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劝


  二更,求粉红。

  ***………………**

  听连守人这样问,大家的目光就都投向了连老yé子和周shì。一直是连守人、连守义这两家在说话,连老yé子和周shì这老两口子,今天特别的沉默。

  连老yé子只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而周shì则是坐在炕上,手里摆弄着一堆的布头。老两口子的神色,看起来都有些莫测。

  “咱爹娘,当然也跟着一起qù啊。”连守义理所当然地道“大哥,你不是打算把咱爹、娘扔下,你就带着嫂子和继祖他们qù上任吧?”

  “当然不是。”连守人立刻否认,然后就看着连老yé子和周shì。

  周shì就看了连老yé子一眼,连老yé子耷拉着眼皮,似乎无所闻,也无所见。周shì就继续摆弄那一堆布头,没有说话。

  “咱爹和娘也是一把年纪了,这里往河间府,那将近上千里地。让爹和娘咋过qù,这一路上的辛苦,那不是老人家能受得了的。老二你忍心,我可不忍心。万一有个山高水低的,那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心安。”连守人就道。

  “大伯是打算留下大伯娘照看我yé和我奶吧?”连蔓儿这个时候,就笑着说道。她本不打算说话的,但却忍不住还是说了,因为,她实在是想让连老yé子和周shì跟了连守人qù。

  她信不过连守人。连守人的性情,要出qù当官,她怕他贪赃枉法,惹出祸事来。有连老yé子跟qù时时监督,管住连守人,才能将风险降低到最小。

  古shì飞快地扫了连蔓儿一眼,眼神有些不善。

  连蔓儿也不在意。刚才古shì和蒋shì排揎赵秀娥,显然认为关键的时候到了,不遗余力要达成自己的目标。连蔓儿也有自己的目标要达成,她并不怕得罪古shì。她这样说。就是笃定了古shì必定要跟着连守人qù。古shì是长媳,照顾公婆她责无旁贷。她想不留下,那就只能将连老yé子和周shì都带走。

  至于连老yé子和周shì都跟着qù,连守义他们也就有了由头跟着。对她并没有影响。而且她相信,连守人根本就甩不脱连守义。

  连守人也看了连蔓儿一眼,留下古shì,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他的心里,未尝就不愿意。可是,古shì一定要qù。他能得官。多亏宋家,也就是古shì居功至伟。他要qù河间府,少不得还要宋家资助。宋家为什么帮他,不就是因为huā儿吗。

  古shì坚持要和他一起,要扔下古shì的话,实在难以开口。

  刚才在西屋,他和古shì商量。古shì说过,只要说服连老yé子和周shì留在家里。那么他们就有法子甩脱连守义这贴狗皮膏药。可连蔓儿的话,又让他们陷入了僵局。

  “可不,大伯娘是老大媳妇。就是伺候老yé子,老太太的。我可知道,人家官宦人家,最讲究这个。大伯娘不是怕丢脸,不是怕别人告状吗,咋还想扔下老yé子、老太太,让别人伺候?”赵秀娥得了启发,笑着说道。

  “我可没说过我不伺候老太yé、老太太。这事,还得看老太yé和老太太是咋说。”心思被说破,古shì非常尴尬。只得老了面皮,不显出来。她要连老yé子和周shì主动留下,而且还不要求留下她伺候。

  “这山高水长地,谁知道路上咋样,那个太仓县听说是还行,咱谁也没qù过。实际咋样也难说。我看,不应该劳动老太yé和老太太。”古shì脸上陪着笑,用柔和的语气说道“咱得为老太yé和老太太想想。故土难离,咱这还有这一大片的家业,这是咱连家的根啊。这眼瞅着也要收qiū了,老yé和我,那是不得已的,咱别的人,就没这个必要。”

  古shì对留下连老yé子和周shì还是有些把握的。她对连老yé子和周shì都很了解,连老yé子恋乡、恋土,肯定舍不得老宅,舍不得连家的地,和那些待收的庄稼。周shì则是最懒得出门的人,周shì的活动空间只是老宅的炕头和前后院。这也是为什么,原来她们在镇上住了那么多年,连老yé子和周shì却从没想到过要qù镇上住的缘故。

  “这才多远的道,又不是让咱爹和娘走路过qù,咱不得雇马车吗?”连守义就道“咱这宅子,地,还有庄稼,咱走了,啥也不碍的,这不是还有老三和老四吗?让他们把qiū收了,到时□候把收成给咱送河间府qù,多方便的事。”

  连守义话说的很顺溜,根本就没有经过思考,显然这些,他早都思虑到了,是做足了准备工作,连蔓儿想。而且,连守义意想中的赴任队伍中,并没有老三连守礼。老实★人连守礼,永远是被人忽视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有好事,他肯定是被忽略的。而若有什么担子要挑,他却会被第一个记起来。

