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闹


  第二更,求粉红。

  ************………………………………*******

  包饽饽,腌酸菜,这都是庄户人家到冬天必做的事情,但是城市里就不是这样。一般住在城里的人家大都不自己包饽饽,也不腌酸菜,想吃了,外面自然有卖的。

  连家周氏定下的老规矩,是每年到腊月,都要准备并且挑最好的饽饽、酸菜,还要买上几板冻豆腐,给住在锦阳县城的连兰儿一家送去。用周氏的话说,连兰儿摊上她这个穷娘家,好东西没有,也就是这些乡里的土物。

  这代biǎo连家对出嫁的姑奶奶的重视。当然这是周氏的亲生闺女,连家孙儿辈的几个女孩子,看她们平常在家里接受到的待遇,也可yǐ想见,将来比如像连枝儿、连蔓儿、连叶儿这几个女孩子出嫁了,肯定是没有这种待遇的。

  周氏是将儿媳妇们完全踩在脚底下的,周氏的闺女天生就比儿媳妇们的闺女高贵。

  当然,每年过年,连兰儿也会带礼物回来三十里营子,看望连老爷子和周氏。

  连蔓儿心里不喜欢周氏对闺女和对孙女的差别对待,但是平心静气地讲,娘家和出嫁的姑奶奶之间礼尚往来,她并不反对。

  连老爷子写这封信来,让连守信和连守礼不要忘了给连兰儿送年货,应该是出于让自己的子女更为团结,礼尚往来的更为和和美美,不要他们老两口子一不在这,就将连兰儿给冷淡了。

  连老爷子和周氏爱给连兰儿送什么,连蔓儿都没意见。如果连兰儿是好样的,她也不在乎送些东西过去。

  但是显然,事情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屋子里静默了良久,还是连守信先开了口。

  “三郎成亲咱送点啥?”连守信问张氏。

  “照着二郎那时候的吧,再加厚点。……三郎入赘这事,好与不好。得处长了才知道。那个王七姑娘。看着是个爽利人,三郎的性子绵,yǐ后她别欺负三郎。王家的日子倒是好日子。”张氏缓缓地道。

  一口锅里吃饭,张氏也算看着三郎长大的,她本就慈爱,因此对三郎将来的生活。她还真走了心。

  “这事你做主就行。”连守信道,“你看,刚才他三伯说的,咱今年给太仓送点啥?”

  “我跟你说过。太仓那边,我是不去了。”张氏就道,“要去,你就自己去。”

  “我去啥,这大年下的,家里哪少的了我。”连守信就道,“就是这饽饽、冻豆腐、酸菜啥的。都是压秤的东西,这让谁捎还是个事。”

  所谓的压秤,就是东西☆的密度大,沉重。

  “还让别人给捎干啥,你自己个给送去呗。”张氏突然冷笑道。

  张氏一下子变了脸,连蔓儿敏感地察觉道,张氏这是要发火了。连蔓儿眼珠一转,连忙给五郎、小七和连枝儿使了个眼○色,四个孩子都下了炕。一声不吭地出了屋,连蔓儿还随手将屋门给带上了。

  连蔓儿刚关上屋门,张氏的声音就从屋里又响了起来。

  “这好几个月没见面了,你不想你爹和你娘啊?你别顾忌我们娘儿几个,你该去就去。”张氏的语调有些奇怪,“你去了好好和你爹、你娘亲香亲香。你大哥做了县丞,现在一家子都享福那,你这一去,你也不用回来了。你就留在那。也跟着一起享福就得了。”

  “这是哪跟哪,我这也没说啥呀。你咋就又冲我发火了。”连守信一头雾水地道,“不是我说你啊,这半年,你这脾气咋就见长那。”

  连蔓儿、五郎、小七和连枝儿站在门外,谁都没有走开。几个小脑袋挤在一起,都贴在门上,倾听着屋里的动静。

  “我脾气不好,你找好的去。”张氏太高了声音道,“我这脾气,是一天两天的了吗,我一直是这样,你yǐ前咋就没发现,就现在看我脾气长了?你现在和yǐ前不一样了,你是连四老爷,上面有当老太爷和老太太的亲爹娘,还有当了县丞大老爷的大哥,还有那么能够儿的二哥,咱大门口的御赐牌楼也挂的你的名。”

  “你了不得了,你是连四老爷了!你看不上我了,这是应该应分的啊。你还跟我这过啥憋屈日子啊,你上太仓找你爹、你娘,你的好大哥、好二哥,让他们给你找脾气好的、漂亮的大姑娘。你也别娶小老婆,你干脆把我给休了,让人家堂堂正正进门。就凭你是不行,有你那能够儿大哥、二哥,说不定还能给你找个带大笔嫁妆的……”

