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忍无可忍


  二更, 求粉红……连守礼好不容易求得连老爷子答应他分家,他也不想争什么财产,连守信也替他操心,怕时间拖长了,再有什么变故,那么连守礼一家就太可怜了。因此,连守礼、连守信都想要赶快请村人来见证,把家分清楚。

  那一边,连守人、连守义是急着去上任,也想将事情早点办清楚。

  不过连老爷子有些不愿意,他想的更周全些。连守礼一家三口,现在脸上都挂着幌子,请人来分家,这让人家心里怎么●想!

  “就说不小心碰的吧,我们都给作证,别人也说不出啥来。”连守信就道,“早点分清楚了,我大哥也好去上任,要不然耽误了那个上任日期,总不好。”

  连守礼坚持,连守信帮腔,连老爷子后来■也就没有再阻拦。

  人很快都被请了来,只连老爷子和周氏略有争执,连守礼只说他爹娘说啥就是啥,因此,这个家分的极为快捷。

  还是依着连守信分家时候的规矩,连守礼现在住的房子就归连守礼所有,再将南山páng边挨着连守信的田地,分出六亩来给了连守礼。家中前院东厢房下miàn,与连蔓儿家的菜园相对的那篇菜园子,也分给了连守礼

  其他一应日常所用的盘碗锅灶等,也分给他们够三口人用的,再就是种田的农具,也分出两套来给他们。

  至于银钱,依旧是一文也无。

  “老三非要分家另过,我们做爹娘的也不好拦着。这些都是明miàn上的,以后他大哥,少不得要照看他们。”对着来见证的里正等人。连老爷子说道。

  里正等人自然都笑着点头称是,又夸了一番连家祖上有德,儿孙个个出息,家庭和睦、兄友弟恭,在连家吃了饭。就散去了。

  送走了外人。连家自己人又都聚到一处,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商量。

  “爹。我大伯他们要商量事,咱别在这听了,省得有啥不方便的。”连蔓儿就悄悄地掖了掖连守信的衣角。小声道。

  “爹。我还有事,我待会再回来。”连守信就站起身道。帮着连守礼分出来了,其他的事情,自有上房这些人自己商量。他并没有立场参与,也不想参与。

  连守礼也站起身要走。

  “都坐下。”连老爷子将两人拦住了,“你们虽然是分家另过了,可还是连家人。我们要走了,家里的事,我还得交代你们。”

  连老爷子这样说,连守信和连守礼就不好再说离开。

  连蔓儿微微撅起嘴,她就知道,以前没分家,好事也不会轮到他们身上,而现在分家了,麻烦事也少不了他们的。谁让连守信是连老爷子和周氏生的那,谁让他们都姓连那。

  只希望,连老爷子不要无视他们做出来的姿态,在接下来的分派中,为他们想一想。

  “我们都跟着你大哥去河间府,这家里的房子,那些鸡和猪,后miàn的园子,还有地里的庄稼,还得你们帮着照看。”连老爷子就说道。

  “分给老三那六亩地,今年的收成就全给老三。另外,咱家还有十八亩地,这是我和你大哥、二哥,我们的口粮田。还有佃下的那些地。”连老爷子吧嗒吧嗒地又抽了两口烟,才继续说道,“我们都跟着你大哥去,你大哥的俸禄有限,养不了这一大家子,还得靠这些地的出产……”

  说到这,连老爷子顿了顿,他在仔细考虑,怎样分派才□公平。

  “那十八亩口粮田的收成,就不给老三了。就是那佃来的田,老三、老四,你们或是哪一个,或是你们哥俩一起,就给收了。收成吗,先给王举人家交地租。剩下的,分作两份,你们谁收,谁就得一份,另一☆份,就给我和你娘,还有你大哥、二哥这两房人做口粮。”

  连守义这个时候,就干咳了两声。

  “都给他六亩地了,凭啥这佃的田还分给他。我十月怀胎生下了他,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侍弄大了,给他缝连补缀,给他娶媳妇,他就给我收个庄稼,他还要在里miàn抽红?你问问他,他有那个脸没有?”周氏就大声骂了起来。

  周氏的意思,就是让连守礼、连守信白给他们收粮食,啥报酬都没有。不知道周氏有没有想到,那么多的地,他们两家人都加上,也根本就收不过来,一定要请人帮工才可以。请人帮工,难道就不给人家报酬吗?

  连守义和连守人这个时候就偷偷地交换了一个眼色,接着连守人就站起身,说有事要和连老爷子商量,将连老爷子扶了出去。

  连守义留了下来,目光中满是算计。

  连蔓儿看在眼里,心中就是雪亮。刚才还在争执的兄弟两人,如今因为利益一致,再次站到了一起。他们这是事先说动了周氏,来★做他们的代言。又将连老爷子调开,好让周氏说话。

  形势很严峻,连蔓儿眯了眯眼,心里想。连守信和连守礼miàn慈心软,已经不是脸厚心黑的连守人和连守义的对手,对方再加上一个周氏,她们难道就只能被○□动挨打了?

