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好婚事


  新年第一更,求粉红。

  ****………………****

  连蔓ér低头看着包被里面的小女婴。这女婴看样子十分瘦小,露出来的小脸也就奶猫大花刚到她家的时候差不多。再抬头看看赵秀娥■,倒是面色红润,也比离开三十里营子的时候富态了一些。

  赵秀娥怀孕的时候,总说肚子里必定是连家第一gè重孙,那时候作威作福的。现在生了gè瘦弱的女婴,有人要给她脸色看,连蔓ér觉得很正常。

  这与重男轻女无关。

  赵秀娥拉着张氏诉苦。

  “……吃多少dōu是有数的,就差没把你碗里有几粒米dōu数一数。……一家这些口人,就住这几间屋子,还没在家的时候宽敞。……统共就雇了一gè粗实,一gè上灶的,把我们一家dōu当成了打杂的在用。”

  “饭桌上,一半细粮、一半粗粮,就让俺们吃粗粮。天冷了,要烧点柴禾,那dōu得三遍五遍地要。……就憋在这gè屁大点的yuàn子,dōu不让俺们出去。说出去让知县老爷看见,对他大伯影响不好,要开坏啥评语啥的。”何氏也跟着抱怨,“俺们五口人,就挤在那一间小屋里,连gè翻身的地方dōu没有。”

  “我这闺女可怜啊,”赵秀娥的娘就叹道,“第一胎,谁家不得好好将养将养。昨天我到这,这一看,冷汤冷水的,那汤里面,一点油星dōu没有。水盆里的水,dōu要冻冰了,家里雇了伺候的人。咋叫dōu叫不来。这每天啊,还得看人眼色。”

  “先开花,后结果,不dōu是这gè理。这一胎是丫头。还有下一胎。”赵秀娥的嫂子道。

  “我生了丫头咋了,她不也生了丫头,那大奶奶的款ér摆的。她的丫头就镶了金,我这gè就不是老连家的种□。一样的丫头,谁还笑话谁啊。别当我不知道,她背后咋称愿那。……我这肚子里明明就是gè小子,生下来就是丫头了,还不知道是不是她使了啥邪法……”

  几口人抱怨gè不停,张氏和连蔓ér就只听着。也没◎法搭话。

  “他二伯,还有二郎他们几gè,没找gè差事啥的?”张氏就问。

  如果家里几gè男丁dōu找了差事,dōu能领些银米,再加上连守人的俸禄、外快。就是人口多一些,日子也能过的不差。

  “啥差事,就每天跟着他大伯后头,啥钱也没有。”何氏就道。

  “还不是没本事。”赵秀娥就向上房的方向斜了一眼,“也是gè县丞,这一gè县里,除了知县老爷,就属他最大。别说安排几gè人,就是安排gè百八十的。那不也跟玩ér似的吗?这可好,说给安排差事,结果安排gè啥,就在衙门前面扫大街,dōu丢不起那gè人。”

  “对,好差事没有。吃苦的差事没跑。”何氏吧唧吐了一口唾沫到地上,说道。

  赵秀娥看着何氏,眼睛就立了起来。

  何氏瑟缩了一下,蠕动蠕动嘴唇,心虚地别开头。

  连蔓ér听赵秀娥这样说,不由得心中一动。

  连守人这县丞做的有名无实?

  赵秀娥是说的夸张了一点,但是一gè县丞,安排几gè人当差,这还真不难办。怎么连守人就办不成?是不想办?

  应该不可能。让连守人、二郎几gè去当差,可以作为他的耳目,也能增加家里的收入,连守人没理由不愿意。

  那就是没能力办。

  连蔓ér想起吴玉贵说过的一般县衙的情形。知县,自然是一把手,掌管着一方政务。而县丞,作为知县的助手,名义上的二把手,职权范围的弹性相当大。如果知县放权,县丞就有权。如果知县不放权,把持的紧,那么县丞也可以什么dōu不是。

  吴玉贵还说,这县丞做不好,就是一gè受气的官。

  连守人连兄弟和侄子dōu安排不了,那岂不是说他在太仓县吃不开,手里没权?!

  “四婶,蔓ér。”这gè时候,就听蒋氏在外面招呼,“饭好了,请到上房来吃饭吧。”

  “哎。”张氏答应了一声,就和连蔓ér告辞出来。

  饭桌摆★在堂屋的一张短炕上,古氏站在炕下指挥,蒋氏和一gè头上包着绢帕的fù人端了饭菜,在桌子上摆好,这才请张氏、五郎、连蔓ér和小七上炕吃饭。

  蒋氏就站在炕下给张氏娘ér几gè盛饭,饭是大米饭。那◎gè头上包着绢帕的fù人端完了饭菜,并没有退出去,只是略微后退就站住了。

  连蔓ér忍不住看了那fù人一眼,正对上那fù人一双眼睛滴溜溜地在打量她们娘ér几gè。

  那fù人大概二十六▲七,不到三十岁的年纪,长的倒也平头正脸。被连蔓ér一看,那fù人就垂下了头,不过却没有慌张之色。

  “平嫂,这不用你了,你下去吧。”古氏对那fù人道。

  那fù人这才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这两天忙,饭菜准备的不周到,先垫吧垫吧,晚上另外有好饭菜。”

  给张氏娘ér几gè盛了饭,又布让了一番,古氏和蒋氏就推说有事要忙出去了,只招呼了何氏过来,陪着她们。

  大米饭入口没有香气,显是没有经过精磨的陈米,四菜一汤,也dōu是极平常的菜色,不过做的倒还可口。

  “二伯娘,”连蔓ér就跟何氏闲聊,“刚擦那gè平嫂是干啥的?”

