最初的清sè后,倒是浑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魅力来;想到这里,沈淮摸了摸鼻头,心想:有些遗憾也只能藏在心里了吧?

  也是这时,沈淮转头才注意到街边的美容美发小店;再联想陈丹在两人视线相错的怪诧神色,暗道:她莫非想岔了?

  作为最早搞活开放的城市,东华市的经济虽然这些nián没有什么起色,但社会风气早已靡靡,桃坞路的两边,仿佛一夜之间就开满了琳琅满目的美容美发小店。

  看到有那么一辆小车在停路边,大半天都没有恩客光顾的女郎们早就个顶个的打起精神来。

  这nián头,娱乐场所还没有那么高档,路边小店里也不乏miàn容迷人的nián轻女孩:

  她们夸张的露出白皙而紧致的胳膊跟大腿,胸部浑圆而坚挺,沈淮看过去,暗道,这些女孩子,即使从事不堪的职业,仍掩不住她们身上青春的气息。

  见小车里坐着的人不为所动,大胆的女郎们,甚至夸张的叉开大腿,叫绷紧的短裙里蕾丝内裤露出一角来,那黑油油的毛发若隐若现;又俯身让胸前规模不小的乳从领口荡下来,手指钩住嫣红而迷人的嘴唇,露出大胆而诱惑的眼神直钩钩的盯着外miàn……

  沈淮不◇为这些街边的流莺所动,只是双手搁在方向盘上,思考自己此时的处境。

  等到这么久,都没有电话打进来,看起来葛永秋并没有将今天在市钢厂发生的事情,直接捅到陈铭德那里去。

  沈淮一时间也不打□算回市政府去直接miàn对陈铭德,他还需要再调整一下心态,做好更充分的心理准备。

  沈淮打着方向盘,掉头就直接往市人民医院过去,他完全可以再借口左肩擦伤未愈,多住几天院,避免跟陈铭德过早见miàn……

  **************

  沈淮回机关宿舍去补觉,葛永秋则整个上午都窝在市钢厂生产全安处的办公室里。

  其他几个副厂长都借口溜出去了,死活都不肯露脸,叫他窝在肚●子里的火,想找人发泄都不行。

  等不及顾同从新津赶回来,周大嘴见姐夫窝在厂里生闷气也不是一个办法,腆着脸说:“要不我们去南园?我在英皇国际认识一对双胞胎姊妹,可以请她们一起过去吃饭。”

  看着舅子那张肿胀的猪脸,葛永秋也心烦,但直接回市里也不好,要是在大院碰到沈淮那畜生,给冷脸不是,不给冷脸也不是,只会叫自己难堪。

  英皇国际会所这种吃喝玩乐一条龙的地方,虽然以细致周到、花■样常变常新的服务,在东华市极受赞誉,但葛永秋性子谨慎,不想大白天就过去宣、淫,万一给市里其他领导在那里撞到,影响不好。

  不过,心想今天市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去南园耗一个下午,倒也是一个选○择。

  听舅子说要把在英皇国际认识的双胞胎姊妹带过去吃饭,葛永秋只是轻轻哼了一声,说道:“在你姐跟前,嘴巴守紧点……”

  葛永秋作为市政府秘书长,同时还是市政府招待处主任,作为市政府招待所的南园宾馆,归他直接分管。要是在别处看到什么合意的姑娘,葛永秋也习惯带到南园去玩弄。

  赶到南园,南园宾馆经理,同时又是市招待副主任的彭勇,就赶过来汇报,说是常委副市长陈铭德,中午也刚回南园休息,要工作人yuán不要打扰他。

  陈铭德到东华来赴任,没有带家属,而常委别墅楼又没有空下来的房子,陈铭德到东华大半nián,就一直吃住在南园宾馆。

  也不知道沈淮有没有拿市钢厂那份有问题的事故调查报告给陈铭德看,葛永秋这时候躲陈铭德还不来及,自然不会这时候去见他触霉头。

  南园宾馆的前身是民国时期的一个别墅群,解放后圈起来成立了市政府招待所。

  虽说八十nián代末建了东华迄今为止最高的二十层大楼,作为南园宾馆的主楼,但南园宾馆最精华的,还就是那十几栋民国时期留下来的小楼。

  这十几栋小楼,陆陆续续的就成了市领导专门用于迎来送往或临时休息的专属地盘。内部也习惯以一号楼、二号楼相称,以示这栋楼是属于书记,还是市长的地盘。

  葛永秋虽不是市长,但作为招待处主任,自然也会为捞些好处,在南园有自己专属小楼也不足为奇。

  葛永秋与舅子先进了十七号小楼,把在小楼里值班的工作人yuán都赶走,才再让市钢厂的司机去英皇国际,把那对双胞胎姊妹接过来……

  很快那对双胞胎给接过来,葛永秋才觉得舅子的眼光真是不错,相貌倒谈不上多标致,关键皮肤水灵,掐着就能出水似的。

  葛永秋觉得自己已经过去那种看女人脸蛋的nián龄,摸着水嫩的肌肤,感受nián轻女孩将要蹦出来的青春活力,才能觉得自己的心没有老——这种感觉,对此时的葛永秋来说,更为重要。

  吃饱喝足,还在房间里享受了那对双胞胎姊妹的全套服务;也差不多到这时候,上午所受的窝囊气稍稍减轻一些。

  办过事,葛永秋又与舅子坐在一个房间里休息。

  周大嘴脸上还裹着纱布,脸颊、眼窝子还青肿着,葛永秋也不能这时候就把他赶回去。万一要叫他的老婆知道自家弟弟给人殴打,而他站在旁边没有帮忙,家里指不定又鸡飞狗跳——葛永秋对老婆还是心存敬畏的。

  那对双胞胎姊妹,不仅活好,还温柔体贴,全套服务下来,还有耐心站在后miàn替葛永秋、周大嘴二人捏着肩膀,手法还是十分的专业……

  葛永秋正享受间,咚咚咚的脚步声急着传进来,起身就看见南园宾馆经理彭勇一声招呼都不吭的就闯了进来:“陈市长他……”看到屋里还有两个只穿着裤衩、奶罩的女孩子,彭勇赶忙收住嘴。

  葛永秋见彭勇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知道定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葛永秋还算镇定,叫舅子先带那对双胞胎离开,才让彭勇接着说发生什么事情。

  听彭勇说起事情,葛永秋也是大惊失色,转念想了一会儿,吩咐道:

  “你先通知救护车过来,不管有用没用,不管来得及来不及,都叫人民医院派最好的医学专家到南园来参加抢救。市委市政府那边,由我来汇报,你不要管;西翠楼的值班人yuán,你也要立即控制起来,不要叫他们离开,更不要叫他们胡乱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