  “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们。”见连老爷子走了,周氏挥了挥手,说道,“到时候地里的收成,你们也不用送过来。大车百辆地,这么远,不方处。干脆,就换成钱给我们送过来就行了。”

  “□◆反正我们走后,这些地也落在你们手里。你大哥带着我们这老些人去上任,啥啥不用花钱啊。干脆,现在你们就把这收成折成现银子,交给我,正好当成盘缠。今年的,再加上往后三年的,就一次给了吧。也不朝你们多要,那些□◆反正我们走后,这些地也落在你们手里。你大哥带着我们这老些人去上任,啥啥不用花钱啊。干脆,现在你们就把这收成折成现银子,交给我,正好当成fǎnzhèngwǒmenzǒuhòu,zhèxiēdìyěluòzàinǐmenshǒulǐ。nǐdàgēdàizhewǒmenzhèlǎoxiērénqùshàngrèn,sháshábúyònghuāqiánā。gàncuì,xiànzàinǐmenjiùbǎzhèshōuchéngshéchéngxiànyínzǐ,jiāogěiwǒ,zhènghǎodāngchéngpánchán。jīnniánde,zàijiāshàngwǎnghòusānniánde,jiùyīcìgěileba。yěbúcháonǐmenduōyào,nàxiē地,后miàn的菜园子,那一鸡圈的鸡,还有猪圈里的猪,总共就折成四百两银子吧。”

  四百两,好一个狮子大开口。不知道周氏这个帐她是怎么算的。连守信和连守礼脸上就有些发黑,连守义在páng边què是脸上发光。

  “这银钱,你们俩咋分摊你们自己商量,就这两tiān,赶紧把钱给我准备出来。我们好跟着你大哥起身。 这些家当,还有那些地,交给谁,他都得拿出四五百两银子来。这算是便宜给你们的了。”周氏看着连守礼和连守信,立起了眉毛,“咋都不说话,我是你们亲娘,就让你们做这点事,还不是让你们吃亏,你们就不答应了?”

  连守礼和连守信miànmiàn相觑,一时都说不出话来了。

  周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瞅着要是连守信和连守礼不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她就要闹起来了。

  连蔓儿在páng,不由得心中冷笑,请了村里的见证,què只说了分家的事,然后就将人都匆匆地打发走了。而这些事情,què是要等将人都支开后,由周氏单独跟他们说。看来,有的人早就做好了打算,要逼他们就范。

  然后在外人miàn前,想必另有一番说辞。也不用细想,不过是为连守人等人脸上贴金。

  想要继续压榨他们,一言堂,占便宜,还想miàn子里子一起要,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上。连蔓儿垂下眼帘,心里飞快地盘算着。

  “娘,这个便宜,还是找别人占吧。我们有个铺子,地也不少,忙活不开。”连守信强压着怒火道。四百两银子,由周氏口中说出来,是那么的容易。周氏有没有想过,他们要赚四百两银子,要付出怎样的辛苦那。

  偏心,不讲理,也总该有个限度。

  “我家就三口人,就我爹一个劳力,六亩地,我们够种的了。我们也不占这个便宜。”连叶儿紧跟着就道。

  被这样直接的拒绝,周氏怎么会忍下这一口气,立jí就破口大骂起来,什么小畜生,丧良心、黑心肝、遭报应,越骂越不堪入耳。 ◎
  连守礼、连守信两个都被骂的miàn红耳赤,不过,四百两银子,他们心里都明白自己掏不出来,也不能掏,因此便硬生生地挺着。

  周氏骂的口干舌燥,见两个儿子都铁了心,不肯答应,她一拍巴掌,▲就放声大哭起来。为了惩罚两个不孝子,为了到河间府之后的好生活,为了连秀儿丰厚的嫁妆,她一定要让这两个儿子低头。

  “我这是造了啥孽了,养活两个儿子,还不如养活两条狗啊。……”周氏哭骂了两声,就在炕上朝着连守信和连守礼跪了下来,“两位大爷啊,你们就可怜可怜我这老婆子吧……”

  连守礼和连守信都变了脸色,连忙闪身躲开。

  连蔓儿就拉了连叶儿,叫了张氏、赵氏、连枝儿、五郎和小七一起从上房出来。

  “他奶这是干啥啊,是想逼死咱们是咋地。”张氏皱着眉,“五郎,小七,去看看,你爷干啥去了。把你爷找回来,我不信,他爷也能这么不讲理。”

  “娘,找我爷干啥。我奶这么逼咱▲,咱这一次次的,咱忍让的也够了。今tiān这事,咱别忍了。”连蔓儿就道。

  “蔓儿姐,咱跟她拼了。”连叶儿握着拳头道。

  “你们这俩孩子,你们要干啥?”张氏忙道。

  连蔓儿拉着★连叶儿跑进屋,一人拿了一个小铁锅和铁勺子出来,就往门口走。小七聪明,一看就知道连蔓儿要干什么,他也跑进屋,将前阵子新铺子开张买的多余的两挂鞭炮用棍子挑了出来。

  走到大门外,连蔓儿就和连叶儿开始敲盆子,小七也将鞭炮点燃了……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