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麦种


  第二更,求粉红。

  ***………………****

  听到人说“刑狱”、“父母”、“老父母”,连蔓儿不觉得放慢了脚步,顺着说话de声音看了过去。就见茶摊里一张桌zǐ旁边坐了两个人,都是三四十岁de年纪。说话de那个人,看那穿戴打扮就像是街市上混迹de帮闲之流。

  这年代都说父母官,一般管知县叫做老父母,管县丞叫做父母。

  据连老爷zǐ所说,连守人这个县丞,只是管着清点军户de事情,再有就是办理知县交代给他de那些不讨好de差事。听这人说,连守人要分管这一县de刑狱了?!

  “这是啥时候de事?”与那帮闲相对而坐de书生打扮de男人就诧异地问道,“不是说,咱们这位父母,是立不起来de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那是以前de事了,你还不知道,昨天咱们这县城里,办了一件喜事?”

  那帮闲这么说着,就凑近那书生,压低了声音不知说了些什么,这两个人de脸上就齐齐露出怪相,怪笑了起来。

  “……一树梨花压海棠……”那书生就怪模怪样地道。

  连蔓儿听得一肚zǐde狐疑,又不好站在那里不走,就想要借着进茶摊喝茶,继续听一听。

  五郎却不tóng意,板着脸,拉了连蔓儿就朝前走了。

  连蔓儿后知后觉,想到这肯定是五郎也听到了那两个人说话,尤其是那一句梨花压海棠什么de。这一句,可以算de上是“艳诗”。五郎是纯情少年,对此怕是很不感冒。那两个人在五郎眼中,应该就是猥琐男de形象。

  五郎当然不肯让连蔓儿进茶摊去喝茶,怕那两个猥琐男de对话,脏污了他妹妹de耳朵。

  不听就不听吧,真de有什么事,那也已经早就发生了。她现在即便听到了什么。也于事无补。

  虽然八卦之心没有得到满足。这么一想,连蔓儿也就释然了,依旧高高兴兴地逛街景。

  太仓县是棉花产区,张氏逛了两家铺z■ǐ,见这里de棉花又好,卖de又比青阳镇上便宜。脚步就有些迈不动了。

  今年一家大小de棉衣都有了,那明年那,后年那?棉花这个东西买来了,放在那里也不会坏。棉衣有了。棉被、棉褥zǐde棉絮也该■换一换,再添置些新de。除此之外,还有连枝儿de嫁妆。

  “……四季de衣裳,棉衣这个肯定得有,还多准备几套被褥,这都得用棉花……”张氏就在那自言自语道。

  一般嫁女de嫁妆里面,要讲究四铺四盖。

  “娘。我爹不是让咱把给我姐办嫁妆de钱带来了吗,这棉花比咱那卖de便宜,那咱就买呗。”连蔓儿就道。

  这话正说到了张氏de心坎上。

  “行,那咱就买。”张氏笑着道。

  娘儿几个就商量着,将上好de棉絮买了十斤,这种棉絮是弹好de,一斤一个棉花套,也就是棉团。然后是弹好de棉被套、褥zǐ套,这种是将棉絮按照标准de棉被和棉褥zǐde尺寸弹好了。到时候只需要在上面缝上纱衬布,再缝上褥zǐ面和被面就成了。

  这种棉被套和褥zǐ套,厚度和重量是不一样de。

  张氏选了两斤de薄棉被套六个,六斤de中等厚度棉被套六个,还有八斤de厚棉被套六▲个,褥zǐ套则是买de二斤de十个,四斤de八个。

  棉花这个东西占地方,就是有三郎帮忙,她们娘几个要拿着也非常费力。而且要拿了这些棉絮。接下来也不能再逛街了。

  那掌柜de很有眼色,◇就问这些东西都送到哪里去。连蔓儿她们买了这么多。算de是大主顾,店铺里de伙计负责送货上门。

  “东城老王家大车店,地字第八号房。”连蔓儿就报了郑炳武住de大车店de房间号,“掌柜de,我们买de不少,给我们个折扣吧。”

  连蔓儿习惯地杀价。

  “这是辽东来de老客儿吧。”那掌柜de就笑道。

  “你咋知道那?”小七就问。

  “几位一进门,这说话de口音,我就听出来几分。还没敢确定,你们一说老王家大车店,地字第八号房,这我就确定了。”掌柜de笑道,“辽东来de老客儿,都住老王家大车店,那个地字八号房,就是专门给辽东de熟客准备de,你们是跟着老郑家de人来□de吧。”

  虽不是信息年代,但是这个八卦传播de速度,一点也不逊色。

  “你这铺zǐ和老王家大车店,不是一个东家吧?”连蔓儿就问。

  “不是一个东家,也差不多。 咱们de东家▲deba。”

  suībúshìxìnxīniándài,dànshìzhègèbāguàchuánbōdesùdù,yīdiǎnyěbúxùnsè。

  “nǐzhèpùzǐhélǎowángjiādàchēdiàn,búshìyīgèdōngjiāba?”liánmànérjiùwèn。

  “búshìyīgèdōngjiā,yěchàbúduō。 zánmendedōngjiā是朋友,辽东来de老客儿到了太仓,住店就是老王家大车店,要买棉花,就是我这德记老店。”掌柜de就道,“几位就放心吧,这东西一会管保给送到,价钱上,就按辽东老客儿de熟客价,去零留整,再给你们一个折扣,九五折。成百上千斤de买,也是这个折扣。不为挣钱,就是为交个朋友。”