  “她呀,”何氏本就是gè爱唠嗑的,每天憋在这yuàn子里,也没啥人跟她唠,因此连蔓ér问她,她就知无不言起来。“就是厨下上灶的。……是gè寡fù,她男人原来在县衙里当差,得病死了,她也没gè着落。之前那gè县丞在这住着,也是她做饭。”

  “咋样。饭菜做的还行不?”何氏就问。

  “还行。”连蔓ér点头道。

  “一样的材料,俺们做出来就跟刷锅水一gè味,人家做出来,就是另一gè味。”何氏啧啧地道。

  连蔓ér心想。看来何氏跟这gè平嫂的关系,应该不错。

  “他二伯娘,秀ér这嫁的到底是啥人家啊?”张氏问何氏道。“他爷给我们写信,就说是官宦人家。别的dōu没说……”

  她们来了这,就周氏的态度,也没法聊这gè话题,张氏因此就问何氏。

  何氏似乎一下子来了精神,干脆也坐到炕上,巴拉巴拉地就说开了。

  “……这郑家。是太仓县的一大户。家里面大大小小的官,出了能有二三十gè。满太仓县dōu是他们家的人,他们家的地。就是这知县老爷,见着郑家的人,那也得点头哈腰的。不让他那官他dōu坐不住。”

  “……给秀ér说的这gè,是郑三老爷家的小公子。郑三老爷以前也是做过官的,现在老了,就在家养老了。他这小公子,哎呦,你们是没看见,那长的,比大姑娘dōu俊。”

  “那郑小公子,今年多大了?”张氏就问。

  “听媒人说。是属鼠的,今年十六岁,听说现在也念书那,来年就是gè秀才,再过一年,那就是举人老爷。”何氏咧着嘴笑着道。

  “跟我家兴哥同岁哎。”连蔓ér就道。

  “这么说。还真挺不错。”张氏就道。

  “那何止是不错了。”何氏就道,“这郑小公子吧,是郑老爷的老生子,可金贵着了。他那几gè哥哥dōu早成家了,有的孩子dōu跟他差不多大。金山银山,就可着他花。秀ér这嫁过去,可是掉进福窝里了。”

  “这亲事,是谁给说的?”张氏就又问。

  “是县衙的官媒胡妈妈。”何氏说着话,又露出几分神秘的表情道,“不过吧,听说,这门亲,是那郑老爷给他家小公子看上的。”

  “啊,这是咋回事?”连蔓ér恰当地露出好奇的表情,问道。

  “这不就是那天,秀ér俺们几gè好不容易去后面的花园里逛逛,就赶巧了,知县老爷那天请客,就有这郑老爷和他家小公子。这俩人吃了饭,也在花园子里逛,就遇上了。”

  “那天啊,俺们是先看见的郑老爷。俺们也不认识他,还以为哪来的老头,白耄耋谢的。走了gè迎面,秀ér还训斥了他两句。人家也没生气,后来那郑小公子来了,看着秀ér,那眼睛就挪不开了。”何氏说到这,◇呵呵地就笑了起来。

  “就过了两天,胡妈妈就上门来说亲了。这样好的人家,一说啊,这就成了。”何氏说的口沫横飞。

  “郑小公子年纪也不大,这婚期咋安排的这么紧那?”张氏又问。

  ☆“他年纪不大,他爹年纪大啊。”何氏就道,“郑小公子说了,趁他爹还硬朗,得娶一房媳fù,孝敬他爹。听听,多孝顺的孩子。 早点完婚正好啊。咱家老太太,那不也急的啥似的吗?这也就去了一块心病。”

  …………

  上房东屋里,周氏正在和连兰ér说话。

  “这人啊,啥dōu是命。 咱秀ér就是命好。”周氏一边摆弄着一块尺头,一边跟连兰ér道,“在家里提的那几门亲,dōu没做成,那时候,我还挺着急上火地。谁想得到,秀ér的姻缘在这那。来这啊,就来对了。不为别的,就为了秀ér这一桩事,就啥dōu值了。”

  “娘,这亲事,你挺乐意?”连兰ér的目光有些犹疑,低低的声音问。

  周氏低头看着手里的尺头,没有看连兰ér,因此也没看见连兰ér那奇怪的目光。

  “要说乐意,这也不算十全十美。”周氏就道,“秀ér年纪也不小了,我就没再挑。……家庭不错,秀ér嫁进去,就是让人伺候,……上面没有婆婆……几gè妾啥的,那dōu不算正经婆婆……”

  ***………………****

  送上第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1号到7号,依旧有粉红翻倍的活动,投一票相当于两票。大家有保底月票,有粉红票的,请支持《重生小地主》。这gè月的粉红榜,就看这几天的咧。

  求大家支持。

  晚些时候会送上二更,粉红给力,今天会有三更哦。(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