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吐苦水


  第一更,求粉红。

  ************

  张氏和lián兰儿bú对付,zhè还是lián蔓儿最近才发现的。

  对于zhè个住在县城,只在年节才回三十里营子看看lián老爷子和周氏的大姑,因为和她们的生活关系bú大,所以在lián守信家,是很少提jí的。而最近,因为她家得了御赐的牌楼,lián兰儿捎信来,说要来给她家贺喜,zhè个大姑,才算真正的走入lián蔓儿的视线中。

  然后,lián蔓儿就发现,每当提起lián兰儿,张氏就bú爱说话,表情是郁郁的。

  lián蔓儿就私下里问了lián枝儿,是怎么回事。

  “咱娘和大姑,她俩人bú对付。”lián枝儿zhè样告诉lián蔓儿。

  “为啥?”lián蔓儿有些吃惊。张氏的性格温和、绵软,轻易bú会和人有什么冲突。看她是怎么忍让周氏和lián秀儿的,以jí和村人是怎么来往的,lián蔓儿就无法相信张氏会和一个她嫁过来的时候,已经出门子的大姑子,会有什么冲突。

  而lián兰儿,虽然lián蔓儿对她没什么印象。但是,通过她听到的一些事,可以断定,zhè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会做人的女人。lián蔓儿认为,lián兰儿应该和蒋氏比较像。就是bú管心里如何,面子功夫都会做的特别好。

  张氏和lián兰儿又没什么利益冲突,以张氏的老好人个性,怎么会和会做人的lián兰儿bú对付那?

  lián枝儿也有些说bú清楚。

  “也没吵过架,也没拌过嘴,说bú清楚是咋回事,咱娘也bú说。”

  lián蔓儿由此,心里存下了疑问。

  也正是因为知道张氏和lián兰儿bú对盘,所以,当昨天lián兰儿来了,用那种评估、探寻的眼神看她,又故意向让金锁亲近她的时候。lián蔓儿隐约预感到了什么,却并bú着急。

  结果也正如她所想,lián兰儿只是略微露出些口风来,就在张氏zhè里被堵了。

  bú过。zhè并没有解开lián蔓儿心中的疑惑。

  张氏为什么和lián兰儿bú对付?

  lián蔓儿看着李氏,希望能从她zhè得到答案。

  李氏手里絮着棉花,似乎是想了一会,才开了口。

  “zhè事啊,一会你自己个问你娘吧。”李氏道,“你也知道你娘那个人,就是跟我。她也总报喜bú报忧的。我也就单知道,她跟你大姑bú大对付。”

  “哦。”lián蔓儿bú由得有些失望,“姥,那我要问我娘,我娘bú得生气啊?再说了,我看我娘那样,好像是bú太想提似的。”

  “提啥呀?”

  正说着话,张氏从外面走了进来。

  “娘。你咋zhè么快就回来了。作坊bú用你看着了?”lián蔓儿就问。

  “都是做惯了的老人儿,到时候还是按重量算工钱,用bú着看着。我让春柱媳妇做了个工头。凡事有她替我照看着,我zhè就更省心了。现在zhè家里家外的事多,我也bú能总绑在作坊里bú是。”张氏就道。

  lián蔓儿点头,本来她还想提醒张氏zhè件事的,现在张氏自己想明白了,安排好了。

  张氏就洗了手上炕,和李氏一起絮棉花。

  “刚才我进门,你跟你姥唠啥来着?”张氏一边絮棉花,一边随口问lián蔓儿。

  lián蔓儿见张氏心情很bú错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将话问出了口。

  “……我奶对你那么霸道、bú讲理,还有我老姑,说她恩将仇报都说清了。可你对她们,好像也没啥,咋就跟我大姑那人就……”

  lián蔓儿看着张氏。

  张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bú好的事,脸色顿时就有些发阴。沉默着没说话。屋里谁也bú说话,其实大家伙和lián蔓儿都是一个想法,因为对比,她们也都特别想知道,为什么张氏就对lián兰儿bú一样。

  “娘,有啥bú能说的。zhè屋里,都是咱自己人。说出来呗,说出来还能痛快痛快。也让我们明白明白。”lián蔓儿就劝张氏。

  “你呀,别啥bú好的事,你都憋心里。”李氏叹气道。

  “我也想说,就是bú知道该咋说。”张氏终于开口道。

  “娘,你就想到哪说哪,我们都好好听着那。”lián蔓儿就道。

  “咋说那,我zhè个人,我bú是自己夸自己。……跟啥样的人,我都能处得来,bú带红脸的。就他大姑zhè样的人,bú知道咋回事,我就处bú来。”

  “他大姑zhè人,那是八面玲珑啊,谁都说她好。谁要是说她bú好,那人当面bú说,背地里就得想,肯定bú是他大姑bú好,是另外那个人bú好。”

  “他大姑没骂过我,也没打过我。可是,对她,我是……”张氏说到zhè,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找bú出合适的话语来形容她的感受。

  “她也bú用骂,也bú用打,当着人还跟你笑呵呵的,可背着人,就是那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让你……”张氏说到zhè,打了个冷战,又停顿了。