  连守信听的越来越糊涂,连忙为自己辩解。

  “孩子他娘,你这些话是从哪说的呀。你是不是听谁说闲话了?这也没啥闲话可说啊。我这天天也没往远处去,就在咱这近边,每天见啥人,都跟谁说话了,这大家伙都知道。就算有媳妇跟我说话,那都是打个招呼。咱村里有名声不好的媳妇,要是我看见了,我可都是绕道走。你也知道我这个人,那不正经的事,绝对不能有。”

  连守信想了想,就认为是有人在张氏跟前嚼舌头,说他有外道儿了。

  外道儿,这是三十里营子的乡村土语,一般指的是已婚的男人或者女人有了外遇。

  “孩子他娘,咱俩过了这老些年了,别的你不信我,这一点你也得信我。这些○年你对我啥样,我心里有数。对不起你的事,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咱一家好好的,我闺女儿子都有,我能扯那个王八蛋。我就算不要我自己个的脸,我也不能因为这样的事让你让别人笑话,让孩子们跟着我没脸。”

 ★ 为了安张氏的心,连守信拍着胸脯biǎo忠心。

  他说的言辞恳切,张氏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听见张氏的哭声,几个孩子在门外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连蔓儿就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她们上场的时候■。要哄好张氏,这次必须是连守信亲自来。

  张氏突然对连守信发难,ér且外biǎo看来还有些无理取闹的意思,这并不符合张氏一贯的为人和行事。

  连蔓儿就想起刚才吴王氏走后,张氏就有些魂不□□守舍,心事重重的。

  这是因为连守人纳了妾,ér是还是周氏给做的主。这件事违反了张氏心中的道德准则,ér且让张氏有了危机感。

  即便张氏不说,她也不可能不明白,周氏为什么突然做主给连守□人纳妾。为了拿捏儿媳妇们,周氏能这样对待古氏,就能这么对待她。她知道,不管她怎么委曲求全,周氏都不待见她这个儿媳妇。

  太仓那边一连发生的这些事,让张氏对上房的人的真面目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她对他们完全失去了信任。

  连守人纳了妾,开了这个先例。为了拿捏她,为了给自己捞好处,周氏、连守人、连守义等上房众人很可能也会给连守信塞女人。ér连老爷子即便不满,却完全阻止不了。

  张氏贤惠,但是她的出身yǐ及周围的环境决定了,她的贤惠里绝不包含给丈夫纳妾这一条。

  因为危机感,因为对上房所作所为的不耻,张氏向连守信爆发了。

  连守信在屋里,正焦头烂额,说了不少好话哄张氏都不见效,张氏像是要将这些年的委屈都哭出来似的。

  “到底是啥事,你好歹让我明白啊。这做官的要给人定罪,要人下大牢,也得把罪名说了。”连守信又是无奈、又是着急。

  “老太太给你大哥娶了个小老婆。”张氏终于说道。

  “啊?”连守信大吃一惊。

  “啊啥,你也跟着高兴吧。你大哥有了,过不了几天,老太太就该想到你了。这不是一样的儿子吗,你现在没做官,银钱总有了。赶紧的,你收拾收拾,就去太仓,别把你的好事给耽误了。”张氏还有些呜咽地道。

  连守信这个时候才算明白,张氏为什么要跟他发火。

  “这是真的?”连守信问,“他爷在信里没说啊。”

  连守信的出身和周围的环境,纳妾对他来说也是另外一个世界里的事。ér且连老爷子在信里也没说,连守信biǎo示一下疑问,很合情合理的。

  但是今天,张氏却没那么通情达理。

  “你不相信我,那你自己上太仓,不就啥都知道了吗?”张氏还是撵连守信去太仓。

  “我去太仓干啥,我不去。”连守信道,对于浑身是刺的张氏,连守信有无从下手的无力感。

  “哼。”张氏冷哼。

  “孩子他娘,你犯不着因为这个事,你走这个心。”连守信就在张氏身边坐下,“我对你,绝没有外心。咱是结发夫妻,谁都拆不散咱们。就是他奶有这个心,真给我安排啥,我死都不会答应。这是丧良心的事,我不能对不起你。不管啥时候,不管咱俩都变啥样,不管是谁来说这个事,就是说下大天来,这种事我也决不能做。”

  “日头在那挂着那,我给你发个誓。我要是违反了我今天的话,就让我浑身长疮、天打五雷轰……”连守信举手发誓道。

  ****…………****

  送上二更,求粉红。

  (张氏也学会了闹,连守信没有执着求证消息的来源和真假,ér是先biǎo忠心、打消张氏的顾虑,那么他也不是特别蠢、特别不可救药吧)

  (因为连家上房的不给力,或者说太给力,眼见着连守信在家里的地位是蹭蹭蹭地下落O(n_n))

  今天晚上,粉红翻倍的活动就要结束了,求大家粉红支持。(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