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结怨


  听连花儿这样说,连蔓儿就笑了笑。

  “花儿姐,你又拿我开玩笑了。别人家我bú知道,要说原来咱们家,要说好命,谁还能有花儿姐的命好。”

  话题一下子就转到了连花儿的身上。

  跟随连花儿伺候的两个人,孙大娘已经先去前面的跨院吃饭了,小红还留在这。有宋家的仆人在跟前,连花儿又怎么好说她自己的命bú好那。如果她那样说了,那岂búshì等于说宋家、宋海龙bú好。

  何况,连花儿的性子,本来就好大喜功,最喜欢将她自己端的高高在上。

  因此,听了连蔓儿的话,连花儿的脸上,就露chū了幸福的笑容。

  “宋三奶奶这shì刚chū了月子吧,看着模样可真bú像,瞧这身段、脸庞,就跟姑娘似的。”怀大奶奶坐在炕上,看着连花儿,笑着说道。

  连蔓儿bú由得看了怀大奶奶一眼。今天,还shì她第一次见这怀大奶奶的面。想当初,她跟着那些孩子跑去凑热闹,就想看看王举人家这新娘子,可惜,即便有王幼恒带着她进去坐了席,她也没见着这新娘子的面。

  结果,今天,shì怀大奶奶跟随王举人的太太,来她家贺喜。

  这位怀大奶奶中等的个头,身材略显丰腻。她长的鸭蛋脸,杏核眼,柳叶眉,樱桃小嘴,容貌算的上中上。bú过,那白皙细腻的皮肤,为她增光bú少,所谓一白遮百丑。

  怀大奶奶从娘家到夫家,都shì极富有的,妆容、衣着、饰物这一陪衬,就shì端端庄庒的一个美人。

  而以年长的人的眼光来看,怀大奶奶的身材和面相,又都shì上等的,旺夫益子。

  怀大奶奶shì新媳妇,正shì对怀孕、生产这些事最好奇、最上心的时候。连花儿生了孩子。这才刚chū月子bú过一两个月,可shì身上却一点也bú见臃肿。bú仅腰身纤细,就shì脸庞,以连蔓儿的眼光来看,甚至比在家做姑娘的时候,还窄了一些。

  女人,谁bú喜欢好身段那。就比如说怀大奶奶,她现在。就shì盼着早点怀孕生子,然后心中,也有担忧。担忧怀孕的时候会难过,也担忧生产之后。再难以恢复美好的身段。

  怀大奶奶的话,连花儿很爱听。

  “……凡事bú用我操心,娘疼我,什么事都帮我安排的好好的。……光屋子里贴身伺候的,就一个**、两个婆子、两个丫头,生怕让小丫丫受一点的委屈。娘疼爱小丫丫,一时看bú见,就想的bú行……”连花儿笑着叙说宋家老夫人对她如何好,对她生的女儿如何爱如珍宝。

  丫丫。shì连花儿刚生的闺女的小名。这个小名,shì宋家的老夫人给取的。

  “老夫人怕我们奶奶辛苦,就将丫丫养在了她的院子里,好让我们奶奶好好将养身子。”小红在旁陪笑道。

  怀大奶奶和知县的闺女,也都各自带了一个丫头在身边伺候。只shì这两个丫头,都bú敢在主子说话的时候插话。

  “……娘可稀罕小丫丫了,小丫丫哭闹。娘都稀罕的bú得了,说s★hì多少年了,家里才第一次听到了小孩的哭声。”连花儿就笑道。

  怀大奶奶的嘴角微微翘起,露chū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她微微垂下眼皮,没有接话。

  大户人家的媳妇生产之后,bú亲自喂养自◇己的孩子,这并bú算稀奇。但shì孩子一落生,就被婆婆抱去养……这shì婆婆对儿媳妇真正的疼爱吗?

  连花儿略显瘦削的面庞。婆婆特意指派下来的,形影bú离伺候的、体面非常的丫头和婆子,这一切,并búshì连花儿脸上做chū的笑容,和她那各种说辞能够遮掩的。

  世上没有bú透风的墙,何况三十里营子离着县城。也并非天南海北。怀大奶奶已经听说了,那个贱丫头和这位宋三奶奶,没chū嫁前sh□ì很要好的姐妹。那贱丫头从村里逃走,就shì去投奔了这位宋三奶奶。而这位宋三奶奶竟然收留了那贱丫头。

  以为她没发现吗,这位宋三奶奶一进门,知道了她shì谁之后,向她投过来的那种目光。

  看她的笑话?这可真可笑,还bú知道谁的笑话更大那。

  她现在在王家,地位稳如磐石。bú仅她自己院子里的事情自己能做主,家事上婆婆也常让她插手。王家上下,谁敢bú敬重她这位大奶奶。可这位宋三奶奶那,怕shì在婆家一点主也做bú了吧。

  至于男人偷腥,这种事哪家哪户没有?只shì,那贱丫头竟然在成亲当天……,这让她bú能bú在意。

  这位宋三奶奶和那贱丫头做了一伙,这可真s□hì自甘下贱。还暗地里嘲笑她,那么她也bú介意揭一揭这位宋三奶奶的疮疤。

  bú过,这宋三奶奶的脸皮可真厚,竟然将这些事都当做好事,往自己的脸上贴金。shì真傻,还shì打肿脸充胖子?

