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买山地


  二更,求粉红。

  ****………………***

  为沈皇后修庙和园林,占用了两座山头,和大片de土地。这两座山和土地,有一部分本jiù是沈家在小沈屯de产业,而另外一些,则是无●◎主de荒地。

  这些荒地之所以没有被开垦,是因为大部分是山地,并不适合种植粮食作物。

  连蔓儿家想买下de山地,也属于荒地。但是因为临近工程现场,所以要想买下,必须得经过沈家人de同意○

  老黄跑前跑后de,没jǐ天,jiù将这件事情给办了下来。

  从山脚下护庙林往西de田地,可以任由连蔓儿家购买。

  连蔓儿家干脆将护庙林往西,一直到与西面de万家屯de田地◆接壤de一大片山地和荒地都买了下来。由吴玉贵和吴家兴父子做中间人,丈量和签文书de时候,还请了县衙de人来做见证。

  一整片地,总共是六十八亩。因为是荒地和山地de缘故,价格十分de便宜,每一◎亩只二两银子。加上签文书、交税银换红契、给相关人等润手、置办酒席等等de费用,一共也不过花了一百五十二两银子,连蔓儿家也没花什么力气,一切jiù都有人帮他们办de妥妥帖帖,连蔓儿de小木箱里,又多了一张地契。

  也有村里de人背地里笑话他们是钱多de昏了头,觉得那块地根本jiù不会有什么出产。

  连蔓儿却觉得这地买de很值,那块荒地de土质不适于种庄稼,却非常适合野葡萄de生长。

  根据去年秋天和今年采摘野葡萄de经验,连蔓儿大概估算了一下,野葡萄de亩产量应该有六百斤到七百斤de样子。

  而如果人工移植野葡萄,施够了肥料,加上精心de照管,野葡萄de亩产量可以达到jiǔ百斤,甚至一千斤。这个数目看着似乎有些惊人。但是连蔓儿还觉得有些惋惜。在她前世那个年代,据她所知,照管de好de野葡萄,亩产量可以高达四千斤。

  六十八亩地。都种上野葡萄,那么一年下来,可以收获六万八千斤de野葡萄。将这些野葡萄都用来酿酒、酿果汁,那么一年de收益会是多少?

  想想那个数字,连蔓儿jiù觉得她手里拿de这份地契沉甸甸de、而且还散发着金光,金子de光。

  当然,要想取得这样de收获。人力、物力de投入都是必不可少de。

  看来,她要尽早打算,让吴玉贵和吴家兴推荐一些能干可靠de长短工。

  秋高气爽,空气中de凉意越发de明显了,☆☆
  当然,要想取得这样de收获。人力、物力de投入都是必不可少de。

  看来,她要尽早打算,让吴玉贵和吴家兴推荐一些能干可
  dāngrán,yàoxiǎngqǔdézhèyàngdeshōuhuò。rénlì、wùlìdetóurùdōushìbìbúkěshǎode。

  kànlái,tāyàojìnzǎodǎsuàn,ràngwúyùguìhéwújiāxìngtuījiànyīxiēnénggànkěkàodezhǎngduǎngōng。

  qiūgāoqìshuǎng,kōngqìzhōngdeliángyìyuèfādemíngxiǎnle,夜空中悬挂de那轮弯月,也一天天地肥胖起来。是到了该收庄稼de时候。花生秧子已经有些枯黄,高粱穗子变得火一般de红,糜子穗因为籽粒饱满。只能低下了头。玉米de外皮也由绿变黄、变白,玉米胡子干了,甚至有de玉米皮在尖端咧开。露出里面饱满、坚实de玉米粒。

  要收玉米,连蔓儿提前了好jǐ天写了一封短信,送到镇上石太医de府上,请府里de管事给送到府城de沈家去。

  这管事回来,给连蔓儿带来一句口信,说是按照连蔓儿信上约定de收玉米de日子,沈家会安排人来,让她家尽管准备。

  得了口信de当天傍晚,一家人坐在铺子后面de院子里,一边纳凉一边商量。

  “这也没jǐ天好准备de了。今年,咱jiù先收玉米。玉米收完了,咱再收别de。”连守信jiù道。

  “这个行,今年咱有自家de场院了,不用跟着别人排班,啥时候想打场jiù啥时候打场。”张氏道。

  在连家新建de大院子旁边。连家自己建了个打谷场,那地面早jiù碾压de平平实实,只等着谷物进仓。

  “娘,jiù咱家这jǐ口人,我怕忙不过来。不说别de,jiù那些玉米,jiù够咱收jǐ天de。我想,今年咱收秋,得请人。”连蔓儿jiù道。

  “这个我和你娘也想过了。”连守信和张氏对视了一眼,jiù说道,“请人肯定de。咱这玉米,请旁de人,我还不放心。我和你娘商量了,咱家六口人都算上,再算上你三伯家三口人。”

  “三伯不是还得上工?”小七jiù问。

  “前两天说起收秋de事,你三伯说了,到时候他跟山上请jǐ天de假。”连守信jiù道。

  因为能学到手艺,连守礼对于上工很是上心,可以说是风雨无阻。能够主动提出请假、帮忙收庄稼,在连守礼来说,是难得de。有此可见,连守礼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de人,他心里感激兄弟,将兄弟家de事情真正放在了心上。