  连蔓儿就留下了一半de货款,说好了,一会将货送到老王家大车店,再将余款付清。

  买好了棉花,一家人又溜溜达达地往前走。见前面有家粮店。她们不可能在这买米买粮,不过连蔓儿想知道此地de米价,就走了进去。

  黍米、大黄米、小黄米、花生、豆zǐ,还有大米de价钱都和青阳镇上de基本持平,只是白面de价钱却不一样。

  这里de白面,有de七文钱一斤,有de八文钱一斤,当然也有九文钱一斤de。

  连蔓儿将几种白面比较了一下,顿时知道了缘故。

  九文钱一斤de白面,是精磨de,面粉更白、◎更细。而八文钱和七文钱一斤de,则比较粗,也比较黑,这是粗磨,粗过筛de小麦面粉。

  锦阳镇de粮店中,只有一种精磨de白面。因为锦阳镇,甚至青阳县城和辽东府都不种植小麦,这精白面都是从南方运◆过去de,自然是精磨de白面利润更大。

  而太仓县,却种植有小麦。

  连蔓儿看着手里de粗磨小麦面粉,就有了一个打算。

  “娘,哥,小七,要不,咱买点麦种,回去咱也种麦zǐ试试?”连蔓儿跟一家人商量。

  “小麦咱那能种吗,没人种过啊。”张氏就道。

  “就隔着四百里地,看咱来de这两天,这地方de气候啥de,跟咱那边也差不了多少。”连蔓儿就道,“我看,应该能种。”

  连蔓儿在三十里营zǐ已经住了一年,据她看,三十里营zǐ这一年四季de气候,跟前世东北差不多。前世de东北是可以种麦zǐde。

  “我tóng意试试。”五郎就道,“玉米以前没人种过,咱种了,收成不也挺好。还有那地瓜,还是从南面藩国引进来de,南边de福州府能种,咱种了,也照样行。咱和太仓县离de更近,太仓县这能种,那咱那,也应该能种。”

  “嗯,我也tóng意。”小七□抿着嘴,点了点头,胖乎乎de脸颊上顿时露出两个小小de酒窝。

  如果自家种了麦zǐ,那不是说不用去买白面,自家就能打白面吃了。只是想到这一点,小七就要举双手双脚赞成种麦zǐ。

  三比一▲,连蔓儿、五郎和小七就一起看着张氏。

  “那就试试吧。”张氏也点了头。

  哦也,全票通过。

  麦zǐ又分冬小麦和春小麦,冬小麦需要秋天播种,生长期长。春小麦春天播种,生长期短,夏天就可以收割。

  今年已经来不及种冬小麦,但是明年春天种春小麦却完全来得及。

  春小麦de产量并不高,但是夏天收割过后,只要粪肥足够,还可以再种上一茬,比如说大豆,或者干脆就种白菜。

  对于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有了足够土地de连蔓儿一家来说,引进春小麦,丰富和改善饮食结构,并不会影响生计。而且,与其花高价买从南方运来de精白面,自己种麦zǐ磨面吃,更加经济实惠、安全放心。细比较起来,这样还能节省一大笔钱。

  如果成功了,除了自家吃用,还可以卖一部分。就磨成粗麦zǐ粉来卖,肯定大受欢迎。

  连蔓儿就问粮店de掌柜,他卖de本地麦zǐ面是哪一种。

  “两种都有。”掌柜de告诉连蔓儿。

  连蔓儿又问了哪有卖麦种de,才从粮店里出来。卖麦种de铺zǐ,就在粮店de斜对过。里面除了麦种,还有其他各类de庄稼种zǐ和蔬菜种zǐ。

  连蔓◎儿就买了五十斤de春小麦种zǐ,这期间,五郎已经细细地向铺zǐ里de伙计询问了春小麦de种植细节。小七也在旁边,默默地帮着记忆。

  连蔓儿心里另有打算,她记得,教连守礼木工de那位木匠师父就是◎河间府人,家里种着小麦。这小麦种zǐ买回去,就交给连守信。地里de活,连守信总能够一通百通,她无需操太多de心。

  小麦种zǐ,也是和铺zǐ里de掌柜商量好,直接送去老王家大车店。

  太仓产棉花,相应de,棉布de价格也比锦阳县de要便宜。

  不只张氏,就是连蔓儿看着那一匹匹de粗、细、本色、印染棉布,也无法攥住自己de钱袋了。

  ***………………*****

  女人都是购物狂,呵呵。

  送上第二更,求粉红。

  晚上争取三更,粉红榜很激烈,求大家粉红鼓励地说。(大家盼望de回门,估计就是今晚哦O(n_n)O)(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