  连守人一方,和连守义一方,虽然面上都带着笑,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是针锋相对,他们☆都想说倒对方,同时也说服连老yé子和周shì,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只是,双方都有准备,谁也说不倒谁。

  连老yé子和周shì还没有表态。

  而连守人和连守义谁也没敢仔细追问,怕的是这老★两口子说出他们害怕的〖答〗案来。他们都想着驳斥倒对方,那连老yé子和周shì,也就只能随了他们的意思。

  连蔓儿估量了一下,觉得连守人和连守义双方的拉锯战,现在连守义一方占了优势。而连老yé子和周shì,今天特别的沉得住气,不知道他们心里是怎样的打算。

  连蔓儿正这么想着,连老yé子突然放下烟袋,一声不吭地从炕上下来,往门外走qù。

  “爹。”连守人和连守义都吃了一惊,异口■同声地叫道“爹,你干啥qù?”

  “你们接着说,我出qù喘口气。”连老yé子说着话,掀开门帘,走了出qù。

  连老yé子心情很不好,连蔓儿立刻就明白了。连守人和连守义也看出来了,但是他○■同声地叫道“爹,你干啥qù?”

  “你们接着说,我出qù喘口气。”连老yé子说着话,掀开门帘,走了出qù。

  连老yétóngshēngdìjiàodào“diē,nǐgànsháqù?”

  “nǐmenjiēzheshuō,wǒchūqùchuǎnkǒuqì。”liánlǎoyézǐshuōzhehuà,xiānkāiménlián,zǒulechūqù。

  liánlǎoyézǐxīnqínghěnbúhǎo,liánmànérlìkèjiùmíngbáile。liánshǒurénhéliánshǒuyìyěkànchūláile,dànshìtā们现在顾不上连老yé子。

  “大哥,你就带着大嫂和继祖qù享福,把爹娘和兄弟都扔家里,大哥,你要这么做,这可不经讲究。”我要是一不小心,说漏了啥,大哥,你那官怕做不安稳。”

  “老二,你咋又犯浑。我qù上任,那是辛苦的事,哪有啥福享。你放心,你留在家,照看爹娘,我亏待不了你。”

  周shì放下手中的布头,拉着连秀儿从炕上下来,也往外边走。

  “娘,你这是要qù干啥?”

  “我qù喂鸡。”周shì没好气地道,摔了帘子就出qù了。

  连守人和连守义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停止了争吵。

  连守信和连守礼两家人默默地从屋里出来。

  “老yé子上哪qù了?”连守信见连老yé子没在院子里,就问道。

  “我yé上后院了。”六郎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答道。自从和连蔓儿达成了包子换消息的协议,六郎变得……更加神出鬼没了。

  “我qù看○看老yé子。”连守信就道,他怕连老yé子心里憋屈,想不开。

  “爹,我跟你一起qù。”连蔓儿就道。

  连蔓儿就跟着连守信来到后院,在白菜菜畦,找到了连老yé子。连老yé子正拿着锄头在除●草。

  “爹,你歇歇,我来吧。”连守信就道。

  “不用,我这就是活动活动筋骨。”连老yé子道。

  连守信知道连老yé子是心里有事,借着干活发泄发泄,也就在菜畦边站了。

  “爹,我大哥和我二哥的脾气,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老也别往心里qù。”连守信绞尽脑汁,想要安慰连老yé子。

  连老yé子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yé,你到底是想跟我大伯qù,还是想留在村里啊?”连蔓儿就问。

  “老四,这事你咋看?”连老yé子停下锄头,问连守信。

  “这事,咋办都行啊。爹你愿意咋办就咋办呗。”连守信就道。

  连蔓儿就咳嗽了一声。

  “就是我大哥那个脾气,离的这么老远做官,没个人看着,挺让人放心不下的。”连守信马上就道。

  “是啊,yé。我大伯qù做父母官,手里捏着那老些人的生死。yé,你也说,我大伯耳朵根子软。这要是qù了那,我大伯认识了啥坏心眼的人,那可不就糟了吗?”连蔓儿道。

  其实连蔓儿想说要是连守人使啥坏心眼就糟了,但是鉴于她说话的对象是连守人的亲爹,她只能把真话藏起来,委婉地说。

  连老yé子又是一声长叹。不用连守信和连蔓儿提醒,他也在想这过qù一年中所发生的事。不跟着、看着连守人,他确实不放心。

  不过,他同样放心不下、舍不得家里,舍不得这里的一草一木。连老yé子骨子里,也是个庄稼人,他眷恋着脚下的这片土地。

  “yé,你也就看我大伯几年。等我大伯能让你放心了,你就回来呗。咱这村,咱这房子和地,自己又不长腿,它跑不了。”连蔓儿看出了连老yé子的不舍,就劝道“yé,你不也常说,事情要分轻重缓急吗,现在,看好我大伯,就是最重要的事。”

  ******

  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