  “娘,你是bú是说,她特别阴啊。”lián蔓儿就道。

  “对,就是特别阴。也bú知道咋回事,她就是有那本事,明知道是她阴了你,你还说bú出她啥bú好来。”张氏点头道。

  “bú就是笑面虎!”张采云出声道。

  “笑面虎还有zhè个bú咋地的名声那,枝儿她大姑,人缘可维护的bú错。”李氏就道。

  lián蔓儿点了点头,她明白了。lián兰儿肯定是给了阴过张氏,给张氏苦头吃,却聪明的让张氏抓bú到把柄,让张氏有苦说bú出。

  “你奶和你老姑,她们霸道、bú讲理啥的,那都在面上。直来直去的。大家伙也都看的明明白白的,娘bú怕那样的。娘就怕你大姑zhè样的。”张氏道。

  “杀人bú见血,吃人bú吐骨头呗。”lián蔓儿就道。形容zhè样的人,还有很多说话,比如说面上一盆火、暗里一把刀什么的,还有脸上带笑,手里捅刀子什么的。

  zhè样的人杀伤力确实很大,比如张氏吃了苦头,却有苦说bú出。与之相比。像周氏那样什么都放在脸上的人,甚至就有几分■可爱了。

  周氏竟然被比的可爱了,lián蔓儿抚额,然后赶紧摇摇头。将zhè个念头摇出去。

  “就是zhè样。”张氏点头,“我就怕zhè样的人,也特膈应zhè样的人。见到她,我恨bú得◆绕着走。”

  lián蔓儿点头。

  张氏在lián兰儿眼中,应该是很笨的一个人吧。但是,想要蒙蔽人一次两次容易,想要一辈子将人蒙蔽住那几乎是bú可能的。

  lián兰儿的手段再阴、再妙。笨人张氏,还是发现了她的坏。那么别人那?即便大家都bú说,但是心里面,肯定是有数的。即便表面上和和气气,甚至恭维交好,但是背地里,谁又能bú多留几个心眼防备zhè样的人那。

  尤其是像张氏zhè样心地善良的,她本能地就厌恶着zhè样的人。

  张氏见大家都相信她。站在她zhè一边,非常感动。

  “我还以为,我说的zhè么糊里糊涂的。你们都bú能相信我那。”张氏道。

  “你呀,你是我闺女,你啥样我还bú知道。”李氏就道。

  “娘,我们当然相信你。bú只我们,你对咱村里别人说,你看她们肯定也是相信你。”lián蔓儿就道。

  张氏将有苦说bú出的苦,吐了出来,心里顿时松快了。

  “咱自家的事,跟别人说它干啥。咱都知道她是啥样的人就行了。”张氏又开始絮棉花,“……她还想跟我亲上加亲那。知道她是啥人,我能把我自己的闺女、儿子往那火坑里推,那还bú如在她奶手底下那。”

  絮了半天的棉花,晌午饭大家伙依旧到铺子里去吃。

  饭桌上,张氏依旧没搭理lián守信,一桌子的人。包括赵氏和lián叶儿,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因此都闷头吃饭。

  饭后,lián守信终于寸bú住,趁着张氏到厨房刷碗的工夫,跟了过去。大家知道,lián守信肯定有话要跟张氏说,因此都很有眼色地避开了。

  “孩子他娘,我知道错了。他大姑提□zhè事,确实是她……是她bú对。我单就觉得我没答应就行了,没咋考虑你的心情,zhè是我bú好。”lián守信低声跟张氏道歉。

  张氏低头刷碗,虽然没有抬头,但却将lián守信的每一个字都听进□□zhè事,确实是她……是她bú对。我单就觉得我没答应就行了,没咋考虑你的心情,zhè是我bú好。”lzhèshì,quèshíshìtā……shìtābúduì。wǒdānjiùjiàodéwǒméidáyīngjiùhángle,méizǎkǎolǜnǐdexīnqíng,zhèshìwǒbúhǎo。”liánshǒuxìndīshēnggēnzhāngshìdàoqiàn。

  zhāngshìdītóushuāwǎn,suīránméiyǒutáitóu,dànquèjiāngliánshǒuxìndeměiyīgèzìdōutīngjìn了耳朵里去。

  “其实吧,我没跟你说。听他大姑那么提,我zhè心里,也bú大得劲,感觉她那么说,咱蔓儿都吃亏了。咱蔓儿是啥样,她家金锁是啥样。她就bú应当提zhè个事。”

  张氏背对着lián守信,脸色就缓和了许多。

  “就zhè些?”张氏问。

  “有,还有。”lián守信见张氏终于搭理他了,顿时就是一喜。“你放心,我zhè次没答应,以后肯定也bú会答应。谁来说,也bú行。bú只是蔓儿,就是打咱五郎和小七的主意,那也bú行。”

  “哼,算你还有点当爹的样。”张氏就道,脸上隐隐露出一些笑容。“就zhè些了?还有那?”

  lián守信就又有点懵。

  “bú就zhè事,还有啥?”

  张氏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没了,她站起身,剩下一半的碗也bú刷了。

  “他三伯娘。”张氏将赵氏叫了出来,“他三伯娘,我那院子里有点事,你帮我把zhè碗刷了吧。”

  “哎。”赵氏忙就答应。

  张氏就擦了擦手,回屋叫上李氏、lián枝儿、lián蔓儿和张采云,就往家里走。五郎和小七也都慌忙背上书包,说了声要去上学,就跑掉了。

  lián守信本来以为zhè样认错,就能和张氏言归于好,没想到,张氏似乎更生气了,大家伙也都bú理他。

  lián守信有些抓瞎,看着大家都出了门,只有lián蔓儿因为给奶猫大花挠痒痒,落在了后面。

  “蔓儿啊,你得帮帮爹。”lián守信顿时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

  先送上一更,稍后会有二更,求粉红。

  下一章预告 lián蔓儿开导包子爹

  ******

  推荐弱颜完本书《最妖娆》玄幻版我的野蛮女友,bú到五十万字,长短适中。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书号:2184407(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