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乔迁之喜


  连老爷子来信了,一家子就都将手里的事放下,听五郎念信。

  连老爷子在信中,说知道连守信因为种植玉米立了功,得了皇帝御赐的牌楼,他很高兴。连守信这一家要搬进新宅子了,他也替他们高兴。连老爷子在心中还说,会打发连继祖和蒋氏在牌楼落成的时候回来。

  连老爷子打发连继祖两口子回来,有多重目的。一来,牌楼是御赐给连守信的,但是整个连家都与有荣焉,连继祖作为连家的长孙,要代替连老爷子和整个连家来拜一拜。在信中,连老爷子还说,若不是他年纪大了,这几百里路来来回回地,怕折腾出个好歹地来,到时候挂连儿孙,他就自己来了。还有连守人,本也打算要回来,只是官职在身,没办法。

  二来,是知道连守信一家要搬入新居,所以让连继祖两口子代替一大家子的人,给他们贺喜,燎锅底。

  另外,还有一件事。快要入冬了,地里的庄稼应该已经收拾好了。连继祖回来,正好将连家那些地的地租收了。

  “继祖他两口子要回来,给咱燎锅底,拜拜牌楼?”听完连老爷子的信,张氏有些诧异地道,“咱那封信,照说没这么快就到啊?他爷咋就连日子都知道了?”

  得了御赐牌楼,这么轰动乡里的大事,当然要写◇信告诉连老爷子。

  连蔓儿家给连老爷子捎信,托的是镇上的来往河间府跑买卖的生意人。这个,就得看人家的方便。估计着那买卖人出发的日期和脚程,连老爷子写这封信的时候,应该还没有收到连守信捎guò去●的信才对。

  那连老爷子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而且还知道的挺详细的那?

  “应该是我花儿姐给那边捎信了吧。”连蔓儿想了想。就道。

  连花儿识文断字,自己就能写信,连守人和古氏带着★一大家子到河间府上任,与连花儿之间,肯定有书信往来。

  连蔓儿家得了御赐牌楼等赏赐。宋海龙带着管事的已经来了一次。给连蔓儿家贺喜,并说好了。等牌楼正式落成,连蔓儿家搬家那天,他会带着连花儿回来○。宋海龙还带来了沈老夫人的话。说若是身子允许。沈老夫人到时候还会亲自道贺。

  宋家自然是知道牌楼落成和连蔓儿家搬家的日期的。宋家人面更广,或是派自家的下人捎信,或是请人带信,速度都比连蔓儿家的要快的多。

  “应该是这么回事。”连守信就点了点头道。

  放下信。一家人就放了桌子,吃晌午饭。

  饭后。将饭桌撤下去,又换了张新打的书桌,连蔓儿将笔墨纸砚都准备全了,一家人就坐在一起,商量搬家那天办酒席的事。

  “咱先估算估算,到时候能来多少人吧。”连蔓儿道。

  估算好了人数,才好决定到时候安排多少桌酒席。

  “这事,打从咱盖新房子那天,我就虑虑了。”张氏一边纳着鞋底子,一边道。庄户人家的女人大都勤快,习惯一心二用,甚至多用。嘴上说着话,手里也不肯闲着,总要做些活计,才觉得自在。

  “也就他姥爷他们几口人,吴家几口人,王小太医,老黄,武掌柜,咱村里的,再有几户人家。都是跟咱知近的人,多说,也就准备三桌就够了。”

  燎锅底这种事,比不得婚丧嫁娶等大事,只有近亲和走的极近的友朋才会道贺。

  “若是没这御赐牌楼,那三桌是够了。现在,有了这御赐的牌楼,可就不只这三桌了。”连守信说道。

  “可不是。”张氏点头。

  “宋家,咱给他当三个人算吧,还有县城大姐家,估计大姐他们两口子,还有两个孩子都能来,这加一起就是●七个人了。宋家肯定得带下人来,另外还得给预备席面……”连守信就道。

  “王举人家肯定也得来人,昨天听蒋大人说,县衙那也会来人……,还有六爷那,估计也得打发人来……”五郎道。

  “还有咱★☆村子里,要来的人怕是也不少……”连守信道。

  一家人核计了半天。

  “搬家,这在咱村里也不算个啥大事。这村里的礼,咱就不收了。”连守信就道。

  “明天,我就放出话去,说这人情咱◇▲都领了,以后该咋地咋地。 咱不是那样的人家,有了牌楼,咱还是咱,还能就鱼肉乡里了?”张氏就道。

  连蔓儿听了,就忍不住噗地笑出声来。

  “笑啥,我说的不对是咋地?”张氏就问。

 ◎ “娘,你说的对。我这笑吧,我是高兴的。我娘现在也是文化人了,都会说鱼肉乡里了。”连蔓儿说完,低头闷笑。

  “你不就笑话娘是个大老粗吗?这个词,我还是跟咱小七学的那。小七,这个词,娘用的对不? ”张氏就扭头问小七。

  小七也正跟着连蔓儿嘻嘻地笑,听张氏问他,忙就板了脸。

  “娘,你这个词,用的太好了。”