  “再加上家兴和他爹,你们小孩两个算一个劳力,这么算,差不多也jiù十个劳力。”张氏jiù接口说道,“明天是靠山屯de大集,我打算给他姥爷捎个信,让他姥爷和他大舅他们,也来给咱帮jǐ个工。”

  “现在这个时候,他姥爷家那边肯定也忙。”连守信jiù道。

  “我知道,咱这不是要用自家人吗?其实也不用咱特意说,他姥爷知道这个信儿,自己jiù得来。”张氏jiù道。

  一阵凉风从院子外吹过来○,将一片黄色de花瓣儿吹落在小七de额头上。

  小七jiù仰起脸,撅着嘴冲着花瓣儿吹气,打算把花瓣儿给吹走。可惜有鼻子挡着,他只能做无用功。

  连蔓儿看de好笑,忍不住抬手又捏了捏小七◎肉呼呼de脸,然后将那片花瓣儿捏了下来。

  这是向日葵de花瓣,看看风向,应该是风从连记旁边种de那片向日葵那刮过来de。

  “姐,毛嗑熟了。”看着花瓣儿尖端略见干枯,小七de眼睛jiù是一亮。

  “娘,我们剪盘毛嗑吃呗。”连蔓儿jiù向张氏道。

  “娘,咱剪盘毛嗑吃吧。”小七立刻抱住张氏de胳膊蹭。

  张氏忍不住发笑。

  “都是你们自己个种de,想●吃jiù去剪着吃呗,还跟我请示个啥?捡熟de剪,别糟践东西jiù行。”张氏笑着道。

  小七jiù搬了个凳子,连蔓儿跑进屋里拿了一把剪刀,姐弟俩往院子外来,要去剪一盘毛嗑吃。

  “我去吧○,jiù你俩de个头,踩着凳子,怕也剪不下来毛嗑。”连守信站起来,从小七手里接过凳子提着,当先jiù往院子外走去。

  张氏、连枝儿和五郎也跟了出来。

  这时节,毛嗑也大多成熟了,一颗颗耷拉着大圆脑袋,有长de好de,一盘毛嗑足有个木盆般大小。一棵毛嗑秧子上,大多只长一盘毛嗑,不过也有叉出一两个分叉de,这样de毛嗑盘,大多jiù比单独长着一盘毛嗑de要小上一些。

  向日葵de花盘上有两种花,一种jiù是周边舌状de花瓣de无性花,一种jiù是里圈de柱状有性花。对于植株健康de向日葵,只要看这两种花干枯de程度,jiù能判断里面葵花籽de成熟程度。

  小七看好了一个大盘de毛嗑,连守信jiù将凳子放在毛嗑秧子下,从连蔓儿手里拿了剪子,踩到凳子上,将毛嗑秧子微微弯曲,咔嚓一剪刀,将毛嗑盘子剪了下来。接着,他又另外捡了两小盘de毛嗑下来,一家人这才说说笑笑地回到院子里。

  将毛嗑盘上干枯de花都扑拉掉,jiù露出里面de毛嗑来。嫩de还没有成熟de毛嗑外皮多呈白色,如果变黑了,jiù说明毛嗑已经完全成熟了。

  他们剪下来de三盘毛嗑,都是完全成熟de。

  新鲜de毛嗑,没有经过晾干,里面de毛嗑人还含有些水分,不过,jiù这么吃着,已经很好吃了。

  “娘,二丫家de大花猫下崽了,我跟她要了一个。”连蔓儿一边嗑毛嗑,一边对张氏说道,“jiù是猫还太小,我怕养不活,我让二丫多帮我养jǐ天,让小猫多吃jǐ天奶。”

  “娘,那小猫我也去看过了,毛茸茸de,可好看了。”小七插话道。

  “咱家是该养只猫了。”连守信○jiù道。

  铺子里卖吃食,容易招耗子。养一只猫,哪怕还是只小奶猫,它每天喵喵地叫上jǐ声,jiù能对要来偷吃de耗子造成不小是威慑力。

  “养猫,这个我赞成。”张氏jiù道,“我这是◎忙de,没想起来,要不你们不提,我也想要只猫。……以前在家de时候啊,我jiù稀罕个猫啥de,到了这,你奶屋里不让养活物,我想养也不敢养。”

  连守信立刻jiù不吱声了。

  “娘,现在咱想养啥jiù养啥。”连蔓儿jiù道。

  “那倒是。”张氏瞥了连守信一眼,忍不住笑道。

  “对,咱想养啥jiù养啥。以后到了新屋子,想咋地,都随你们娘jǐ个de便。 我反正是啥说de都没有。”连守信笑道。

  张氏脸上de笑意jiù更明显了。别都不说,jiù连守信这个性情,在这个年代de男人中是极少见de。也多亏连守信是这样de性情,这些年,在周氏手底下,她都熬了过来。

  一转眼,约定好de收玉米de日子jiù到了。

  *********

  送上二更,求粉红支持。弱颜家大姨妈要来,各种疲劳、倦怠,求粉红票刺激。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de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