○  肯定shì打肿脸充胖子。

  怀大奶奶抬起眼皮,看着连花儿,又笑了笑。

  连花儿也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那笑容里,还有一丝淡淡的优越感。

  “王幼怀娶的这个胖媳妇,长的可真太一◆般了,怪bú得能把英子当成了宝贝。一个女人,成亲当天,男人就被偷了,还有比这个更没用的吗?王幼怀可shì满肚子的花花肠子啊,这个女人的惨日子,还在以后那。”连花儿心里如shì想着,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连蔓儿瞧着连花儿和怀大奶奶两人言笑晏晏,心中bú觉想到英子这个人,顿时觉得气氛微妙无比。

  “蔓儿,你过来,我跟你说话。”连花儿坐在椅子上,就招呼连蔓儿。

  “银锁,你去▲炕上坐,让你蔓儿姐坐这来。”连花儿又对坐在她旁边椅子上的银锁道。

  银锁微微嘟着嘴,有些bú情愿地站起身,挪到炕上去坐了。

  连蔓儿正坐在炕沿上,陪着知县家的姑娘说话,听见连花儿叫她,bú觉暗自皱了皱眉。今天的连花儿,似乎总想着和她近乎。她并bú想如连花儿所愿,可shì当着这许多人,也bú好太过折了连花儿的面子。

  毕竟在外人眼里看来,她们shì堂姐妹,shì一家子。而且,连花儿既然来了,她就búshì她自己,多少也代表了宋家。

  连蔓儿就走过去,在连花儿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连花儿立刻就拉住了连蔓儿的手。

  “多半年没见,蔓儿shì越长越水灵了。”连花儿笑着打量连蔓儿。

  连蔓儿假作抹鬓角,有些费力地将自己的手从连花儿的手里抽了chū来。

  “花儿姐,我就shì乡下种田人家的丫头,有啥水灵bú水灵的。”连蔓儿道。

  “这日子过的多快,转眼枝儿都定亲了。下一个,也该轮到你了,蔓儿。”连花儿也shì个聪明人,连蔓儿对她脸上含笑,bú过举动言谈却时时和她疏远,这些,她当然看chū来了。bú过,在面上,她却一点也bú肯露chū来,反而和连蔓儿更亲近了。

  “我这做姐姐的可……”

  “哎呀。”连蔓儿捂了捂脸,故作害羞、气恼地站起来,打断了连花儿的话。“花儿姐,你咋一嫁人,就没羞没臊的了。”

  屋子里的人,就都笑了起来。

  一个小姑娘,听到这种事,反应过激些,谁都bú会觉得怎样。就算shì连蔓儿说连花儿没羞没臊,连花儿她也bú能当真。

  “蔓儿还小那,瞧,都害臊了。花儿,这事,shì你莽撞了,这还这么多人那。”蒋氏就笑着道。

  正好外面的人端了菜进来,大家都上炕入席,便谁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女客们都bú喝酒,因此这饭吃的就很快。等将饭桌撤了下去,连叶儿就带着人换上了热茶来。

  今天要招待客人,赵氏和连叶儿母女两个都没坐席,而shì带着人耢忙。连叶儿能干、赵氏稳当,这让张氏、连蔓儿省了bú少心。

  看着连叶儿送上茶来,连蔓儿就冲着她点了点头。

  “……叶儿,shì我三伯家的闺女,我堂妹,多亏她今天帮着我们料理。”连蔓儿就向屋里的人说道。

  众人就都纷纷夸说连叶儿爽利、能干。

  孙大娘这时从外面进来,走到连花儿跟前,小声说了几句。

  “我这还有话没说那。”连花儿就朝连蔓儿瞟了一眼。

  “……奶奶,咱们爷在外面等着了,耽搁bú得。”

  连花儿只得站起身,众人见她要走,也都纷纷告辞。

  “怎么这就走?”连兰儿知道连花儿要走,吃了一惊。“búshìbú急着回去吗,咱还应该再坐一坐。”

  连兰儿和连花儿就走到一边,低声嘀咕起来。

  “……这就得走,要bú,我让人给你们留一辆车吧。”

  “只能先这么着了。”

  连兰儿一家四口,今天shì跟随宋家的车过来的。连花儿要走,连兰儿说她还要多待一会。

  “家里一个铺子,穷忙,总脱bú开身。好bú◎容易偷这个空,我得和老四和老四媳妇多待待。”连兰儿笑着道。

  大家伙就一起送客人chū来。

  外面人马纷纷,大门口聚集着一群人。

  “那shì疯子吧,咋到处认姑爷。”bú知sh□ì哪家的一个小丫头咯咯地笑着道。

  ***………………**

  先送上一更,晚上争取二更,求粉红。

  今天晚上平安夜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