  “得了,我以后也不费劲巴力地学了。我不学,你们总催着我学。我这学了,你们又笑话我。”张氏佯装生气地道。

  “娘,我们没笑话你。我们是高兴,你学的好。”连蔓儿和小七赶忙哄张氏。

  娘儿几个说笑了一会,又说回正题。

  “那这么这,咱也别请厨子了,干脆就在悦来酒楼订几桌席吧。”连蔓儿看了看纸上她记录下来的人数,提议道。

  “那订多少桌合适?”连守信问。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三个凑在一起,嘀gū了一阵,又噼里啪啦地拨拉了一阵算盘。

  “就先定六桌上等的席面吧,中等的席面再定三桌,其他的,咱跟武掌柜商量好了,到时候现做也来得及。”连蔓儿就道。

  上等的席面,是招待来的宾客。中等的席面,是给那些宾客们带来的管事、有体面的婆子丫头们准备的。

  一家人商量好了,当天,连守信就去了镇上,将定金给了武掌柜,说好了,到时候,看情况或有增减。武掌柜下了包票,说一切都交给他,那天肯定以连家的宴席为主,一切都会办的妥妥当当。

  忙碌的日子guò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御赐牌楼落成、连蔓儿家要搬入新居的那一天。

  一大早,宾客就陆续到了。大家都聚集在牌楼前的空地上。

  吉日、吉时

  就听得礼炮声响起,紧接着是一百挂鞭炮一齐点燃。在这震耳欲聋的响声里,大幅的红绸飘落,露出建成的牌楼的全貌。

  牌楼正中为明楼,明楼正中的牌匾上有龙凤祥云纹样,中央是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御赐”。牌匾下又有横额,上面雕刻有文字,记述了某年月日牌楼御赐给谁,因何御赐的牌楼,以及牌楼修建和完工的日期等。

  明楼两侧有夹楼,精雕有如意纹、貔貅式样。夹楼下为次楼,次楼也有匾额,一边刻有功在社稷,另一边刻的是流芳百代。

  整座牌楼,全是采用的大块汉白玉石建造雕刻、飞檐斗拱,龙吻兽头,在朝阳映衬下,显得格外巍峨雄伟。

  牌楼前的众人都纷纷下拜,嘴里念诵着皇恩浩荡。

  拜guò了牌楼,众人才渐次往新宅里来。

  新宅里早都预备好了,前院有吴玉贵和吴玉昌兄弟带着吴家兴做知客,帮连守信招待男客。后院则是张氏带人招待女客,吴家兴的娘吴王氏,张采云的娘张王氏,还有蒋氏都帮着张氏忙活。

  张青山、李氏带着张庆年、王氏还有孙女张采云是昨天下晌到的,连继祖和蒋氏,是昨天傍晚时分到的。

  男客六桌,在前院的正厅和书房用饭。

  沈家今天来了人,既不是沈六,也不是沈九,而是沈家的三爷,由钟管事带着人陪同来的。这还是连蔓儿第一次看见沈六和沈九之外,沈家其他的兄弟。

  沈家三爷看年纪大约将近四十岁,长的十分富态。那富态劲儿,和沈九到有几分相像,不guò眉眼却是另外一番模样,和沈六相比,那则是一点相像的地方也找不出来。

  起码,连蔓儿是这么认为的。

  连蔓儿看了沈家送来的礼物,是两个玉石盆景,一张富贵牡丹的绣屏,另有四个上用的妆花缎子。

  小厮全福不知为何没跟着沈六,也跟了来这里。这小厮极jī灵,瞅见jī会就凑到连蔓儿跟前。

  “……这几样礼,姑娘看着可还好?这是咱们六爷和九爷挑的。”

  “多承费心。”连蔓儿就笑了,“你们六爷,还有九爷,都在家?干什么那,今天咋没来?”

  “九爷被关在书房念书那,六爷是十天前,就去巡边了。给姑娘家送的这些礼,还是那时候就挑好了的。”

  连蔓儿笑着点头,随后就找了小七guò来,让他捎信给前院的五郎,将全福安排在跨院吃席,不能怠慢了。

  辽东府的知府、锦阳县的知县和一些属官也来了,这些人也多有礼物送上,多是玩器摆设。唯独那位李大人,送的是一套翰林院刊印的新书,另有湖笔一盒、徽墨一盒,端砚两端。

  宋海龙和连花儿,也带来了厚礼。

  ******

  先送上一更,求分红。

  晚上会有二更。(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